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墨兮相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3-17

    零落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她发现自己正在一辆马车上,马车疾驶着向前,官道上烟尘飞扬,混合着飘扬的雪花,看不清这是何处。零落的眼里进了沙子,她想要拿手拨弄一下,但是却发现自己的手上根本没有力气,而且被结实的绑在了后。

    这是哪儿?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她想起来了,她被风安逮到了王姨娘的小茅草房里,然后王姨娘给自己喝的茶里放了十香软筋散,然后自己就是现在的样子了。

    雪!已经下雪了!不行,自己得赶紧想办法离开这里。

    零落用头用力的撑开了马车厢旁边的窗口,发现前方只有两个人在赶车,两人的衣着普通,但是都拿着精良的武器,想要逃离这里,首先要解决这两个人。

    官道已经驶到了比较崎岖的道路了,马车颠簸,将零落摇晃得很不稳定。

    但是这却是个很好的机会!

    车窗虽然不大,但是还是可以容得下零落的躯的,但是如今最大的困难是要将绳子解开,零落突然想到她头上戴着的一枚银质的扇面钗子,她估量了大概的方位,将头往旁边车窗的木框上稍稍的挪动了一下,钗子掉下来了零落蹲下子,背对着钗子,用手摸索着地上的钗子,拿到之后,反手努力的往钗子里注入真气,钗子仿佛一把利剑,将零落手上的绳子砍断,还好王明玉以为零落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子,只用了不粗的一根绳子捆绑。

    继而将上其他处的绳子都解开了,零落将头探出车窗外,车子的前方有一个大凹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跳下车去。

    零落的子还是软绵绵的,十香软筋散的的药力还没有完全的消退,如果她跳出车窗之后,被赶车的两个人发现,那么自己无疑还是要被抓回来的。

    但是零落根本管不了这么多,现在她要赶回去找到浪药,只有找到浪药才可以救季涯一名命,才可以救风嫣一命。

    看准时机,马车在经过那个凹槽的时候果然重重的颠簸了一下,发出极大的响声,零落纵一跃,用尽她仅剩的一点力气。

    打了两个骨碌,零落滚到了路边的草丛里。

    那两个赶车的人突然听到一阵响声,一个人狐疑的往马车看了看,说:“你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响声?”

    “响声?不就是刚才经过一个大水沟子,颠簸了一下么,有设么好奇怪的?”

    “不是,刚才好像有东西掉落的声音。”

    “你开什么玩笑,你难道怀疑刚才那个女人自己从车窗里跳出去了?别傻了,就那个女人被灌了十香软筋散,还被五花大绑成那样,你以为她神仙转世呐,别多想了,认真赶车吧,大社女君要求我们在天黑之前赶到梦湖呢!要是没有准时到达,指不定怎么剥了咱俩的皮!”

    那车夫自信了想了想他的话,于是也就放下心来,专心赶车:“也是。走吧,驾……”

    但是走了一会儿之后,走到了一段平路马车跑得飞快,感觉到车厢子轻了许多,那车夫赶紧的打开车厢,另一个车夫不耐烦的催促道:“你干嘛呀你!”

    那车夫打开车厢,却只发现了一团三落在地上的绳子!喃喃道:“或许她还真是神仙转世。”

    “说什么呢你,真是……”另一车夫好不相信的看向车厢,看到那空空如也的车厢的时候,咋舌的说道:“这……这可怎么办?”

    “赶紧回去,她一定还跑不远!一定是在刚才我听到声音的地方跑了。”

    “哦哦……哦,赶紧赶紧的。”那车夫急急忙忙的调转马车车头,往方才的方向赶回去。

    零落掉落车厢之后,藏在草丛中以便观察那两个人有没有发现她的踪迹,待看了一会儿之后,发现车辆没有返回,零落方才起,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雪已经覆盖了路两旁的树木,但是依稀可以辨认出这里是城外不远处的山郊,距离城中不过二三里,此时赶回去应该还是来得及的!

    零落脚步蹒跚的往回走着,时不时的往后看看有没有车辆追来,过了一会儿发现没有车辆,便就放心的往前走,那两个人或许还以为自己还在车厢里呢吧,想到这里,零落便微微的笑了起来。

    却不曾想,她的念头刚刚生起,就听到了后一声疾呼:“别跑!”

    零落往后一看,不好!是他们回来了!

    零落此时断然不是他们两人的对手,但是已经被他们发现了,这可怎么办?

    突然零落的手被一双温暖的手拉住,急急的就将零落凭空抱起,将零落放在山腰上的一处突出的岩石上。零落转看清楚的时候,不仅十分的惊讶:“墨兮!你怎么在这里?”

    墨兮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飞向着那两个敢马车的人而去,机会没有看到墨兮的出手,那两个人已经一边一个的倒向了路两边,墨兮将马车停好,将零落轻轻的放在车厢里,俯握住零落的手,说道:“别怕,有我在。”

    温的气息里的话语,让零落霎时间分不清眼前的人,她感动,是的,她不知道他为何会在这里,但是他既然出现在这里,就是对她最好的安慰。

    “环依跟我说了你上有特殊的迷迭香,所以我循着香味就赶来了。”墨兮一边赶着马车,一边说道。

    “环依找你去了?”

    “是的。”

    “谢谢你。”零落低下头。

    “就算她不来找我,我也会来。”墨兮黑色的长发飞扬在雪中,好似白色的宣纸上,尽力一撒的墨迹!只是那墨迹却显得有些落寞。

    看不到墨兮的表,零落也不再说话,静默着安然睡去,等待到达京城。

    凤栖宫里烟雾缭绕,慕容玉将所有的宫人屏退,只有一个人懒懒的躺在上,烟雾里有着一丝丝难以察觉的香味,那是方才小柳子给她按摩的时候特意点上的,那样的香味有点甜甜的味道,能让心里苦的人,感受到虚妄的甜味。地上随意的丢着几件衣物,可能是慕容玉心不好时踢落地上的吧。

    华玉嬷嬷方才痛小柳子说了会子话,就进到凤栖宫的寝来,看到满屋子的白烟,还有那个熟悉的味道的时候,横亘这皱纹的额头处,皱了皱眉,“娘娘,怎么又点上这香了呢,这香太医嘱咐过,不可多点的。”

    “这香,闻着舒服……人有时候还真是很奇怪呢,你说是么,嬷嬷。”皇后慕容玉躺在妃色的帐帘后的大上,那上稍稍有点乱,她随意的蜷缩着子,嘴里随意的与华玉嬷嬷搭话。

    “娘娘,您想多了。”华玉嬷嬷知道慕容玉心里在想什么,这三年来,慕容玉在这一片烟里吐露的心事她都听在了耳朵里的。

    她知道皇后的心里是苦的,但是这宫里的哪一个人不是苦的?

    “明明知道是假的,但是还是不死心的去追,去求,去抓住。明明知道我在这一团烟雾里所看到的的都是幻像,但是我却就是不愿意醒过来,怎么办呢?你说。”她眼神迷离,仿佛在雾里摸不清楚方向。

    “皇后娘娘福瑞天成,母仪天下。”

    慕容玉梦呓一般说着:“别再跟我说那些了,我要的不是什么母仪天下,我只不过是想要他停留在我边的时间再多一点,就一点而已……我不过想要个孩子,就算他要周旋与那些莺莺燕燕之中,我也希望他能给我一个孩子,但是他始终那么的吝啬。我不是不知道,他就是担心我腹中的孩子将来会危及到他云氏的皇位,他不会让流着慕容家的血的孩子出生的。”

    华玉嬷嬷将地上散乱的衣物都收拾好,那是几件青萝纱的衣裳,其中有一件还被扯破了,剌开的口子仿佛一个怪物的大口,龇牙咧嘴的想要吞噬掉一切。

    “皇后娘娘,瑜嫔染上疫症了。”

    “哦?疫症?怎么这样的突然?问过绿竹他们没有,是怎么回事?”

    “老奴问过了,绿珠说那瑜嫔整的躺在上,也不能见客,太医频频出入,看来是真的。”

    “才刚刚一枝独秀,就立马染上疫症了?这可还真是有点奇怪呢,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颗强劲的棋子,能够好好的牵制住皇帝的心,让他别老往琪贵妃那儿跑,这下子瑜嫔倒了,我又得重新找人了,唉……又要重新找人爬上皇帝的龙!”

    “可是方才手底下的几个太监正低低的议论说,皇帝今招了一名秀女同游御花园。”

    “哦?是哪一位?”

    “就是瑜嫔的妹妹,风馨。”

    “妹妹?”

    “是的,这名风馨乃是风霖大学士的庶女,是这瑜嫔娘娘的第二位妹妹。”

    “皇上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想起她了呢?”

    “据说,是在桐雨宫的门前碰到的,这风馨听闻自己的姐姐病重就到桐雨宫门口哭诉,要进入桐雨宫看望自己的姐姐,正巧赶上皇上去探望瑜嫔,于是就……”

    “呵呵呵……赶趟赶得倒是巧的。”

    “娘娘的意思是,这风馨是故意的?”

    “自古嫡庶难合,况且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两姐妹有什么来往,怎的这瑜嫔一病倒,风馨就赶来看望了?况且还偏偏刚巧的遇上了皇上。”

    “到底是皇后娘娘看得透些。”

    “这宫里的女人的心思无非就是得到皇帝的宠,有人说,进了这后宫,就是进了一个大染缸,其实不然,进了这后宫,其实是进了一个大清缸,将你入宫前所有的人关系都稀得一干二净,留下的只有你自己,在这宫里,你若是顾及他人的生存,那么你必然就难以生存下去。”

    “那么瑜嫔那边是否就要撤回绿竹她们?”

    慕容玉挑眉,嘴角噙着一抹笑容,说道:“为什么要撤回?”

    “可娘娘不是说瑜嫔这颗棋子已经废了么?”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