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以怨报德宁赴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生离死别的场面,并没能令静秋动容。

    静秋对旁边的狐人打了个手势。那狐人便用木杖在刑台周围画了一圈,又在圈边浇了一层特制的油。除了幻夜、武弥生、红菱、冷香和舞音,以及领导静秋,其他狐人全部退出圈外。

    又见一狐人捧出一只玻璃箱,呈至静秋面前。那玻璃箱里面,有五只活的暴虫,正沿着箱内壁爬来爬去,不时挥舞着头部的触角,仿佛在嗅探着猎物方位。这箱子里壁涂上了一层狐油。这油跟火炬以及画地圈的原料是同一种。暴虫对这种狐油敏感,不能穿过箱壁。

    这几只虫子,是逃不及被琴音的震压,被狐人捉起来的。

    “你想干什么?”冷香看着暴虫觉得浑发毛。

    相反,舞音是鸟妖,暴虫对她来说是营养丰富的食物。可这“珍贵”的虫子,不是用来款待她的。

    “以其人之道,还给其人之。”见静秋打开玻璃箱上盖,将暴虫全部倒在幻夜上。

    那暴虫一接触到幻夜的皮肤,特别兴奋,扭了几下,就一头钻入幻夜的体中。幻夜顿时觉得五臓六腑如翻江倒海般,内伤更是加重,一边喘息,一边干咳,却咳不出血。

    静秋拿出别在腰后的短刀,将幻夜上的绳索挑掉。幻夜全无力,根本站不稳,晃了一下就倒在血水中。静秋将短刀扔在幻夜面前,冷笑:“等你体内的暴虫发作时,就用这刀把这几个女人了结了吧!”

    言罢,与另一狐人退出圈外,并令人点燃圈边的狐油,便站在一旁看好戏。

    熊熊的烈火马上将刑台包围,灼的气流扑面而来,却在幻夜脸上烘不出半点血色。

    暴虫怕狐油之火,被暴虫附的幻夜走不出这个火圈。而冷香他们被绑,横七竖八躺在火圈中,如砧板上的

    暴虫控制着幻夜重伤的体,给予了支撑的力气。但见在火光中,幻夜慢慢伸手拿起那把短刀,然后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步一步向晕迷的红菱走去!

    暴虫的特就是喜欢攻击最弱的人……于是红菱成为它第一个下手的对象。

    幻夜每走一步,血就撒落一串,后一道赫目的血迹。

    暴虫控制得了他的体,可控制不了他的心智。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一种不服气的挣扎。当手中的短刀举在半空,马上就要往红菱的心脏刺下去时,顿住了!

    然后,拿着短刀的手,抖动着往回收,最后搁在自己的脖子边。

    他从来不曾如此绝望过……

    了结了自己,那暴虫就不能伤害大家,但是狐人会因为自己的死放过大家吗?

    “少爷,快停手!不要伤害自己!要杀就先杀舞音吧!舞音本来就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亡魂啊……”舞音哭着喊。

    “幻夜,我的命是你救你,现在还给你!”武弥生也在呼唤。

    “夜儿,向我下手吧!我不会怪你的……你在我们心中,永远都是完美的好孩子。”冷香也淡定地劝说。

    他们都争先恐后地要死在幻夜刀下的景,再次令狐妖至冬起了恻隐之心,跑到静秋面前恳求:“静秋姐姐,求求你放过他们吧!他们如此有有义,决不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他们一定是无辜的!”

    静秋掴了冬至一掌。

    至冬眼红红地看着静秋,不服气怒瞪静秋一眼:“静秋姐姐,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冷血了!”

    静秋指着至冬骂:“这不是冷血,是愤怒。你去看看惨死的族人仍尸骨未寒,你就不会仁慈对待你的敌人。你这个天真的小孩什么进候才能成长起来?就是你永远都不长进,不能独当一面,狐族的担子才落在我上。”

    至冬堂堂男儿,被静秋骂得垂下头,无地自容。

    静秋实在太强势了!

    这时,幻夜觉得眼前一片漆黑,体即将崩溃,他听不见任何的声音。世界变得黑暗而清静。苦涩的泪水从失去光泽的眼睛里涌出来,流到脸颊时与血混在一起,成了血泪……

    “我死了不要紧……神也好,鬼也好,请救救大家……”

    最后的祷告之后,幻夜横下心,握着刀子往脖子的动脉用下割下去!

    马上就要血溅四,舞音的尖叫声在空的山坡之间产生了凄厉的回声……

    可那刀子抹入脖子的皮在到达颈动脉前停止了!

    有一只苍白的手,有力地扣着幻夜持刀的手腕,从而阻止了他自杀。

    一个黑色的影子从幻夜背后探出来,在烈火的照耀之下,武弥生认出这是刚才被幻夜击退的吸血鬼!

    吸血鬼用力一扼,幻夜手中的短刀便松落,再从幻夜腋下伸出左手将他捆住,锁住他的行动。

    “我听到你的呼唤了……你想我救这些人是吧……”吸血鬼用低沉的声音道。

    此时吸血鬼的体已经适应了幻夜的血,而且籍着血的契合,幻夜与吸血鬼产生了心灵感应,即使因为重伤暂时丧失视听之觉,幻夜仍能与吸血鬼进行心灵上的交流。

    “你为什么会来?”

    “因为自从接受了你的血起,你便成了我的新主人……”

    “没让你救我……”

    “与其白白流尽,不如把血分给我。”

    “看来你并不是一只忠心的吸血鬼……”

    “这不防碍我保护你!”

    ……

    吸血鬼右手将幻夜脖子上的头发拔开,头一低,就张开獠牙咬下去。他只是把储存在毒牙中的毒液注入幻夜体内,并没有从幻夜上吸取一滴血。

    毒液速度扩散,麻痹了神经。失去意识的幻夜体软瘫下去,吸血鬼马上松口,顺势伸出右手将他拦腰搂着,让他的头枕在自己前。

    吸血鬼表沉,低头看着幻夜时,目光很体贴,小声自语,“好好睡一会,剩下的事由我打点。”

    然后,左手食指尖突然伸出,变成一道血索。食指在空中一点,血索飞舞,红光过后,武弥生等人上的绳索已被切成小断碎落一地。血索继而横扫火圈,疾风凛凛,将火焰扑灭。画在地上的油圈随即被血索扫糊掉。

    狐人一片哗然。

    “d叔叔!”至冬惊喜地冲着吸血鬼喊了一声。

    静秋皱着柳眉,不知这吸血鬼为何搅局。其他狐人纷纷围上去……

    吸血鬼血索一挥,打在狐人脚前不到半寸的地面。血索扫落处,地面裂出一道深沟。火花燃起沟边的泥土,生成一股焦烟。

    静秋示意坐观其变,不可妄动。

    这吸血鬼的主人是木蔚来,而木蔚来是狐神姬的义子。静秋与至冬自然认识吸血鬼。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