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零落病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3-25

    何澈替零落再次把了脉,他终究是拗不过零落的,将药力加大,使得零落在三之后已经完全康复了,而何澈也想皇后和皇帝禀告了,零落的病已经好转,不便可痊愈。皇后派了好些人将补品送来,还让华玉嬷嬷传话来,让零落好好的休息。而皇帝则是每也让黄忠祥松懈补品过来,无非是写人参燕窝之类的。

    蓝鸢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则是第一个赶到了桐雨宫,她想要确认零落有没有事,才一进门的时候就看到零落正站在梧桐树下,茕茕孑立,有些孤清的意味儿……她往进走了些,发现,零落当真是瘦了,比以前更瘦了。

    “怎么并还没有好全,就站着风口来,真是一一点儿也不知道惜自己的子。”蓝鸢的眼眶有些湿润了,一面嗔怪的走过去。

    零落闻声,转过来,看到是蓝鸢的时候,释然一笑,只是那笑在蓝鸢看来甚是苍白。

    “鸢姐姐,你来了。”

    “是呀!我来了……我就来看看你有没有被阎王老子带走了!”蓝鸢莫名的有些动怒了,这个人害的她担心了这么多天,终于见到她的时候,难道就没有一点想要交代的么!

    “嘻嘻嘻……”零落咧嘴痴痴的笑着,知道蓝鸢为何生气,她拉过蓝鸢的手,讨好的朝蓝鸢眨眨眼,将腮帮子鼓起来,活脱脱的一个小金鱼。

    蓝鸢看着零落耍活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呀!也只有你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能笑得出来。”

    “反正病都好了吗,干嘛不能笑呢。”

    “你快些告诉我,你这些天到底是怎么过的?怎么染上那个东西的?还有,你现在还难不难受?”

    “你这一下子这么多问题,你让我怎么回答你呀。”零落微微笑着,看着干着急的蓝鸢,心里有一丝莫名的感动。

    “啊,我错了我错了,那你先告诉我你生病这件事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染的染上了疫症这个东西,我打听过了,宫中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这个疫症了,怎么说染上就染上了呢。”

    “额……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何太医说可能是因为今天气冷了,室内靠着火炉,虫蚁之类的东西也贪暖进到屋子来,会很容易染上疫症吧。”

    蓝鸢和零落一边走着,时不时的摘取被雪浸润过的冬青叶子把玩:“唉,也是呢,我这前几天还发现了几只虫子的尸体在灯前呢,不过皇上前两因为你染上疫症,将宫里都大肆的清扫了一遍,这两已经好多了。”

    “皇上前两打扫过各宫?”

    “是呀,为了这个呀,把前朝太妃们住过的地方还有奴才们住的地方都清扫了一遍,撒上的石灰粉和艾草叶子……”蓝鸢说着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光芒,似乎是对着皇帝这一英明的举措十分的崇敬,零落却呆呆的杵在原地,想东西想得入了神。

    皇上他有没有发现了季涯?既然是打扫了所有的宫那么琅萱阁也一定被打扫了,那么为何季涯没有被发现,难道是华渊将季涯转移了么?可是为什么他从来么有跟自己说起过这件事,说起华渊,也已经三未见他了。

    蓝鸢举步向前,发现零落痴痴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于是回去推了零落一下,零落方才回过神来。

    “岚儿,你怎么了?”蓝鸢以为零落因为前几生病,现在精神回复的还不是很好,关切的问道。

    “哦……没事儿,只是突然想到写事。”

    “什么事值得你站在这风口来想啊,就不能进屋去再想么。”

    零落抬头粲然一笑,“好啦,知道啦。”

    两人携手转就进了屋里,零落吩咐环山和玥儿去泡些茶水来,两人都去了,但是不过一会儿,玥儿就回来了,说道:“小主,洛纯秀女来了。”

    “快请她进来。”零落顿时有些欣喜了,蓝鸢却不大乐意,这洛纯虽然说是也和她一起住过写子,但是始终没有多大的交流,方才看着岚儿那个样子,似乎跟洛纯很熟似的,她俩……什么时候这么熟络了,但是自己怎么不知道?

    “洛纯拜见两位小主,小主们万安。”洛纯清冷的声音响起,蓝鸢才回过神来,微微笑了一笑。

    “过来坐下吧。”零落说道。

    洛纯也并不拘泥,大大方方的就坐下来了,三人便也就聊起天来,起初还有些尴尬,但是因为零落的缘故,两人也都放开了。

    “许久不见你了,你越发的有些清瘦了。以后有空呀,也应该夺过来坐一坐,我和岚儿也都有点太安静了,三个人总归闹些。”蓝鸢说道。

    洛纯淡淡的答话:“是,芙姬小主。”

    忽然有些冷寂,洛纯说道:“近来是来看看云娘娘,子可好转了。”

    “呵呵呵,谢洛纯姑娘的关心……太医的医术高明,加上受着皇上的恩德,也就这几就能痊愈了。”

    洛纯望了一眼蓝鸢,再看看零落,似乎有些什么话要对零落说,但是因为蓝鸢在场她也就只好缄口不言,蓝鸢自然是看出来了,她笑道:“哎呀,我突然想起来我那边给你熬了点参汤,现下火怕是要好了,我回去看看。”

    零落没有看到洛纯的眼神,只说道:“怎么这么快就要走呢?”

    “哎呀,我待会儿再过来嘛,况且那些个宫女们做事总是缺斤少两的,我不放心。”

    “那……你便去吧。”

    蓝鸢微笑着起:“嗯,你和洛纯好好聊聊吧。”

    蓝鸢从桐雨宫出来,菲雨便有些不解了。

    “小主,您没有给瑜嫔娘娘熬有参汤啊,难道是菲雨忘了?”

    “傻瓜,你看不出来么,那洛纯怕是有事要跟岚儿说,只因为我在场,所以让气氛变得这么的尴尬。”

    “哦,可是瑜嫔娘娘与您自小就是无话不说的好姐妹啊,怎么还要避您的嫌呢。”

    “在这宫里,再怎么亲密的姐妹都是有自己的秘密的,况且岚儿现在不一定全心全意的信着我啊,我毕竟曾经做过那样的事,伤过了她。”蓝鸢叹了口气,说道。

    “小主,奴婢不懂,奴婢和姐姐吵架的时候,就算吵得再凶,过后也会和好如初的呀。”

    “你不懂也没有关系,永远都不要懂,只要你记得不要做对不起真正你的人的事就对了。”

    “嗯,就像小主那样么?”

    “哪样?”

    “就像小主那样为了瑜嫔娘娘而甘愿成为皇后娘娘边的卧底么。”

    “嘘!”在外边少说这些话,我们的事你不要多问!”

    菲雨赶紧的闭了嘴,主仆二人匆匆的赶回了

    洛纯看着蓝鸢走远了方才放心的说道:“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么?”

    零落轻轻的放下茶杯,说:“当然记得。”

    “那么,你什么时候兑现你的承诺?”

    “不出半个月。”

    “当真?”

    “自然是真的,不过……这期间需要你的一些帮助。”

    “你需要我做什么?”

    “你姐姐生前服侍过她的人都有谁?”

    “姐姐当年只带了一位侍女进宫,叫婉儿,在我们家已经做了二十三年了,陪着姐姐一起长大的,可信度比较高,但是因为姐姐死了之后,宫里就把她放回了老家去了。另外入宫之后我也悄悄的查过,姐姐生前的宫女一共有八名,还有两名内侍太监,其中有四名宫女都已经调到了别的宫里做事了,两名宫女如今在浣衣局里做事,还有一名宫女已经年满放出宫去了,一名宫女在去年姐姐死后不久因为盗窃宫里的财物到外头倒卖,被赏了一丈红,支撑不住死了。”

    “那两名内侍呢?”

    “两名内侍,一名叫小陆子,还有一名叫小方子,小陆子如今在黄忠祥的手底下当差,而小方子据说已经暴毙了。”洛纯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盗窃财物到宫外倒卖,这是很平常的事,这宫里很多的宫女和内侍太监为了补贴一些家用,经常会做这些事,而宫里的主子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没有必要要把人打死了,至于那个暴毙的小方子,我想他应该没有这么简单,这宫里很多因为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的人死了都是借用了这个原因,无非是被毒死的。”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

    “那么你有没有找过这些人?”

    洛纯摇了摇头,“没有。”

    “我如今不过是一名秀女,是根本不能够这样子私下里去找她们的。”

    “你的意思是……要我来出这个面?”

    “嗯。”洛纯点点头。

    她果然没有猜错,零落沉思着,这如今的事很是明显,那些人必然是有些知的,特别是已经不在宫中的,甚至是已经不在这世上的人,但是死人是不会说话的,药箱查清楚真相,看来也只有通过哪些还活着的人的嘴巴了。

    “你知道菀儿的老家在哪里么?”

    “我不知道,但是洛府的管家是知道的。”

    “能不能请贵府管家出面,找到婉儿。”

    洛纯沉默着不说话,良久她才说道:“我父亲……不许我查这件事。”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