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秀女大选(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3-12-26

    众人都等着看好戏,零落却一声不吭。(百度搜索更新更快..)

    蓝鸢施施上前,“她是凤阁大学士风霖之女,风岚。凤阁大学士,官居正二品。”

    众人听到“正二品”的时候,都惊了,没有想到陈芸玲的父亲京畿太守的官职从三品已经够高了的,却没有想到零落的父亲官职更高。

    陈芸玲听了蓝鸢的话,脸部抽搐着,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她未曾想到此次参加选秀的千金在她父亲官职之上的不多,却好死不死的让她碰上了,还惹上了。但是毕竟是从小生惯养的,况且她已经抱了林媛这条大腿,受不得这窘迫的处境,她只想快点转移视线。

    她低着头,窘红了脸。

    恰好这个时候,上官绿珠上前,“陈小姐还没有说完这八张椅子怎么分配的事呢?”

    陈芸玲看见机会来了,赶紧抓住上官绿珠就说,“那我就命令你来分配这八张椅子。”

    上官绿珠听到陈芸玲的话,先是一愣,继而莞尔,“呵呵呵……你命令我?”

    “怎么啦,我命令你啊!”陈芸玲看着莫名其妙笑起来的上官绿珠,不明所以。

    “你可知道我是谁?”

    “我管你是谁,瞧你这装扮,总不会尊贵到那里去。”陈芸玲瞥了一眼上官绿珠。

    “倒也不是很尊贵,与你那做着京畿太守的父亲却是没得比的。”

    “那你还那么多废话。”好似终于找到一个能涨回自己面子的人,陈芸玲更加大肆的颐指气使起来。

    零落看着陈芸玲那副蠢态,只觉着可悲,这样的人若是入了宫,只怕活不长啊。

    上官绿珠走近了陈芸玲,嫣然笑道:“只是我姑姑命好,如今成了太后。”

    众人原本不明上官绿珠的份,听到她的话,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可是上官家的人!

    上官家本就是开国元勋,上官静儿又是当今的太后,怕是这里最不能惹的人了吧,可是陈芸玲偏偏又撞枪口上了!

    陈芸玲这下子左右不是,她向林媛望了两眼,想要寻求她的帮助,但是林媛却置若罔见,将头偏向一边.

    陈芸玲只好低头赔不是,“芸玲方才有眼不识泰山,言语上冲撞了上官小姐,还请上官小姐不要见怪。”

    上官绿珠却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直接转过,对后围观的秀女们说道,“这八张椅子是皇后娘娘赏赐下来的,但是我们人数过多,却又不得不领赏,况且,在场的每一位小姐们都是站了半天了的,想必腿脚已经酸软,这椅子空着既是不尊重皇后也是浪费。以绿珠看来,现下只有一个方法是公平的决定这八张椅子由谁来坐。”

    “什么法子?”

    “抽签,由天意来决定。”

    “什么?抽签?”

    “抽签……?”

    “抽签……怎么抽?”

    “……”

    只见上官绿珠走到一棵竹子旁边,踮起脚尖,折下一些竹叶,零落和蓝鸢见了,立即会意,知道她要作什么,心里暗暗佩服这个女子的行事聪明之处,抽签……老天来决定,自然是不会有异议的。

    但是见她个子不高,折不到高处的叶子,零落走过去帮着她一起折叶子。

    零落递过手里的叶子,上官绿珠一眼望见零落的时候,有些失神,那双清亮的眸子很像一个人,零落看见上官绿珠发呆,将叶子在她跟前摇晃了两下,上官绿珠反应过来,微微一笑,一双漂亮的眼睛眯成弯弯的月牙,“谢谢。”

    “不用。”零落回应。

    众人还在议论纷纷,只见上官绿珠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停止议论,她上那股天然的威严和果断的行事风格,颇有母仪天下之范。

    “请大家稍安勿躁,我这里一共有四十八张张方才折下来的叶子,我在上面做好了标记,一共有八张有特殊的记号。谁能幸运抽到谁就有资格坐,这是天意决定的,没有任何的公不公平,不知道大家是否同意?”

    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然后一致点头同意了。

    众人从上官绿珠的手中接过自己选定的叶子后,翻开来一看,不一会儿,一阵惊喜声和一阵的失落声传来。

    “耶……我的有标记呀。”一个粉衣秀女惊喜的叫出声来。

    紧接着另外一个宫女的叫声欢愉,“我的也有呢。”

    “哎呀,运气真差。”一个秀女叹了口气。

    ……

    零落拿着自己手里的叶子,看了看,干干净净的,什么标记也没有。她凑过去看了卡蓝鸢的,蓝鸢的也是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

    零落此时想看看上官绿珠,但是抬起头来的时候,却不见了上官绿珠。

    扭头寻找人群里,只见,抽到标志的秀女已经大大方方的坐下了,而没有抽到的秀女则站在旁边虽然唉声叹气,但是却并没有怨气。

    只是,上官绿珠不在里面。

    “哎,我说了这是给你的,抽签要公平。”

    突然不远处传来上官绿珠清朗的声音。

    循声探去,在丽阳苑唯一的亭子旁边,一绿一绯,绿衣的是上官绿珠,绯色衣服的是方才看见的洛纯,两人对面站着,上官绿珠似乎在递给洛纯什么东西,但是洛纯并不伸出手来接。

    上官绿珠有些急了,想要硬塞给洛纯,但是洛纯却淡淡的把玩着手里的小物件,并不理会上官绿珠。只见上官绿珠有些忿然,将手里的东西一把丢在地上,然后走开了。

    零落突然对这个看起来遗世的女子有些兴趣,她走过去。

    “洛纯小姐么?”

    洛纯听到唤声,回过头来,却见一名气质出尘的女子站在她的后,女子虽然着紫色,但是与月牙色的长裙相配,更让人眼前一亮。特别是那双剪水秋眸,洛纯只觉得她从来没有见过那样漂亮的一双眼睛,不由得看得失了神。

    “洛纯小姐?”

    零落的呼唤唤回了洛纯的思绪,洛纯回过神来,朝零落行了一个平辈见面礼,以示回应。

    零落也施施然回了洛纯的礼仪。

    “洛纯姑娘怎的一个人在这里?”

    “……”洛纯并不想回答零落,仿若她的边根本没有人一样,只是专心致志的把玩着手里的小物件。

    零落离得近了,方才看得清楚,原来是一个一寸高的小人,小人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红色的小点,但是这些小点并不是散乱的分布,而是按照一定的秩序排列着的。

    零落看得仔细了,才恍然明白过来,原来是上面的小红点不是别的,是人上的位分布。零落在落阁跟随师父学习练武的时候,学过点,当时师父也是在图纸上画了样图来教她,只不过师父画的那张图纸上的位并没有洛纯手里拿着的仔细。

    “洛纯小姐,对医学道经脉很敢兴趣么?”

    这一句话终于引起了洛纯交谈的兴趣。

    只不过洛纯还是望着远方,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零落顺着洛纯的方向看过去,那儿是鸾鸣台的方向,耸峙的林木枝头依稀可以看见鸾鸣台的勾起的飞檐。

    “那儿是鸾鸣台。”零落说道。

    “不,那边是常青阁。”

    常青阁?零落还是慕容清的时候,这个地方是熟悉的,那是青嫔的宫

    “洛纯小姐对宫内很熟悉。”

    “我去过那儿。”

    零落疑惑的看着洛纯,洛纯的眼神依旧看着常青阁的方向,纤薄的朱唇道,“那是我姐姐死的地方。”

    零落方才想起来,青嫔,原名洛青。

    “她死的尸骨无存,连一根发丝都没有送回家里。”洛纯的眼底闪过一丝痛楚。

    零落微微一怔,青嫔在三年前虽然还没有被宠幸过,但是零落此次入宫前曾经找人好好打探过宫里的况,知道青嫔在两年前已经被皇帝宠幸了,但是后来却莫名其妙的暴毙了。

    “她死之前,我见过她,她说她很满足,她遇到了这样的一个男子。我很好奇,皇上是什么样子的人,竟然能让我姐姐如此痴心,就算他随便寻了个理由给她让她从这人间消失,她也还是那样无悔的着他。”洛纯仿若自言自语一般,平静的叙说着。

    “节哀。”零落略带关切的说道。

    “节哀?为什么要节哀,我到现在都依然觉得,姐姐死了是一种摆脱,她摆脱了上父亲的希冀,摆脱了深宫这锁沉重的牢笼,也摆脱了永远得不到那个人的的遗憾,她死了难道不是对她最好的宿命么?”

    零落哑然,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就是她,她也觉得青嫔的死是她最好的结局。

    正在此时,丽阳苑门口一阵喧嚷,方才来宣旨的内侍太监又走了进来。

    “方才是奴才的不是,皇后娘娘嘱咐奴才给每位小主搬来椅子歇脚,但是奴才一时间竟然忘了,只搬来了八张椅子,都是奴才的不是,奴才立即将剩下的椅子搬来了,请各位秀女们莫怪。”那内侍躬说道。

    众人一听还有椅子,也都欣喜的松了一口了,自然也不会去计较那内侍的过错。

    一场风波就这么过去了。

    丽阳苑南面不远处,阁楼上,一名着百鸟朝凤绛红长衣的女子,头顶九凤滴露步摇,黛绿的眉峰入鬓,那是一张绝色的容颜,嫣然的望着丽阳苑里的一群莺莺燕燕,嘴角缓缓绽开一朵满意的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