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正宫走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4-04

    大雪覆盖的皇城,有些压抑。

    天空中一片的霾,看不见太阳,甚至有些分不清楚时间,永远都像是快要入夜的样子。

    慕容玉的心不太好,看着窗外,愁云惨淡。

    华玉嬷嬷领着小柳子脚步匆匆的进了凤栖宫,她替慕容玉将香点上之后,将门关上之后就出去了,她知道皇后在享受按摩的时候不喜他人在边。

    小柳子原先还跪在地上行礼的,看见华玉嬷嬷离开之后,满脸笑嘻嘻的就站起来了。

    华玉嬷嬷出了门之后,因为小厨房有些事变就到小厨房去了,吩咐珠落小宫女守在宫门口。

    忽而凤栖宫进来一名小宫女,那名宫女在珠落的耳边耳语了两句,那珠落满脸欢喜的走开了,取而代之站在宫门口的是方才进来的小宫女,那宫女正是毓秀宫洛纯边的小宫女。

    那宫女是不是的往后边张望着,似乎在等待什么人。

    似乎看见了什么人,两下点点头,推门进了寝宫,寝宫里很安静,时不时的传来一阵的呻吟声,那宫女透过鹅黄的纱帐,隐隐约约的看见了皇后的影。

    “什么人!”慕容玉发现了那宫女的脚步声,厉声问道。

    宫女被吓了一着,战战兢兢的回答道:“方才……方才华玉嬷嬷说让奴婢进来添香,她方才放的香料不够,让奴婢去内务府取了些来添上。”

    空气一下子没有的声音,一会儿皇后的声音带着些沙哑,问道:“她自己怎么不来?”

    按着原本的说辞,宫女俯说道:“华玉嬷嬷说娘娘这两不太好,已经去小厨房给娘娘煲鸽汤去了,让奴婢在这里守着。”

    “香放好了就下去吧。”皇后的声音又恢复了懒懒的音调。

    那宫女听着也放下了心,出了门之后将门给带上了,见左右无人迅速的走掉了。

    清冷的大中只有云飒一个人,他心烦意乱的将所有的内侍都遣退了,连黄忠祥也得守在门外不许进去。

    案几上展开一幅画像,那是一幅少女的画像,画中的女子未施粉黛,却清纯可人,清水溅起,打湿了那少女的衣角,那少女却依旧笑靥如花。让他有些恍惚,仿佛看到了那个月色下欢笑戏水的少女,那样明媚的笑脸,那样澄净的眸子,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因她而变得温柔明朗,那一段梦一直存在他的记忆里,他伸出手,想要触摸,却一瞬间消失了。

    果然是不在了么……呵呵……云飒落寞的影投在窗外。

    黄忠祥忽然满头大汗的就进来了,云飒不耐烦的问:“又怎么了!”

    “皇上,正宫走水了!皇后娘娘还困在里面呢。”黄忠祥进来直接跪倒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

    云飒的脸色霎间就变了,正宫走水?云飒起,放下手中的画像,疾步前往凤栖宫,黄忠祥紧紧的跟随在侧。

    “侍卫进去灭火了没?”

    “已经进去了,但是火势太大,今儿吹的又是西北风,更是加剧了火苗燃烧的势头,凤栖宫的内侍太监和宫女们都已经在扑火了,但是听皇后娘娘边的华玉嬷嬷说,皇后娘娘还在寝宫里,没有出来……”黄忠祥尽量的跟上云飒的额步伐,以便解释道。

    已经快到凤栖宫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飞上半空的灰烬,灼的火光已经人而来,行至凤栖宫的时候,众位妃嫔都已经到了,在门口不住的往寝宫里张望。蓝鸢也在其中,她脸上的神色倒并不是很紧张,只是感觉她更在期盼着皇帝的到来。

    “怎么回事!”云飒到了凤栖宫看到已经被烧毁了一角的宫,眼中有些担忧,对着边的华玉嬷嬷就问道。

    华玉嬷嬷自然知道除了这样的事自己难逃干系,于是干脆的就跪下了:“皇上呐,奴婢不知道怎么会突染就起火了,皇后……皇后还在里面。”

    云飒沉下气息,吩咐边的黄忠祥:“传令下去近卫军中谁能救出皇后,赏金一百两,赐宅邸一座,升三级。”

    众人一听,这皇上对皇后还是很关心的,竟然以这样丰厚的赏赐来救出皇后。

    黄忠祥不敢耽搁,立马就传令了。

    所谓有利可图,自然侍卫们救火的速度也更快了,已经有人冒着火进入了寝宫。不一会儿两名卫军的侍卫已经从着了火的寝宫里出来了,怀中个抱着一个人。脸色有些不自然,抱着皇后的手也有些颤抖。

    众人心里都很是疑惑,凤栖宫里不是只有皇后一个人么,怎么还有别人?

    云飒急急的迎了过去,侍卫用一条毛毯将皇后抱了出来,皇帝急急的接过,站在边的蓝鸢此时也面露急色的上前,看看皇后是否有伤痕。

    带着些泣声,蓝鸢说道:“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不知道皇后上是否有伤痕……”一边说着的时候,一边将那毛毯打开。

    云飒此时心头焦急,也想知道皇后是否有着伤痕,蓝鸢的纤指也不知是否故意的,将那毛毯一下子勾开了,露出了里面的光景——皇后竟然一丝不挂!

    此时另外一名侍卫,将自己怀中抱着的人也放在了地上,被子散开,竟然是个男人!而且与皇后一样一丝不挂,那活儿正坦坦的露在外面,原本好奇的妃子宫女们此时看见这个场景一下子都紧紧的闭起了双眼,用双手捂着,不敢看眼前低着头,两两的窃窃私语着。

    “那男人好像在哪里见过?”一名宫女低低的猜测着。

    一名内侍忽然想起什么来,就对边讨论的两名宫女八卦道:“咦?那不是小柳子么?”

    “小柳子是谁呀?”

    “就是时不时来给皇后做按摩的那个内侍呀,你不记得了么?”

    ……

    皇后已经昏迷了,皇帝怀里抱着的手看到这番的场景,手已经不自觉的滑落下去。

    “皇上……皇上这下子该怎么办?”黄忠祥附耳在皇帝的边问道,毕竟言的场景很不好处理。l3l4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