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拜见太后(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3-02

    “是的,是京畿太守之女,陈氏芸玲,如今已经封了嫔位,封号丽。”皇后回答道.

    太后不经意的在人群扫了一眼,继续垂眸轻唇,吹着杯里的茶水,然后说道:“哀家还未见过,站出来给哀家瞧瞧。”

    陈芸玲一听这话,就满心的欢喜,脸上挂满了笑容,欣欣然的向前迈出了一步,小碎步上前到太后的跟前,跪拜行礼。

    “臣妾拜见太后娘娘,愿太后娘娘福寿绵长,泰安康。”

    “嗯,规矩倒是全的,长相也清秀耐看,既然怀了孕了,就快些起来吧。”太后看着陈芸玲的模样可人,且又怀上了孕,对她也算是十分的喜欢,眼神中已经是欢喜之色,将茶杯放下,继续说道,“今后也就省了行礼吧,别子动来动去的伤了肚中的胎儿。”

    只是今的的目的可不是来瞧这个怀孕的妃子的,她的目的在于她的上官绿儿。

    皇帝正如她预料之中的,掀帘进来了,黄忠祥跟在后。

    “皇上驾到!”黄忠祥细而高朗的喊声,让众人皆抬头看向门口,看见那一抹明黄色的人进来之后,赶忙的行礼。

    “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闻声,皆是跪地一词。

    “皇帝来了?”抬起眼眸,见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太后的眼角也泛起了笑意,有了一丝的皱纹。

    “儿臣拜见母后。”云飒简单的行了个礼,皇后起给皇帝让了个位子,站在一旁,太后眼瞧着皇后立在一旁,也并没有吩咐人给皇后赐座,底下的人也不敢妄动,虽然给皇后搬张凳子是应当的,但是太后没有吩咐的时候,谁也不敢擅自做主于是便低着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皇帝材魁梧,面容俊朗,坐下之时尽是一贵气端相,未服侍过皇帝的秀女们此时都经过许抬起了头,看到丰神俊朗的皇帝,心中十分的欢喜,却唯独一人,对皇帝毫不感兴趣,她默默的站在人群的最末端,子本就瘦削,被前人都挡住了子,那是洛纯。

    零落因为位份较高排在较前的位子,并未注意到后面的洛纯。

    当然她也没有注意到秀女之中少了一个人。

    “皇帝今怎的过来这般的迟了?”

    “因着前几辰州爆发的蝗灾一事较为棘手,方才与凤阁的臣子们商讨了一番,故而迟了些,母后莫要见怪。”

    “朝堂上的事再忙也要顾着子,早上的膳食必然还未吃,这样子怎么能行呢?”

    “倒也不碍事,今早起的时候,瑜嫔给朕熬了些银耳莲子羹,垫着肚子,现下也还不觉着饿。”说着的时候,往零落的方向瞧了一眼,发觉她今的穿着甚是清丽秀雅。

    太后朝着零落的方向望了一眼,见着她衣着素雅,并不抢眼,原先对于零落分外受宠的心刺也暂时的放了下去,心道,这女子倒很是知道分寸。

    “瑜嫔倒还算懂事。”简短的一句话,让云飒原本想引瑜嫔给太后觐见的想法瞬间破灭,也堵得他不好再说下去了。

    “嬷嬷让底下的人将哀家吩咐好的百合藕露羹呈上来,先给皇帝吃上一碗吧。”

    “是。”嬷嬷躬答应着,退了下去。

    不一会儿,一名着鹅黄宫装的女子小心翼翼的将百合藕露羹呈上来,众人皆退至两旁。只见那女子低颔行步,段妖妖,一条芽绿的丝带将她的纤纤细腰高高的束起,行步十分的稳当且自有一段风韵,那女子将托盘高高的举至头顶,然而那托盘却没有一丝的晃动,湖州官窑产的白玉瓷碗呈着的羹汤,也如镜面一般,没有一丝的纹动!这般的礼仪怕也只有大家闺秀才能做到。

    众人心中皆是一疑,知道这女子定然不简单,只是那女子低着头瞧不见脸,惹得众人窃窃私语,猜测着眼前的女子会是谁。

    零落便只望了一眼,就知道了那是谁,对上蓝鸢的目光,两人相视一笑,该来的总会来的!

    “秀女上官绿儿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声声如珠玉落盘。

    “抬起头来朕看看。”皇帝看着太后眼中对眼前跪着的人儿的期盼兴许之,便知道这是太后的精心安排,于是便露出一副甚为感兴趣的样子,专注的望着地上的人儿。

    上官绿儿抬起脸,她浅棕色的眸子在鹅黄的宫装衬托之下,显得更加的迷人,远山眉黛,皇帝起拉起她的手,将她扶起,笑道:“我道是哪位天外飞来的美人儿呢,原是绿儿表妹呢,这许久不见,愈发的亭亭玉立了!”

    看见了皇帝的反应,太后才稍稍的宽了心,露出难得的和蔼的笑容。

    宫女们将托盘从她的手里接了过去。

    “皇上说笑了,绿儿蒲柳之姿,怎堪皇上溢美之词。”

    皇帝笑道:“你若都不堪,那岂非朕的后宫三千佳丽尽皆失色了……”

    “皇上过奖了……”

    “好了,你也别调侃绿儿了,先趁的喝了这百合藕露羹吧,这可是绿儿从卯时就开始忙活到现在的成果呢,你也不赏脸喝了它。”

    “辛苦表妹了。”皇帝接过白玉瓷碗。

    一匙送入口中,赞不绝口。

    众人心中也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太后这分明是江上官绿儿往皇帝的上送,在所有人的面前演着出戏,一则警告宫中的人,对上官绿儿少动心思,那是她上官家的人!二则想皇后示威,这宫中依旧是太后她说了算!

    皇帝的目光自始至终停留在上官绿儿的上,但是心却想着瞥向零落,而蓝鸢的目光却自始至终的停留在皇帝的上,心也一直都在皇帝的上。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有一个月了吧……

    他似乎瘦了……

    蓝鸢的目光中噙着泪,痴痴的望着云飒,直至他离开。

    云飒要回宫批阅奏折,于是也不多作逗留就离开了。

    太后寻了个理由把众人都打发了,也就各人回了各宫。

    太后往后使了一个颜色,众人都退了下去,只留下了太后与丽雅嬷嬷,中的内侍宫女都退下之后,丽雅嬷嬷便赶紧的上来,将手里的一包东西塞到了上官绿儿的手中。

    那是一小包粉状的东西,用明黄色的布帛包了起来,闻着有一股刺鼻的药味儿。

    “姑姑,这是?”上官绿儿浅棕色的眸子中尽是不解的望着太后。

    “人人都说女子承恩,是否怀孕本就十分难事,这需要看命如何,但是哀家觉得,有时候,这命也是可以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

    上官绿儿已经明了太后的意思,这必然是助女子受孕的药材。她默默的将药粉收好,放在袖兜之中,眼中闪过一丝的不愿,但是很快就消失了,继而取代的是欣愉与羞涩的眼神。

    “侄女谢过姑姑。”

    “上官家的命运必须要有我们撑起来,后位,也一定是上官家的!今我在这些个妃嫔的面前,如此的给你安排,也是告诉那些个妃子,知道你上官绿儿的不一般,凡事也能多让这些你……”太后的嘴巴一张一合,仍在嘱咐着她在宫中行事需要注意的,但是上官绿儿却只对那第一句独独的起了惊异。

    什么?!后位!上官绿儿心中一惊,她虽然知道太后不喜欢皇后,想要将自己召进宫来压制皇后的势力,来保住上官家的地位,但是她却从没有想过,太后竟然是要将皇后彻底的剔除出去,将她的后位夺走!

    她原本以为,进了这后宫,必然无法离开这趟子的浑水,必然是太后和整个上官家族的棋子,但是她不想在保住上官家的荣誉之余,还伤及他人的命,甚至妄想在这宫中能寻得她的安静一隅。

    只是,她的妄想只能存在她的愿望之中,太后手中的现实如何能让她安稳的度过这宫廷的一生呢!

    那一刻,上官绿儿只觉得她的背后有些发凉,从脊梁骨一直到每一根发稍的凉!她甚至不记得她走出慈宁宫的时候有没有忘了跟太后行礼……

    她只记得她恍恍惚惚的回到毓秀宫的时候,一直等到内侍传旨让她今夜侍寝她才回过神来。

    夜幕一如往常的来临,遮着这座深讳的宫廷。

    零落回到桐雨宫中,一个人站在那个梧桐树下发着呆,望着夕阳一点一点的沉入檐角。

    却突然背后一阵冷风刮起!一把利剑直冲她的面门就来,因为距离太近,她无法躲开,幸好这只箭并未想要她的姓名,只是擦着她的脸颊而过!“铮!”的一声钉入了面前的梧桐树上!

    想要回过再去寻找放箭之人,只听得一阵细微的风声,那放箭之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轻功如此了得!

    只是下一瞬间,芳华姑姑瘦削的背影,以及那凸起来的驼背,再一次的出现在零落的面前。

    高高的颧骨在嘴巴的扯动下有些变形,芳华姑姑越走越近,用沙哑的声音说着:“红瑰教已经开始着手查你的份,你如果还想活命,一个月之内,你必须走!”

    “红瑰教?”

    红瑰教,她自是知道那是怎么样的一个教派,但是他们如何会来查自己的份?

    “哼,你若是再犹犹豫豫的,不仅会害了你自己的命,还要搭上风家和慕容家一共三百六十条人命!”

    “我为何要信你?”零落警惕的瞅着眼前的这位奇怪的姑姑,她的面相如此的奇特,以至于让她觉得她的那张脸甚至是假的,还有她那高高凸起的驼背,宫中之人入选宫女女官的有相貌形的要求,以她这样的是绝对进不了内宫的,她是如何做到的?她的武功并不低,怀绝技却隐藏在宫中又是为何?自己与她素不相识,她为何要帮自己?

    “我说过了,你信不信!”

    看着零落依旧一脸疑惑的样子,她泄气从梧桐树干上取下方才那支箭,摆在零落的面前,说:“方才这只箭的意义你知道是什么么?”

    零落摇了摇头。

    芳华姑姑将箭头凑近零落的鼻子,零落却警觉的避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