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芥蒂消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1-21

    时间过得总是很快,半个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这是她们等待已久的一天,今晚上,她们的绿头牌将会出现在内务府的托盘上,呈献给皇上挑选。(百度搜索更新更快..)

    她们依旧住在毓秀宫中,因为只有受封的人才有资格搬离毓秀宫,入住新宫。而受封,也只有被皇上宠幸之后,才能受封。

    已经是入夜时分了,夕阳一点点的沉下去,消失在宫的屋檐。

    零落一个人静静的站在窗前,看着夕阳一点一点的消失,看着夜色一点一点的浓重。

    玥儿进来时看见零落静谧的样子,不忍打搅,却也为难,好一会儿才说道:“小姐,蓝鸢小姐来了。”

    “岚儿……”一声轻柔的呼唤,零落转过来,看着来者。

    今的蓝鸢着妃色的长衫,里面是一件淡绿色的长裙,以银色的束腰将纤腰盈盈束起,步步走来之时一夕能闻到一阵阵幽淡的花香。头上的朱钗并没有很多,只是简单的插上了几根,但是仅仅几根的珠钗也让蓝鸢变得十分的贵气迷人,那粉嫩的双唇,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的吧。

    “鸢姐姐来了。”零落微微露出笑容,向蓝鸢走过来,但是在没有以前那种亲昵的姿态。

    有的只是说不清道不明,若即若离的隔膜。

    零落回过头向玥儿吩咐道:“玥儿,将我前儿个珍藏的天溪普洱拿出来,鸢姐姐好不容易来一次。”

    原来自从风岚处于之后,蓝鸢心中一直有着愧疚,没有怎么来东二厢房看看风岚,除了一些常碰见虚寒了几声之外,便没有怎么交流了。但是今却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蓝鸢竟然过来了。

    蓝鸢坐下之后,便开始叹气:“唉……都已经戌时了。”

    零落含笑道:“鸢姐姐是在等凤鸾恩车么?”

    一下子被风岚点破了心思,蓝鸢不好意思的脸红了起来,“你胡说什么呢。”

    “姐姐不必害羞,今夜,想必每个人都在等凤鸾恩车吧。”

    “谁说了,我看洛纯她就一一点儿都不心急呢。”

    零落微微挑眉,只是敷衍的问道:“她在干什么?”

    “还不是在研究她的那些个瓶瓶罐罐的,医术针灸什么的,整天拿着一本医术,嘴巴里嘀嘀咕咕的,也不跟人说话,我都快要烦闷死了。”蓝鸢的脸上浮现十分苦恼的申请,一双秀眉紧紧的皱着。

    “洛纯子比较静。”零落轻抿了一口茶。

    “唉……”蓝鸢叹了口气,看了一眼零落,似乎没有对她们只见的关系存了芥蒂,继而说道,“岚儿,你说……今晚的凤鸾恩车会将谁接走呢?”

    零落只是淡淡的说道:“无论是谁,岚儿心中都会祝愿她高升之喜。”

    两人不再话语,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月色,夜凉如水,今夜,有多少人会不眠呢?

    “咕噜咕噜”那是马车行走的声音。

    蓝鸢的心瞬间揪了起来。

    马车声音越来越近,只是风岚依旧是淡漠入水的表,似乎这一切与她无关。

    马车停了,停在了毓秀宫门口。

    却不过一会儿,车……又走了。

    这是……已经带走了人了么?

    蓝鸢心里一阵的失落,苦恼的看着零落,却看见零落只是微微笑着回望她,“鸢姐姐不必心急。”

    “我哪有!”

    “还没有,你看你的衣角都被你攥的皱巴巴的了,真是可惜了这一衣裳呢。”

    “你莫要取笑我,难道你就不紧张么?”

    “紧张。”零落轻轻突出两个字,她紧张的是,她并不希望今夜侍寝的会是她自己。

    只是听到凤鸾恩车走的那一刻,她的心突然就松开了,幸好不是自己,她的心里似乎那么的希望自己永远的不侍寝……这是为什么呢?

    蓝鸢朝门口望了望,说:“这个毓秀宫里没有一个人不紧张的吧,不知道是哪位幸运的秀女被接了走呢。”

    “既然已经定了,那么我们也就就寝吧,等下去,天也怕要亮了呢。”

    如今不过戌时,零落这话,分明是下了逐客令了。

    “岚儿……”蓝鸢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看见零落好似不愿意与自己多加的亲近聊天了,心中也有些苦闷失望,”岚儿是不愿意跟姐姐亲近了么?”

    正要起的零落,望了一眼局促不安的蓝鸢,只是叹了口气,道:“姐姐,怎么会说这话呢?”

    蓝鸢抬起脸望着零落,眼中似乎泛着些泪花:“岚儿,你这是要赶姐姐走么?”

    “岚儿怎么会呢,姐姐多虑了。”零落转就要进房间。

    蓝鸢看见零落如此待自己,心中很是难受,但是想到自己做过的事,却又自责不已,缓缓起,“噗通”一声竟然对着零落跪了下来。

    菲雨惊了,“小姐!你这是干什么?”

    玥儿见了也要将蓝鸢拉起来。

    但是蓝鸢跪在地上,摇了摇头,示意她们不要多管,她静静的跪着。

    零落背对着蓝鸢,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手在轻微的颤抖着。

    蓝鸢眼中水意朦胧,说着:“岚儿还是不愿意原谅鸢姐姐么?”

    零落淡淡说道:“姐姐严重了。”

    “姐姐也是有苦衷的……”说着的时候,蓝鸢已经带了哽咽了。

    “苦衷……谁没有呢?但是不应该拿苦衷还害自己最亲近的姐妹,是不是……”

    “你果然已经都知道了……”

    “我宁可自己不知道。”

    蓝鸢泪眼婆娑,心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你不愿意原谅姐姐么?”

    零落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转过来,说:“你没有对不起我,何需要我的原谅。”

    蓝鸢的头低了下去,只是呜咽着,菲雨在旁边看着十分的心疼,想要拉起蓝鸢,但是又不敢。

    零落淡漠的扫了一眼蓝鸢,对菲雨说道:“菲雨,把你家小姐扶起来,地上冷,免得着了寒。”

    “是。”得到了零落的吩咐,菲雨急忙走过去想要将蓝鸢扶起来。

    但是蓝鸢决绝大眼神,推开了菲雨。

    她跪着走到了零落的面前,拉住了零落的手,说:“岚儿,我那样做……那样做只是因为……因为……”

    她却说不出口。

    但是零落却替她说了下去:“因为,你不想蓝家会因为这件事而得罪了林丞相,是吧。接着这件事,告诉林媛,成功了,你也是一名功臣,以后林媛多多少谁能提拔你一些,对吧。”

    蓝鸢蓦地抬起头,岚儿……怎么会知道……

    零落苦笑了一声,这个深宫中果然不能轻信别人,人真是个可怕的动物……

    零落缓了缓心,罢了……都不过时为了生存,谁又能怪得了谁呢。

    零落叹了口气,将蓝鸢扶起来。

    蓝鸢惊讶的看着零落,眼角的泪痕早已哭花了妆颜,愣愣的看着零落,期盼零落的口中能说出那几个原谅她的字眼。

    零落拿出手帕,为她轻轻的拭去了泪水。

    “鸢姐姐……在这宫里,你我是最亲近的人,我不奢望你能处处为我着想,我也知道蓝家这几年的遭遇,但是我心中有一份希冀,你知道是什么么?”

    蓝鸢泪眼盯着零落,摇了摇头。

    零落抱住了蓝鸢,声音有些呜咽的说:“我希望我与你是永远都能互相依偎的那两个人,这座偌大的深宫,人心会变,但是鸢姐姐,我不希望边的人互相伤害,你知道么?”

    这九重宫阙的冰冷,是彻骨的寒冷,每一颗心在这宫里就了,没有人能逃过这冰冷的染指,但是她不愿,她曾经最亲近的妹妹设计了她之后,她的心冷了,但是她依旧不相信这深宫中没有真,没有温暖,那样子过一生,岂不是如同夕阳寒鸦,落寞众生。

    就算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是用手段,但是她不愿意边的人再次叛变她,叛变她经受得住,但是如今的她却必然会反击,只是,对于亲近的人总归是不舍,她愿意在给她一次机会,即使这样的做法相当于,养了一条毒蛇在边,不知道她对自己是不是如此。

    蓝鸢的体忽的怔住了,岚儿……竟然是这样想的,自己……却还那样子对她……

    蓝鸢紧紧的反抱住零落。

    烛光下,两个女孩子仿佛立在寒风中枝桠尽头瑟瑟飞扬的秋叶,互相取暖着。

    岚儿……今后这宫中,便再有欺负你的,我蓝鸢必不会再坐视不理!

    蓝鸢的眼中泛起了一片坚定之色。

    “好了……莫要再哭了,你再哭呀,别人该要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蓝鸢嘟起了小嘴,“你就是欺负我了。”

    零落一脸的无辜,“我哪有。”

    “你还说没有!看我不打你。”蓝鸢说着作势就要打零落,但是却只是轻轻的刮了一下零落的小鼻子,那是她们只见最做的动作。

    菲雨的心也终于放了下俩,否则她真的要以为他们家小姐要与风岚小姐绝交了呢,因为她相处了这就下来,觉得风岚小姐真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以后小姐在这宫中也有了个依靠。

    玥儿释然的看着打闹的两个人,微微的笑着,小姐,是个害怕孤独的人,所以她不会让自己孤独的,她也不会让小姐孤独的……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