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拜见太后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2-09

    “你的心竟然也如她一般的柔软……”云飒呆呆的望着零落,为她将耳边掉落的发丝挽起。

    “额?皇上您怎么了?”

    云飒微微笑了笑,说:“没事,朕今有些困了。”

    零落吩咐这环山和玥儿将铺整理好。

    云飒看着她们忙活,突然说道:“就只有这几个人服侍你么?”

    零落说:“臣妾不喜欢太多人,而且玥儿和环山从小服侍臣妾,臣妾也习惯了。”

    云飒则说:“今皇后跟朕提起,说你这边的内侍宫女太少了,说挑选了几名宫女过来,我看着不错,便就替你决定了,让她们明变过来伺候着你,你好歹也是嫔位,次啊着每个人伺候,太不像话了。”

    皇后么?她这么快就要派人来监视自己了么?果然皇后不是常人,她怎么会任由自己的风筝失去她的控制,那根线她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握在她的手里。她或许早就想到了零落会拒绝,但是她通过皇帝的口去说的,话,零落是无法拒绝的。

    “臣妾写过皇上,不过有这几人,臣妾便以觉得够了。”

    云飒点点头,抚上零落的绸缎般的青丝,说道:“你子倒是很静,不似丽嫔,整吵囔着,人手不够,她那都已经有了三十人在哪里伺候着,你这我看着不过十个人。”

    “丽嫔姐姐怀有孕,自然贵些,伺候的人也要多这些,才能保证万无一失,臣妾只不过一个人,所以也用不到这么多人呐。”

    云飒将零落的手再一次放在了手心,说:“你总是这般通顺理,不过还是再添两人吧,这样,朕也放心些。”

    零落起行了谢礼,答:“是,臣妾谢皇上。”

    玥儿将绒毛毯子铺好,被子是新裁的,以真丝素绉锻为面料,十分的柔软,丝毫不伤皮肤,仅次于皇帝昭阳所用的缙云缎,这也是云飒特意吩咐的。

    放下了鹅黄的梨帐,点上安神的如意茉莉香薰。

    一切收拾停当,玥儿她们都退了出去,只剩下云飒与零落二人。

    云飒本应该先行躺下,零落才能上,但是云飒却一直看着零落没有动,零落便也就陪着云飒坐着。

    好一会儿,零落说:“皇上方才不是说累了么?”

    “嗯。”

    “那请皇上就寝吧,臣妾替您宽衣。”零落靠近了一些,手正要给云飒宽衣。

    “你刚才说,丽嫔怀有孕所以才需要那么多人照顾,是么?”

    零落有些摸不着头脑,云飒为何无缘无故的揪着方才的话再说了一遍呢,况且这句话,她思前想后也没有觉有什么不妥啊,但是云飒是什么意思呢。

    “嗯,皇上,臣妾说的可有不妥么?”

    “并无不妥,说的好极了。”云飒的脸上露出意味儿深长的笑容,紧接着一手揽过了零落的纤腰,“朕要是想让二三十人伺候你,得像个什么样的理由才能让你不拒绝呢?”

    云飒的脸凑近了零落,龙涎香的味道靠近着零落的鼻息。

    “皇上……”零落弱弱的挣扎了一下,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

    却惹得云飒更加罢不能,他半眯着眼睛,痴痴的说着:“用你刚刚说的理由可好?若是怀上了龙种,你才不会拒绝……”

    云飒说罢已经抱着零落上了那雪白的绒面被单,欺压了上去。

    在那一瞬间,零落的脑海中闪现出一个人的面容,那是……季涯。

    霎间的分神,云飒似乎注意到了,但是他却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天外的某颗星快速的划过了天际,那是流星,它坠落的那一霎那,如同女子的泪光。

    翌早晨,零落早早的起了,梳洗完毕,正坐在明镜台前,仔细的画着妆容。

    玥儿在旁边伺候着,月看着零落越觉得不对劲儿,于是出口问道:“小姐,你今去面见太后,怎么画着这般清淡的妆容去呢?”

    “太后虽说喜看着有活力的女子,但是如今却时间不对。”

    “什么时间不对?”

    “我受宠的时间,与太后的期望不对。”

    “小姐,我不是很明白。”

    “你难道忘了,太后一直希望谁受宠。”

    “上官绿儿?可是这与上官绿儿有何关系。”

    “我如今怕是已经招了太后的不喜欢了,抢在上官绿儿的面前受宠,太后必然不喜。”

    “可是你也不用化妆成这样子去拜见吧,也太低调饿一点,太后也会觉得你做作的。”

    “话虽如此,但是我打听过了,太后今清晨特意嘱咐了皇上也去。”

    玥儿正将零落的长发盘起,很不在意的说:“皇上每去给太后请安,这是很正常的事啊。”

    “但是皇上每的请安都是在黄昏的时段,为何今太后偏要皇上上午就过去了呢?”

    玥儿挠了挠脑袋,也想不通,只好看着镜子里的零落,摇了摇头。

    “今上官绿儿也必然会去的,太后故意要皇上在这个时候一起过去,只怕是存了要考验我的心,若是我穿着花枝招展的,完全吸引了皇上的眼球,那么我以后只怕也成了太后眼中的钉子,所以我今不卖这个人给太后,只怕子也不太好过。”

    “竟然是这样,不过小姐,怎样打扮都是最美的!“

    “你呀……”

    在这时,环山进来了。

    “小姐,芙姬小主来了。”

    蓝鸢?怎的来得这么早?

    将最后一根发钗插上,零落起,走出去,正好迎上了蓝鸢往里走。

    两人见了,相视一笑。

    但是零落明显看到了,蓝鸢精致的妆容下,隐藏的黑眼圈和疲惫。

    她……这两应该都没有入睡吧。

    是因为她……因为她执意复仇,执意的靠近了云飒,将云飒的心一点一点的占据,但是这样的后果,却让蓝鸢

    的梦想……破灭了。

    但是这深宫之中,本就无真,在这宫闱之中,不过是美丽的泡沫,与现实接触的那一瞬间,便会破灭。

    皇帝是这三千佳丽的主人,男人……她们不过是那三千人之一,微不足道。

    蓝鸢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虽然零落感觉到那是牵强的笑容。

    这一个月之前,她是这宫中最受荣宠的女子,收到了天下人的艳羡,但是却在一个月之后,仿佛置入了冰窖……

    这后宫女官的女子,每一个都不不过是流星,再美的星光,也会坠落!

    “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今要去太后那儿,反正顺路我就先到你这儿来,一起过去吧。”

    “你早饭可食了?”

    “哪有,我就特意空着肚子来的,我知道你这小厨房里的菜精致,这不过来蹭蹭饭嘛……”

    “你就知道了!”零落作势啐了一口蓝鸢,但是依旧亲密的将蓝鸢拉过,两人一起坐下,但是蓝鸢却起做到了南面,大珩的等级很是分明,蓝鸢是姬小主的份,而零落已经是位置嫔位,足足比零落低了一个品级,因而饭桌上,零落该坐上座,也就是面对着门的方向,桐雨宫时坐北朝南,那么就是北面,而蓝鸢则应该坐下座,也就是南面。

    零落看着蓝鸢起,脸上顿时不快了。

    将手上的碗筷放下。

    蓝鸢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看着零落生闷气在哪里不吃饭。

    忙问道:“岚儿怎么了?”

    “你既然还叫我一声岚儿,你为何还要这般的与我生分!”

    “岚儿,我没有……”

    “没有,那你为何要坐到哪里去了。”

    “岚儿,宫中毕竟不比家里,不能由着我们乱来,传出去多不好啊。”

    “我不管他们传什么,但是你是我的鸢姐姐,就永远都是!”

    “可是……”

    旁的环山则说了:“蓝鸢小姐,你再拒绝的话,我们就要一直拖着了,等会儿拜见太后就要迟到了,您就依了我们小姐吧!”

    蓝鸢想了想,便就默默的起了,坐到了零落的边去了。

    “你呀,都已经成了嫔位的娘娘的了,还这么的任!”

    零落投以一个狡黠的微笑,两人继续进食。

    零落由玥儿扶着,而蓝鸢由菲雨扶着,去了太后的慈安宫。

    半道上要经过御花园,由于时间还早,蓝鸢和零落便在御花园逗留了一会儿。

    却突然听到了一阵窃窃的骂声,是从御花园的另一头传来的。

    两人好奇的走得近了些,才听得清楚。

    “哼……这宫里的尊卑岂能用年龄来姬衡。”这是陈芸玲的声音。

    “我的嘴巴再厉害也没有丽嫔厉害呐,不过就是怎的人家刚刚一侍寝就成了瑜嫔,而你有了龙种也不过是个丽嫔!”

    “你!哼……那是不知道她用了什么狐媚的法子!再说了,谢嫔娘娘都阜阳淮清公主这么大了,不也还是个嫔位么?我倒是不幸,虽然坏了龙种,但是肚子倒是争气,这必然是个小皇子,却不似谢嫔娘娘能有这样的福气,有这么乖巧的公主呢!”

    “你!你难道就确定你肚子里这个就是皇子么!哼!”

    “我当然确定了!太医院的李太医亲口对我说的!李太医是这个方面的高手,难不成还能看错?”陈芸玲的气焰很是嚣张。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