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老华大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围墙外面的是环依,环依早就与零落约好了,在这个时间等待她,接到了发丝之后,环依就迫不及待的拿着发丝快步走回了风府,这是二小姐救命的药物!

    黑夜如墨汁,在子时的时候,即使明月高悬,依旧看不太清楚路途。

    环依抹黑的艰难回了风府。

    府内此时已经是十分安静的,环依从后门悄悄溜进了风府,几个转完之后就到了后院,幸好二小姐所住的地方离后门并不远。而后院为了让风嫣好好养病,风霖特意命令任何人为经过许的时候不能进入风嫣的后院子里。

    后院的门已经有些年头了,环依轻轻的拉着铁环在斑驳的门上轻轻的敲了三下。

    门内的人听到响声,脚步轻盈,来给环依开门。

    开了门之后,环依欠着子,向着后面左右看看,望着后边无人,风嫣的侍从就将门带上了。

    门内可以清晰的听到风嫣极力压抑的咳嗽声,那声声的咳嗽已经不似从前那般间隔的咳嗽,而是咳着无法停下,气似乎喘不上来,让听的人也分外的揪心。

    环依跟着风嫣的侍从进了房间,屋内的光线倒还好。

    风夫人方冉正焦急的等在风嫣的边,上的风嫣咳得小脸通红,不见的这几,这脸已经是瘦的凹陷了下去了,气息极其的紊乱,只有一双眼睛还有这些光彩。

    蓝嬷嬷站立在侧,时不时的低头看看风嫣的况。

    在的不远处立着一名大夫,白髯灰发,褶皱甚多,那是风府一直常来给凤眼治病的老大夫,也是给出药房需要龙须做药引子的大夫,外头的人也都叫他“老华大夫”。

    这“老华大夫”医术高明,在朱雀街也是出了名的。

    此时已经是半夜了,年过六旬的他依旧等在边,不能不让方冉有些感动,她让蓝嬷嬷不停给他添上参茶。

    方冉心想着,若是这“老华大夫”将风嫣彻底根治了,让这哮喘的病魔不再缠着她的宝贝女儿,那么她一定要重金酬谢他!

    看着环依推门进来,方冉的心简直要提到心桑子处了。

    “拿到了么?”方冉急切的问道,屋内每个人都殷切的望着环依,就连躺在上已经奄奄一息的风嫣,也想挣扎着起来看看。

    “嗯!夫人。”环依点了点头。

    听到那一声的回答的时候,方冉差点晕过去了,是的,她是高兴疯了,既然有这龙须,而风安也早就已经接好了那无根水,当然这无根水是在她亲自的监督之下接的,她怎么会信得过风安呢……

    现下就只要将龙须以火烧之成灰,和入药汤之中就可以给风嫣服下了,风嫣……有救了!

    “快……快去将药汤拿来。”

    蓝嬷嬷闻言赶紧的去院子里的小厨房将熬好的药汤拿来。

    “快将龙须烧成灰烬。”

    “是,夫人。”

    却突然后传来一声:“等等……”

    方冉兴奋的表还来不及收回,怔然的转过问道:“怎么了大夫?”

    只见那华大夫慢悠悠的站起来,仿佛因为做得久了,子也有些踉跄,一边说道:“将龙须拿来与我,这烧成灰烬亦是有特定的要求的,尔等不懂药理,切不可将龙须浪费了,交予我来灼烧吧。”

    方冉听罢,感激的看着老华大夫,说:“那就有劳大夫了。”

    环依将刚刚到手的龙须小心的讲给华大夫。

    华大夫吩咐他们将蜡烛拿来。

    只见他将龙须都先通体的在朱火上过一遍之后方才将龙须放在灯芯上烧成灰烬,风嫣的侍从将药汤放在烛火之下,接住烧成灰烬的龙须。

    一切事完毕,华大夫才又慢腾腾的坐下,众人皆欣喜的将药汤给风嫣拿去服下,在边观察着风嫣的病变化,每个人的脸上有一种希望风嫣喝下去就能活泼乱跳的表,却没有人注意到华大夫的手上还有一根龙须,被他悄悄的放入了他的药箱阖上。

    然后他走到边,环依给他让出一个道路,他略微的看了一眼风嫣服过汤药后的形,然后转对众人说道:“此药比较温和,并不能立即见效,为了防止病的恶化,以及小姐夜间会再次咳嗽,我在药汤之中加入了两味安神的药材,现下二小姐喝了这药汤之后需要好好的休息,这下,老夫便就先告退了。”

    “实在是有劳大夫了!环依,将老大夫好好的送出去。”

    环依点头道:“是,夫人。”

    “不用了,就刺留步吧,我明再来看看二小姐的病,若是明二小姐醒得早,你们便来叫我吧。”老华大夫一手收拾这药箱,一边推辞道。

    “那好,大夫您慢走。”

    华大夫背着药箱步子有些踉跄的走出了后院,向着朱雀街的方向走去,他没有带灯笼。

    风夫人望着华大夫走了之后才突然想起来,华大夫没有带灯笼,于是赶紧吩咐环依将灯笼给大夫送去。

    但是环依拿着灯笼追出门去的时候,却发现即使是黑夜,华大夫他依旧能轻车熟路的找到准确的路途,二期步子极快,快到环依才一个转弯就追不上他了!

    这与环依她方才的表现实在相差甚远,环依不过十七岁,眼睛正是人生年龄段中最明亮的时候,但是却比不上一个年过六旬的老头子,这着实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然而这一切的匪夷所思随着他下一步的行为而烟消云散。

    他扯掉了脸上的人皮面具,恢复一张年轻人的脸!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拿到了?”一声女子的声音在他的后响起。

    “老华大夫”听到之后回头,看到一名风韵犹存的女人之后,即刻跪下:“大社女君!”

    是的,来者正是火凰教的大社女君——王明玉,风府的姨娘。

    “嗯,龙须呢?”

    “在这里。”那“老华大夫”将到手的龙须从药箱之中拿出,双手极其恭敬的献给王明玉。

    王明玉接过拿一根乌黑的发丝,笑道:“没想着这么容易便到手了,你明便离开京邑吧。你在京邑这么多年,一直来往于各大大官贵族的府中,那些事你可都办好了?”

    “奴下已经办好了!那些个达官显贵都已经服下了我大祭司的‘灵丹妙药’,届时便可一律纵!”

    王明玉火红的手指甲在黑暗之中显得极其的妖冶,她的手仔细的把玩着那根乌黑的龙须,却不忘赞赏她的手下:“干得好,回总坛去吧。”

    “是!大社女君。”那“老华大夫”叩头跪下,然后转就要退下,“只是,风府明如果找不到我,会怎么办?”

    “这件事自然不用你担心,这是给你的奖励。”王明玉抛下一颗乌黑的药丸。

    “谢大社女君。”那老华大夫的脸上现出兴奋的光彩,那是火凰教教众每年的解药,若是到了子没有服食,便会七窍流血而亡。

    夜重新回到了云飒的边,思量了一番,他终于决定还是跟云飒说出实,即使他有可能会被云飒废了一只手臂!因为那是不遵从主上的意志时的惩罚!

    “主上!”夜单膝跪地,双手向上抱拳。

    云飒翻了一个,似乎方才小眯了一会儿,此时眼中还带有着慵懒的绪:“你回来了?有什么收获?”

    “此女子并不简单。”

    “朕当然知道她并不简单,朕要问的是她与何人接面,以及她拿到我的发丝之后的行动是什么?”

    “她会武功……”

    云飒墨色的眸子愈加深邃:“你怎么知道的呢?”

    “请主上责罚!”

    瞥了夜一眼,云飒说:“起来说话。”

    夜想了想,还是决定出口说:“方才奴下出手试探了她,但是发现她的武功并不低,她与宫门外有人接应,将发丝抛了出去,我已经命令苒苒前去追踪了,想着这会应该快要回来了吧。”

    云飒的子瞬间紧绷,黑亮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夜,出声问道:“你出手杀了她?”

    夜注意到了云飒子的变化,“奴才并没有杀她。”

    云飒闻言,松了一口气:“她的武功竟然这么高?”

    “并不是,而是有一个武功比奴才还要高出许多的人救了她!”

    “比你还高出许多……”云飒

    “主上为何如此?难道要置您的大业与不顾了么?难道林国扬的篡位计划您也不想粉碎了么?是要置云氏王朝于危险之地么?”

    云飒低声喝斥道:“朕做事还轮不到你来责问!”

    夜鼓起勇气,继续说道:“是!主上的决定,我们只有执行,这是我们这些活在黑暗之中的人的宿命,为着云氏王朝,我们中生活在黑暗之中,不见天,我们没有怨言,但是主上……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为一个女人毁掉整个王朝!”

    “胡说八道!朕怎会为这样一个女子而毁了整个江山,你这话是要指责朕是一个昏君么!”

    “皇上……这个女子的存在对您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方才……”

    夜的话没有说完,被云飒打断了:“方才如何?方才她不过是剪掉了我几根发丝而已……”

    “一个怀武功的女子进入后宫,皇上,她卧您枕塌,您岂能安眠!况且她是风霖的女儿,风霖将她送进宫来,难保风霖没有别的想法!”

    “你是说……风霖会是第二个林国扬?”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