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修罗蕨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1-07

    女官吩咐人去请了仵作来,经仵作仔细检查梦丽的尸首,发现,确实如零落所说,鼻孔处没有一点儿的水草。而且一检查发现,梦丽的齿颌很黑,探入口内观察,发现舌头也变成了黑色!这分明是中毒而死的!

    “林仵作,怎么样?”

    “回禀女官大人,这宫女是因中毒而亡的。”

    “中的是何毒?”

    “这个……下官也还不清楚,需要破开这宫女的腹腔,观其所食之物,方能解答疑惑。”

    仵作话一落音,内的秀女们便如炸开了锅,纷纷讨论起来。

    “啊!要开膛破肚么……”

    “好恐怖,好恶心啊。”

    “我不想看下去了,太残忍了……”

    ……

    零落一听仵作要开膛,自是不会许的,眉头紧皱了一下,这是梦丽唯一还属于她自己的体,纵使她生前的躯备受苦难,但是死后,必须还她一个宁静,于是开口道,“女官大人,死者已矣,还她一个宁静吧。”

    女官点了点头,“嗯。”然后转过头向仵作问道,“没有其他的办法识别毒了么?”

    “这宫女的死状实在很难确定,其舌苔发黑,但是面目并无任何其他明显的症状。一般说来,能令舌苔发黑的毒药,必会产生七窍流血的现象,然而此宫女并没有任何这种症状。”

    “会不会是泡在水里,将血迹冲干净了呢?”

    “就算是泡在水里,将血迹冲干净了,其人死之后出血口是封不住的,所以我只要用针探入七窍,便能探出血迹,但是方才下官试过之后,并没有任何的血迹。”

    “这是什么样的毒?”

    那仵作摇了摇头,叹息道:“下官不知,这事或许还得请教何太医。”

    女官酷似男子的剑眉一挑,疑惑道:“何太医?”

    仵作解释道:“是的,何澈太医家中,世代为医,每一代传人都是历朝历代太医院的重要成员,他虽然年轻,但是已经官至太医院判副使,其对天下药石,奇虫异草深有研究,对解毒更是独有一方法。若是能请他来,这毒物或许能够辨识。”

    女官略作思索,便想旁的“如此,来人,去请何太医来。”

    众人皆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眼儿巴巴的望着门口,等待何太医的出现。

    零落此刻却放下了一颗心,因为何澈,她是知道的,从前她每的平安脉便都是由他来把的,那个男子倒是个如玉君子般的人,而且医术甚为高明,所以若是何澈来的话,那么梦丽的毒便能知晓了。

    过了不过半刻钟的时间,何太医便来到了,只是何太医到之时,中秀女却纷纷脸红起来。

    只见一名着太医服制的年轻男子走入内,长玉立,眉目甚为清秀,眉宇之间隐隐着一份温润如玉的气质,其子的左侧,系着一块淡青色的玉佩,那枚系着玉佩的璎珞甚为精巧。

    秀女们似乎没有见过长相如此出众的男子,纷纷掩面偷视,桂兰姑姑不满的咳了一声,秀女们方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甚为不妥。

    零落却不小心瞥到风馨的方向,却发现她异常的兴奋,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云。

    何澈走进内后,女官和仵作立即下拜行礼。

    “女官大人多礼了。”声音亦如风一般温煦。

    “冒昧请大人过来,还烦请大人帮忙看看这宫女的死因。”女官神手引着何澈到梦丽的尸首处。

    何澈修长的手指掀开布帘,看到是梦丽,心里有些吃惊,这不是曾经侍奉过皇后娘娘的宫女梦丽么?

    原来何澈三年前专门负责皇后的常把脉,每都是梦丽接待的,所以自然会面善些。不过三年前的某一天,皇后突然调了新的太医为其诊脉,便也就很少见了,竟不知再次见面,竟是这般景,人生……当真是一场无法预料的戏。何澈的内心不由得感慨到。

    舌苔发黑,却无七窍流血之象?

    难道是……修罗蕨?

    何澈却万分疑惑,宫中如何会出现这样稀罕的毒物?

    梦丽又怎会中了这样的毒

    万种疑惑围绕在了何澈的心头。

    女官见何澈一脸的沉思,便小心的问道,“何太医,可知道这是什么毒?”

    “这是修罗蕨。”何澈吐了一口气。

    零落听到后,也是重重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修罗蕨……她是知道的。

    “何为修罗蕨?”女官不解的问道,中的中秀女亦是十分不解的神望着何澈。

    何澈起解释道:“修罗蕨是一种生长在极为湿的地方的苔藓类植物,其貌不扬,与一般的苔藓一般长相,却惟独叶子的末端会有一条细小的红线,巧如修罗阎王眉间的血线。毒十分强烈,但是却不如断肠草与鸩毒那般霸道,见血封喉,而是食之后,需要经过一个时辰的时间才会慢慢发作出来。但是毒一旦发作,便再无回天乏术之力,必死无疑。”

    最后,何澈下定论说道:“所以,这名宫女是因为中了修罗蕨的毒才死亡的。”

    “此毒一般何处会有?”

    “多数分布在大珩的西南边境处,且此毒物十分稀罕。”

    “原来如此,实在多谢何太医。”女官大约明白的怎么回事后,作揖拜谢。

    “女官客气。”何澈回了个礼,“无事的话,何澈先告退了。”

    “何太医慢走。”女官难得微笑的说道。

    何澈转背起药箱,出了毓秀宫的正,却并没有离去,而是悄悄的躲在外一颗繁密的桂树下,望着内的人儿,目光似乎在搜寻着某个人。

    听说她已经入宫参选了,却未知是否属实。若真的如此,澈的这颗心,便从今也就死了。

    女官转对着内的人说道,“这宫女既然确定了是因中毒而死的,那么从现在开始,昨到今接触过这宫女的人皆一律留下,其余的便都散去吧。”

    “谢女官大人。”桂兰姑姑说道,“从昨起接触过这名宫女的都自觉的站出来吧。”

    那陈芸玲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她乖乖的站了出来。

    看着满堂只有陈芸玲一个人站了出来,桂兰姑姑有些不满,“昨看到陈芸玲惩治这名宫女的秀女也出来吧。”

    零落知是瞒不住,但是幸好,当时还有胡海兰在场,边的胡海兰也站了出来。

    以及一些与梦丽相处还算近的宫女也都出来了。

    其余的秀女跟着姑姑便就出门去了,到了偏学习礼仪,这学习的教程本就只有半个月,所以是一点时间也不能耽搁的。

    外的何澈,眼睛注视着走出的一名名的秀女,焦急的寻找着心中的那一抹倩影……却终是无果,但是他的内心却燃起了一阵的欢喜,她没有入选成功!

    曾经以为,那她的爽约是因为要入宫的关系,我心如死灰,但是她不必再入宫,那么我们便可再琴瑟和谐了!

    何澈欣喜的转离去了。

    内寂静的站着六个人,女官大人,零落,陈芸玲,胡海兰,以及两名宫女,一名唤作绮云,一名唤作绮意。绮意,便是方才站出来说出梦丽被打一事的那名宫女。

    梦丽的尸首被两名内侍抬了出去,不知安放到了何处。

    女官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每一个人,似乎先从他们的脸上瞧出些端倪来。

    零落自若的站着,自是没有任何异常,那陈芸玲心内有些担心,因而脸上有些细碎的冷汗冒出,胡海兰则依旧是那一幅怯弱的样子,畏畏缩缩的站着。至于那两名宫女,绮云有些惊慌的抬起眼睛悄悄的望了女官一眼,碰上女官的眼神后,害怕的躲开了,绮意却面无表的站着,也没有什么异样。

    “你们将昨碰见这名宫女的形仔细的说出来。”

    “风岚昨遇见这名宫女就是在东一厢房,当时民女正想出门,却听见隔壁传来被子碎裂在地上的声音,由于好奇和担心陈秀女出事,民女便过去看了一下,便看到这么名女跪在地上正被陈秀女的侍女张嘴。”

    女官转而问陈芸玲:“那么你为何要掌她的嘴?”

    “我只是想要惩罚一下她,谁让她捡了些便宜货来与我吃,这龙井茶分明就是去年的茶叶,怎么能拿来与我吃,我想,这一定是这些奴才们在私底下克扣搞猫腻,素衣才出现这事的,所以我就小小的惩治了一下她。”

    “她说的是真的么?”女官将目光转向了胡海兰,询问道。

    胡海兰微微上前一步回话,“回大人的话,是真的。”

    “那么你是什么时候看到这名宫女的。”

    “是在下午的酉时将近三刻的时候。她的脸上红肿的回来了。”

    “你们有谁是最后一个见到这名宫女的?”

    绮意上前答:“奴婢最后见到梦丽是在晚上亥时六刻左右,那时她刚刚从外面回来,正要就寝的时间。”

    “她可曾有什么异样?”

    “她的头发散落着,失魂落魄的,我喊了她好几声都没有应答,我便就自己睡了,没有再顾到她。”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