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蓝鸢的目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1-13

    然而季涯注意到的却是”万圣之血”这四个字,眉头微皱:“‘万圣之血’?”

    “嗯,‘万圣之血’是沐家独有的血液,沐家据说是开天辟地第一代的人的嫡系子孙,他们拥有的血液与我们不一样,血液的浓度非常之高,并且传说能治百病,我也是从我师父留下来的手稿上发现的这个秘密,自那起,我就对‘万圣之血’疯狂的研究,我坚信若是能找到万圣之血,我的易容术一定能更进一步!”

    “可是我从来未听闻过沐家。”

    萧冢点点头,“我也未听闻过,但是我相信这是一定存在的。因为就在一千年前,曾有人在中了鸩毒濒死之际,得人襄助,进食了一滴血,那人的鸩毒立马就解开了。”

    “这等无稽之谈,你也相信?”苣青突然开口说道。

    萧冢瞟了一眼苣青,十分不屑,说道:“这是《古宇经》中记载的,‘时人曾氏,遭贼诬陷,于牢中赐鸩,饮之,七窍显赤,弥留之际,见一仙人而至,赐予鲜血,其毒解,复审其案,还与青白……’”

    “《古宇经》又是什么经?”苣青本就是佃农出,自然没有读过什么书,对于《古宇经》更是没有听过。

    “《古宇经》是上古流传下来的一本野史书,专门记载各类的奇闻异事,每一个朝代都会有专门的人对《古宇经》进行补充。”

    苣青大概明白了只不过依旧对于他们师徒的关系有些疑惑。

    “可是墨涟需要这些做什么?”

    “我还没有打探清楚,不过这东西终归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宝物。”

    “但是你都没有找到,你怎么知道他就会找到?”

    “我不知道,不过他现在应该是没有找到的。”

    “你怎么确定?”

    “他拿走的是我研究‘万圣之血’的初级手稿,其中还有很多的错误,如果他找到了,一定会尝试,并且会发现我的手稿中有很多的错误。但是一直到如今,我都没有发现他进行过尝试,所以我断定,他还没有找到万圣之血。”

    一直沉默没有说话的季涯突然开口问道:“零落姑娘在哪?”

    “额?”萧冢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零落姑娘在哪?”季涯难得的再问了一次,他几经思考,隐隐的觉得风岚骗了他,他要问个清楚。

    “她自然是回到了属于她的地方。”萧冢感觉到季涯对于零落,似乎有些别样的感,但是他还有有些疑惑,他不是应该知道零落已经进宫了么?

    “她当真出家?”

    “出家?开什么玩笑,那丫头怎么会跑去出家。”萧冢大腿一抬,就说到。

    “可是风岚是这么告诉我的。”季涯再说出这件事的时候,突然想到另一件事,风岚……怎么会知道萧冢的下落?而萧冢又为何刚才推测说是零落将他的下落告诉了我?季涯有些不敢想下去……

    原来他并不知道风岚就是零落那丫头,只是自己要不要告诉他这个事实呢?

    零落那丫头本就是个苦命的女孩子,这季涯竟然对她如此上心,是不是好事呢……

    “风岚是不是……就是零落?”季涯还是问出了口。

    萧冢一愣,他竟然已经想到了,唉!都怪自己方才嘴太快了,丫头,你可别怪你师伯了啊!

    “回答我……”季涯的声音不重不轻,却也让萧冢感到一的压力。

    “是,那丫头如今已经进了宫!”萧冢知道自己瞒不下去的,于是只好招了。

    听到回答的时候,季涯心内不知道是欢喜还是忧愁,零落就是风岚,原来自己冥冥之中竟然与她有了那么多的牵绊,只是她如今已经入了宫,与自己早已经是山水相隔。

    季涯二话不说,蓦地起,翻上马。

    苣青还未反应过来,“将军,你去哪里!”

    回应他的却只有一骑清尘。

    后的萧冢叹息道:“他不过想要个答案罢了,没想到铮铮铁骨的他竟还是个痴种子。”

    苣青方才想起季涯刚才问的那个问题,难道将军对那女子……

    苣青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骑上马,便追了上去。

    冥光满脸迷茫的看着来也冲冲去也冲冲的两人的背影,问萧冢:“师父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萧冢拍了一把冥光的头,“废话,当然是去找我的小师妹了!”

    “可是要是那些杀手再来的话,怎么办?”

    “他们暂时不会来了,因为他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他现在的注意力现在应该是在季涯上。”

    冥光忽然一拍脑袋,似乎想通了什么事,道:“师父你是故意告诉那个什么将军的?”

    “废话,不然我们都别想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了!”萧冢看着这个才想通的笨徒弟实在感慨,他要是有墨涟一般聪明就好了!

    萧冢,在大箱子桑敲了敲,“小子,扛箱子。”

    “哦。”师徒二人扛着箱子,继续向着蒙山而去。

    宫墙冷,月如霜,挂中天。

    蓝鸢推开窗户,望向外面,菲雨见了,连忙过来想要将窗户关上。

    “别动,就这样开一会儿,我口觉得有些气闷。”

    “可是小姐,夜深露重霜寒的,别染了风寒。”

    “是呀,这么冷的夜晚,岚儿在牢里也一定不好过吧。”

    “小姐还在担心风岚小姐么?”菲雨将蓝鸢的披风披上,水蓝色的披风上一朵朵的百合花,菲雨边给蓝鸢系好披风边道:“小姐真是菩萨心肠,冒了这样大的危险去将玥儿姑娘送出宫去,这要是没有成功败露了,可是个杀头的大罪呢。”

    “菲雨,你也这样觉得么?”

    “嗯,小姐在宫中有风岚小姐的陪伴,以后也不会孤独的了。”

    “呵呵呵……”蓝鸢看了一眼菲雨认真的小脸,沉默不说话,望向远处,眼神中尽是一片的迷茫。

    “也不知道玥儿姑娘怎么样了?”

    怎么样?我想,林媛的人应该已经找到她了吧……蓝鸢心中独自的思量着。

    是的,她将玥儿的行踪告诉给了林媛,这是她自保的唯一方式!

    昨夜,她因为脚伤,半夜疼痛依旧睡不着,便起了,推开窗户,却看见了绮意那丫头从正鬼鬼祟祟的到了林媛的房间,而林媛的丫鬟见左右无人将那绮意带进了屋里,一直呆了一刻钟方才出来,只是与绮意一起出来的……还有胡海兰!

    那时蓝鸢便隐隐觉得她们只见一定有何事在悄悄的进行中,联想到白里,参见皇后之时,皇后给自己的特殊待遇,想必是每个人都看见了的。这林媛乃是丞相之女,只怕那一份傲气,势必会采取写什么动作吧。

    皇后对自己的态度,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将她置于众矢之的!

    她猜想,林媛要对付的可能是自己,于是在这个时候,她必须多方周全,才能保住自己的命!

    但是第二传来的消息,竟然是岚儿,她们要对付的是岚儿。

    本来她如何也想不通,却后来想到了上个月的宫宴上,岚儿的一曲《凤来》惊了天下,艳了皇帝,自己当时也隐隐看见,皇上对岚儿痴迷的眼神,就仿佛是在看着人的起舞,或许林媛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岚儿的父亲是凤阁大学士,是皇帝跟前的红人,但是林媛父亲是独掌大权的丞相,最后不管谁赢谁输,她都不能得罪,因而,她答应将玥儿送出宫,是讨好了风岚,若是后风岚得以重见天,那么她也不算与她亏了,若是不能,那么自己在林媛那一边也算是有功之臣,所以在玥儿出宫之后,她将玥儿的行踪告诉了林媛。

    岚儿,你不要怪我,我们蓝家在大珩的地位已经越来越低了,家中的荣耀渐衰,我作为蓝家唯一的嫡长女,我必须要以家族为重,你若是后有福出来,鸢姐姐必然好好待你,若是无福,姐姐也必然会予你多烧些纸钱,让你在下面也好不那么难过。

    “小姐,小姐,小姐?”菲雨唤着眼前怔怔发傻的主人。

    “嗯?怎么了?”蓝鸢回过神来。

    “很晚了,铺已经放好,您该就寝了,明还有一整的教习呢。”

    “嗯,好。”蓝鸢淡淡的答道,“将窗户关上吧,怪冷的。”

    “是,小姐。”

    红烛吹灭,美人卧睡。

    而另一边,玥儿从夜香桶中出来之后,便马不停蹄的奔向将军府。

    将军府与皇宫的东门相隔并不远,只不过是两条街道的距离,玥儿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多着衣裳,此时感觉到上每一寸的皮肤都在轻微的发抖。

    青石板铺就的地板上,冷冷的映出月光来,大珩是没有夜市的,此时街上更是连一个人都没有!

    但是在绕过第一条街道的时候,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三个壮汉子,横在路的中间。

    玥儿想要绕过去,但是那三名壮汉却又移到玥儿跟前的道路上,几番折腾,玥儿实在忍不住了,“麻烦几位好汉让开一条道路。”

    “让开?哈哈哈……兄弟们都已经几个月没有开荤了,今儿个好不容易抓到个小绵羊,怎么能放她走呢,是不是?”那壮汉满脸横,月光下,笑起来露出白白的牙齿,有些可怖。

    其他两名壮汉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猥琐的面容愈看愈恶心!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