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揭身世扑朔迷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舞音将红菱扶起来的时候,红菱醒了她。看到幻夜没有动静地软躺在吸血鬼怀中,脖子近动脉处被吸血鬼咬出两个血洞!

    在舞音的搀扶下,红菱支撑着发软的体艰难地站起来。燃烧的狐油产生的气味能令人类和弱小的妖怪全无力。她颤动的步伐一步一步爬上刑台石阶,惊恐彷徨地嘶叫:“夜儿……你不要死……”

    “他没死。我只是用我鬼牙的毒液暂时制着他体内的暴虫,以毒攻毒。”吸血鬼厌恶地盯着冷香,冷冰冰地道:“不要靠近。”

    红菱收住脚步,定在那时看着吸血鬼,不知吸血鬼意何为。

    然后红菱的耳朵听到嗡嗡的声音,原来吸血鬼正在用意念跟她说话。

    “幻夜是不是木蔚来的儿子?”吸血鬼厉然问。

    红菱脸色大变,不敢作声。

    吸血鬼冷笑,“哼!就算你不承认,也没关系。不久前,幻夜为了救一个人类,吸干了我的血后又把血分给我,把我变成了他的奴仆。我以木蔚来的魔血诞生,没有人比我更熟悉。幻夜继承的是木蔚来的魔血,因为他的力量,直接取代了我和木蔚来订的契约,成为我的新主人。这便是最有力的证明。”

    于是,忍耐了十六年的吸血鬼,在得到幻夜的血后,饥饿感消失了!同时,力量又回来了!

    红菱听罢,跪在地上,捂脸痛哭,对着吸血鬼忏愧:“我们那时年少任,对蔚来做了过分的事……后来,我发现怀上了他的骨。可那时他和他的妻儿已不在人世,我想为他保留一点血脉,便把幻夜生下来。每时每刻莫不受良心的谴责……可能是上天对我和姐姐的惩罚,我们为妖怪,却变得越来越虚弱,百病缠,现在连弱小的人类尚且不如……”

    仇人的眼泪对吸血鬼来说没用。

    吸血鬼有力的臂膀紧紧搂着幻夜,盯着红菱的眼神充满怨恨:“你这种无耻的女人,不值得幻夜用生命去维护。若不是他刚才为了救你们要自寻短见,我是不会出手的……真想现在就把你和冷香女妖杀了,为蔚来报仇!可又不想幻夜难过。毕竟他视你们的命比自己的命重要。”

    “请不要把真相告诉幻夜……我不想失去这个儿子!而且,我怕他会受不住打击……”红菱羞愧地乞求。

    “我真要杀你,你现在还能活着跟我说话吗?滚……”吸血鬼一脸狰狞的表,又挥出血索在香菱面前虚晃,硬是猛鞭鞑在地面,连她衣角也未碰到,只为幻夜下达的要救出大家而不是伤害大家的命令。

    舞音跑过去将红菱扶起来,关切地问:“夫人,您没事吧?”红菱失魂落魄地摇了摇头。

    舞音见一向活泼开朗的夫人变得如此,以为那吸血鬼挟持他的少爷要胁夫人,便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骂吸血鬼:“快放了少爷!”言罢还举起右手,准备使出招式。

    红菱恐忙按着舞音的手,说:“不,这吸血鬼现在服从于幻夜,是来救大家的。”怕舞音误会生事端,红菱简单解释了个中因由,当然隐瞒了幻夜父亲与吸血鬼之间的羁绊。便执着舞音的手,落漠地转走,经过冷香边时,冷香向吸血鬼微弯腰致歉,就跟在红菱后。

    吸血鬼亮开桑子对狐人道:“从今天起,幻夜就是我的新主人。谁敢对他和他的亲人不利,我吸血鬼小d第一个把他吸干!”

    狐人对吸血鬼敬畏,纷纷给红菱她们让出一条通道。

    论力量,狐族所有人加起来都打不过吸血鬼。而且,这吸血鬼在他们的前主木蔚来心中,份量可不轻。

    “你们不带幻夜走吗?他伤得好重……”武弥生站在那儿,不愿离开。

    “走吧,我们现在是吸血鬼和幻夜的累赘。”红菱眼神晃忽,声音消沉地说着,走路的步伐有气无力。舞音贴扶着她,不敢有十分闪失。

    武弥生瞢了一下,脑袋转过弯后,向吸血鬼礼貌地说了句:“幻夜就拜托你照看了……”便跟着红菱走。

    吸血鬼冷嘲讽:“这句还算人话,不像某些无耻之徒作賊心虚,盖弥彰。”

    红菱和冷香听罢,羞愧得出了一冷汗。

    托吸血鬼的威风,狐人总算妥协,释放他们了。

    但暴虫乱舞祭,伏羲琴失踪的事还没结束。总得给狐人一个交代。

    看着静秋敢怒不敢言的不爽表,吸血鬼突然想到什么,地冷笑:

    “红菱女妖,等一下。”

    红菱体颤了颤,害怕吸血鬼反悔,吓得脸都白了。

    吸血鬼对狐人道:“听说红狐神族的血脉,可点燃红狐圣火。这妖女既为红狐神炎王的女儿,其血必灵。”

    “不妨一试。”静秋马上应诺。尚若不灵,即可依罪而诛,就算那吸血鬼阻饶,无从下手,吸血鬼就是纵容罪犯,罪名自然落在吸血鬼上,即使抓不到人,也有理由向族人交代。

    于是狐人捧出青铜方盘,盘中有一红狐纹阔口白瓷碗,和一银短刀。

    红菱捋起右衣袖,握着银刀在手腕划出一道血痕,割断血脉后任由奔涌的鲜血滴入瓷碗中。倾刻便装满一碗。

    放血后,红菱脸色白而青,在上撕下一块布,在舞音的帮助下将伤口包扎好。

    那红狐圣火在狐神庙炎王前。一群狐人捧着血碗往庙里去,其他人在原地等候。

    不到片刻,狐神庙上空红光冲天!

    那熄灭了一百多年的红狐圣火,居然被点燃了!

    所有狐人纷纷跪下,先朝着圣火方向磕首,后向红菱和冷香跪拜,尊称其公主下。

    一百多年来为修罗最低的婢女,一下子飞上枝头变凤凰,红菱和冷香都无所适从。她们母亲也非狐人可认的狐神正室,而她们年少时犯下罪过,于心有愧,来到天元市多年也不敢到长风山相认,也就是借着舞祭才来偷偷祭拜怀念仙人。若不是幻夜有命之忧,她们是不愿意把真相说出来的。

    对于公主的份,她们愧不敢当,于是双双拒绝:“我们没资格做你们的公主……你们起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