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初步联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1-29

    又是夜晚,只是宫中的夜晚总是不一样的,撑在着满宫女子的期待,似乎来临的步伐也变得那么的沉重,不愿打碎了任何一个人的希望,但是它总归要成全其中一个人的荣宠……

    是夜,陈芸玲直到戌时还没有从昭阳回来。

    零落驻足院落,漫无目的的逛着。

    这样的夜晚,不知又有多少的女子独立中宵……

    自她踏上了这条路,就不再有回头的那一,即使她如今多么的想逃离这个地方。

    “哎呀,我就是这么闲步一走,竟然就碰见了这么一位美人,你说我是不是太有福气了呀。只不过,本公子向来不太蹙眉的女子,虽然月下美人颦蹙,甚为美雅,只是却也让本公子揪心呐……”

    这样的话语,普天之下也只有华渊才有胆子说,但也只有他说出来,你才不会觉得轻浮。

    “华渊公子,总是这般花言巧语,骗了天下的女子么?”

    灯下缓缓行来一白衣公子,翩翩形态宛如谪仙,只是若是收起了他脸上那零落认为猥琐无比的笑容,就更加完美了。

    “倒也不是,至少,你就没有被骗到。”华渊的玉骨扇搭在左肩膀上,将头一歪,凑近了零落的耳垂,说道。

    淡淡的女子的体香,还有一丝特别的幽兰气息。

    感觉到男子的气息靠近了自己,零落以闪电般的速度移开。

    她闪离的瞬间,华渊的心头竟然有一丝的失落。

    华渊略微一惊,继而笑道:“皇帝要是知道了一个怀武艺的女子靠他的枕塌,他该如何安眠哟……”

    “武功是用来对付像你这样的登徒浪子的。”

    “啧啧啧……竟然说我是登徒浪子,哎哟,好伤心哟。”华渊皱着眉头,作势抚着口。

    零落冷冷的瞟了一眼,道:“堂堂的华渊大公子竟然也会伤心么?”

    “当然。”是,伤心是什么样的,只是方才见她蹙眉的一瞬间,竟然有心痛的感觉。

    每一次靠近她,都有种不愿离开的念头……哈!自己这是怎么了?华渊耍耍自己脑中的想法。

    “你约我来不会就是要跟我说这些的吧。”

    “唉……我来自然是完成我传话筒的使命的,季涯让你小心林媛,另外你上次撞见风馨与那羌国细的事我已经转告了季涯,他让你不要轻举妄动,先观察出她们下一步的计划,再做商量。”

    “好的,我知道了。”零落听了华渊说的话之后,心里明白季涯在想什么,一切“敌不动我不动”。

    “此外,最近发现有一批人在调查你的份。”

    零落的心里“咯噔”的一下,是谁调查自己?

    “季涯将军知道么?”

    “他自然是知道的。”

    “那么他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

    “哦。”他应该不知道自己就是零落的份吧。

    月色融融,女子转便要离开那美如梦幻的场景。

    “这么快就要离开啦,唉……亏得我还邀美人月下共酌呢。”

    零落没有继续与华渊搭话,已经走出了两步。

    “如果我能带你离开,去过闲云野鹤的生活,你可愿意?”零落忽然听闻背后传来一声低沉的话语,说的竟然那般人的内容。

    闲云野鹤的生活么?零落回过头,月色下,那白衣胜雪的公子的脸上竟然不再是游戏人间的随意,而是在等待她的回答的认真,是她从来么有见过的认真……

    零落再没有回头,往前走去。但是她依旧听到了华渊最后的那一句自嘲——“哈哈哈……上天待本公子果然不薄的,第一次对女人的请求,就饱尝了拒绝的滋味儿。”

    她没有时间跟华渊再继续,因为,她现在马上要去见一个很重要人。

    玥儿已经在等着她了。

    “小姐,我们走吧。”

    零落点点头,朝着宫中的偏僻处行去。

    玉洺阁,她只到过一次,那是云飒带着她去的地方。

    玉洺阁的月色果真是极好的,地处高地,月光似水,柔柔的撒进了玉洺阁中,阁中的阑干本就是以汉白玉而筑成的,此时撒上了月光,更显得迷人。

    一步一步的走上台阶,发现皇后与姿兰姑姑早就到了。

    皇后与姿兰姑姑一样,上的穿着用黑色的长袍将整个子遮了起来,只留了一张脸出来,但是皇后的那张脸无论是否配上珠钗宝石,都是那样的熠熠显辉,绝色美丽。

    看见零落的到来之后,皇后起了子,转过脸来,挥了挥手,姿兰姑姑与玥儿退了下去,只留下了零落与皇后两人。

    “民女拜见皇后娘娘,愿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起来吧,这儿没有别人。”

    “谢皇后娘娘。”

    “玉洺阁的月色可真是美极了,你知道为什么么?”

    “民女愚钝。”

    “你并不愚钝,只不过稍稍懂得大智若愚这句话罢了。”皇后往前走了一部,玉洺阁本就是建立在皇宫中最高的一处山腰上,皇后往前走的那一部,则更加靠近了山体的边缘。

    零落小心的提醒着:“皇后小心。”

    皇后回过头来,忘了零落一眼,忽而眼角微微笑起,说:“玉洺阁的月色如此的不同于宫中任何一个地方,那只因为它处在这座宫中的最高的位置,而最高的位置却也是最危险的地方,‘高处不胜寒’,不是么?”

    “民女第一次入着宫中之时,便觉得重重宫墙与侍卫的存在就好像在保护着皇上与皇后娘娘一样,因而觉得这九重宫阙其实是皇上与皇后娘娘的保障,皇后娘娘怎还会感到危险。”

    “是,但是这九重宫阙保护的仅仅是皇后,皇后是一个头衔,人人都可以戴上,而原本坐在皇后之位的人岂不是这宫中最危险的人?”

    “皇后娘娘说了,既然这九重宫阙保护的是皇后的头衔,那么只要娘娘永居后位便可永久得到保障。”

    “只是本宫总觉着力不从心呐。”叹了一口气,皇后那灿如星光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低着头的零落。

    “皇后娘娘母仪天下,乃是万民之母,天下的子民都是皇后娘娘的子女,民女也自当为母亲效力。”

    “哈哈哈……本宫的眼光果然没有错,风岚果然是个识大体的女子,不但聪慧,而且善辩,本宫对你很是喜欢。”皇后欣喜的眉眼望着零落,将手搭在了零落的肩膀上。

    “将脸抬起来给本宫瞧瞧。”

    零落将脸缓缓抬起,月色下,女子略施粉黛,淡雅清绝,螓首低颔,如秋花照水一般的娴静美貌。

    “果真是个绝色佳人。”皇后的心中看到零落的脸的时候,竟然心中闪过了那一抹熟悉的的清雅的影子,虽然有些不悦,但是依旧是一脸的温柔的笑容,“想必皇上也定然会喜欢的紧的。”

    “民女拙姿,如何比得上皇后娘娘天生丽质,后娘娘若有吩咐,民女自当效犬马之劳!”

    皇后伸出手,放在半空中,柔柔的摆动着,似乎想要接住青空上撒下的月光,一边说道:“话先别说得那么早,本宫向来不喜欢用无用的棋子,你若是入不了皇上的眼,那么本宫也自然不会抬举你,便就以一月为限,你若是能得皇帝的宠幸,本宫后必当将你扶上高位,若是你不能,那么便就永远的守在你的毓秀宫终老吧。这个赌,你可愿意?”

    “民女愿意一赌!”

    皇后狭长的凤眸瞟了一眼下定决心的零落,微微颔首道:“好!够胆气,只盼你这胆气不是说说而已。”

    “民女自不会让皇后娘娘失望的。”零落躬,颔首一拜。

    皇后居高临下的看着零落,这个女子上散发出来的神韵简直与慕容清一模一样,让她觉得实在有些害怕,但是却也惊喜,虽然皇帝还不知道自己是慕容玉,但是他对于慕容清的依恋那么的深,对眼前的女子必然也会加以青睐。

    好一会儿,皇后回过神来,与姿兰姑姑走了。

    玥儿上来忙问道:“小姐,皇后说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这一个月内我必须要得到皇上的宠幸,才能更加进一步的靠近慕容玉。”

    “皇后没有发现您的份吧。”

    零落笑道:“师伯的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易容术却是没得说的。”

    萧冢远在蒙山的某个村落,此时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他妈的,谁又在背后说老子的坏话!”

    边的冥光白了一眼萧冢,说:“师父,你不是说师叔住在这里的么,但是这里完全没有人啊。”

    两人一前一后站在竹屋的门口,竹屋内漆黑一片,完全是没有人住的迹象。

    “什么师叔!叫师娘!”

    “我要是这么叫了,师叔一定会打爆我的头的!”

    两人打得开了火折子,看了看屋内的摆设,好一会儿,萧冢那臃肿的躯直接躺在了上,两手搭在脑后,说道:“不用急,你师叔一定住在这里,我都闻到她的香味儿了!可能出门采药材去了,过个几天就会回来了。”

    “真的么?”冥光一脸不信任的看着萧冢。

    “什么叫真的么?你那不相信你师父的表是怎么回事!”萧冢看着冥光的表就不爽,跳了起来猛砸冥光的脑袋!

    “再砸就要开瓢了啦!”

    “砸不得啊,老子就要砸!”

    ……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