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丽嫔生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1-31

    对于慕容清和云飒来说,十月十九是很特别的子,,那是他们的初遇对于陈芸玲来说,十月十九亦是十分特别的子。

    今,十月十九,宫里所有的人知道的便是今是陈芸玲的生辰。

    皇帝为陈芸玲设了宴会,在鸾鸣台。

    鸾鸣台在西宫,离着远在东宫的穆丹斋很远,远到零落几乎听不到鸾鸣台锣鼓喧天的声音,即使靠近西宫的宫墙外的百姓都能听得见。

    也没有人注意到穆丹斋,当然,在往里已经没有人注意到了,在今这般盛大的宴会的子里,又怎还会有人记得呢?

    盛大的宴会……是有多么的瞩目,本就是新宠,再加上怀上了龙种,在这样的时间里生辰,怕是在荣宠不过的了吧。

    满宫的妃嫔都到了,就连平时一向不出门的云昭容也出了门,前往贺喜。

    皇帝携手陈芸玲,一齐走向了鸾鸣台,虽说今是陈芸玲的生辰,但是皇后依旧是皇后,鸾鸣台上的主位只能由帝后就坐。

    然而今……却破了例,皇上,皇后……还有陈芸玲同坐在鸾鸣台的高座之上。

    各位嫔妃分列两旁,按着位份排下去。

    高台上摆放着三个南洋进贡的象牙角杯,将酒轻轻泄入,竟然能有流光溢彩之观。桌上玉盘珍羞自不必细说,奢华至极,乃是大珩开国以来的首次。

    太后并没有出席,但是依旧遣人送来了赏赐。

    “妃今生辰,朕心甚悦,昨听闻妃有云,朕实在很是惊喜,来,朕敬妃一杯。”

    “谢皇上。”陈芸玲小鸟依人的巧笑着,举起酒杯,向皇帝回敬。

    台下众人皆看得心下各有各的小算盘。

    谢嫔抱着淮清公主坐在台上,拿着一只针织的小老虎不停额逗着公主玩耍,公主似乎也玩的不亦乐乎,已经一岁半的孩子拿着小老虎颤颤巍巍的就直起子,挣脱了母亲的怀抱。

    妈在后边跟着,淮清公主竟然一步一步的爬上了高台,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

    皇帝云飒见了,愈发的欢心,让妈将公主抱了过去。

    云飒将淮清公主抱在怀里,眉角笑开了花,不停的逗着小公主玩耍。

    小公主似乎也很多不见了父皇此时也一个劲儿的往云飒的怀里钻去,挠得云飒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众人见着小公主也十分的开心。

    只是突然的一声脆响,从高台上传来。

    众人皆是一愣,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见着陈芸玲“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但是紧接着的是淮清公主的哭声一下子没有预兆的就哭出来了。

    原来小公主调皮将桌面上的象牙杯举起来玩耍,但是不曾想到那杯子里还有着些酒水,公主便将那酒水尽数的泼洒到了陈芸玲的上,陈芸玲上的那袭袍子是今儿刚做的,用的是皇帝赏赐的贡品,水纹涟漪花缎,很是珍惜,见着淮清公主将酒水撒在自己的衣服上,一下子气急了,夺过淮清公主手里的象牙杯,生气的摔在了地上,公主看见自己的玩具被人摔在了地上,便就急的“哇哇……”的哭了起来。

    皇上看了陈芸玲一眼,没有说话,但是眼神里的冰冷已经是不言而喻的了。

    皇后看着马上要出事,赶紧从皇帝的手中接过淮清公主,不停的哄着公主。

    台下的人皆不出声,只有谢嫔一下子跪了出来。

    “皇上赎罪,公主是无心的,都是臣妾没有好好看住孩子,还请丽嫔妹妹不要生气。”

    陈芸玲没有丝毫认识到自己的行为产生了什么样的结果,她大喇喇的坐下了,斜眼看着跪在地上的谢嫔。

    皇后出言:“谢嫔起来吧,这本不是什么大事,小孩子闹罢了。”

    但是陈芸玲却依旧是一副不愿意放过任何人的样子,堵着气轻轻的拉拉皇帝的衣角。

    云飒抬眸,看向陈芸玲,“嗯?妃难道不开心么?”

    “皇上,这可是您亲自赏给臣妾的衣裳,这可是很珍贵的贡品,臣妾好心痛的,虽然说臣妾在乎的不是这件衣裳,但是臣妾却分外在乎皇上您的一片心呐。”

    “那么依着妃的意思,是要惩罚淮清公主么?”云飒的声音一点一点的变得冰冷。

    空气似乎在瞬间凝结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陈芸玲的上。

    陈芸玲这才醒悟过来,低下头,讪讪的说了句:“臣妾都听皇上的。”

    “谢嫔你先起来吧,如今霜降已过,寒气更深了,地上如此的凉,你要是着凉了过了病气给公主可就不好了。”皇后温颜相劝。

    谢嫔没有起,眼神里尽是担忧,望了云飒一眼。

    “谢嫔先起吧。”

    云飒的表才稍有缓和,谢嫔也已经起了,公主被妈抱下去了,皇后望了一眼陈芸玲,没有说话。

    云飒恢复了方才的笑容,笑着揽过陈芸玲的肩膀,还亲手喂陈芸玲吃了颗蜜饯。

    宴会散了,各宫的妃嫔也都三三两两的回了各宫。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皇帝今晚是要宿在的。

    灯火通明,仿佛盛宠不衰的陈芸玲一般,明晃晃的傲气亮着整个宫

    “皇上……您今晚可会陪着臣妾么?”

    “嗯?你希望朕陪着你么。”

    “当然希望了,臣妾希望皇上能陪着臣妾。”陈芸玲一根手指在云飒的前游离着。

    云飒一把抓住陈芸玲的手指,放到一边,说道:“朕今晚没空!”

    “皇上……”陈芸玲撒着,“皇上今晚不陪臣妾,臣妾肚子里的皇子可怎么办呐,他一定会怪臣妾没把他的父皇给他留住的。臣妾今晚受了淮清公主这样的委屈,皇上难道不陪陪臣妾么?”

    一双玉臂勾住了云飒的脖子,陈芸玲继续说道:“淮清公主这样小就对臣妾肚子里的孩子有敌意,也不知道是她生来就这样的本呢,还是有人教唆的呢!”

    淮清是云飒如今唯一的一个孩子,听着陈芸玲对淮清的一字一句的指责,云飒早已经没有了半点跟她继续相处下去的心

    所以云飒推开了陈芸玲的手,二话不说走出了门外,“黄忠祥!回宫!”

    
    r />留下了一脸迷茫的陈芸玲,皇上这是怎么了……

    回昭阳的路上,云飒一句话不说,走到卿叶河旁边,看着倒映着红烛的河面,突然静谧了下来。

    “黄忠祥,去东宫。”云飒突然回过头说。

    “啊?”黄公公明显愣了一下,东宫?那儿已经很多年没有人住了,皇帝也有好几年没有踏足了,今怎么说要去东宫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