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水无月白

    一个(身shēn)着白衣的稚童,在一堆满眼仇视的村民们的包围下,神(情qíng)楚楚。

    “父,父亲……”白抬起脸,望着面前这些村民的首领,也就是他的父亲,神色间露出了一丝恐惧。

    就在刚才,她亲眼看见了自己的母亲,被父亲带领着村民们((逼bī)bī)迫而死!

    此刻,他就要来杀死自己!

    可是,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母亲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用如此仇恨的眼神看着自己?而且从父亲和村民的眼神中,还展露出那一丝的恐惧。这是对自己的恐惧么?

    为什么?为什么?

    天空下着小雪,(阴yīn)沉昏暗的天空下,气氛显得十分寒冷,可是这真正的寒冷,却是由心底而生……自己的父亲,要杀了自己……

    “杀了她!杀了她!”村民们的喊声不断在耳边回((荡dàng)dàng),他们的目标直指自己!

    为什么?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竟然连父亲的口中,也蹦出了如此冰冷的话语,让人感觉到一阵阵的寒意。

    母亲被杀死了,现在轮到自己了么?

    “父亲……”白再一次用那渴求的目光望着自己的父亲,她想从他的眼里看到一丝怜悯,可是最终她绝望的发现,父亲的眼神,就如同那些村民们一样,不含丝毫的感(情qíng)。

    以往温馨的家庭,此刻一瞬间到了这样的地步,父亲对自己和妈妈为什么这样残忍……这究竟是为什么?白不明白,她现在也无暇再去想明白,因为此刻,她感受到了一阵的杀气。

    是这些村民们么?看来他们真的要杀了自己呢。

    抬头望了眼天空,依旧(阴yīn)沉,雪花散落在脸上,冰凉的感觉由心底传来。但是,自己实在不想死去。

    “杀!”父亲的口中终于吐出了这个字,让白(娇jiāo)弱无依的(身shēn)躯不(禁jìn)一颤。

    下一刻,村民们手中所有的武器纷纷朝着自己砸来,白的眼睛瞬间睁大……

    白踉踉跄跄的走在桥边坐下,自己,杀了父亲……

    走在水之国雾隐村里,天空正飘着大雪,走在地上,踏雪无痕。

    红色的头发飞扬,用红金色的面具遮住了脸,紧(身shēn)的黑色战斗服,外面(套tào)一件红色的短裙,正是玖月。

    玖月这次来水之国,是为了找水无月白的,那个如雪一般的少年。

    寻找良久,就连玖月以为白被再不斩拐跑了的时候,终于在大桥上找到了白,白正在大桥上瑟瑟发抖。

    谁……需要我,谁……认同我,杀了父亲的我,有什么资格得到别人的认同呢?世界之大,都没有我的容(身shēn)之所吗……

    “呐,你叫什么名字?”玖月微微一笑,问。

    “大姐姐,你需要我吗?”白天真的脸庞,看着玖月。

    “对,我需要白”玖月回答。

    “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白疑惑的问道。

    “因为我是上天派来拯救你的神”

    “从今以后,白就是玖月大人的工具”白微笑的脸庞显得格外坚定。

    “从今以后,白就是同伴哦不是工具”玖月纠正。

    白却依然不改口,玖月也就由着他了。

    正在这时,(身shēn)后传来声音

    “喂,小鬼,你抢了我的猎物”再不斩的声音传来。

    “桃地再不斩?”玖月扭过头来,冷冷的盯着他。

    “小鬼知道的还不少嘛,她是我看中的猎物,不许你跟我抢”

    “好大的口气,流刃若火!!!”一把红色的妖艳的刀出现在玖月手中。

    挥刀,红色的实质化的火焰伴着刀的挥动袭向再不斩,“水遁。大瀑布之术”,再不斩飞快结印,水火相撞,发出滋滋的响声,眼前出现了一大片迷雾。

    玖月飞快结印,吱吱的犹如千只鸟在鸣叫,一个雷电球出现在玖月手中,雷遁。千鸟,迅速接近再不斩,但在迷雾中再不斩的感知能力是极强的,闪(身shēn)躲了过去,但还是被擦伤了肩膀,鲜血如注。玖月加大了千鸟的查克拉,雷电迅速蔓延再不斩的(身shēn)体,将再不斩牢牢地困在了雷电的囚牢。

    接着,玖月挥动流刃若火,哗,再不斩的鲜血飘飞。

    “为什么不杀了我?”

    “没什么原因,我需要跑腿的”

    “……”这是气愤到无语的再不斩。

    玖月扭头,带着白,扛着再不斩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之玖炙焰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章.水无月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