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锒铛入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3-31

    “我那可怜的孩儿啊,娘亲如何对得起你,娘亲还不如随你去了……”声声泣血,众人听了不由得恻然,对陈芸玲也愈加的同,对那加害这对母子的人心中也充满的怨恨,但是人群中也是有幸灾乐祸的,无所动容的……

    “你胡说什么!我们岚儿心地善良,怎么会加害你的孩子,你休要胡说!”蓝鸢挡在零落的面前。******请到看最新章节*****

    “哟,谁不知道芙姬小主和瑜嫔娘娘自小要好,此时怕是要替瑜嫔开脱咯……也真是可怜了那对母子呢。”意夫人在一旁添油加醋,生怕这场面还不够精彩。

    皇后不经意的瞥了一眼皇帝,只看见云飒眼中蕴着黑暗,看不出表

    皇后有些为难的脸色看着云飒,问道:“皇上,您看,这该怎么办?”

    陈芸玲凄厉的哭声此时愈加配合的稿亮起来,云飒听得心里烦躁。

    众人喧闹之时,零落静心已经将事的来龙去脉想清楚了,这是陈芸玲与皇后一同布的局,就等自己跳进来。从陈芸玲第一次邀请自己去宫中开始,陈芸玲抓住了自己心软的格哀求自己救她一命,都怪自己的心软,此时竟然置自己与这般的境地,就连何澈也被牵连了进来。

    “瑜嫔……你有何话要说?”

    零落轻笑,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说道:“臣妾无话可说,请皇上下旨吧。”

    云飒皱着眉头,许久才喊过黄忠祥:“传旨下去,将瑜嫔收押,待朕查清楚了事,再做判决。”

    “皇上!臣妾……”

    “不必说了,一切事待朕查清楚了再说!”云飒拂袖从零落的边走过,深深的看了一眼,但是零落却没有任何的表

    皇后与上的陈芸玲对视了一眼,皇后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的狠厉。林媛与风馨悄悄的退下了,蓝鸢眼中含泪眼睁睁的看着零落被侍卫带走,但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

    侍卫将零落押了下去,直接丢进了掖庭令的大牢之中。也不知道是谁暗中下了命令,冬的大牢十分的潮湿寒冷,但是有人下令竟然不给零落任何的棉被和衣物。瑟瑟索索的,零落只好尽力的抱紧了自己的双肩,但是仍然抵不住寒冷。

    “零落姑娘?零落姑娘?”忽而牢口有人喊零落的名字,但是零落警觉的没有答应,在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人知道自己的份,千万不能上当,零落继续装睡。

    “零落姑娘,是我,是云中子师父让我来的。”

    师父?零落微微的抬起头,看到眼前站着的人很是熟悉。

    “哟,我这铁老头还是第一次看见零落姑娘呢,从前您都是带着面纱的,不曾想姑娘长得竟然这般的漂亮。”

    “铁老头?”

    “是呀,您不记得我了么?丑姑,丑姑啊。”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元也不知道,是方才云中子师父找到我的,说是您在这里,您放心,我是不会说出您的份的,您是我们一家子的恩人呐。”铁老头凑近了牢房说道。

    那牢头叫铁旺,今年已过花甲,是个鳏夫,妻子难产而死,留下一个女儿给他,前不久刚嫁了女儿,他女儿是整个京城出了名的丑女,已经二十八岁了,多次说媒不成,对方皆嫌弃样貌丑陋,不愿娶亲。一这铁旺便找到零落,求零落帮忙,但是其穷苦没有钱财,没有零落所要的奇花异草,但是敲好那零落心好,便了他后以为她做一件事为条件,为他女儿化了妆,那相亲之人见了他化妆之后的女儿之后,立即答应了娶其为妻。为防止对方娶婚之后反悔,零落还将一定的化妆术教予她女儿,令她后不至于被欺辱。所以这老头铁旺对零落,那是十分的感激的。

    铁旺见了被灌入牢房的竟是自己的恩人,待侍卫们走后,云中子便找到了他,让他在牢中多多照顾零落。

    铁老头憨憨的说道:“这牢中的子不好过,恩人怕是要受苦了,不过,只要有我铁旺在,那么我一定尽量不让恩人受苦。”

    零落十分感激铁旺,说:“那便多谢铁大爷了。”

    “恩人何须与我言谢,该说谢谢的是我啊,恩人将我心头石头落下,把我女儿顺利的嫁了出去,如今她生活也美满,做爹的,最大的愿望便是看到自己的女儿幸福啊,这一片要是没有恩人,那我老铁还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办呢。”铁老头搓着两手,痴痴笑着说道。

    “铁大爷不用这么客气,不过举手之劳罢了,您也也不必总是恩人恩人的叫我,叫我零落便好。”

    “呵呵呵……行行,零落姑娘这么有才华,待人又和善,将来一定能嫁个好人家,您的爹娘也一定会很开心的,天下的父母心都是一样的。”

    “铁大爷过奖了。”

    “只是姑娘如何会在这宫里?方才侍卫来的时候,嘱咐我们说的时候,说您是瑜嫔娘娘,这是怎么回事?”

    “此事说来话长,并非零落故意欺瞒大爷,而是现下实在不能多说,若是零落后还有命出去,定然感谢大爷的恩德。”

    “不说这个不说这个,您呐是个好人,我信您!”

    由于已是冬,夜来寒气十分,牢狱里没有棉被,这铁旺竟给零落找来一十分暖和的棉被,每餐食都是吃与牢头一般的食物,不至于要与其他牢犯一样,要吃那硬的可以砸死人的窝窝头,子过得也不算太差。

    第二的晚间,恰逢冬至,在大珩,冬至是重大的节,皇帝需要祭天,以感谢上苍给予他的国家的大丰收,寻常百姓也需要祭祖,以求祖宗的保佑,各家各户的门口都摆着香坛,许多人今的工作也提前的结束,牢狱里今轮值的两个狱卒从家里各带了些酒菜在牢中。

    “唉,今冬至,好不容易能提前回家,却可恶的轮到我俩值班,唉……”

    “谁说不是呢,我两倒也还好,还能有些酒菜吃,看看,那些个囚犯,每天只有一个窝窝头吃,今纵使是冬至,也有很多是没有家人探望的。”

    “切,你可怜他们?这些人都是罪犯,都是杀过人放过火的人,你还可怜他们。按我说,就该把他们千刀万剐咯,再说了,这是在宫里犯了罪的,哪里还会有亲人来看呐。”

    “看不出来,你倒是狠心的嘛。”

    “算了不说这些,来,我们干了。”

    “干了。”

    两人拿起酒杯,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这是从牢门口走进一个锦衣男人,手里提着两壶酒,向他们走来。

    “哟,这不是李川公公吗?这大过节,您怎么往这里跑啊。”两个狱卒赶忙迎了上去。

    那男人对狱卒说道:“两位哥儿,值班呐。”

    狱卒回答道:“可不是吗?”

    另外一个狱卒不解的问到:“李川公公,您来这里是有何贵干那?”

    “这不?老爷说,今冬至大节,但是兄弟们还要守牢值班,辛苦了,遣我拿两壶美酒来给兄弟们,慰劳慰劳,辛苦二位了。”

    其中一个狱卒接过酒坛子,笑的合不拢嘴,一边说:“哎呀,靳大人真的是太有心了,我们兄弟如何受得起呐,还劳烦公公亲自送过来,来,李川公公赏脸和我们喝一杯吧。”

    “啊呀,不了不了,我这还的赶紧回去复命呢,这美酒还是留兄弟们吧啊。”

    “那就多谢李川公公了,”

    “好说好说,我这便就先走了。”

    “慢走啊。”送走了李川公公,那狱卒拿起酒坛子,凑近鼻子闻了闻,满足的深吸了一口气,说:“哎呀,还是五年的女儿红呢,来来来,我们来尝尝。”

    另一个狱卒拿过碗,两人倒了酒便喝上了。

    “哎呀,这酒还真不错,来来来,再来一杯。”

    “还是少喝点吧,我们还要值班呢。”

    “怕甚么,那些个犯人都锁的牢牢的,还能插翅飞了不成?来,干了。”

    酒过三巡,酒中的迷药健健发作,二人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倒下了,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

    老门口几个黑影匍匐着,其中一个首领挥了挥手,几个黑影闪进了牢狱中,从狱卒的上拔下钥匙,直冲着零落的牢房而去。

    “哐当!”一声,零落的牢房被打开,正躺在地上睡觉的零落警觉的跳起,发现面前站着几个黑衣人,手上小心的提防着。

    “你们是什么人?”

    那个首领回答:“我们主人想请您到冥府叙叙。”

    “你们主人是?”

    “你去了就知道了。”

    零落冷冷笑道,眼中已经准备好反抗了:“冥府?呵呵……那岂非有去无回?那我要是不愿意呢?”

    “那就对不起了。”那首领话一落音,向其他几个黑衣人点了点头,其中一个人拿刀便向零落而去,想要驾到零落的脖子上,她就范。l3l4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