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那会是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1-28

    “喂!你们两个,把地上的碎片都扫干净!”陈芸玲指着玥儿和环山说道。*****$百=度=搜=四=庫=書=小=說=網=看=最=新=章=节******

    玥儿正想发火,环山的手丽姬拉住了玥儿,在玥儿的手上重重的摁了一下,摇摇头,示意其不要冲动,环山先跪了下来说道:“奴婢代表风岚秀女给姬小主送来贺礼,祝贺姬小主荣升小主之位,并且祝愿小主后步步高升。”

    环山双手奉上贺礼,陈芸玲命下人接过贺礼,打开,见到是一些珠钗玩意儿,瞥了一眼之后,笑笑道:“风岚秀女可真是有心了,不过本小主方才下的命令你们是没有听见么?”

    “是,奴婢这就将碎片清扫干净。”环山拉着玥儿一起想陈芸玲行了礼,正想往外走,却被陈芸玲叫住了。

    “你们去哪里?”

    “回禀小主,奴婢去将扫帚拿来。”

    “我哟说够让你们那扫走清扫了么?”

    “回禀小主,不拿扫帚如何能清扫干净。”

    陈芸玲漫不经心的说道:“如何不能,你们不是有手么?”

    玥儿忍不住说道:“陈芸玲,你别太嚣张了!”

    “竟然敢直呼本小主的名讳,来人呐,给我掌嘴三十~!”

    “是!”碧云一接到自家主人的命令,自然是喜不自胜,抬脚便往玥儿的方向去了扬起手,就是一巴掌下去,却在半空中,愣愣的被人接住了!

    碧云一阵惊愕,回过神来,发现竟然是零落!

    碧云想要将手抽出来,但是却被零落死死的抓住,她不疑惑,一个闺阁秀女,怎么会有这样大的力气。

    零落忽的放开手,由于方才力气太大,而零落突然的放开手,碧云来不及受力,一下子往后退了两步。

    陈芸玲重新接过一盏茶,放在嘴边吹着气,眼皮也不抬一下,没有听到意料之中的掌嘴的声音,便说道:“碧云,你如今是越发的没用了,让你掌个嘴,也这么的难。”

    “风岚拜见小主,小主万福。”零落屈向着陈芸玲行礼。

    “哦?竟然是风岚秀女来了呢。”

    “风岚见两名侍女送礼这么久不会来,想着可能是陈小主这儿有着好茶,贪恋着不回去了,边就过来看看。”

    “呵呵呵……风岚秀女果真是伶牙俐齿,这让本小主不想赏茶也得赏茶了呢,只可惜,本小主不是那种人,既然风岚秀女来了,那么便一起收拾吧。”

    “小主……”碧落上前想要阻拦陈芸玲额行为。

    陈芸玲重重的将茶杯放在桌子上,说:“她不过是个秀女,本小主已是一宫之主,难道还不能命令她么!碧落,你要是再阻拦我,醒不醒我明便将你送去暴室丞!”

    碧落听了这话,往后退开了,没有再阻拦。

    零落早知道陈芸玲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只是这般明目张胆的为难自己,她确实没有想到,但是自己确实只是个秀女,而她是个正经的小主了,零落跪下说道:“是,小主。”

    零落转要出门拿扫帚的时候,陈芸玲却说:“本小主方才说过了,不用扫帚,用手捡起来!”

    该死!这个陈芸玲,竟然这么为难自己,也罢,都怪自己当时和她结下了梁子,唉……罢了,认命吧。

    “小姐……我们来帮你。”环山和玥儿抢先这用手将地上的碎片捡了起来。

    陈芸玲看着玥儿和环山要帮零落收拾,那便达不到自己的目的了,于是说道:“哦,对了,那两名侍女,从哪儿来的就往哪儿回,本小主现在看着人太多了,眼晕!”

    唉,陈芸玲看来不看到自己匍匐在他面前的样子,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了。

    心里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玥儿,环山,你们先回去吧。”

    没有人注意到,站在门外的一直沉默的芳阳姑姑的眼神却闪过一丝的疼惜。

    “小姐!”玥儿知道陈芸玲的格,十分担心零落。

    “回去吧。”零落已经低下子,额前的一缕秀发垂下,遮住了她的眼神。

    玥儿在环山的拉扯下除了陈芸玲的东一厢房。

    东一厢房里还有另一个人在,那就是住在另一边的胡海兰,胡海兰此时正将人悄悄的打开一点门缝,看着弯下腰一点一点捡着碎片的零落,脸上浮现着愉悦的表

    似乎注意到了门缝后的注视,零落斜眼一抬,看到了门缝后,胡海兰的眼神,冷哼了一声,哼……想看好戏怎的不直接出来看呢,这样子偷偷藏藏的,可还真是她的作风呢……

    零落将地上的碎片捡的七七八八的了,陈芸玲的心里却还是觉得不能出完她心口的那恶气,起,正要一脚踩上零落的手的时候。

    突然一声内侍的声音传来:“传皇上口谕,传陈小主现在到昭阳。”

    皇上……怎么突然召自己去昭阳了?难道是……皇上想我了么,陈芸玲的心中一阵喜悦,也懒得顾地上的零落,转便随了那内侍去了昭阳

    零落松了一口气。

    昭阳

    皇帝放下奏章,一个黑影闪过。

    “怎么样了?”

    “主上,慕容二小姐的房间是空的。”

    “空的……”云飒细细的咀嚼着这两个意味儿深长的两字……为何会是空的,难道他的猜想是对的么……皇后根本就是被换了……他从三年前就发现了,如今边的慕容清总觉得是哪里不对,是哪里不对呢,那双眼睛,那双眼睛不是那样的,所以这三年即使他被她的容貌无数次的惑,却不曾动她,他的心里知道她不是慕容清,但是他却一直不敢去查,他只愿沉迷在那张绝世的容颜里,但是知道那个人的出现……

    那个在宫宴上一舞《凤来》的女子,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一双眸子,如此相似的背影……她由内而外散发的气质竟然与她是那么的相像,他在也忍不下去,他要将这件事查查清楚。

    “那么,我让你调查的那个人呢。”

    “风岚据目前来看,没有任何可以的地方,只是听风府的下人们说,风岚自宫宴回去之后,子变得不太一样了。而且据属下的调查,风岚在入宫前曾经到过朱雀街的落阁,在风岚走路了之后,落阁的主人同时消失了……”

    “落阁的主人是什么人。”

    “是一名叫做零落的女子,妆术高超。在三年前随着落阁的原主人搬来京邑,在朱雀街落了脚,但是对于她们的来历却甚少有人知道。”

    “查过了么,那女子消失之后,去了哪里?”

    “查过了,但是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世间任何一个地方都找不到。”

    人间蒸发……难道是死了么?

    却忽的黄公公推门进来,云飒摆了摆手,那黑影一闪,立即消失不见了。

    “皇上,陈小主到了。”

    陈芸玲?云飒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这个粗鲁莽行的女子,到分外有些可,不过今听到内侍们议论着她为难那个女子的时候心里确实是有一丝的不悦,因而才将她叫来了了昭阳,那女子也免受些责难,在他还未调查清楚她的份之前,他不会宠幸她,他不敢再次陷入感的沼泽。

    陈芸玲盈盈下拜,抬起头对着云飒暗送秋波。

    云飒将陈芸玲扶起,将其抱入了偏

    云飒将陈芸玲抱至上,将其衣衫解下,陈芸玲小声的拒绝道:“皇上,现在可是白天,这样……不好吧……”

    云飒停下了解衣的动作,眼神一凛,笑着注视着躺在上的陈芸玲道:“你不想要么?既然不想要,那就算了……”

    好不容易得到皇帝的宠幸,若是能借此产下皇子,那么自己的地位岂不是……呵呵呵……这样的机会她怎么会白白的推开呢?

    “皇上……”陈芸玲一声媚唤,一双玉臂将云飒拢了过去。

    “嘶……”不知为何,心口突然一阵刺痛,分散了她的注意力,手上的碎片毫不留的扎入了那纤纤玉手之中。

    零落急忙将手放入嘴里吸这血,血的味道……原来这样的腥甜。

    看到零落扎破了手,芳阳姑姑突然上前,接过零落手里的碎片,说道:“秀女先去休息吧,这些粗活,让宫女来做就行了。”芳阳姑姑说完,向着旁边的宫女说道:“去太医院请御医过来。”

    看着芳阳姑姑的行径,零落只觉得奇怪,这个一向不说话的姑姑,为何此时竟然帮起了自己?

    站在旁边的桂兰姑姑的心中也是一阵一缕,自从这芳阳姑姑到了宫中就甚少说话,怎的今对这个秀女如此的上心?

    零落愣愣的看着芳阳姑姑,自己与她从未有过焦急,今这帮帮自己是为何?

    对上零落的眼神,芳阳只是淡漠的说道:“毓秀宫的秀女若是侍寝前出了什么问题,问责到负责的姑姑,我可不想人头落地。”

    说罢,芳阳已经将碎片都利索的处理完毕,吩咐的宫女将零落赴会房间,将太医招来之后,也没有再出现。但是她这一行为,却引起了零落的注意,她到底会是谁,这样的口气实在让她觉得有些熟悉,还有她望向自己的时候,眼神中……分明是对自己的疼惜……l3l4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