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拜见太后(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3-01

    谢嫔似乎也真的是有一些怕了陈芸玲说的话是真的,万一那是真的,以后这个幌子挡了皇帝,那么陈芸玲定然会报复自己,还是少惹为妙。

    被陈芸玲的额大嗓门吓到了的淮清公主,此时大哭起来。

    听到孩子的哭声,零落一霎那的有一些不忍心,她恍惚间似乎听见了她那未出世的孩子的哭声——”呜呜呜呜呜”,声声落在她的心头。

    谢嫔将淮清公主抱在怀里,但是淮清公主依旧不停的哭着,谢嫔愁着眉头,也不知道怎么办。

    零落心疼的不自的走过去,对谢嫔微微行了个礼见面礼,然后用手帕将淮清公主的泪花擦干净,淮清公主先是愣愣的呆着,停止了哭声,任由零落将泪痕擦干净。

    “淮清公主这么漂亮要是哭花了脸就成了一只小花猫了哟,喵……”零落轻柔的声音,和学着猫猫的样子,吧淮清公主逗得破涕为笑了。

    一向不与人亲近的淮清公主竟然自己将子探出了谢嫔的怀抱,张着双手向零落咿咿呀呀的,要零落抱着。

    “淮清不能这样,你会把瑜嫔娘娘的衣裳弄脏的。”谢嫔略有赧色的往回缩了一下子,想要避开零落,但是淮清立马嘟着小嘴就要哭起来的样子。

    零落才注意到,这谢嫔的模样长得很是俊俏。细眼柳眉,颧骨微微的突出,显得蜉蝣贵态。只是这模样总容易让人想起另一个人——慕容清。

    零落一见到淮清便对淮清很是喜欢,便说道:“没关系的,谢嫔姐姐,我来抱抱淮清吧。”

    好似听懂了零落的话,淮清更加积极的将子探出,零落接住了淮清,将淮清抱在怀里,慈的抚着淮清的小脸蛋。淮清的模样与谢嫔很像,只是年龄还小,看不出袅娜风姿,不过这小脸粉雕玉琢的倒是很惹人喜

    那个孩子若是还在的话,也一定能如淮清这般长得可人。

    淮清公主的小眼睛提溜的转着,看到了零落的翠色步摇一直晃动着,十分的喜

    咧开嘴笑着,伸手就要去哪零落的步摇,但是圆咕噜的子行动实在不便,穿着的毛绒绣边的妝花小缎子磨砂的也微微的作响了.而且,短短的小手也够不着。

    “淮清年纪还小,冒犯妹妹还请妹妹见谅。”

    “姐姐严重了,淮清这般的可,妹妹疼她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她呢。”

    看着淮清的样子,蓝鸢在旁边也被逗得开心的笑着说:“我看淮清这孩子是看上你的步摇了哦。”

    零落抬起头看看,知道了淮清的意思,于是将步摇拿了下来,放在淮清的手里把玩。

    淮清得了心之物,十分的开心,挥舞着手里的步摇,洋洋得意的向众人展示她的成果,那样子实在是憨态可掬。

    “淮清,你怎么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呢!”别人……这个称呼,明显的是要和零落保持距离。

    “无碍,她喜便是了,不过是一件步摇,淮清开心才最重要。听闻淮清的生辰也快到了吧,这步摇就当是我送给淮清去年的生辰礼物吧。”

    “淮清无礼,妹妹不要在意就好。不过这不要分外贵重,妹妹还是收好吧,至于生辰礼物,淮清一向是不过生辰的。”谢嫔垂下眸子,伸手便将零落手里的淮清抱了过去。

    “女孩子果然是女孩子,就知道这些个玩意儿。”陈芸玲这时在旁边瞪了零落一眼,把眼睛瞟向别处,不屑的说道。

    听了这话,谢嫔心里很是不开心,但是又不好发作,只好闷闷的站在一旁。

    零落瞟了一眼陈芸玲,也不与他计较,反正她一直都是这样的。

    只是零落对谢嫔说出那一句“淮清一向是不过生辰的”的时候,闪过的落寞看的分外的清楚。

    心知这件事必然是内的,但是如今不知道的时候比那就当做是没有听见吧。

    蓝鸢这时候笑着说道:“岚儿你这个孩子头就不要再玩下去啦,在玩就要迟到啦。今可是咱们第一次拜见太后的子,要是迟到的话可会给太后留下不好的印象呢。”

    “嗯,知道了姐姐。”零落对蓝鸢微笑着点点头,然后回过头对谢嫔说:“谢嫔姐姐,妹妹先走一步,希望谢嫔姐姐往后能够多带着淮清公主到桐雨宫玩耍呢。看着我们姐妹和睦,皇上和皇后也会很欢愉的,不是么。”

    谢嫔霎间有些愕然,零落她特意加重了皇后的两个字,她……在暗示着什么?难道她业已投靠了皇后了么?

    看着微微怔然的谢嫔,零落笑靥如花,转离去。

    是的,她早就知道了谢嫔是皇后的人,当然,整个后宫,只怕除了新晋的秀女和一直顽固的琪贵妃,其余的所有人都是皇后的一颗棋子了吧。只是这个谢嫔必然与其他的妃嫔不一样,因为所有投靠了皇后的妃子当中只有她顺利的产下了孩子,她与皇后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既然如此,若是想要去的皇后的信任,先从谢嫔开始,试探出她们之间的关系,或许能为自己以后铺上一条好的道路。

    蓝鸢陪着零落说说笑笑的走向了慈宁宫。

    一路上秋叶阵阵,老圃黄花,满园的苍绿之中也有序的夹杂着火红的枫叶子,仿若一匹斑斓的秋锦。

    一阵的秋风扫来,吹皱了卿叶河的镜一般的河面。

    秋意,似乎更浓了。

    冬,也更近了。

    太后今特意着了一孔雀暗纹的锦衣,头上一支显眼的卿云拥福簪,十分的雍容,也十分的尊贵。

    皇后也早就到了,此时正坐在太后的边,与太后说着话,两人看起来十分和睦,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并不如表面上的那般。

    零落和蓝鸢双双进来的时候,太后瞟了一眼零落和蓝鸢,眼中闪过一丝的不快,但是很快就隐藏过去了,换上一副慈的面容,只是不知道她是看到零落不快,还是看到蓝鸢不快,又或者看到这两人心中都不快。

    皇后今着凤装,为显重视,还将九尾凤冠戴上了。

    今是新晋秀女觐见太后的子,宫中的诸位妃嫔也基本上都到齐了。

    太后左右看了看,看着堂下的妃嫔也差不多到齐了,但是瞥到第一排的最右侧的时候,就有些不快了,那儿……空着一个位置。

    大珩的习俗从左为贵,皇后已经同太后一统坐于榻上,第一排从左至右,依次是琪贵妃,如夫人……

    所以空着的,那是意夫人的位置。

    “明氏今怎的还未到。”太后一脸的雍容,淡淡扫过众人的脸之后,问道。

    明氏是意夫人的姓,原是一名皇帝边的贴女官,后来因为品貌出众,得太后的赏识,加之当时的后宫空匮,于是纳为后妃,以充宫廷。那是发生在四年前,那时慕容清已经是皇后了,独宠后宫。那时的零落并不知道,那是太后已经开始钳制她的工具了。

    只是,重回宫中的这些子,她早已打听清楚了,意夫人……分明已经是太后的一颗废棋子,两年前,意夫人怀孕,但是在四个月的时候,却有意外的小产了,自那之后,意夫人染上了怪病,便是骨寒症,每逢气温低的时候,骨头便会一直发寒,严重时只能卧不起,刚开始的时候,因着恩,皇上还会时不时的去探望,但是因为这两年,意夫人几乎不踏出她的迟意宫,皇上久不见她,也自然想不起她了。

    因而意夫人虽然晋封了夫人的位份,那也是太后向皇帝拖求的。也是因了她夫人的位份,在极度失宠的子里,过得不算太难过。

    “回太后娘娘的话,意夫人今早起的时候已经让人来通传过了,说是骨寒症又发了,腿脚不利索,需要稍稍迟些,让太医做过针灸之后才能来向娘娘请安。”答话的是太后边常年侍奉的离雅嬷嬷。

    “你去回她,请安是小事,让她好好在宫里养着病吧,前两年烙下的病根子折磨了他两三年了,也不见好,也是苦了她了,哀家看着她也是可怜,毕竟也是宫里的老人了,伺候皇上也已经四年了。另外着太医院将上好的药材送去,别耽搁了病。”

    “是,奴婢这就去。”

    “让紫玉去吧,你就别折腾你那把骨头了。”

    “谢太后娘娘体恤。”丽雅嬷嬷便就退至一边,招呼了后的一名小宫女,耳语了几句,那宫女便退出去了,想是去给意夫人传话了吧。

    “母后总是这般的疼惜意夫人,倒真的是慈悲为怀。”

    “她也是可怜,要说疼惜,这宫里的妃子我那个不疼呀,只不过有时候你们得了皇帝的疼惜,我便也不那么关心了,知道你们没有需要地方。只是盼着你们多多给皇帝生下一男半女的,添添这宫里的喜气,我也就舒心了。”

    “是,臣妾铭心。”众人一听这话,赶紧随着皇后一齐行礼。

    “好了,别这样动不动就行礼的,人影晃晃的,看着哀家有些眼昏。只要你们添个皇子皇孙的,哀家才更开心,道不愿见你们给我行这般的大礼。”

    皇后从旁的宫女的托盘里捧出一杯茶,小心翼翼的递过去给太后,一边家常的说着:“母后的心愿定能实现,这个月新晋宫来的秀女,姿色和修养臣妾看着都还不错,想来怀上皇上的孩子已是易事。”

    “嗯……”太后听了皇后的一番话也总算是有些顺畅了,眉心的严肃也稍稍的化开去了,从皇后的手中接过一盏茶,轻抿了一口,似乎想起什么来,于是问道,“前几不是有个怀孕了的妃子么,听说是新晋的秀女?”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