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鸣雏番外(一)

    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病房里躺在上的蓝发女孩脸上,显得安静而祥和。

    在病边有个金色头发的男孩,正怜的看着上的女孩,眼神中透露出深深的苦恼。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场上的女孩被打伤时,心里莫名的有些痛,不顾众人的反映,在宁次的手里救下了她。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正被三个小男孩欺负,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表,伸手救下了她,她被家族里的人带走时,我才知道她是向家的人,听着她族里的人厌恶者自己的话语,不有些嘲讽,但是,我感觉的到,当时她急于否定,却又不敢吱声,带着感谢与好奇,怜悯与安慰的那种心

    可惜,那天以后,就跟着姐姐离开了木叶,在外面的忍界待了两三年,不管是心智也好,杀人也好,我以为,我不会再在意那个村子里的人了,却没想到,午夜梦中,总是时时想起,那个与众不同的女孩。

    回到木业后,在忍者学院,不管是修炼也好,被嘲讽也好,忍术练习,手里剑练习故意失败也好,在嘲讽的目光中,总有那么一束目光,显得安静而祥和,透露出淡淡的支持,鼓励和安慰。

    当我扭头寻找时,她立刻别开目光,但我知道,是她,鼓励,安慰,和支持。

    我想和她做朋友,带着不解与困惑,在一天早上和她打招呼,没想到她那么害羞,声音小到连我都听不大清,坐在她边,看着她瞬间变得通红的脸,不自觉的有些想笑,好有趣的女孩。

    可惜那之后,我却又投于还未学习完的漩涡一族的封印术中,无暇再顾及其他的什么。

    忍者考试前夕,因为我的逃课被伊鲁卡捉住,伊鲁卡罚全班进行变术测试。

    我以为,她会和其他人一样,抱怨我,埋怨我,讨厌我,但是,她没有,依旧是原来祥和的目光,还有,少许的期待……期待什么?

    色术成功施展了,本以为她这么害羞的女孩肯定会厌恶我,但是,她却依然如旧,我有些,不明白了,不明白,她的坚持,她的心……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的支持,这么的安慰,这么的鼓励,这么的期待。

    毕业考试了,为了封印之书,我和姐姐约好,要失败去拿封印之书。

    但是,看着她为我的失败而担忧,而落寞,我突然觉得有些愧疚,对她的愧疚,我想对她说,我不过是一个为了目的而欺骗的人,没有必要浪费自己的感,但是,最终没有说出口。

    我想,至少不能打破她如少女一般的梦吧,那对她,有些残忍。

    就这么,像她一样,默默的看着对方,是不是会更好呢?

    在和宁次打的时候,看着她的坚持,一次次的爬起,她的忍道,是曾经漩涡鸣人的忍道。

    她一直追求着的,漩涡鸣人。

    现在,我知道,也许,我喜欢她,我不想再逃避自己的心,这是对她,也是对我自己的不尊重。

    我会,从今往后,一直守护着她,不受这肮脏忍界的黑暗的侵蚀。

    一直,永远,永远……

    雏田……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之玖炙焰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