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丽雅嬷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3-12

    “你们……还有你们,你们几个都过来!我跟你们说啊,这皇上要求对皇宫进行一次大清扫,以妨害疫症的蔓延,你们几个到太医院去,将要用上的东西都带上,到各宫去进行扫除,一处也不许落下,听到没有?”

    “是,黄总管。”那几个太监唯唯诺诺的低着头,赶紧的去将事办了。

    黄忠祥心中还在嘀咕,这皇上是怎么了,听说瑜嫔娘娘病了也没有去瞧,反而让奴才们去将各宫打扫……真是越来越想不通皇上心里在想什么了。

    各宫也很快的接到了消息,皇后娘娘也派出人手,协调各宫的清扫,而琪贵妃依旧是衣一副不关己事的样子。

    清扫各宫的消息并不是能引起这宫里所有人注意力的事,最让这宫里的女人牵挂着的是零落的病倒……

    零落这个月独宠后宫,羡煞旁人,而这个时候零落突然病倒还是染上了不能见人的疫症,这对于那些对着皇帝的龙虎视眈眈的人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听到零落病倒,蓝鸢的第一反应就是前往桐雨宫,却被拦在了桐雨宫的外面,不能进去,看不到零落到底什么况,是否病得很重,蓝鸢的心十分的焦急。

    太监们去了西宫各位主子的宫之后,紧接着就来到了毓秀宫,这里住着的秀女多少是有一定的份的,太监们再狗眼看人低,也不敢太不放在心上。

    今桂兰姑姑不在,只有芳华姑姑一个人在毓秀宫中主事,远远的就望见了一群的内侍太监端着石灰粉还有艾草之类的东西望着毓秀宫来,问清楚了况之后,让宫女们先行通知各个厢房的秀女,便让内侍们开始忙活了。

    洛纯昨夜忙活了一夜,今早晨醒的比较的迟,朦胧中听到有嘈杂哦的声音,才睁开了眼睛,看到内侍们给自己的房间里撒上了石灰粉,弄得十分的呛鼻,让边的侍女木兰招来一个内侍。

    那内侍给洛纯行了一个礼,看了一眼洛纯,眼中竟然闪过一丝的鄙夷,口气满是不耐烦的说道:“洛纯秀女可有什么事么,奴才这正忙着呢。”

    “你们这样撒上石灰是要作甚?”

    “还能做什么呀,皇上吩咐了,因为瑜嫔娘娘染上了疫症,所以吩咐我们将皇宫大大小小的宫院落都清扫一遍。”那内侍不经意的瞟了一眼洛纯,这看在木兰的眼中,十分的窝火,正要发作,洛纯一把拦住了,只是对着那内侍淡漠的说了一句:“没事了。”

    那内侍十分不满洛纯,本来就是一个皇帝看不上眼的秀女,还跟他摆什么谱……

    “小姐,那太监也太过分了吧!不就是个断了根的男人么,神奇的跟什么一样……”木兰的话还未落音,洛纯仿佛被电击中一般,她想到了一件极为严重的事

    那个人还受伤昏迷躺在琅萱阁!

    洛纯抬脚就要往外走,不能让那个人被内侍们发现,那样他会没命的!

    但是她却突然停下了脚步,那与她何干?那是风岚自己惹的祸,况且,风岚要是出了事,那么对于她不是正好的事么,她何必要管那个人的死活呢。

    但是最终的她还是咬咬牙,快速的躲过众人的视线,前往琅萱阁。

    一路上她看到内侍们正前往琅萱阁的方向,她顾不得许多,提起裙摆就拼命的往前跑,争取赶在内侍们到达之前到达琅萱阁。

    只是,就算她盗了琅萱阁,那又怎么样呢……她一个人根本就咩有办法搬得动那个人。就算搬得动,她也无法在这宫中找一个能够藏的地方。

    她的脑中飞速的转着,想着一切可能的办法,不期然撞上了一个白衣膛。

    “砰然”她收不住脚步,往回倒了,一双手有力的扶住她的腰肢。

    她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张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恍若天人的脸,那俊美的面庞好似梦幻一般。

    “姑娘,你没事吧,可曾撞伤你。”白衣公子微笑着对上洛纯清冷的眼眸。

    只是那双清冷的眼眸此时已经变得融化了。

    “没……没事。”洛纯难得的羞涩表,她低下了头,躲闪华渊那双眼睛,一双深如幽潭的眼睛。

    那种感觉,就好似万年的陈冰,被风吹化了。

    “姑娘何事如此匆忙?”

    华渊这么一问,洛纯才想起来自己还有急事,于是连再见也没有说,就匆忙侧过子,奔着琅萱阁去了,她甚至没有时间去问那白衣的公子到底是何人。

    幸好,内侍们还没有到琅萱阁。

    洛纯急急忙忙的推门而入,看到季涯还躺在上,她瞬间松了一口气。

    但是下一秒钟,她所有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因为她的后站着一个人,那个人手里一把长剑抵住了她的后颈,她慢慢的回过头。

    错愕!

    她没有想到,她没有说的再见始终是会再见的。

    华渊看到转过来的那张脸的时候,愣了一愣,继而问:“你是何人?你来这里干什么?是谁指使你的?”

    “我……”

    上的人已经醒了,微弱的声音说道:“别伤害她,她是风岚找来救我的人。”

    可以看得出他的况并不好。

    “你醒了?”

    “嗯。”季涯虚弱的应了一句。

    “她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他确实不知道,但是他知道那是零落为他找来的人,既然是她找来的,那么就该信任。

    “是风岚找来的?”

    “嗯。”听到季涯的肯定,华渊才将缓缓的将长剑放下。

    就在他剑放下的同时,门外响起了内侍的声音:“咦?这门怎么是开的?”

    只有两个小内侍,看着像是刚刚进攻的内侍,“不知道啊,这儿看着很久没有人住的样子了。”

    “这儿以前听说是太妃娘娘的住处,后来太妃娘娘不知道怎么的死了……”

    “这……这不会是有鬼的吧!”

    “你别胡说,在宫里说起鬼怪之谈是要被杀头的!”

    “都怪咱俩没钱,没有办法贿赂他们,不然也不会被分配到这儿来清扫了,这儿看着连个鬼都没有。”

    “好了,别说了,赶紧干活吧。”一名太监对着另外一面太监催促道。

    “恩恩,赶紧干活,这儿总有股嗖嗖的感觉。”

    两个内侍的声音渐行渐近,华渊来不及多想,抱起上的季涯,就躲到了底下,看着洛纯还愣愣的站在远处,华渊将洛纯一把拉过,也躲到了底下,底的空间并不大,季涯又是病人,所以华渊只好将洛纯的子压在自己的膛之上。

    洛纯原本慌乱的思绪,此时更加乱如一团麻线了。

    她的脸紧紧的贴着华渊的膛,能够很清晰的听到华渊的心跳声,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的额心跳也跟着快了起来,脸颊上一酡酒红悄悄的爬上。

    她的脸红,在华渊换了个姿势的时候看到了,华渊才觉得自己的行为实在有些不妥,温香软玉在怀中,这还真是很考验他的。

    那两名太监进入这寝的时候,将寝的隔个角落都清扫了一遍,撒上了石灰粉等一系列的药材,正要转走了时候,一个小太监突然说道:“对了,我们底是不是没有扫?”

    “好像是的,要扫么?”

    “还是扫了吧,不然要是出了点什么是,怪罪下来,咱俩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行行行……”

    说着两人就想着底走来,一人手里提着扫帚,一人手里拿着药材。

    他们越靠越近,华渊紧抿着双唇,手里紧紧的握住剑柄,只待那两个太监前进一部就立刻杀了他们,唯有这样才能保证他们不会被别人发现。

    “咦?”

    “怎么了?”

    “你看这里,这里怎么还有血迹啊。”一名太监指着地上已经干涸的两滴血迹对着另一名太监说道。

    那太监凑过脸来,也看到了,惊呼出声:“这里不会死过人吧!”

    洛纯才想到那是昨晚抹黑处理伤口的时候,滴落在地上的季涯的血迹!

    华渊心知这两个太监断然是不能留了!他正要从底下窜出将这两名发现了血迹的太监杀死的时候,一声苍老而冷漠的声音响起来。

    “你们做什么?还不赶紧收拾。”

    那两名太监并不清楚来者是何人,但是看到她上的穿着的时候,便知道那是份不低的人,赶紧躬行礼道:“奴才拜见嬷嬷。”

    “收拾好了么?”

    “收……收拾好了。”

    只见那嬷嬷一声责令,道:“那你们还磨磨蹭蹭的干什么?是要耽搁其他的事么?这宫中还有那么多的宫未清扫你们是要躲在这里偷懒么!”

    “嬷嬷饶命啊!奴才这就去,这就去!”说罢这两个小太监连礼都忘了行,就急急忙忙的告退了。

    只见那嬷嬷待那两名太监走之后,环顾了四周,发现没有什么异常,就离开了。

    虽然躲在底下的三人看不到那嬷嬷的样子,但是也知道那嬷嬷必然是这宫里份不低的人。

    然而洛纯却知道那是谁的声音,因为她在首次拜见太后的时候听到过这个声音,那是太后边丽雅嬷嬷!她自小就有着过耳不忘的本能,所以在她听到那嬷嬷的第一声的时候,就知道了是丽雅嬷嬷。

    但是她想不通,丽雅嬷嬷为何会来到这琅萱阁中?

    华渊将旁的两人从底抱出,将季涯重新放回上。

    转过却看到洛纯的脸色不对劲,华渊问道:“你知道方才那人是谁?”

    “嗯。”洛纯不经意对上华渊的眼神,不知道为何,在他的眼前,她似乎丧失了撒谎的这个技能。

    “是谁?”

    “是太后娘娘边的丽雅嬷嬷。”

    “她为何会来帮我们?”

    洛纯摇了摇头。

    旁静默的季涯,脸色凝重,他墨色的眼眸紧紧的望着丽雅嬷嬷离开的方向,此时出声道:“她或许并不知道我们在这里。”

    “那么她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季涯顿了一下,才说道:“为了一些不能被人知道的秘密吧。”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