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风馨夜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1-23

    慕容玉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整座后宫,她是唯一的主子!

    服从她的,才有这后宫才能有一席之地,若是不服从的……

    那嬷嬷继续又问道:“宫人的服制是如何的?”

    这便是轮到蓝鸢回答了。(百度搜索更新更快..)

    蓝鸢起款款行礼,段妖娆,今的她着的却是青萝白纱裙,远远望去,仿若通透碧玉的翡翠一般。

    “宫人的服制后、妃的冠服及饰品,有礼服、常服之别,主要包括有朝冠、吉服冠、金约、耳饰、朝褂、朝袍、龙褂、龙袍、领约、朝珠、采帨、朝裙等,皇后所戴朝冠(包括太皇太后、皇太后)冬用薰貂,夏以青绒为檐,上缀朱纬。皇贵妃、贵妃所戴朝冠,其质与皇后朝冠相同。冬用薰貂,夏以青绒为之……”

    蓝鸢的声音本清婉,声声如玉落地,皇后满意的朝蓝鸢点了点头,说道:“魏国公果然教女有方,知书达理。”

    得这一声的赞赏,蓝鸢面露喜色,朝皇后跪拜道:“谢皇后娘娘赞誉。”

    “起来吧,都是自家的姐妹了,不必如此客气。”

    众人一听这话,便立刻晓得了是什么意思。

    “自家姐妹”按说已经得了封号的秀女才能称之为主子,而宫中也只有正经的主子才能与皇后自称姐妹,皇后这番言语,岂不是已经决定了,蓝鸢是今夜侍寝之人?

    果然,在入夜时分,零落刚刚进食完,玥儿和环山正在收拾着碗碟,就听到了一阵凤鸾恩车的轱辘声响,停在了毓秀宫的门口。

    环山听见了便说:“凤鸾恩车来了么?”

    玥儿朝门外瞟了一眼,“来了估计也是一会儿就走了,昨晚不也是一样的么,最后接的却是玉宫的琪贵妃娘娘。”

    “我今儿去御膳房的时候,碰巧听见内务府的小咋子,他说昨晚凤鸾恩车听在了毓秀宫是因为,刚巧到了毓秀宫的时候,轱辘松掉了,所以才停了一会儿,难不成今轱辘到了这里又坏了?”

    零落幽幽的吐出一口气,说道:“是来接人的。”

    “小姐怎知?”

    “因为这次停下的时间刚刚好。”是的,刚刚好,凤鸾恩车接工人侍寝的时间停留,她是最熟悉不过的了……

    “会是谁呢?”

    “环山,明准备一些贺礼,挑拣些贵重的玉器和布帛,预备着吧。”

    “小姐,你知道今晚是谁侍寝了么?”

    零落没有回答,玥儿和环山两人望着零落,她正望着窗外的高悬的明月出神。

    脸上是如古井般静谧的神,环山那一刻甚至觉得,零落如同那皎洁月色一般,洗尽铅华,天地之间怎生得如此美的女子,那必然是嫦娥仙子吧……

    零落独自哼着《月出》的古调: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

    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

    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她仰望这清空皓月,声声着心,调调失心。

    那个人此时正怀抱美人,巫山**吧,不知道为何,还是有种放不下的感觉,她以为她对他只剩下了恨了呢……

    她从未想过,她还会有一再重新回到这宫中,确实为了她心中的一股不甘,一寸仇恨。

    她昨夜做梦了,梦到的是她那还未出世的孩儿,不停的向她啼哭,说河水那么的冰冷,自己怎么忍心将她遗落在那里……她惊醒之时,汗液浸透,冰冷的触觉如同蔓藤,爬满了她的周

    时间总是不经意的就从你的一举一动之中流逝,即使她保持这个姿势已经足足一个时辰。

    “小姐……该就寝了。”玥儿轻声提醒道。

    “嗯。”零落回过头,微笑着,似有似无的应了一声,却没有动的意思。

    她的笑似昙花一般的美,只是昙花总是稍纵即逝的光的使者。

    玥儿叹了一口气,她依旧是放不下的么……但是深宫的女子何能有真感,真感又怎能得到真感的回应……

    玥儿将铺整理好之后,便退了出去。

    过了许久,许是觉得双臂有些凉意了,零落才起离开了窗口。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这样的等待和寂冷,只怕再者后宫中要尝尽一生。

    玥儿出去的时候没有将门掩上,零落正要解衣躺下的时候,却看见对面的风馨一闪而过,就出了门去。

    她穿着黑色的披风,将风帽拉起,只露出了一张小脸。

    零落觉得奇怪,这么晚了,她这般的装扮是要到何处去?

    零落停下了解衣的动作,从新又将鞋袜穿好,尾随着风馨出了门。

    玥儿和环山没有在门外守着,许是刚刚去打水梳洗去了吧,零落顾不得许多,跟着风馨一路转,到了一处偏僻的竹林。

    那繁盛的竹林的背后便是太液池。

    风馨左右顾盼,没有发现零落在背后跟着,学了一声猫叫,紧接着,从竹林的另一方就走出一个人来,那个人与风馨一样,带着黑色的风帽,将他的脸遮了起来,依稀可以辨认出是个清瘦的男人。

    零落想靠的近一些,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嗫步朝前走了几步,方才能听见他们的说话声。

    依旧是用那羌国的语言交谈着,零落听得有些揪心,她在于罗山上碰上那一帮的杀手之后,她隐隐的觉得有一个巨大的谋围绕着她展开,所以她回去之后便找了一些羌国的书来看,这半个月下来她也已经大概能听得懂羌国的语言了,只是还不是很熟练。

    “主人要你暂停计划。”

    “但是……”

    “主人已经下了命令了,并且,你要好好扶助林媛小姐,她才是计划的核心。”林媛!竟然和羌国人事一伙的!那么林国扬……

    零落继续听下去。

    “我知道了,我娘呢?”

    “大社女君如今安恙,她的计划正在一步步推进。”

    大社女君!王姨娘竟然是火凰教的大社女君,她在书中见到过,大社女君,是火凰教众仅次于教皇和大祭司的高职,协助大祭司处理教众事务,手中掌管火凰教三十二支银凰!可以调动火凰教大部分的兵力!

    那么那个黑衣人会是谁呢?能自由的进入后宫,想必是宫中之人,难道说这后宫之中早就被他们安排的细!

    零落看见她们似乎要离开,为了不让自己被发现,零落先走了一部,却不慎踩到了一只癞蛤蟆,零落生来最怕的就是癞蛤蟆,脚重重的往旁边跳了一下,那黑衣人警觉,听闻响声,立刻向这边走来。

    零落的背后就是太液池,只有一条路离开这里,到那时一旦顺着这条路走出去,下一个拐角的地方便就是靠近风馨如今站着的地方。

    那黑衣人越靠越近,零落只好准备迎敌了,眼前的这个黑衣人她谁然不能保证能打到,但是从他的手中逃脱还是可以的。

    却突然,零落的腰上一紧。

    “嘘!”听得一声嘘声,零落定下心来,一阵男人的气息从勃颈处传来。

    华渊抱着零落一个飞,跃入了太液池中的一艘小船上。

    那黑衣人到了零落方才站立的地方,却没有发现人,至发现了几只癞蛤蟆,发出了几声“嘎嘎嘎嘎”的声音,便以为方才是癞蛤蟆发出的声音。

    风馨追过来,问道:“怎么了?”

    “没事。”

    零落被华渊带到了小舟上,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华渊着地的时候,一个不稳,两个人同时摔倒,不过华渊的手依旧子啊零落的腰间,没有放开的意思,零落被他腰间的手一拉,重重的摔在了华渊的上。

    华渊却露出了邪魅的笑容,他似乎很满意这样的造型。

    零落掐住华渊的手,华渊吃痛,才将手放开,“你就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么?啧啧啧……”

    零落懒得理他,正要离开,却发现周围全部都是水,这是在太液池的中心,太液池方圆三里!

    凭零落的轻功是不能上到岸上去的!

    华渊得意的半躺在小舟上,竟然还舒服的倒了一杯酒,送到嘴边,似笑非笑的邀请零落:“要不要来一杯?”

    零落看到他的酒杯的时候,愣了一下。

    这片叶舟她不是不知道,但是这是当年设计太液池的设计师故意留下的,以营造成“舟行碧波里,人在画中游”的视角,所以只能这片叶舟是整个太液池的装饰点,但是零落环顾了一下,却发现上面竟然摆上了珍贵的貂绒,还有白玉酒杯……这俨然是一个享乐的小天地了!

    这个华渊……

    “把我送回去?”

    “才不要呢,我方才远远听到了《月出》的古调,想着要是此时来一名美人,与我同引月下,那才够美呢,‘月出皎兮,佼人僚兮’,我想我看到了呢。”

    零落往前踏了一步,小舟摇了摇。

    再往前踏了一步,已经是船的最边缘了。

    华渊立马起,“小姑,我送你回去还不行么?”

    月光下,零落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个季涯,下次说什么也不会答应他的条件了!摊上这么些个人,算我倒霉!”华渊咕咕叨叨的说着,一跃而起,已经将零落送到了岸边。

    足足三里的距离,华渊只需要足见轻点,可见他的武功并不低!

    一个商人,武功这么高,似乎有些匪夷所思。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