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受伤的左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1-17

    待阳绘下去了之后,季涯依旧百年不变冷温度的语气说道:“阳绘这段时间都跟你在一起么?”

    听着季涯的话语里依旧离不开阳绘,林媛“蹭”的一下子火气就起来了,“谁要跟她在一起,她自由他自己的去处,他是奴仆我是主子!”说完也不管季涯什么反应,径直的冲出凉亭去了,留下一脸无所谓的季涯和看好戏的华渊。(百度搜索更新更快..)

    季涯似乎不是很在乎,反正从小到大,林媛这样子已经是习惯了的,掸了掸衣裳的灰尘季涯离开了凉亭,华渊自讨没趣也吊儿郎当的回了自己的掖庭令。

    话说林媛十分的生气,毁了自己的房间之后就开始砸东西,杯子茶壶,碎了满地,阳绘听到声音,,赶忙进了房间看看是怎么回事,却见林媛正捧起房间里的花瓶就要砸到地上,阳绘赶忙跑过去接住,“小姐这可使不得啊,这是宫里的东西,您是怎么了啊?”

    “哼!怎么了!你说不砸我就不砸么,死蹄子!让开!”林媛一看是阳绘来相劝,心内更是气愤,偏要将手里的花瓶砸碎了。

    上官绿儿刚刚从正回来,路过林媛的房子,听到里面的吵闹声,便要进来看一看,却心一想,还是先听明白是怎么回事吧,否则虽然自己是太后的亲侄女,丞相千金也是不能得罪的。

    阳绘百般无奈也摸不清自己的主子生的哪门子气,继续说道:“小姐啊,您是秀女的份,将来要服侍皇上的,你这般将宫里的东西砸碎了,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可怎么办呀。”

    哼!这是在口口声声的提醒自己已经是皇帝的女人了么!

    林媛更加生气了:“就算我已经是皇帝的女人了,但是你这个死蹄子也别妄想钻到季涯哥哥的被窝里去!”

    季涯哥哥?上官绿儿在门外听到的时候先是一愣,继而脸上浮现意味莫测的神色,这个林媛,似乎对她的长兄有这不一样的感呐……这季涯虽然说是林媛的兄长,但是大珩的人都知道,这个兄长与她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就算有了感……也不是没有可能,而且也并非**的感。

    只是……林媛如今已经成为秀女,半月之后就要成为皇帝的妃子,却此时还在心心念念这胖的男人,她的胆子……到还真是大啊!

    住在林媛西一厢房的还有刘敏然,这个秀女是个长相是分普通的人,只是段确实十分的妖娆,行步起来绰约若仙子,她听闻对面的响声,也正探出头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却刚巧碰上上官绿儿正站在门外。

    刘敏然倒也是个聪明的人,她朝上官绿儿招了招手,上官绿儿不明所以,走过去。刘敏然才说道:“林小姐怎么了?”

    “还不知晓呢,看样子是生了很大的气呀。”上官绿儿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图,便也就敷衍的说自己还不知道。

    林媛看着阳绘一直阻挠自己,气不打一处来,拿着花瓶就朝阳绘的头上砸去!

    还好那阳绘躲得快,只擦伤了脑门,没有怎么收到重伤,随着花瓶“砰“的一声落地,那林媛方才清醒了一点。

    在对门看闹的两人心中各有心思,那刘敏然说道:“唉……这林小姐的额脾气可还真是很难捉摸呢,前夜里我还看见她与胡海兰小姐巧笑言兮的,而且就算对一个下人也是十分的温和,那夜里有个叫绮意的宫女来给她送茶,我还隐隐约约看见她为那宫女亲手披上锦缎披风,然后还送了些银子资助那宫女呢,我当时还很佩服,觉得林小姐宅心仁厚,但是现在看来,就连跟了自己十多年的侍女,都还真是下得去手啊。”

    上官绿儿却并没有注意她的感慨,她只注意到了,那名叫做绮意的宫女,还有胡海兰……这两人都曾经牵涉风岚杀害宫女的命案中,并且都是关键的人物,竟然同一天夜里同时出现在林媛的房间里……林媛给了那宫女银子……而今儿早起的时候,便听到那绮意那宫女已经被淹死在古井之中了!

    这些事之间到底有没有关联?自己要不要和姑妈说一声……

    刘敏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话,也没有意识到此时的上官绿儿正心思宛转的思考着另外一件事

    “上官小姐,我们要不要过去?”刘敏然问道。

    过去?呵呵呵……这是她们主仆的事,何必去掺一脚呢,她可不是风岚,见这个宫女被惩罚就心软,结果给自己惹上了这么一个麻烦,现在能不能走着出掖庭令还是个未知数!只不过这个未知数她或许可以求姑妈帮忙一下就可以处理得很好,只是……风岚值不值得她这么做……

    “不了,我突然想起,姑妈今儿早起的时候,子不太舒坦,趁着教习的空档我去望一望吧。”

    刘敏然羡慕的说道:“嗯,去吧,上官小姐真是好福气,真希望上官小姐什么时候能帮敏然引见一下,敏然一直很想去看望太后她老人家,只是秀女还没有资格参见太后呢。”

    “敏然姐姐风姿绰约,定能得皇帝宠幸,届时得皇上亲自携手拜见太后岂不美哉,绿儿到底人微言轻,便也就先告退了。”

    刘敏然微笑着目送上官绿儿远去,待不见了踪影,方才回复脸色,哼!仗着自己的姑妈是太后,便就这般嚣张,不过给你三分脸色,竟然还真的开起染坊来了,待我有朝一飞上枝头变凤凰,看你如何来巴结我!

    想罢,又朝林媛的房间看了看,觉着无趣,便也就自己回了房间。

    而林媛看着自己打碎了的花瓶,心下才开始焦急起来,这是公里的东西,自己打碎了……该怎么办?虽然这东西倒也不值钱,只是宫里的东西自己打碎了,传到皇帝太后的耳朵里,必然是不好的。

    阳绘一手抚着自己的额头,那儿正流着血呢,看着林媛正呆呆的望着地上的碎片不知所措,于是说道:“小姐……”

    “阳……阳绘,这等会姑姑问起来该怎么办?”

    “小姐,不用担心,就说是夜猫进来打翻的就是了。”

    林媛听了阳绘额话方才缓下心境来,却眼角一撇到阳绘左额头流出的鲜血,才有些心疼的说道:“过来我瞧瞧你的伤势。”

    阳绘有些后怕,慢腾腾的挪着步子靠近林媛,生怕她气还没消。

    “过来。”林媛再一次命令道。

    阳绘才赶紧走过去。

    林媛低下头拨开阳绘的伤口,看见鲜血直流,当下有些恶心,捂住口。

    阳绘看到林媛的异样,说道:“小姐你没事吧,这点小伤奴婢自己来就是了。”

    “没……没事。”林媛使劲的咽下了一口气,“你去将房间里的药箱拿来吧。”

    “嗯。”阳绘将药箱拿了上来之后,林媛打开药箱,拿出药酒正要涂上的时候,看见阳绘耳朵的伤口,就问道:“你这个伤口是什么时候受的伤。”

    “就是昨夜,我去御膳房给小姐拿些点心的时候,回来在御花园被刮倒的,奴婢自己上了些药,已经没有大碍了的。”

    “嗯,那就好。”林媛将阳绘的伤口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合上药箱,突然想到什么,问道,“绮意那丫头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投井自杀了,这件事,你去查过没有。”

    “嗯,奴婢查过了,绮意那丫头估计是被人推下井口的,因为那口老井所在的地方是绮意每每轮值的时候都会经过的地方,已经走了很多次了,再怎么也不会失足掉落入井中。”

    “会是谁呢?”

    “管它是谁呢,反正与咱们没有关系,咱们不过收买她让她说几句话罢了。”阳绘起将药箱收好了。

    林媛说:“这话你在这里说说也就罢了,在外面就不要说了,否则给有心的人听去了,指不定要怎么闹腾呢,要是将风岚那个小人又放了出来,那我不就白费那么多的心思了么。”

    “小姐……有件事……我不知道应不应当说。”

    “什么事支支吾吾的,快点说。”

    “我们昨夜派去收拾玥儿那丫头的三个大汉,今都莫名其妙的失去了踪影了。”

    “什么!这是设么时候的事?”

    “就是今上午的时候,阳缇从宫外传话进来说的。”

    林媛细细思量,不行,一定要找到那三名壮汉,否则自己做的事一定会败露的。

    “你吩咐阳缇,让她务必要找到那三名男子,否则提头来见我!”

    “是!小姐。”

    林媛抚了抚额头,头有些许疼痛……

    “你先下去吧,我要休息一会儿。”

    “是,小姐。奴婢将这些碎片处理一下。”

    林媛闭着眼睛躺下了,摆了摆手,有些烦躁……

    她到并不是一定要将风岚置之死地,但是爹爹是这样吩咐啊,她虽然不喜欢风岚,但是也不至于如此狠心!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那个计划……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