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识真相见风使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证实红菱为狐神后裔后,静秋说话的态度马上变了。她仍跪在地上不敢起来,恭敬地说:“请公主不要妄自菲薄。静秋有眼不识公主,请赐罪。”她心慌,万万没想到红菱所说的话是真的。怪自己找报仇和找伏羲琴心切,把幻夜都打成重伤。

    红菱道:“不知者不罪。更何况……你们是为了维护族人的利益,没有做错。夜儿说,没有用暴虫伤人,那必然是真。对我,他从不说谎。”

    静秋虔诚地回答:“静秋现在相信了。红狐神族是不会做伤害族人的事。幻夜下这么做,正如他所说的,为了解救大家。我们以德报怨,万死难辞其咎。”那目光中再没有半点杀气。

    仍跪在地上的至冬,悄悄抬起头,偷望着吸血鬼怀中的幻夜,水灵灵的眼睛里尽是担忧和倾慕。心里又喜又忧:正如自己的预感,长得跟木蔚来很像的幻夜不但是个大好人,而且还是狐族的王子……可受了这么重的伤,能好起来吗?

    吸血鬼看着狐人对待幻夜一家人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哼”的冷笑了一声。

    他心里瞧不起这群狐人。只用份来衡量善恶,这是何等的迂腐愚昧!神族就一定为族人着想,外人就一定别有用心吗?他不低头怜悯地望了昏迷中的幻夜一眼。

    此刻,幻夜全皆是伤,却在吸血鬼怀中“睡”得安稳,仿佛世俗的事跟他无关。

    吸血鬼觉得,不管对方是人、是神、还是妖,只要是向善的,都不惜一切去拯救这一点,幻夜跟他父亲很像。

    不同的是,无论多痛苦,木蔚来永远是温柔地微笑着。而幻夜的内心无论多血,人前都是一副漠不关心的冷淡。这孩子,认为接近自己的人会遇到不幸,所以总是拒人千里之外,却又暗地里帮人。

    两代主人,截然不同的格,给吸血鬼莫名的同一种感觉:都是令人心痛,想不惜一切地保护……

    没有人知道吸血鬼的内心世界的变化。

    狐人仍在喜忧浊乱的气氛中。

    这时,又听得红菱说:“至于伏羲琴,夜儿说在他手中丢失,只好等他伤好后再找。”

    “不用找了!伏羲琴没有丢失。”吸血鬼道。

    众人疑惑不解地望着吸血鬼。

    吸血鬼又深地望了怀中昏迷不醒的幻夜一眼,作了惊人的解释:“自从幻夜踏入长风山,我就跟踪着他。我对他今天的行动了如指掌。狐神庙中,他奏完一曲,伏羲琴被感化,已经驯服。只是当时幻夜说再不碰伏羲琴,伏羲琴不想再次失去主人,便自作主张,幻化藏于幻夜的意识中。若有一天,幻夜愿意奏此琴,一唤即来。”

    红菱幽怨地看着吸血鬼,泣着道:“你明知狐人慑服于你,而你又了解真相,为何不早早现,为夜儿雪冤?那夜儿就不用枉受酷刑折磨……”

    吸血鬼黯然道:“既然我视他为新主,当听命于他。可直到最后一刻,他才呼唤我。幸好为时未晚……”

    ……

    舞祭事件落幕,大家散退,只剩下下零丁几个狐人,在清洗刑台上那滩血迹。狐人留红菱和冷香在长风山狐住下,两人死活不愿意,但由得舞音护送她们回陶然苑小别墅。

    幻夜被吸血鬼带走了。红菱和狐人都不敢问吸血鬼要人。只因幻夜伤势过重,特别是寄生在他体内的那五条暴虫,他们都没有驱治的良策。

    其实吸血鬼并没有带着幻夜离开多远,他们仍在长风山。

    长风山连绵几十公里,地皮被木伊红买下来。木伊红是木蔚来的义妹,是一个人类。将长风山的一角开发为梦幻乐园,供狐人栖息,就是木伊红的意思。可以说,木伊红就是梦幻乐园真正的老板。长风山上有一名为御景山林的高级别墅区,占地两万平方,是木蔚来和他的妖怪心腹居住的地方。距离梦幻乐园十公里。在木蔚来离开的十六个年头里,忠心的妖怪仍守着这里,而木伊红把这里兴建得渐完善,如像一座小王国,各种设施应有尽有。

    吸血鬼将幻夜送到御景山林,交给木蔚来的旧仆照料。因为这里有最好医生,最好的药和最好的护理人员。幻夜被妖怪们安置在竹缘斋。竹缘斋是一处静养疗伤的院子,相当于医院的留医部的功能。

    梦幻乐园舞祭闹出这么大的事,不可能没惊动御景山林的妖怪的。

    御景山林一部分妖怪去帮忙照顾红狐族的伤员和打点殉难者的后事,一部分妖怪去收集报。策划者并不是木伊红,而是一个叫做雾竹的女子。如果木伊红管理的是跟资产有关的所有事务,那么雾竹就是管理整座长风山的妖事首领,就连红狐族长都得听她的。

    这一夜,整座长风山灯火通明,忙得焦头烂额。

    深夜,长风山的上空出现一个黑色的气旋。气旋之寒气令空气中的水珠直接凝固成雪花。在炎炎的夏夜,纷纷扬扬的雪花悄悄地飘落着,未到地面,却淡然消失。

    气旋中央,飞出一个白袍人,他好像刚从一个零下空间穿越过来,脸上还凝结着一层霜冻。他悬在夜空,如鹰般冷漠锐利的眼睛正鸟瞰着山下一片彷徨的彻夜忙碌。

    如果就着月色,就会发现,此人很面熟。他正是幻夜那位份神秘的同学——木星。

    有那么一瞬间,木星的表显露了厌恶之色……因为,有个不请自来的人又来扰他!

    果然,有一个红色的人在木星面前闪现,大大地挡住了他的视线。而此人非但全无歉,还像尊招财猫般招招手,笑嘴咧咧地打招呼,一点也不违和:“嗨!小魔星,总算等到你回来了!魔界的结界怎样啦?”

    这个人并非天上的神仙,而是来自地狱的特务死神悍麒。

    木星面无表盯着悍麒,脸上凝着一层冰霜,他就像一尊冰人,并非血之躯,这与他以学生份出现在紫荆中学时的给人的感觉大相径庭。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