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宠幸前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2-04

    零落正吃着早饭的时候,听到穆丹斋门口有响声.

    “你确定是这儿么?”

    “奴婢确定,听丽嫔边的小太监说的,风岚姑娘被发配到了这儿。(思路客.)”

    “这儿这么的破败,岚儿住在这儿不是要受苦了。”

    是蓝鸢的声音,零落吩咐玥儿将吃食都收了起来,走出门去。

    正巧碰见了正寻处而来的蓝鸢,两姐妹相见,蓝鸢首先红了眼睛,“岚儿……”

    “鸢姐姐……”

    “你这个丫头,千说万说不让我过来,我怎么放心你,我还是忍不住要过来看一看你。”

    “你若是过来了,丽嫔岂不是要针对你,我已经得罪了她,不想你也跟着我受罪嘛。”

    “她要有本事就来吧,瞧她这几那猖狂的劲儿……”

    “好了先不说她,先进屋来吧。”

    “这个地方真的是太偏僻了,看这杂草丛生的,晚上该有很多的虫子。”

    “倒也无妨,我前几与玥儿环山将这儿收拾了一下,住人也还是可以的。”

    零落将蓝鸢领进屋去,吩咐玥儿沏了一壶茶来。

    蓝鸢坐下的时候四处卡了看,看到屋内的寒酸的样子,心中不免的就生起了怒火。

    “那个丽嫔分明就是寻衅滋事,她怀孕怎的就跟你有关了,说什么八字犯冲,把你迁到这儿来,我看她就是存心的。”

    “存不存心也已经没有关系了,哦,对了鸢姐姐,我那向你要的东西拿来了么?”

    “这个还用你来说,我当然早就为你准备好了,这宫花缎可难找的很,我也是摆脱出宫的小太监在外面给我捎回来的,你来看看,可合你的心意?”

    菲雨从后拿出一件新裁的衣裳,这宫花缎虽然看似普通,但是一袭月白色的外衣,上面用立体的刺绣绣出一只青鸾,恍若腾飞之势。

    蓝鸢轻抚着青鸾月白衫,说道:“你看着衣裳可还和你的心意么?都是按照你的要求做的。”

    零落看着那精心制作的月白衫,心中实在欢喜,“岚儿实在不知道怎么谢谢姐姐了,岚儿如今这般的窘迫,若是没有姐姐的资助,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咱俩之间便也就没这些谢不谢的了,只是,岚儿你想清楚了么,当真要卷进来么?”

    “是的,鸢姐姐,你也看到了,并非我不谦让她们,而是她们非要着我入了绝境。”

    “只是,你为何一定要投靠皇后呢?”

    零落惊讶的望向蓝鸢,蓝鸢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将那衣裳小心的放在手里折好,说:“我知道你的心中与我还是有芥蒂的,所以你与皇后的结盟并没有告诉我,我也不是偷听了些什么,只是偶有一两次看到了皇后宫中的姑姑给你送来东西,我便也就知道了。”

    “鸢姐姐,可是怪我?”

    “我怎会怪你,只是姐姐心中有些伤心,但是伤心之余也只好认了,毕竟是我做过对不起你的事。”蓝鸢的眼眸垂下,秀眉微皱。

    “鸢姐姐,岚儿并没有怪你的。只是皇后这件事我还未成功,我若是告诉了你,你便多一分的危险,我如何能说呢。”

    “皇后在宫中只手遮天,她的手段十分的高明,早在前一段时间,皇后派人送与我一只千年寿龟,呵呵呵……寿龟,难道不是要我归顺与她么,但是我迟迟不给回音,因而她进行了下一步。你或许不知道,那两次碰见她宫中的姑姑都是她故意安排给我撞见的。”

    零落听到这儿,心中已经了然了皇后的目的了。

    皇后自然是不希望有任何一个人一枝独秀的,若是有一个人有了这个苗头,她必然会打压,但是她自己出手打压,何不借助宫中其他人的手来打压呢。而对于蓝鸢来说,她想要收服蓝鸢,但是蓝鸢迟迟不给回音,那么她安排姑姑给零落送东西的那一幕就是要告诉蓝鸢,你若是不归顺与她,她便立马让你失宠。

    “在这宫中,我们斗不过她,不过是蝼蚁一般的人,我只求能存活在这宫中,我们蓝家已经没落了,为了蓝家还能再次兴盛,我必然要做出一个选择。”

    “所以鸢姐姐……”

    蓝鸢对上零落的目光,点了点头。

    “不过还好有你。”

    “嗯?”零落有些不明白蓝鸢的话语。

    “因为有你陪在我边,就算投靠了皇后会终不育……我也不那么的害怕了。”

    “其实……未必会终不育。”

    “咦?”

    “这三年来,皇上虽然与皇后十分的恩,也常常留宿凤栖宫,但是我打听过了,这三年,皇上都没有宠幸过皇后。”

    蓝鸢连忙掩住零落的口,小心翼翼的顾盼左右,才说道:“嘘……你怎的知道这些秘密的事。”

    “只要肯给别人想要的,或者抓住了别人不想公诸于世的秘密,那么自己也会得到想要的。”零落说,“皇后边的值夜宫女,珠落,是她说的,皇后这三年都没有得到过皇上的宠幸。”

    “三年……没有得到过宠幸!”蓝鸢惊讶的听着零落说着,吃惊的表咀嚼着这句话里所包含的含义。

    “是的。”

    “可是……皇上为何不宠幸皇后呢?天下人皆知,皇上与皇后青梅竹马,十分恩的啊!”

    “原因我也不清楚。”

    “可是,这与我们能否偶机会受孕有何关系?”

    “皇后她控制了三年整个后宫,但是她自己却没有怀孕,皇帝没有宠幸她她自然也没有办法,但是我们仔细想一想她控制整个后宫的女人不许她们生下孩子的原因是什么?”

    “是什么?”

    “一旦有了孩子那么皇后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母凭子贵,皇后腹中没有皇子,她如何有筹码继续保持她的权势。然而如今后宫的妃嫔越来越多了,每一个都有机会怀上龙种,她控制也控制不来,并且宫中还有一个琪贵妃在,若是此时琪贵妃怀上了孩子,那么皇后……就自然要焦头烂额了。”

    “再加上,这些年皇后一无所出,且后宫妃嫔也只有一个公主,朝中大臣已经屡屡上书,要立国本了,皇上的压力自然很大,所以对她的行为自然也是会有所限制的。”

    “你的意思是……皇后为了要一个皇后之位,不惜用别人的皇子……”

    “是的,不论是谁的孩子,最后只要归入她的手中,便就是她的孩子,谁还会在乎是谁生了那个皇子呢。”

    “如果这样的话,即使能够生下孩子,岂不是要面临着骨分离之苦……”蓝鸢不打了一个寒噤。

    “慕容家掌权多年,皇上早有了铲除之心,她的皇后只怕也做不了多久了,到时候你和需要担心这个。”

    “可是……”蓝鸢若有所思,忘了零落一眼之后,便没再说什么了。

    又是入夜的时分的,但是今夜的天气似乎有些不太好,狂风呼号,眼看着雨就要下了。

    云飒立在昭阳外,看着暴雨来之势,心中却想着那夜夜抚琴之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再听那琴声,竟然心中不再想着清儿了,而是一个十分模糊的背影,那背影似乎在哪里见过,又似乎没有见过。

    仿佛一千只的蚂蚁在挠他的心,终于下定主意,迈腿向外走去。

    正打着瞌睡的黄忠祥,听见一声响,抬起头就看到云飒往外走着,而外面的天已经暗下来了,且风刮得很大,赶忙问着:“皇上这都要下雨了,您是要去哪里啊。”

    云飒头也不回的吩咐:“带上伞。”

    “是,皇上。”黄忠祥赶紧的小跑着到偏去,拿伞。

    云飒却突然的回过头来说:“不,等等,别带伞了!”

    黄忠祥听到云飒的话,停下脚步,疑惑的问道:“不带伞的话,等会儿下了雨可怎么办。”

    云飒的剑眉微皱,道:“我让你别带伞就别带!”

    “是是是……”

    说着的时候,云飒已经走到了外了。

    黄忠祥赶紧的跟了上去。

    走过了御花园,便向着东宫去了。

    他们的后有两个人在皇宫的城墙上注视着,其中一人的眼神犀利的盯着云飒。

    乌云密布的夜空,明月也藏了起来,只有几点暗淡的灯光照着城墙,一名男子照在城墙上,朔风烈烈,表十分的冷峻,却依旧阻挡不住他那天神一般的俊美容颜。

    站在他侧的苣青,只觉得旁的人,有着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问道:“将军就快下雨了,我们是不是出宫。”

    然而季涯却没有回答苣青的问题,只是呐呐的问道:“皇上这么急着是去哪里?”

    “那是往东宫的方向。”苣青看了一眼皇帝的背影。

    “可是他没有在东宫停下来。”季涯眼中的那两抹背影渐行渐远,但是他的心却有一些不愿的意味儿。

    苣青说:“据说……风岚姑娘最近被迁离到了东宫的‘穆丹斋’。”

    苣青知道季涯心属风岚小姐,但是见到季涯将军这般的模样,他不忍心却依旧说出了事实。

    风岚……么?皇帝这样的脚步匆匆,难道已经对风岚动了感了?只是,那难道不是迟早的事么?季涯的嘴角勉强的扯出一点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