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谁是白眼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1-12

    “他的!竟然敢这么对老子。(百度搜索更新更快..)”萧冢一把扔掉手上的飞镖,啐了一口白痰在地上。然后只跃进醉翁亭,想要冲进酒窖,却不料在醉翁亭的额上方凭空出现了两名黑衣人,仿佛是从空气中衍生出来的一般,诡异非常!

    两柄长剑双面夹击,刺向萧冢,萧冢纵跃起,但却才发现在亭子的四个方向同时出现四个人,其中两人的腿脚如同柔软的绳子,紧紧的盘在亭子的柱子上,看着甚是惊煞!

    六人将萧冢团团的围在中间,萧冢进退不能。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不是六个人的对手,因为如果是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拆开来跟他打,他都可以打赢,但是六人一起上,‘双拳难敌四手’他实在没有把握,额头冒出细密的汗液。

    “喂!你们围观够了没有,够了就进来帮帮老子!他的!”萧冢朝亭子外站着观战的两个人吼道。

    “我为什么要帮你?”季涯此时却悠悠放松了,反正刺客不是来找他的。

    “不要威胁老子,你他妈的不想知道凶手了么?”

    “那你是答应了?”

    那黑衣人却不管这二人聊天,手上的动作利索的使出,想要制住萧冢。

    萧冢倒也还真是江湖上的一等一的高手,一边与六人周旋着,一边与季涯谈着交易。

    “我告诉你,你要是再不帮我,你这辈子……都……都别想找到这个凶手!”萧冢的气息有些喘。

    但是季涯却乐得清闲,干脆就着椅子坐了下来,悠悠开口到:“哦~?是么?”

    旁边的冥光虽然平时总是与萧冢抬杠,但是此刻也为萧冢揪起了一颗心,生怕萧冢出了什么事,那毕竟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他的!老子真是平生第一次被人这样要挟!呸!第二次,要算上零落那小丫头那一次!”

    季涯耳尖,一下子听到了零落两个字,心瞬间揪了起来。

    “什么零落?你认识零落姑娘?”季涯脱口而出。

    “哈?你不是也认识么,干嘛装出这副模样?你甭想转移话题,你到底救不救我!”

    “苣青!”季涯神色一凛,对着边的侍从发出指令。

    “是!将军!”苣青从来遵命,立刻出手进入战斗。

    半刻钟过后,几番激战,那些刺客被收拾得差不多,似乎见是没有办法拿下萧冢,退了回去,犹如来时的法,瞬间消失在空中。

    季涯的眼神没有一刻放松,他一直在注意刺客的法,这些人……与上一次刺杀风岚的是同一帮!

    所以说来刺杀萧冢也是火凰教的人,这么说来,这剜心命案竟然与火凰教有关!

    这一个异邦教众组织的目的是什么,他觉得他正在走向一个巨大的谋,而这个谋正在一步一步的进行中,自己却一点儿也找不到头绪!

    他的耳边萦绕的依旧是萧冢之前的一句话,不,是一个名字,零落!

    那个女子和萧冢是什么关系,萧冢又为何说自己也认识零落姑娘?

    “他的,累死老子了,这多年不打架,还真有有些吃不消了。”萧冢看见那些刺客都跑了,从凉亭走出来,一边扶着那臃肿的腰肢,一边走过来说道。

    季涯瞟了一眼萧冢,说道:“堂堂江湖的‘迷踪子’竟然会害怕这区区的几个刺客?”

    “喂,你以为这是普通的刺客啊!这是火凰教的杀手好不好!他的”萧冢一边在心里骂骂咧咧,这个混蛋将军,自己悠闲的坐在这里看别人辛苦,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是坐着说话不腰疼!但是他也只敢在心里骂骂,却是不敢骂出来的,因为欠了人家一条命!

    突然酒窖的那一帘黄布帛轻微的动了一下,众人警觉的望了过去,目不转睛的看着布帛。

    苣青一步一步慢慢的靠近,发现那黄色布帛再也没有动静,于是猛地一把掀开布帛,看到的却是一具死尸,是方才给他们拿酒的那个男子,此时正歪头倒在地上,勃颈处一抹鲜血,汩汩的往外流着,嘴角渗着血迹,看样子是方才被解决的。

    “将军,被解决了。”

    “这帮人倒还真是心狠手辣!”萧冢愤恨的说道,“却一坛子好酒就这么没了,连店家也被杀了,以后真是再也难以闻到这样的酒香了,唉……”

    “酒窖里应当还是有的。”

    “哼,那个人做事会这么不细心么,他当然知道我喝酒,酒窖里的差不离也都是断肠酒了!”

    “那个人?你知道是谁要杀你?”

    “我当然知道,火凰教知不知道?”萧冢坐下椅子,一只脚搭在椅子上,活像个撒尿的狗。

    季涯也顺道坐下,四人回复方才的坐姿,仿佛方才的打斗没有出现过。

    季涯点了点头,萧冢说道:“我想,派人来杀我的,和你要找的凶手是同一个人!”

    “什么!”季涯暗暗吃惊,继而问道,“可是这跟火凰教有什么关系?”

    “那个人就是火凰教的大祭司,墨涟!”

    季涯和苣青听到那一个名字的时候,都怔住了,怎么会是他?

    但是反应更为激烈的却是冥光,冥光一脸不相信甚至是有些责怪的站了起来说道:“师父,你胡说什么!大师兄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大师兄一向最敬重您了!”

    萧冢叹了口气,这个孩子对墨涟当真是很依赖的。

    季涯却很吃惊,这少年与墨涟是是兄弟关系,那么……萧冢与墨涟是师徒关系!

    冥光生气的将扛着的箱子摔在地上,本就黝黑的脸,此时涨的通红,宛如关公,努着嘴巴说道:“我不许你们诬陷大师兄!”

    “喂!你小子给我轻点,这可是我们所有的家当了的!你这么摔坏了,以后咱俩喝西北风去啊!”萧冢心疼的将箱子抱了起来,放在桌子上,箱子很重,弄得原本就不结实的桌子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坏就坏了吧,我反正不许你们这么诬陷大师兄!”

    “你这小子……”萧冢拉不住,只是心里不停的叹息,这个孩子这样的信任他大师兄,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若是他知道了他大师兄做的事,他该又会怎么样呢?这是萧冢最担心的事

    “原来羌国的大祭司墨涟竟然是阁下的高徒。”季涯嘴角的小意思有四五,但谁都能感觉到那笑意里的冰冷。

    “不许跟我提那逆徒!那逆徒早已不是我萧冢门下之人!我萧冢门下高攀不起!”再说到墨涟与萧冢的师徒关系,却惹怒了萧冢。

    “师父!”冥光却喊住了萧冢。

    “那个白眼狼,当我白养了他!”萧冢气愤的重重拍了一下箱子,却听得里面一阵咕噜咕噜的响声,萧冢立即将动作放轻,嘴上却毫不放松,“那个白眼拉怪,我养了他二十一年,到头来,他的,欺师灭祖!老子总有一天要去清丽门户,却不想他反而先来想要了解了我!他以为他干的那些个勾当,我不知道么!”

    季涯与苣青面面相觑,等待着萧冢的下文。

    “你方才不是要问我剜心的事么?”

    季涯点点头。

    “老实跟你说,这世界上除了我迷踪子门下,再无其他人能做到那般的手法。取出心脏,却不留一点血,这是鬼魅一般的手和速度。迄今为止我只传过一个人。”

    “墨涟?”季涯轻声问道。

    萧冢点点头,“那白眼狼是我在西南边境的一个小村庄找到的,当时见到他的时候,他不过是个襁褓中的婴儿,寒风中,瑟瑟的躲在她母亲的尸体里,她母亲是被冻死的。那时我看见,心下便生了怜悯之心,想着我本也无妻无子,便决定将这孩儿收了,将来传他这一的本是,也不叫我师父的手艺失传了。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特别眷顾我,这孩子一点就通,学东西特别快,在他十六岁那年,便已经将我一的本是学到了手。”

    “也是在那个时候,他的姨母找了来,说是要将他带走,我没有拦他,我让他自己选择,他选择了跟他姨母走,我也不怪他,毕竟亲人是无法割舍的。”

    “但是那逆徒回去之后,竟然入了火凰教,入了火凰教倒也不打紧,只是他竟然将火凰教教皇给谋杀了,在我知道这个事之后,我便去找他,只是,他竟然先派人来将我的老窝捣毁了,并且将我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万圣之血’的秘方给偷走了!他一未与我断绝师徒关系,二未与我说明,便入了火凰教,成了火凰教皇的弟子,此乃欺师灭祖之罪!”

    “我倒也还真不知道自己当时在路边捡到的孩子竟然是个这样的白眼狼!老子当初真是追悔莫及!”

    “师父!大师兄这样做一定会有苦衷的,这些都不是他做的!”冥光几乎是吼叫出来的。

    冥光当时不过三岁,不记事的时候,不知为何晕倒在路旁,是墨涟将他带了回去,求萧冢救了他的命,且收他为弟子,与墨涟有着长达十多年的感。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