第十九章 冰河界王神之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当木星以此形象出现时,周围的空气都会下降几十度,伴随着雪降。只听得他用冰冷的声音道:“吸血鬼女王与鬼王魔多大战后,元气大伤。现在封印着魔界与人间界之间的通道的结界正在变弱。不再是一堵完好无损的墙。充其量,只是一张大网,大的妖怪被阻隔,小的妖怪已经可以自由进出。这正是近魔虫数量增多的原因。好在鬼王魔多暂时无法突破结界。但是,现在结界的缺口不断扩大,鬼王魔多现世是迟早的事。”

    悍麒遗憾地说:“魔王魔多已经现世罗!”

    木星斩钉截铁打断:“不可能!结界的缺口很小。”

    悍麒飘前一步,生怕别人不信他的话,“我亲眼看到了喔!魔多在红狐族的舞祭搅局,收集了大量的精气。”

    木星奇思敏捷,马上下结论:“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魔多把自己的魔力消除,再附在魔虫上,这样就能通过缺口。”,话音一转,“没想到我去魔界视察这一会的功夫,这里就发生这样的事。红狐族怎能对抗得了鬼王魔多。”现在,他知道狐一片零乱的原因了。

    悍麒托着下巴,得意的笑了笑:“魔多把红狐搞得伤亡惨重后,小夜夜还因此跟他会上了呢!用伏羲琴把魔虫镇退。还顺便把伏羲琴收为己用,说多拉风就有多拉风!”

    木星一脸不高兴,不满道:“幻夜这小子真是天生的吸魔石。”

    悍麒叹了一口气,说:“倒霉的是,他误吸有毒的吸血鬼小d之魔血,食物中毒,变得手无搏鸡之力。而红狐族好人当贼办……小夜夜被折磨个重伤!”

    木星不听罢矣,一听惊得脸上的霜结都裂融掉:“什么!幻夜受伤了?”

    “放心,关键时候小d把小夜夜救走了。现在他们在御景山林。雾竹正在给可怜的小夜夜疗伤呢!”

    悍麒话还没说完,木星早就不见了。他十万火急地用他最快的速度,向御景山林赶去……从悍麒边飞过时,木星散发出来的寒流在瞬间将悍麒的一条左手臂冻结成冰块。

    悍麒痛得在半空中乱飞乱撞,好像只无头苍蝇,鬼哭神嚎:“小魔星,你好过分!又不是我打伤小夜夜,你要发气找红狐去!”

    远远传出木星愤怒的声音:

    “看在幽王家族曾照顾家父的份上,阎罗王托我查探结界的事,我办好了。可在我离开的期间,你却没有保护好幻夜,这个罪,我是要治你的。”

    “真是的!反正有吸血鬼出面,小夜夜死不了的……根本用不着我出手。你那么着紧干嘛!” 悍麒表示自己没有失职。

    “他虽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但已经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你永远都无法想法,他在我心里有多重要。”木星又千里传音送来警告。

    “呃,这弟控的冰河界王神……”悍麒忍痛吐槽。

    冰河界王神,可是地球神界最高级别的神。就连阎罗王都要对他敬畏三分,悍麒却把人家的话不耳边风,肯定要吃苦头的……

    ……

    当夜,已深。

    竹缘斋某厢房中的灯仍透亮。

    吸血鬼负手立在门外守候。他仰头望着漆黑的夜空高挂的圆月。

    月圆人不圆。

    在过去三小时,他保持这个姿态一动也不动。若不是红红的眼睛里闪烁着凄酸的朦胧,别人会以为这是一尊雕像。

    “嘎”的一声,一个女孩推门而出,她手里捧着梳洗的面盘。这女孩是兔妖。头上有一对毛茸茸的白耳朵,眼睛如红宝石般镶在粉嫩可的脸蛋上。圆领雷丝白衬衣,粉色百折迷你超短裙,褐色花扣皮短靴。萌得让人想咬她一口。

    吸血鬼闻得声音,转过,未有心思正眼望兔妖一眼,眼波只从月亮那里直接转移到兔妖捧着的面盘。

    白色的毛巾浸泡在盘中染成红色的血水中,甚为赫目。

    “雪儿,他怎么?”吸血鬼焦急地问。

    叫雪儿的兔妖莞尔一笑,对吸血鬼道:“放心,雾竹说他生命力很顽强,已经渡过危险期了。你可以进去看看他。”

    雪儿走了后,吸血鬼鼓起勇气,踏入房间。

    清香的药味将血腥味掩盖了。

    桌子上放着一些现在医疗用品如纱布、剪刀等,还有古代的针炙和精致的青花瓷药瓶。

    幻夜躺在之上,仍未苏醒。他换了一干净的衣服,伤口被绷带包扎好。此时,面容很平静,呼吸均匀。只是,苍白的脸色让他看上去很虚弱憔悴。右手背被扎着器针,针头另一端连着挂着头架子上的血袋。

    边坐着一个长发古装女子,她帮幻夜盖好被子后,缓缓起,对吸血鬼说:“这孩子,本是贫血和低血糖的体质。他失血过多,我怕他熬不住,所以让雪儿给他捐血了。幸好他有吸血鬼血统,不受血型限制,不然不堪设想。”

    那女子一的紫纱衣,婀娜的姿十分撩人,眉间一点朱砂,给人飘飘若仙的感觉。

    她就是长风山妖怪们的大姐大——雾竹。

    吸血鬼追问:“那暴虫呢?”

    雾竹不慌不忙地说着:“说来也神奇,我把过他的脉象,他体内的暴虫已经被他消化了。真搞不懂,这孩子的体是什么构造。或许是他吸收你的血后,激动了他体的潜能。毕竟,你不是一般的吸血鬼。你是以魔血而生的吸血鬼。这孩子,相当于间接获得了魔血,而魔血刚好与这孩子匹配。还有,暴虫以吸收精气为生,本是至补之物。在一定程度上,还可以促进伤势恢复。总之,这孩子是因祸得福了。”

    吸血鬼听了,绷紧的脸马上舒缓下来。

    雾竹慢慢地踱到吸血鬼面前,冷不防亮出盘在水蛇细腰的软剑,剑尖一弹已贴在吸血鬼心脏处。

    “说,为什么要背叛蔚来,认这孩子为主人?仅因为他是红狐神炎王的外孙?”

    吸血鬼眼神闪过一丝惊讶,却没退缩,仍一动也不静地笔直站着,仿佛一点儿也不担心那剑会刺穿他心脏。镇定地说:“这孩子给我下的咒,我无法违背。”

    雾竹柳眉一挑,将剑尖一推,已刺穿吸血鬼的外袍,却未伤皮。动作是快狠,声音依然是温婉:“是吗?那蔚来的契约就能轻易违背?小d,在我面前,你要说老实话喔!”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