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赴约遭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3-12-20

    深秋的夜晚来得很不经意,夜晚的第一袭风吹来,零落感觉到有些凉意,不双手保住了手臂,抬起头,看了看前方,只有无尽的落叶。(百度搜索更新更快..)

    王姨娘,还没有来。

    她不会是要耍我的吧……

    零落看了看西边的落,已经过了申时了。

    如血的残阳,染红了整片天空。

    零落起,干脆还是回去吧。这个王姨娘,看我回去了不收拾她,混蛋……

    但是她似乎已经没有回去的机会了……

    零落起时,神色突然一凛。

    有杀气……

    西风阵阵,充斥着凌厉的杀气。

    零落站定,等着对方现,对方应该不止一个人。果然,零落才的没有错,树上突然落下十个黑衣人,看他们的轻功,就知道绝非泛泛之辈。

    这些人的武器很奇特,不是剑,不是刀,只是似钩非钩的一种武器,他们的出手也与中原地区的不一样,神秘莫测,变幻诸多。

    零落上没有武器,只能不停的躲闪,但是对方是存了必杀的心,招招致命。

    零落只得随手捡起地上的干树枝,但是树枝很快被削断了。零落心下一惊,这些人什么来头,为何他们的招式如此奇特毒,纵使熟知百家武功的零落也看不出他们的路数。

    零落一个轻跃,飞到了土地庙的上方,暂时摆脱了攻击,但是对方的轻功也不赖,迅疾的追就刺,零落躲闪不及,从屋顶掉落。

    好在零落平时最洗练轻功,落地的瞬间,一脚蹬地,稳住了子,却不曾想到,这些人见机立马将零落团团的围住了。

    零落还未来得及喘气,已经被制住了,脖子上横着一把长钩,冷冷的映着寒光。

    “你们是什么人?”

    “乌拉米那撒。”对方的额一个首领回答。

    什么……听不懂,零落心下只有感慨了,想不到自己就这样英年早逝了,而且连死在谁的手里都不知道,说的什么狗话,欺负老娘听不懂,有本事就说大珩语言啊!

    不……不对……这些话,她好像在哪里听过……

    对的,在落阁,风岚死的时候,那些刺客说的话与这些完全是一样的。

    零落回想起来,那些人的法虽然不如这一批人,但是语言和法的路数基本上是一致的。

    零落猛地想起来了,她抬眸细看那些武器上,果然……都有一只红色的凤凰的图案!

    原来他们是一路的,不,或者说他们都是属于某一个组织的。

    知道自己今天在土地庙的只有王姨娘……那么这样细想来,当刺杀风岚的是王姨娘,今刺杀自己的也是王姨娘安排的,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王姨娘在这个组织中,又是什么样的角色?而且她口中所说的大计又是什么?

    这一个个的疑问扑面而来,零落却已经没有实际那去思考了,因为对方的长钩已经高高的举起,就要嵌入零落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了。

    却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颗石子打飞了对方的长钩,长钩瞬间掉落在地,那首领因为石子的力道,震破了虎口,疼的哇哇直叫,这样的力道和准度,实在让人钦佩。其他的杀手都一愣,零落就趁着这个空档,一个飞从包围圈中出来了。

    那些杀手立马回过神来,分成两队,一队进攻零落,另一队飞进了丛林寻找方才打石子的人。

    不出一会儿,丛林中的人一边打斗着现了,零落抬头看见,是一个白衣男子,影有些熟悉。由于天色已晚,看得不甚真切。

    只见那人一个扫堂腿,将一个杀手踢到在地,紧接着对着几个冲过来的杀手,顺腿一扫,扫起一团的落叶,迷糊了杀手们的视线,大乱他们的节奏,然后瞬间……对!几乎是瞬间,就将五个杀手全部击倒在地,快的几乎没有人看到他是怎么出手的了,只是一阵冷风中白色的影一晃而过,杀手们全数躺在地上了。

    零落也不敢懈怠,这边的杀手似乎是下了决心一定要杀了她。招招的进攻都让她险些丧命。其中一个杀手看着零落正在应付另外几个杀手的时候,趁机打零落背后的空门,零落急于躲闪,未曾顾忌脚下的石头,一脚踩了上去,脚被崴了。那几个杀手看准时机就要夺零落的命。

    那白衣男子见势贴地滑行,一个箭步抢先拦腰抱住了就要倒地的零落,然后用手活生生的接住了对方扫过来的长钩。

    零落回过神来,只看见那男子用手接住了长钩的利刃。

    血……滴在地上……

    空气似乎凝固了,充斥着鲜血的味道。

    零落惊讶的看着救了自己一命的男人,才发现,原来是季涯,那个昨晚还到自己的闺房搜查的人。

    他怎么会在这里……

    零落的脑子一阵短路,啊呀呀,自己和他并不相识,顶多算见过几面,不,只有一面!因为她现在已经换了一装扮,这装扮只有在咸月阁那次季涯才见过……可是为什么只见过一面的他,竟然会救自己呢?

    难道……他有那种癖好?哎呀~~~~

    季涯一面应对这剩下的杀手,并没有察觉到零落正在他的后意他的取向。

    季涯用力一把扯过对方的长钩,对方滚落山崖,传来一声闷响。

    于罗山的地形虽算不得险峻,但是山势倒也是很陡的。土地庙坐落在半山腰。山的面是一条河,阳面是万丈深渊。

    而土地庙刚好是在阳面,那个人掉下去的也刚好是阳面。

    季涯冷峻的神,宛如冲破枷锁的修罗,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让零落对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感到一阵的压迫感,是的压迫感,对方仅剩下的几个杀手也感觉到了千叟为由的压迫感,踌躇着不敢上前。

    “喂,你怎么在这里?”

    “少废话,你的脚还能走吗,能走就快点离开这里。”季涯脸头都没有回,神紧张的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时刻的防备着。

    “哦。”零落看着季涯那冰山一样的脸庞,讪讪就要走开,只是刚走了一步,零落痛苦的呻吟出声,原来她才发现自己崴到了脚。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