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主仆相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4-01-05

    零落愣住,方才想起自己急之下,说出了太医院的所在,所以蓝鸢才会疑惑吧,也是,在蓝鸢的心中,自己是风岚,才第二次入宫,怎么可能知道太医院的所在。

    零落笑颜微漫,道:“方才站的累了,脚酸胀得很,十分难忍,我就让环山向姑姑问了太医院的去处,这才知道的呢,这不,刚拿回来的泡脚的药材,想要给你送去,可是你就伤到脚了。”

    见零落的表不似说谎,蓝鸢便也消除了自己心头的疑虑。

    太医来过之后,为蓝鸢上了包扎,在另外开了两帖子药,由两个侍女扶着回了房间。

    入夜时分,姑姑们例行的刀各个房间里检查了一下,便也就走了。

    零落无聊往对面望了一下,心里纳闷儿着,从毓秀宫的主回来之后就没有再见过她……

    这是零落再一次回到这所宫阙,心境早已非昨。

    望着东山皎月,直觉一阵秋意浓浓,寒意浸浸。

    零落借口出去散心,见左右没人,就独自摸索着,到了寒丽宫。

    却未曾注意到后一双眼睛,看到了她的踪影,跟了过去,直到寒丽宫前。

    寒丽宫里,住的都是侍女,按着每一宫的人住在一起,每一个房间的门口都有着所属宫的标记。零落借着灯笼,找到了毓秀宫的宫女的住处。

    推门进去,里面只有一个人,那是梦丽,其他的侍女都还没有回来。

    只见她独自一人坐在窗前,手里拿着镜子,黯然神伤。

    “梦丽……”零落试着轻唤了一声。

    梦丽回过头来,烛光朦胧,只依稀看见她已经瘦削的脸庞。

    梦丽见到来者是今在毓秀宫为自己解围的风岚秀女,便赶紧起行礼。

    零落快步走过去,将其扶起,注视着她被打肿了的脸庞。

    她的手抚上梦丽的伤痕,梦丽却有些不适的慌忙躲开了,零落轻声问道,“还疼么?”

    “谢风岚秀女关心,梦丽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了。”

    “哦……”零落失神的望着多年不见的侍女,答道。

    “秀女来这里可是有什么事么,有什么事在毓秀宫遣人来吩咐一声就是了,这儿……秀女不应该来的。”说着梦丽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房内。

    零落方才注意到,这是十六个人共睡的通铺,每个人不过才有两丈左右的空间。已是寒秋,夜深寒气已是十分的浸骨,但是却还是只有一铺凉席,和一卷单薄的棉被,那棉被上一共有这三个大布丁,隐隐的透出黄色的棉絮来。

    大珩的棉质可以分为三种,一等棉质如白银般雪白,二等棉质,则轻微黄色一些,像这样的棉质是最差等的,而且褚暖十分的差,盖着就如同披了两层的单衣一般。

    混蛋!都是因为自己!

    眼底藏了一丝的酸楚,“你就盖这些么?”

    “嗯,这是夏的铺盖,冬的铺盖要比这个厚实些。”梦丽回答的时候有些羞赧,因为眼前的是朝中大官的千金,定然是从来不会睡过这些的,看到这样的环境,对方会觉得很自己的生活很难堪吧。

    “梦丽,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

    “风岚小姐,可还有吩咐么?如果没有吩咐,梦丽还要去给各宫送棉被,就不陪小姐了。”梦丽躲闪着,她不知道眼前的人为什么对自己这么的关切,但是自己记忆中确实不认得此人,在深宫这么多年,她也早已经学会了防人之心不可无。

    “梦丽,你不认得我了么?”零落心下有些伤感。

    “小姐是……”梦丽再次审视了一番,除了觉得她那双清亮的眸子觉着熟悉之外,却依旧觉着此人十分陌生,于是梦丽摇了摇头。

    “梦丽,我是你的小姐啊。”

    “小姐?梦丽并没有侍奉的主子,就算侍奉过的主子,也只有皇后一人。”说道皇后二字的时候,梦丽的语气变得有些梗塞。

    “我是慕容清呀,你的小姐呀。”

    “风岚小姐,请您不要与梦丽玩笑,梦丽还有事要忙,而且,深宫之中,小姐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不怕杀头么?”这个秀女小姐是怎么回事,先是对自己莫名的关心,然后又说自己是皇后,这不是天大的笑话么?

    零落知道自己这般模样,她是不会信的,于是便就只好说出一些事,想让梦丽信服。

    “你还记得八岁那年,我和你偷偷跑出府去看花灯节,然后我的发丝被灯烧掉了半截,还害你被爹爹打了一顿的事么?”

    梦丽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笑道:“风岚小姐,这件事在京城中很多人都知道的,慕容府千金花灯被毁发,随便问一个朝臣的家眷都会知晓,您知道也不足为奇。”

    “还有梦雪,梦雪与梦雨,我们四个人经常去的太妃那里玩,太妃还给你取了一个小绰号,叫做‘好吃鬼’,这些你还记得么?”

    梦丽的眼神随着零落的讲述一点一点变得深邃,那是惊奇和不敢相信,她吞吐着说:“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是小姐,我的小姐,她……她……是皇后,当今的皇后……”

    她跌落在上,怔怔的望着灯下的零落出神,喃喃道:“我的的小姐他是当今的皇后,是亲口将我从她边赶走的皇后……”一瞬间,她的眼神变得狠厉,“是她,她亲手将我推入深渊的,她将我配给孟石三做对食!她!她完全不顾我们的分,将我从凤栖宫剔除,将我丢到这毓秀宫来,做着最低等的宫女!我以为她是我今生今世唯一的亲人,我将她当做我今生唯一保护的小姐,可是……可是她呢!还有,还有……孟石三那个混蛋,他每的折磨我,他用各种手段折辱这我的体!那些长长的木棍,那些绳子,还有……还有……那些不知名的男人……他们……呜呜……”

    梦丽近乎癫狂的控诉着那两个在她生命中魔鬼般的人物,似从来没有这般宣泄,她的眼中流下两行清泪。不看的记忆,一**的涌来,摧毁这她孱弱的躯,灯影下那张曾经圆润嫩的脸庞,变得狰狞曲折。

    零落扶住失魂落魄的梦丽,正色说道:“梦丽,你看着我,你看着我!”

    梦丽听到呼唤,回过神来,“小姐……小姐……真的是你么”

    “是我!”

    “不……不……你不是,你是风岚小姐!”

    “我是慕容玉,我真的是慕容玉。”零落止不住梦丽,只好将事一一说出,“三年前,慕容玉进攻探视我,利用她与我的样貌一致,哄骗云飒与她上了,而后她将我推入了河中,然后顶替了我,我却被朱雀街的妆娘大师救起,一直养在落阁,这三年我失去了记忆,一直活在民间。知道前些子风家的千金风岚到落阁找我为她化妆,却遇上了刺客,她死了我却受了重伤,昏迷中我记起了自己的份,所以决定用风岚的份重新进宫……”

    梦丽听着零落的阐述,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儿,这真的是她的小姐慕容清么?

    零落从怀中拿出慕容府唯一的标志,圣雪玉。

    梦丽看见那半只的圣雪玉,立即明白了,眼前的女子一定是慕容清!

    因为那是慕容家传人的标志,是一块玉珏,分开三半,一份在慕容雪手中,一份在慕容玉手中,一份在慕容清手中。

    而每一份玉珏都刻上了各自的名字,梦丽看见昏黄的灯光下,那清隽的字体写着一个字——“清”。

    “小姐……”梦丽怔怔的站起来,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真的是自己真正的小姐,但是她脑海中飞快的闪现过三年前慕容玉虐待自己之前和虐待自己之后的行为差距,她便也就明白了一大半。

    她便再也不顾的冲上去,将零落紧紧的抱住,泣不成声,“小姐……小……小……姐……真的是你……”

    零落也紧紧的抱住梦丽,两人相拥,尽了这三年的分别之苦。

    过了一会儿,待梦丽的绪平复下来之后,零落轻轻的将她推开,两人同时坐在石上。

    零落拿出一小瓶的药膏,要给梦丽涂上,梦丽推脱着怕弄脏了零落的手,不肯让她涂药,零落说了她一番才肯让零落上药。

    零落的手到处一些药膏在手上,用指肚轻轻的在梦丽的脸颊揉开,一边上药一边说道,“这些年,你竟过的这么苦,都是我害了你。待我过些时,颐堤港将你救出苦海,再不让你受这些苦。”

    “不,小姐,怎么会是你害了奴婢,那都是二小姐的错。”梦丽忿然说道。

    “慕容玉,这些年在宫中都做了些什么事?”

    “二小姐借了您的份,这些年在宫中做尽了坏事。害死青嫔的孩子,继而又害死的青嫔,还有如意两位夫人的孩子都是她下药害死的,但是如今两位夫人姐已经顺从了她的威,宫中几乎没有人不顺从着皇后,但是除了琪贵妃之外,琪贵妃是鲜于国的公主,份贵重,一直与皇后相抗衡着……”

    “可是你如何得知青嫔她们是她害死的呢?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