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红狐舞祭夜惊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魔笛童子 书名:妖怪贵公子
    祭坛位处梦幻乐园中庭。一筑圆形边角雕狐高台,白玉石阶引路。祭坛设有琴台,台上摆放着一个古琴。两侧参天狐图腾柱巍然屹立,仿如两位傲然拔的神将,不论风吹雨打,仍坚守护着红狐族的信仰和自由。

    狐人打扮一致,内衬对襟直领长襦,外披白绸水袖衬衣,腰系红带结。以祭坛为中心,在四周设席。美酒佳肴,琳琅满目。祭坛后侧,有百人的狐乐团正在演奏着红狐族的传统音乐。许多木制乐器千奇百怪,在人间不曾见得。鼓声干脆激昂,管乐悠扬轻灵,弦乐细腻圆润,汇演成震撼心灵的乐章。有缘的旅客入席,陶醉其中,流连忘返。

    红菱和冷香来得早,在靠前的席位。可能这是空前的盛典,她们显得异常亢奋。迟来的幻夜在最后一排找到座位。忙碌了一天的武弥生终于下班了,换回便服,与幻夜坐在一起。这里视野广阔,可观祭坛全貌。

    纵观全场的妖怪,均是妖力平平,与世无争的样子。祭坛正前方席位后的有一排人面树,树枝上有一只蝙蝠让幻夜有点在意。

    这只蝙蝠倒挂于树枝上,风吹不动,浑黑色的毛,与黑夜自然融为一体。若不是那双小小的黑眼睛,散发着凌厉的魔气,还真不会暴露位置。显然用心地以降低能力的方式,用弱小的蝙蝠形态示人仍拥有如此魔气,可想而知其真正的实力,噬血的本随时会暴动!

    最令幻夜觉得浑不自在的是,这蝙蝠似乎一直不怀好意地盯着他。这很容易令他想起昨晚新闻报到的,关于疑似吸血鬼咬人的人类狂犬病毒感染事件!

    虽然在意,但是不构成畏惧。何况这蝙蝠也未必是吸血鬼的化。而舞祭马上开始,不宜有大动作。于是幻夜决定静观其变。

    这时,乐声渐停,乐团退隐,全场肃静。

    见一男一女狐人延着白玉石阶走上祭坛。红狐族人的特征是红发红眸,本就异常艳丽。而那祭祀的男女,男的长得俊,女的长得美,仿如一对金童玉女,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男狐人在琴台前端坐,十指一放,抹拂拔弦三两声,吟猱带起,曼妙的清音由此生。女狐人手执红扇,婀娜的姿伴着琴声翩翩起舞。红扇白衣的拂动间,观者如入仙镜。

    晴儿告诉幻夜,那舞者是红狐族长的女儿静秋,自第一次舞祭起,她每年都负责献舞,也是族长的候选人。年迈的老族长不久将会退隐,到时静秋将是红狐族的新领袖。琴师是静秋的弟弟,叫做至冬。木蔚来的琴技是三界一绝的。至冬从小就陪在木蔚来听琴,因而习得一手好琴艺。红狐族人公认,由这两人主持舞祭,是适合不过!

    “这曲子真美妙,听着让人心境平静,烦恼尽消啊!”武弥生赞道,“舞也很好看!能亲眼看这个舞祭,这辈子没有白活了!”

    幻夜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晴儿却自豪地说,“静秋的舞蹈仅是好看而已,而至冬的琴技也仅限于好听,他们还没掌握到其中的精髓。当年木蔚来下月下倾城一舞,那才是惊世的绝艳!而下的琴音,不仅为天籁之音,还可净化邪念,退治妖魔。至冬现在弹的曲子名为《清和吟》,是下生前最喜欢的曲子。据说,是一个名为明月的长生不老的异界奇女子所作。这首曲里,赞颂着千年沧海桑田。世间万物生生不息。”

    静音的舞蹈,至冬的琴音已经令人叹为观止,人间少有,在晴儿眼中却如此不足,幻夜已经想象到,那位传说中迷一般的人物木蔚来,是何等倾国倾城的风采。可以令听完一曲的灵魂如此惦念以致不能成佛!

    幻夜怜悯地看着晴儿,他很希望这位恂的红狐妖能早完成心愿。可是,既然为千古绝唱,那样绝世之音恐怕永远也不会再现,那么晴儿的亡魂就将会一直徘徊下去!忽然,幻夜觉得晴儿很可怜……相信那木蔚来泉下有知,也不希望晴儿这样继续下去吧!

    舞祭接近尾声,现场一派祥和。一片黑压压的乌云正悄悄靠近,很快就盖住了圆月。

    幻夜打了个寒颤,觉有魔气入侵。倒挂树枝的蝙蝠双目一瞬间闪烁着不安的红光。月光照亮的地面很快被黑暗吞噬。黑暗的角落,不断涌现黑色的百足之虫——暴虫。

    列着队暴虫像士兵般从四面八方向妖怪和人类聚集的祭坛汇聚,很快就将祭坛重重包围。而指挥着这一切的,正是悬浮在夜空,穿着黑色西装的怪人。这怪人的形本已又高又瘦,还头戴一高绅士帽,显得如树梢般。戴着一个白面具,白底的面具上刻着一个血色星形。双手戴白手,手执一指挥棒。

    舞祭动人的乐章仍在上演,于是西装怪人夸张地挥舞着指挥棒,成了黑夜里投入的指挥家。一边指挥,一边狂莽地欢唱:

    黑色的小小暴虫们,

    你们是我可的孩子!

    住在妖怪和人类体内,

    那是世间最美味的糖衣……

    鬼王魔多献上进餐的乐章,

    餐桌是红狐神圣的祭祀!

    ……

    暴虫仿佛能穿透一切,或延着席桌爬到妖怪上然后一头穿入,或直接从人类鞋底直接潜入体。舞祭之夜出现的暴虫是实体,就是说普通人可见。

    曼妙的音乐嘎然而止,取而取之的是尖叫声、打虫声。妖怪和人类开始四面八方逃。而被暴虫附的妖怪和人类双眼反白,开始攻击其他人,一时之间,祭坛一片混乱,狐人竟茫然不知措!

    “那是什么东西?”武弥生吓得脚软,坐在地上。

    幻夜迅速将爬到武弥生肩上的一只暴虫抓住,用力摔到地上。那暴虫百足朝天,挣扎几下,不动了。

    “别发呆,快离开这里!”强行将武弥生拉起来,幻夜焦急地张望寻找母亲和姨妈的影。她们俩正在不远处与暴虫搏斗。

    “舞音,快去帮助!”

    “是的,少爷!舞音正好饱餐一顿!”

    舞音飞过去了,幻夜正准备冲过去,被晴儿拉住。

    “你跟我来!”晴儿拉着幻夜往另一个方面跑。

    “你要我去哪里?我不能抛下他们不管!”幻夜想挣脱,岂知那晴儿的手比铁钳还坚固。

    晴儿厉色道:“不行!魔虫的数量太多了!只有用伏羲琴才能镇得住它们!”

    晴儿一发力,便拖着幻夜消失在混乱的妖群中……

    看着幻夜先自言自语,后突然在自己面前消失,武弥生吓得撒腿便跑:“有鬼啊……”

    唯剩下倒挂树枝的黑蝙蝠如监控般,用血眸记录着这恐怖而暴乱的夜晚……

重要声明:小说《妖怪贵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