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情债难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3-12-21

    那个女子……是自己……

    零落在听到季涯的心声的那一刻,呼吸就好像要停止一样,她不敢相信,那个铁血一般的男子竟然对自己有了柔,零落她完全不知,她或许在朱雀街头对他的那一眼,有过动心,但是自从恢复记忆的她,便开始压制了自己的感,她遭到过背叛,对于“”之一字,她早已经视若毒药,远而避之。(百度搜索更新更快..)

    人世间,最难还的便是……债……

    即使我对你有过一瞬间的心动,但是我们注定是不能在一起的人,季涯,你的,今生我只能欠下了。

    “既然只是匆匆一眼,何必纠结。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单恋一枝花呢。”零落说出这一句冰冷的话时,她的心似乎有东西要破口而出,她恨不能告诉她,那个女子就是她,那个他思念的女子就是他……只是,不能,他们,注定了是分开的两条平行线。

    既然是永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何必要揭穿呢,留下这一生的念想,或许对他,对自己都是好事。

    “呵呵……也许吧。”季涯落寞的神深深的刺痛了零落。

    她不是没有感觉到季涯的失落,只是……不能,就是不能!她还有她的仇要报,她不是世间平凡的女子,即使她曾这般希望,但她终究是该且必须回到深宫去的女子。

    “可是你刚才不是说,你知道她在哪里么?”

    “她出家了……”零落幽幽的叹了口气,是的,那个零落已经不在这个尘世了,如今只有风岚和复仇归来的慕容清。

    “你要是再敢胡说一句!我就把你从这丢下去。”季涯不肯相信,忿然作色的看着零落。

    “不信就算了,你……你信不信,她原本是落阁的一位妆娘,因为被心之人拒绝,心死出家,谢绝红尘,她的侍女如今就在我们家做事,不信你可以去问她。”零落在黑暗中偷偷的看了一眼季涯,发现他眼底的光芒正随这她的阐述一点一点的湮灭了……

    “哦。”季涯听后,过了许久,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过了良久,“你和萧冢是什么关系?”

    “我说了我不认识他!”零落装势气愤的样子起,坐到远处去了。

    “那你昨晚为何要那么费心的替他隐藏?”

    “隐藏什么?”

    “昨晚萧冢一定就在你的房间里。”

    “你不是进去搜过了么,不也没有搜到,你干嘛要这样污蔑我。”

    季涯瞟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啊~~~~~~~~~~~~~~~~”一声惊吼,山谷里的几只鹧鸪也被吓得扑腾飞起。

    “你干什么?”季涯嫌恶的往零落的方向看了一眼,这个看似柔弱的公子哥,麻烦事儿真多!

    “有……有有有有有有有……蛇蛇……啊!”零落的前方突然出现一条青色的蛇,就在零落耳边的树枝上盘挂着,掉下个蛇头来,对着零落吐着蛇信子。

    “别乱动!”季涯一个箭步上前,抓住蛇的七寸,猛地一甩,往潭中丢去,一声清脆的落水声,零落心有余悸的坐在原地发着抖。

    “这种山谷地方,很容易出现蛇虫鼠蚁,这很正常。”

    “你……你不怕吗?”

    “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怕的,倒是你,堂堂男子汉,喊得跟个姑娘家似的。”

    老娘本来就是个姑娘!

    “呵呵呵……”零落只得干笑着,背地里暗骂了季涯几百遍。

    季涯没有理会零落,从怀里拿出一个火折子,吹了一会儿,便亮起少量的火星子来了,“去捡些干树枝和树叶来。”

    “哦……”零落难得乖乖去钻到山腰的一些树木去捡些柴火,阳面山腰的树木长得很是茂盛,树枝葱茏繁密,几次将零落刮的生疼。

    零落见了好些干树枝回来,季涯将火点了起来,火光跳跃着,映着两人靠近的脸庞。

    只是突然,季涯紧紧的盯着零落的脸,看着,一言不发。

    零落注意到季涯的目光,抬起头,“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脏东西么?”

    “你……是女孩子?”季涯一脸惊愕的看着眼前的清丽人儿,青丝如瀑,秀眉若柳,一双剪水秋眸隐隐的藏在散落的几缕发丝之间,樱桃小嘴丰满莹润,这样的容貌,在大珩也是上乘之姿,或许好好装扮一番也是个绝色美人。

    零落慌忙的的双手摸索这自己的脸,手碰到散落下来的秀发的时候,瞬间呆住了。

    自己的发带什么时候不见了!该死!怎么这样不小心,一定是刚才找干树枝的时候,被繁杂的树枝勾走了,这下子暴露份了!零落心里一万个后悔,后悔自己没有小心一点。

    “你是凤阁大学士风霖的千金吧,风岚小姐。”不知道为何,季涯说出风岚小姐的时候,语气有些不自然,而且,零落如果仔细看的话,火光下的季涯此时已经微微的红了脸,因为他又想起了昨晚看到的风府千金的玉体的事

    “对!没错,我是风岚。”既然已经暴露了,不如痛痛快快承认吧,反正他也不能将自己怎么样。

    “你为什么要把自己打扮成这样?”季涯皱着眉头打量了一番零落,问道。

    “管你什么事,我喜欢不行么?”

    “那帮追杀你的人是什么人?”

    “鬼知道啊,你不要以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就会什么都告诉你哦。”

    “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帮萧冢?”

    “我高兴!”

    季涯看了一眼零落,转过去,便也就不说话了。

    零落自己坐了一会儿,憋不住了,就问出声来:“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季涯不说话。

    “你为什么要救我?”零落又问道。

    “……”季涯不说话。

    零落见季涯依旧不说话,只得说道,“好啦,我说还不行么?”

    “那些人是我们府里的王姨娘派来杀我的,她想要做风府的正室,想要把我们都铲除掉。”零落只说了一半,并没有将事如实的告诉季涯。

    “呵呵呵……”哪知道,季涯听了零落的诉述,没有怀疑,反而先是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

    零落有些恼怒:“你笑什么?!”妾室抢正室的地位,很好笑么?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