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壹佰零六章 季涯出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3-24

    零落回到琅萱阁的时候才,季涯离了宫,什么都没有留下,仿佛昨晚上发生的事,只是一场梦一般,梦醒了,人也走了。

    零落没有再在琅萱阁耽误,直接回了桐雨宫,雪积了两三天,终于开始化了,雪化的时候总是比较冷的,零落也真的就因为来回的在桐雨宫和琅萱阁奔波的两天而染上风寒了,原本的装病就变成了真病。

    脑袋昏昏沉沉的,躺在上,玥儿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她,嘴里不满的道:“看吧,到处跑,原本装病,也成了真病了!”

    “玥儿……”零落难得露出凄楚的表,因为这风寒实在太难受了,浑无力不说,连眼睛都看得有些不甚清楚了。

    “你还能想起我来了?真是的,过来,把嘴张开,把药喝了。”玥儿手里捧着乌黑的药汁,还冒着气。

    零落听话乖乖的张开嘴巴,让玥儿将药一点一点的喂给她和,苦口的药汤,让她不皱眉,苍白的嘴唇里嘟囔着:“好苦!”

    “知道苦以后就乖乖的呆着!”

    零落忽然抬起头,直视这玥儿说:“玥儿,你不问问我这两天都去了哪里么?”

    “我干嘛要问,和你生活了这么久,知道你子,你若是想说,我不问你也会告诉我,你不想说,我就算撬开你的嘴巴,你也不会理我。”玥儿又舀了一口汤,喂进零落的嘴巴里。

    “我出了趟宫,碰上了环依,环依告诉我,嫣儿……快死了。”

    玥儿惊讶道:“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前。”

    “可是今早上风府的人传来话说是二小姐的病已经见好了呀。”

    “这是真的么?”

    “是的呀,是环依派人传来话的,说是你找来的大夫治好的。”

    “我找来的……”零落不皱眉,她记得她是找了浪药,但是浪药因为条件只答应了救季涯,也因为这个零落还一直心存内疚,可是玥儿怎么告诉她,是她找来了大夫医治好了嫣儿呢?

    她抓住玥儿的手追问道:“那大夫长什么样?”

    “我怎的知道,我又没有见过,不过说是一名老大夫了,是受人所托来给二小姐治病的,不是小姐你找来的人么,你怎么还问我?”

    老大夫……那应该是浪药了,只是要浪药救一个人就必须要付出一条命的价值,就连她,为了救季涯,也已经将命给了浪药,不知道浪药什么时候回来要了她的命,一个人最重要的莫过于自己的生命,但是竟然还有人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替她救了风嫣,会是谁呢?难道是……师父?不,不可能,师父绝不是那样的人,师父从来不愿意多管别人的闲事,那么是师伯?那更不可能,师伯与浪药师伯是死对头了……

    “小姐!小姐!小姐?”玥儿拿着调羹在零落面前华挂着,想要唤回失神的零落,看着零落一脸想事想得入了迷的样子,月儿还以为她生病都傻了呢。

    “啊!怎么了?”

    “刚才黄忠祥总管来说,晚上皇上要过来。”

    “皇上要过来?可是我现在正染着疫症啊。”

    玥儿耸了耸肩膀,“我也不知道啊,但是这是皇上下的命令,小姐,我们要不要见?”

    “当然不见!”

    “为什么呀,小姐你不在的这几天你都不知道,这下了雪的时候,内务府给各宫派去的舞姿,独独我们宫里少了许多,我想着也定是他们看着皇上不再宠你了才敢这样子的,你怎么能不见呢?”

    “我生病的时候,皇上没有来过?”

    “只来了一次,问了些况,但是立马就跟着惠姬小主走了。”

    零落咽下了一口苦药,眉心皱着,问:“惠姬?”

    “嗯。”玥儿闷哼哼了一声,才说道,“就是三小姐。”

    “她已经成了正经主子了?”

    玥儿不经意的朝着雨洺宫看了一眼,说:“可不是么,借着来探望你的由头,吧皇上勾引走了。”

    零落笑道:“呵呵呵……她倒是快的。”

    “那今晚见不见皇上?”

    零落坚决的说道:“不见!”并不是因为现在不适合见到皇帝,而是,她昨晚刚与季涯的缠绵,她还沉浸在那场梦丽,她不想这么快就被大型,然后一个冰冷的事实摆在她的面前,告诉她,她是皇帝的女人!

    “就算我让他进来,这宫里的大半的女人也不会答应她进来的,首先第一个不答应的就是太后吧,她总归是要为皇帝的体着想。

    “对了小姐,今早上我听昭阳的小太监说,今儿个皇上把季涯将军派出去了。”玥儿斜斜的看了一眼零落,她知道她肯定是在乎的。

    果不其然,零落果然立马就问道:“去了哪里?”

    “去了辰州。”玥儿故意拉长了“州”字的音……白了一眼零落,“你果然还是放不下他的吧。”

    他的子还没有好全,辰州此去八百里,他怕是又要受苦了,原来她不辞而别竟是因为这个。

    零落的眼神躲闪着:“我……这两天都守在季涯的边。”

    “你疯了么!”玥儿几乎惊叫起来,这个小姐就算再怎么放不下季涯,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借病去看他吧!她还要不要命了!

    “玥儿,不是这样的,他为了救我中了无涯的毒,我不得已只好出宫给他找了大夫。”

    “那后来呢?”

    “我找到了浪药师伯。”

    “浪药……师伯?”

    “我记得我们不是只有一个师伯叫做萧冢么?”

    “我还见到了师父。”

    “师父!”玥儿瞪大了眼睛看着零落,师父不是归隐山林了么?怎么还会出现在京城。

    “是的,是师傅没有错。”

    玥儿的眼中隐隐噙着泪水,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云中子了,那个相当于她的父母一样的人,“她老人家还好么?”

    “我想,应该是很好的。”她隐隐的察觉到了云中子根本不是在归隐山林,而是在这宫里,这他们的边。

    零落突然强撑着起来,玥儿赶忙放下她的药碗,扶住有些踉跄的零落,“小姐,你这是要干嘛?”

    “季涯他应该还没有出城吧。”

    玥儿叹了一口气,说道:“早已经出了城了吧,皇上今下了旨,即出发的,这会儿应当已经在阅兵了。估计都已经除了城门了。”她就是不想她的小姐再想着他了,她要断了她的念头,她清楚的知道,如果零落继续她对于季涯的感的话,那么必然对于她的前途没有任何的好处,就算小姐如今愿意为了季涯放弃她的计划,也不代表他的小姐能够有一个美好的前程,因为没有一个男人会放弃自己的权力来换取一个女人,没有人,所以她相信季涯也是做不到的,既然是没有结果的,那么就一开始的时候就应该结束。

    “即出发,阅兵应该还需要一段的时间,现在……咳咳……现在应该还没有出宫门!”零落强撑着自己向前走了两步,但是虚弱的体总归是撑不住她的意念的。

    “这是怎么了?”一声温润的男声传入耳朵,零落抬头,是何澈。

    他业已有些憔悴,这几天几页的守在桐雨宫,为她隐埋装病的事,确实也消瘦了不少。他上前扶住零落,但是零落避开了,尴尬的手扬在半空之中,犹豫着收了回来,太医与妃嫔是不能直接接触的。

    “小姐她……她想出去看看雪融化的景色。”玥儿吐了个舌头,说了个谎。

    “外边冷,别出去了,你这染上了风寒是要更加的严重么!”带着一丝的责怪,但是更多的是关切,何澈吩咐玥儿将零落赶紧的扶回边,隔着守军替零落把其脉来。

    “还好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染上了风寒,但是这几是万万不能吹风的,更不能到高处去,高处风大,容易将风寒恶化。”

    “要多久?”

    何澈愣了一下,问:“什么?”

    “这病要多久?”

    “一个月。”何澈有些生气的说道。

    零落定定的看着何澈,澄澈的眼眸让何澈不有些恍然。

    他摇了摇头,“好吧,如果用别的药材的话,加大药力,可以在五之内痊愈。”

    零落有些有气无力:“还是太慢了。”

    “你到底是要怎么样,你还要不要你的命了,难道争取皇帝的恩宠就这么重要么!”

    零落低低的说了一句,虽然无礼,但是还是看得出她的决绝:“你不懂!”

    何澈再也无法隐忍零落对他的疏远,站起来,将药箱往地上一搁,就说:“对,我是不懂,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让你这样糟蹋你自己!”

    零落又写惊讶与他的反应,但是转念一想,却也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他本来就是把自己当成了风岚,那也无可厚非,零落淡淡的扫了一眼何澈,说道:“何太医有些过于激动了,玥儿去给何太医盛些茶水来。”

    “是。”玥儿有些不放心的看了一眼何澈,方才离开房间去了一壶茶来。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