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姨娘有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3-15

    话说零落出了宫就马不停蹄的往落阁赶去。

    街上人声鼎沸,却和零落都没有一点关联,她此时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快点找到浪药。

    “哎呀!你这人怎么走路的呀,看不看……”环依本就十分焦急赶回风府,这下子还被人差点撞翻了,气不打一处来,正要开骂呢。

    却听到一声熟悉的唤声:“环依?”

    环依将裙摆上沾染上的逆徒用手气愤的掸去,转过来的时候却瞪大了眼睛惊呼:“小姐!”

    “嘘……”零落赶紧让环依噤声,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叫她一个男子装扮的人为小姐岂不是太惹人侧目了么,是的,为了掩人耳目,零落将自己的衣服再出来的时候赶紧的找了一家裁衣店,换上了一男装。

    零落将环依领至一旁,问道:“嫣儿怎么样了?”

    “小姐……”环依闻言,哽咽的叫着零落,却说不出一个字,便已经是衣服泫然泣的样子了,她如何说得出风嫣现在的形。

    零落不明所以继续问道:“嫣儿到底怎么样了,你先别哭。”

    “二小姐她……她快死了!”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环依你清清楚楚的给我说明白了。”

    “昨夜我与小姐您接头过后,就拿着龙须回到了风府,让华大夫替我们给二小姐服下药材,但是今清晨的时候却发现,二小姐并没有醒转,反而在二小姐的脖颈处发现了一条红丝,一直蜿蜒在脖子哪里,我听乡下的老人说过,这是得重病的人要死的前兆啊!”

    “怎么会这样……”零落怔然,依旧不死心,问:“那么华大夫有没有说了这是怎么回事?”

    “今清晨夫人发现了这件事之后,立马命令我出来寻找华大夫,但是我走到医馆的时候,却发现……却发现华大夫死了!”

    怎么会这么巧!嫣儿刚刚出事,华大夫就死了……零落隐隐的觉得这件事并没有这简单!但是眼前的她还有一项重要的事,必须找到浪药,她不知道这场雪什么时候会下,但是她同时也不知道浪药会在落阁停留多长的时间,她必须从下雪之前就守在落阁等着,否则就会错过浪药,错过季涯的生命,那将是她懊悔终生的。

    “呜呜呜……二小姐他真的是太可怜了!”环依止不住的流着泪,一手拿着手帕一边拭泪,突然想起一件事,“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件事说来话长,现下我先跟你一起回风府,看看嫣儿的况。”

    “嗯,好!小姐,不过,您要是这样进了风府不会被发现么?”

    零落略一思索,沉吟道:“爹爹现下在不在府中?”

    环依摇了摇头,说道:“不在,老爷今早上去上了早朝之后,托人来回话,说是去了上官家一趟。”

    “那就好,走吧,我们从后门悄悄的进去。”

    “嗯!小姐。”环依与零落两人从风府的后门悄悄的溜进了后院,直接进入风嫣的房间。但是却被刚刚从外面采购回来的风安瞧见了,他看着那男子的段与费桂兰差不多,又与环依两人鬼鬼祟祟刷的,还听到了环依口口声声唤那个人“小姐”。所以猜测着应该是风岚,虽然想不出风岚为何会在回到风府,但是他精明的头脑首先想到的便是先去一趟王明玉的房间。

    风嫣还是昏迷不醒,风夫人和蓝嬷嬷已经去了厨房给风嫣准备饭食去了,房间里只有风嫣平时的侍女一人守在门口,零落给环依使了个眼色,环依立即明白,上去将那侍女支开了。

    零落进入风嫣的房间,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风嫣,心里尽是愧疚,她知道那个华大夫给她开得龙须药引这些,对于风嫣的病没有一点儿的帮助。

    零落也确实看到了那条小蛇般蜿蜒在风嫣白皙的脖颈处的红丝,就像阎罗里索命勾魂的黑白无常的铁索,正在一点一点的将风嫣的生命缠绕住,仿佛每一个时刻,她都会悄无声息的被地狱偷走。

    泪水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掉落下来,零落从来认为自己的心肠在浸没在朱雀河中的时候早已经变得透凉了,但是在面对每一个与她亲近的人,她在乎的人快要死去的时候,看到那毫无生命迹象的人脸,她依旧是会动容的。季涯如此……风嫣也是如此,原来她到底是摆脱不了她所拥有的那个慕容清的炽的心,炽得似乎口有这一股气在燃烧她的心一般。

    只是……现下,两个人的生命摆在她的面前,命悬一线的时刻,她该如何选择……

    风安从后院急急的往王明玉的房间走去,王明玉正在房间里逗弄她的蛊虫,那些能助她得到她想要的一切的蛊虫,她的宠物,她的工具,她赖以生存的孩子。

    风安直剌剌的就进了王明玉的房间,没有敲门,也没有打声招呼让人通传。

    “明玉……”风安还没进到王明玉的寝房就喊道。

    王明玉出来额时候喝斥住风安:“你这样大声的喊叫我是要昭告天下你和我的关系是么,是要讲我的计划置于功亏一篑的地步么,说多少次,你只可以叫我王姨娘,我是你的主子!”

    “是,王姨娘。”

    “你找我什么事事?这么着急。”

    “风岚回来了。”风安左右瞧着没人,就放心大胆的说了出来。

    “哼……她怎么会回来了,就算要收到风嫣的死的消息,也要经过个好几天,她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看到的那个人肯定是风岚小姐没错的。”

    “她既然来了也好,生的我再去找她一趟。”

    “明玉……额,不,王姨娘,您找风岚小姐有何事?”

    “这与你无关,你下去吧,对了,既然风岚回来了,你就去将她请过来一趟吧,瑜嫔娘娘回来了,当然我要好好的招待一下,记住,这件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我清楚了,那么……我就……下去了?”

    王明玉嫌恶的瞧了一眼风安,这个癞蛤蟆……

    “你不下去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明玉……我真的好想你,你给我抱一抱吧!”风安仿佛一个吸毒上了瘾的瘾君子,就要向着王明玉扑过来。

    “滚!”王明玉从桌底下抽出一把长剑,直抵在风安的喉咙处,只要风安靠近一步,那剑就呢过刺穿他的喉咙,留下一个窟窿!

    风安早已经被吓得半死,脸色煞白的,哆哆嗦嗦的就退了出去。

    零落在风嫣的房间略一思索,下定了决心,神色凝重的对后的环依说道:“环依,今我回来过的事任何人都不能提起,就连是我娘也不能说。还有,我现在马上去找大夫,你在嫣儿的边守着,一有什么况你立马来通知我,这是迷迭香,你闻清楚,到时候要是找不到我,你循着这香味来找我便可以了!”

    零落将一小盒的迷迭香拿出来与环依闻了一下,环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牢牢的将迷迭香的气味记在脑中。

    “闻清楚了么?”

    “嗯!”

    “好,你在这里等着,我在今的雪下了之后一个小时内没有回来,你就循着这香味来找我,记住了么?”

    “奴婢记住了!”

    零落点点头,也不多话,转便往门口走去,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

    风府的后院与落阁隔着两条街,零落除了风府的后院,抄着小路,就前往落阁,现下她要去找到浪药,她希望在申时的时候雪能下下来,她将浪药带回来,将嫣儿的病治好,在宫门下钥之前,将浪药偷偷的带进宫中,就能救上季涯一条命。

    但是现下有诸多的因素不是她一个人就能说了算的,第一,这场雪在什么时候下下来。第二,她能不能找到浪药。第三,浪药肯不肯救人。第四,她能不能将浪药带进宫中……

    突然后传来一声:“大小姐。”

    什么人?什么人叫她大小姐。

    零落蓦然回头,看到风安那张大胡子的脸庞,心内暗暗闪过一丝的不安,在这个时候碰见王姨娘的走狗可不是什么好事……

    “大小姐脚步匆匆,这是要去哪儿呀?”

    “什么大小姐,你认错人了。”

    “我看着大小姐长大十多年,怎么会认错呢?大小姐莫不是去给二小姐找大夫去?”

    “湿疣如何,不是又如何?”

    “风安不辞啊,已经为二小姐找到了一名神医,不知道大小姐赏不赏脸,去看一下。”

    “什么神医?”

    “这个风安倒也不知很清楚,只是王姨娘吩咐我,说是这位神医一定能救二小姐的命。”

    “我不去又如何?”

    “不去的话……王姨娘说,二小姐在申时便会香消玉殒。”

    “你威胁我!”

    “奴才不敢,只是请大小姐跟风安走一趟。”

    混蛋!这个时候来托住自己的脚步,眼看着天色越来越重了,雪就快要下下来了,该怎么办?

    既然王明玉说她有办法,不如先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零落沉吟了一会儿,抬起头对风安说道:“走吧。”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