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龙须到手 反被跟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大珩还有没有其他的商人富贾的家财能与华家相拼的么?”

    “没有!”

    “你这么肯定?”

    “是的。00k。cm”

    “如果权力够大的话,能不能请得动红瑰教?”

    “不能,红瑰教只看钱办事。”

    “你怎么会知道得如此的清楚。”

    华渊笑了笑,说道:“这个我也不告诉你,你便自己猜吧。”

    “你!既然不说,那我便走了。”零落转踏出船舱,却一个重心不稳,眼瞧着就要摔倒湖中去了。

    一双有力的手再次握住了她的纤腰,一用力,将她往回带。

    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用力过猛,使的零落重重的跌入了华渊的怀抱。零落不习惯在船上的环境,船一直摇晃,零落艰难的从华渊的上爬起来,却又跌了回去。

    这一次,两人正好对上了,幸好零落还有些武功的功底,撑住了木板,没有对着华渊吻了下去,否则,岂不是便宜了华渊!

    两人的距离不超过五公分,零落有些急促的呼吸吐在华渊的脸上,如同轻雾轻抚,最是撩人。

    华渊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将零落深深的抱在怀里,一个翻,如同猛兽一般便将零落压在了下面。

    气氛很是暧昧不清,空气中流动的是零落独有的体香,丝丝入了华渊的心。

    零落却还没有反应过来,华渊已经欺压住了自己,她明显的感觉到了华渊某个部位发生的变化,因为两人已经是体相互的贴住了!

    “放开……”零落先要挣扎,华渊却一把点住了零落的,此刻,她已经是动弹不得了。她望着黑暗中华渊眼神中冒出的**已经是极难控制了,心中一万个后悔,实在不该这般轻率的与一个男子深夜相会!

    而且还是这距离河岸有了一千米远的湖心,她逃也逃不掉!叫人也叫不来!

    她现在便真的是一只被抓住了的小兽,拼命的挣扎。

    然而她每一份的挣扎,华渊眼中的**便加重了一分。

    “别动!”华渊极力压制沉沉的喝了一声。

    零落怔住了,呆呆的望着正在她上方的华渊,华渊确实不愧是美男子,那样的长相,就算与墨兮相比,也丝毫不差半分。

    下一刻,船突然动了,紧接着零落被人生硬的从华渊的下抽了出来!是的!是抽了出来!

    零落一阵吃痛,低低的呼了一声。

    那人将零落护在怀中,听闻了零落的痛呼,低头一看,方才将她的手也扯痛了。

    不过他已经是无法再忍耐了!

    零落莫名其妙的跌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抬起头来看见,正是季涯,一霎间,紧绷的心也松了下来。

    不过他,为何会在这里?难道说,方才她与华渊的所有动作,他都看到了么……

    她仔细的观察他的神色,却发现他依旧是千年不变的表,看不出一丝的绪,这个人,将自己隐藏得实在很深!但是他越是将自己隐藏的很深,零落却越是想要去发觉她的内心,这难道就是兴趣么?她突然之间想起,有人说过的一句话——不要对一个人感兴趣,那样,你会很容易上他……

    她终于见到他了。

    但是她却不知道,此刻他的心也是和她一样的。

    季涯不自的环住零落的手,在力量上又将重了几分,警惕的眼神望着船上的华渊,仿佛生怕华渊会抢了零落去一般。

    “呵呵呵……”黑夜中有人轻轻的笑了起来。

    那是华渊发出的声息。

    “没有想到你这个从来不近女色的季涯大将军,此刻竟然也会如此的英雄救美啊。”华渊说道。

    季涯并不似华渊那般的嘻嘻哈哈,一本正经的道:“我只是看不得你染指我的同伴,坏了我的计划!”

    他……果然只是把自己当成同伴,计划中的一枚棋子来看待啊,方才果然是自己想多了。

    零落有些失落的垂首,季涯却并没有注意到。

    华渊却看得一清二楚,他看见了零落方才看到季涯时眼神中的兴奋,听到季涯的那一句话的时候的失落,他看得一清二楚,却也因为这一清二楚,让他有了一丝丝的痛楚。

    “哈哈哈……我只不过觉得这良辰美景,要是有佳人相伴的话,那才是完美的。”

    “你若是要你的佳人,你尽可寻去,但是她……绝不可以。”季涯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中的坚定,差点让华渊以为他已经换了一个子了。

    “为何?”

    “因为她……是皇上的女人!”

    痛!没来由的痛!零落不惊的皱起了眉心。

    却不知季涯说出那一句话的时候,是下了多大的勇气,下了多大的决心。

    “是,她是皇帝的女人,那么你现在是在干嘛。”华渊不甘心的瞟了瞟季涯环住零落肩膀的手。

    “我要送瑜嫔娘娘回宫,因为皇上已经驾临桐雨宫了。”

    瑜嫔娘娘……他竟然这般称呼自己。是了,他是臣子,她是后妃,这样的称呼是再稳妥不过的了!

    零落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瑜嫔二字上,完全没有注意到季涯话中的另一个重要信息——皇帝已经驾临桐雨宫!

    华渊还是注意到了这一重要事的,皱着眉头问道:“皇帝这么晚了驾临桐雨宫是为何?”

    “不知道。”季涯说道。

    这时一直不出声的零落,只是淡漠的吐出两字:“走吧。”

    季涯点点头,抱着零落飞向了河岸,几个飞之后,直接将她送回了桐雨宫,而那时,航迪也正巧进了桐雨宫的大门。

    就在季涯将零落放下后离开,刚刚回到寝的零落却发现了桐雨宫寝背后的那一幕——绿竹正躲在柱子背后偷听玥儿和环山的对话,也是在那个时候,零落决定暂时先不出去的,她要先试探一下绿竹下一步的行动。

    果然,绿竹耐不住子就要揭发零落深夜不在寝的事实。

    这样的一番试探下来,自然是了解到了,皇后一直是表面上与她联盟,但是背地里却在提防着她的真相。

    皇后将人派过来伺候她,在外人看来,是对她这个瑜嫔娘娘的疼惜和喜,在她看来,便是对她的监视,但是显然如今还多了一层含义,那就是抓住机会,将她也一起扳倒。

    毕竟,消灭一个敌人的方法,可以是与之联盟,成为朋友,但是还有另一种方法,就是让她消失。

    显然皇后不是个省油的灯,表面上采取了第一种方法,但是实际上却是采取了第二种方法!

    幸好,她已经不再是慕容清了,如今的她,怎么还会是那个傻乎乎的听凭自己妹妹欺骗的傻瓜皇后呢!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皇上,臣妾只是在想着,皇上这么晚了过来是怎么了?还有,皇上今晚不是召了上官秀女侍寝了么,怎的都已经子时了还往臣妾的宫中跑呢?”

    “朕有些心烦。”零落还想问云飒心烦什么,却不料一个结结实实的怀抱就把零落圈住了,云飒的双臂将零落抱在怀里,将头隐埋在零落的发间,“嘘……不要说话,就这样抱着你一会儿。”

    他的气息清楚的缠绕在她的发际……

    零落始料未及,本能的想要抵触的心,在那一刻松软了下来。

    两人静默的抱着良久,任谁也没有注意到窗外不远处那双灿如星墨的眼眸以及那双攥得紧紧的拳头,紧得发了白,伟岸而修长的躯一转,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夜黑得如同墨汁,也静的如同古井。

    只听得见两个人之间紧紧贴着跳动的心跳声,一声,两声,三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放开了她,谁也没有说话,静默的入睡了。

    然而,她却是没有入睡的。

    听到云飒均匀的呼吸声之后,她悄然爬起了,从枕头下小心翼翼的拿出了早就藏好了的剪刀,对着云飒的头颅而去。

    不知道是不是睡梦中的人有所警醒,原本朝外而睡的云飒突然一个翻,转向了里边,朝着零落的方向。

    零落担心惊醒了他,赶紧的缩回了剪刀,待确定那人并没有醒之后,才再次举起了剪刀。

    她的剪刀并没有刺进去,只是轻轻的撩起了一缕发丝,剪断。

    一声微弱的“咔嚓“声音过后,是一阵衣物摩挲的声音,零落悄然起,披上了衣物,悄悄走出了寝,手中拿着一缕发丝。

    待她离开之后,上的人慵懒的翻了个,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在黑夜之中亮如那捕猎物的猎豹,看着那小的背影离开,从房梁上倏尔出现一个黑影。

    “主上,为何不让我杀了她。”

    云飒没有回答,只说道:“跟上她。”

    “可要动手?”

    简短的吐出一个字,就如方才零落剪断他的发丝那一瞬间的“咔嚓”声一样,说:“不。”

    “可是………她方才……”

    黑夜之中,云飒的气息有些浑浊,低喝了一声:“夜!我只吩咐你跟上她!听不懂人话么?”

    那黑影静静的站了一会儿,终于妥协的消失在寝,跟上了眼前的披着黑色袍子的女子。

    女子时不时的往左右探看,确定没有任何人了之后才继续的往前走。

    怀中抱着方才得到的发丝,仿若珍宝一般,避开所有的人,绕着九曲回环走廊,一直走向了后宫的深处,靠近宫外的地方。

    在一处看似普通的红墙处停了下来,对着红墙轻轻的敲了三声缓慢的声音,再敲了三声急促的声音,这六声的声音在外人听来十分的平常甚至根本听不出敲墙的声音,但是在夜听来,却是非比寻常的,因为这三声长三声短的扣墙声,在宫内是几乎听不到的,但是在宫外却可以听得一清二楚,若是没有一定的功力是不可能做到的!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