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清音殿取伏羲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晴儿拉着幻夜直取长风山一偏僻山道。往回望,黑压压的暴虫群正后面追赶。

    将一边的绝壁抛之脑后,不知攀登多少阶石梯,出现一座庙,庙门紧闭。此庙依山由红墙围筑。

    “何方妖孽善闯圣地?”庙门左右两侧守着两位手执长棍的红狐妖冲着幻夜大喝。这两个红狐妖也不看见晴儿。

    那晴儿不由分说,一掌将庙门撞开便拉着幻夜取门而入。当跨过门槛时,幻夜抬头看到匾额上写着“狐神庙”。当晴儿和幻夜进入庙内时,庙门自动关上,将两只红狐妖阻隔在外。原来这是晴儿施下结界。两只狐妖见入侵者如此强也没有强行突围,一只小妖留下来观察,另一只小妖去通风报信。

    “你到底想干什么?”容忍是有限度的,幻夜再次抗议。此刻的他,惦记着正处于水深火中与暴虫作生死搏斗的亲人和朋友的安危。

    晴儿神色凝重,片刻都没有放松,边跑边道:“请相信我!这绝对是救大家最快最有效的方法!古神叶留下的伏羲琴可驱魔辟邪。那伏羲琴就藏在清音!”

    幻夜才明白晴儿的意图,“你想我弹那个伏羲琴将暴虫赶走?”

    晴儿豪不犹豫回答:“没错!”

    幻夜马上反对,“你太看得起我!我弹琴的水平连至冬万分之一也没有!”就连至冬那出神入化的水平,在晴儿看来仍嗤之以鼻,那自己只认出基本发音的作,晴儿会什么反应?

    晴儿坚定不移地说,“就算你五音不全也不要紧的!因为只要能让伏羲琴发出声音就可以驱魔辟邪。但只有有缘人才能拔动伏羲琴!”

    “你怎么肯定我就有缘?”幻夜问。

    晴儿深望了幻夜一眼,说:“我在这里徘徊了不知多少岁月,只有你看见我。这不是有缘是什么?而且,已经没时间了。难道你不想赌一把?你没看见长风山里出现的暴虫的数量?就算你有一百个分也杀不完!”

    “好吧!我相信你!”幻夜不再发问。到了这个地步,眼见这狐妖亡灵都如此信任自己,那自己再妄自菲薄,岂不是辜负了人家的期望?

    狐神庙分三。前是清音,中是狐母,后是炎王。晴儿拉着幻夜直接冲入清音,方肯松手。

    幻夜看到清音门两柱贴着一副对联,上联是“万年怨海纳百川解”,下联是“一朝恩血撒千山还”。心想,也不知是谁题的对联,如果这对联是那人的写照,那得需多广阔坦袖、多大无畏的自我牺牲精神、还有多强大的能量才能承受得起那几世轮回承受的千年恩怨?

    对正门的墙上挂着五幅画像,从左到边依次是冰河神将邪、邪玄魔、仙林国柏斯王子、魔君木蔚来,炎王之子灵音。

    当发现冰河神将邪、邪玄魔和木蔚来的容貌与自己有惊人的相似,幻夜非常吃惊!

    难道这一切仅仅是巧合?

    联想起几前,梦游地府遇上神龙之魂,幻夜觉得所有看似巧合的事好像有一只无手的手在控。不由得深吸一冷气……今后,还会有怎样的事等待着自己?

    问起晴儿为何会将木蔚来的像与其他几位列放,晴儿说这都是同一灵魂在不同的时空的化。幻夜想,那灵魂可真千变万化,既可是平凡的人,也可是救世的神,还可以是灭世的魔!想必当中不知有多少曲折离奇的故事。

    伏羲琴就安放在五幅肖像前。初看伏羲琴无甚特别之处,黑木琴没有太多华丽的装饰。琴只有五弦,蕴含着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变化。那弦丝隐隐透着幽蓝的光,使古朴的伏羲琴散发着人的灵气!

    幻夜右手慢慢放在琴上,轻轻地摸了一下,并未触及琴弦。那伏羲琴之弦竟以无声的微振动作回应。这个细微的变化幻夜未觉察到,可晴儿看到了!她嘴角勾起一个欣喜的微笑,高兴地对幻夜说,“伏羲琴好像很喜欢你!从没见它这么兴奋地发光过……”

    显然对晴儿的过度引导反感,幻夜冷淡道,“别什么都往我上扯。我只是觉得,它在哭泣,它在拒绝其他的人触碰,因为那会玷污了在它心里那份永恒的神圣的!它在呼唤着过去的主人,渴望着再次淋漓尽致地凑出一曲千古绝响……”

    微微顿了一下,幻夜加重了语气,“说出我的想法你可别生气。我觉得那木蔚来的确让人可敬,为了使命自己死了一了百了,可剩下一群神兽、妖怪,甚至连乐器,每每夜,不管是梦里还是现实,内心深处都在撕心裂肺地泣着血怀念从前的主人,这样太可怜了!不要说时间是遗忘的最好灵药,其实执念不会随着时间消失,只会越陷越深。而没有深厚的执念,他们又怎么生生世世追随同一个主。”

    “虽然听不懂,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光说不行喔,那你有法子治愈他们的伤痛吗?”晴儿所说的“他们”其实包括她自己在内。

    “呜啊!”

    庙门外传出一阵惨叫声,原来那留守的红狐妖被暴虫吸尽精气亡。

    黑压压一大片的暴虫,轻而易举就穿过晴儿的结界,如泉涌般侵入清音。但暴虫们好像很畏惧伏羲琴的灵气,在以伏羲琴为中心三米的范围内止步将幻夜和晴儿重重包围,嚣张地挥动着百足,好像在摇旗呐喊般。

    “加油!如果失败,就没命了!”晴儿站在一边以鼓励的目光看着幻夜。

    “谢谢你吓人的鼓励。”

    幻夜双手按在伏羲琴上,语重心长地说,“伏羲琴,我知道你神圣高洁,可你憧憬的《清和吟》,我是一窍不通。小时候在魔界生活时母亲教过我一首童谣,虽然不能与出凡脱俗的《清和吟》相提并论,但是这首曲里蕴含着我人生最珍贵而美好的回忆。山下的红狐族人,以及无数妖怪和人类正陷于险境,他们都是你从前的主人舍命保护的,你忍心眼白白地看着他们倒下吗?陷于险境的还包括我视之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亲人和朋友。我并非要驾驱你为己用,只希望你念在我一片孝心,助我一臂之力。如果你怨恨我亵渎你的神圣,作为交换,我可以献出我的生命。”

    “只是借琴一用,没必要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嘛!”晴儿见沉默寡言的幻夜突然说出一番那么悲壮的话,觉得不安。

    幻夜神色凝重,冷扫晴儿一眼,晴儿马上闭嘴。说失败了没命的是她,说不要拿命开玩笑的也是她,说话如此分裂,换成谁都会受不了!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