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季涯脸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3-12-18

    烛火通明,仿佛在等待着客人一般,只是主人还在浴桶里.

    季涯和苣青先到了零落的房间,并没有进去,毕竟这是闺阁女子之地.

    “季涯深夜到此,实为公事,还请风岚小姐开门.”

    环依款步走下台阶,福了个子回答说:“大人请恕罪,我们小姐如今不方便接见大人,更不能让大人进去。”

    “哦?为何?”

    “因为……小姐正在沐浴。”环依低着头,回答得有些吞吞吐吐的。

    季涯冷眸抬起,“这么晚了还在沐浴?”

    玥儿从房间里出来,小心的将门掩好,对季涯行了个礼,说道:“小姐半夜偶感子瘙痒,于是吩咐奴婢们为她准备了汤,此时正在里面沐浴呢。”

    苣青听了,上前一步,附在季涯的耳旁说道:“半夜还在沐浴,将军,恐怕有诈.”

    季涯本就疑心,他亲眼看见萧冢进了风府之后在没有出来过,若是抓不到萧冢,他的案子没有办法再查下去.他知道萧冢也多亏了那在大街上碰见的蓝衣公子的提醒,他才想到了江湖上盛传的”迷踪子”萧冢,不管凶手是不是萧冢,他都必须先把萧冢找到,然后再进行下一步的调查.所以既然他如今知道了萧冢的所在,那么他非要找出他不可,而且,说不定萧冢就是本案的凶手,否则,为何他要逃走呢?

    季涯往前踏了一步,玥儿即可上前拦住,但是月儿还未开口说话,季涯眼神一扫,玥儿就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因为那样寒冷的眼神,让人生畏.季涯推开房门,只见房间里,水雾缭绕,散发着淡淡的花香,还有……女子的轻柔的体香……

    季涯进入房间并没有直接进去,因为玥儿和环依两人已经反应过来将季涯拦住。

    零落是未出阁的女子,且此时正在沐浴,若是被男子看见了体,那么她的名声自是好不到哪里去的了,环依与玥儿是明白这一点的。

    季涯不想出手,因为玥儿和环依是两个女子,他是一个将士,不对女人出手。

    三人僵持在门口处,只听得一声糯软轻柔的唤声:“玥儿,环依,让他进来吧。”

    玥儿环依皆错愕,小姐有没有搞错,竟然让一个大男人进入她的闺房,而且还是在她洗澡的时候,这样子,小姐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小姐!”

    “小姐!”

    玥儿与环依同时惊呼出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愣在原地,而季涯却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走进了房间,在零落沐浴的帘子外停下了脚步。

    “季涯无意冒犯,只是因为此案关系重大,必须要查清楚。”

    “不知大人,是因为什么案子要来搜风岚的闺房呢?”

    “今城中出了几起剜心命案,贼人作案手法非常高超,我们已经找到线索,跟着线索发现凶手藏入了风府,这才会深夜进入风府搜查。”

    “不知道大人认为的线索是什么?”

    苣青子急,担心那贼人若是刺客就藏在这房中,他怕是会逃走了,于是上前插话道:“我们大人只是想要搜一下你的房间,你哪来这么些废话。”

    听着苣青的话,零落的暴躁脾气就要上来,但是迫于眼前的形势还是忍忍吧,领路静默不语,只是静静的洗着上的皮肤,仔细的生怕遗漏了哪些脏东西和汗渍,丝毫不再管帘子外的两个人。

    苣青等了一会儿见零落不答话,也没有丝毫让他们进去搜查的意思,一急就要上前撩开帘子冲进去搜查,玥儿一看苣青的动作,也急了,上前想要阻拦苣青,但是一个女子的力量如何比的过男子呢,苣青只一撩,便将上前的玥儿退到在地。

    “哎呀!”玥儿不慎被苣青推到在地,手上收了重力在地面上一擦,竟然擦出血来了,尘土混着泥沙陷进了玥儿的伤口里,环依赶紧过来,苣青愣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怎么办,他并没有想要推倒那个女孩子的。

    季涯冷峻的面容没有一丝的改变,对苣青吩咐道:“苣青,你陪这位受伤的姑娘去包扎一下,我留下搜查就可以了。”

    苣青回过神来,“是,将军。”便上前想要扶起倒在地上的玥儿,却被玥儿一手推开,“拿开你的臭手!”

    苣青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环依将玥儿扶起来之后就扶着玥儿到隔壁的房间去上药了,苣青傻傻的跟在后面。

    秋夜里的风,总是多的。

    帘子被撩起一角,季涯看到帘子后面的桌子上,有一盏茶杯,杯盖放在一边,看似是匆忙放下的。

    季涯早就已经吩咐衙差将风府为了个水泄不通,没有人来禀告过有人出入,而这个茶杯,总不会是里面沐浴的女子一边沐浴一边喝茶吧,呵呵……看来萧冢果真是藏在这里。不过这就令季涯更加想不通了,一个江湖之人怎么会选择藏在一个如此知晓礼节的闺阁女子的房间里呢,这两者如何会扯得上关系?莫非……

    此时的零落正与她的师伯萧冢用腹语传话。

    “你怎么还不走?”

    “那家伙让衙差把整个风府围了个水泄不通,连苍蝇都飞不出去,我怎么出去。”

    “你不是号称‘迷踪子’么?”

    “迷踪子也比不过苍蝇!”

    “你干嘛非要惹了祸就往我这里躲。”

    “我根本不知道我惹了什么祸?他说的什么剜心命案,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今天才刚刚到城里的。”

    剜心命案?糟糕……零落才突然想起来是自己今天差点说漏了嘴,才惹得帘子外那个家伙顺水摸到师伯的的吧!这么说来……这祸,是自己惹得!靠……零落心里暗暗骂了一句。

    零落开口说道:“这里没有大人要找的凶手,大人还是请离开吧。”

    “有没有不是你说了算的。”

    “风岚以风家的名义起誓。”

    “只怕你风家的名义还不够一盏茶来的值钱吧,风岚小姐的房中放置的茶杯,可是刚刚招待过客人?”季涯的声音一点一点的传入零落的耳中,零落转眼看到刚才师伯留下的茶杯,暗暗叫苦,怎么忘了把这个弄走了……

    “风岚喜一边沐浴一边品茶,不可以么?”

    “凤兰小姐一定要狡辩,季涯无话可说,季涯给风岚小姐半柱香的时间,请风岚小姐穿戴整齐,季涯要进入搜查。”

    “我若是不穿呢?”老娘就不穿,你能奈我何.

    “那就别怪季涯不客气了。”

    “那么你会怎么样?”零落的声音愈加变得酥媚,那样的声音在每个男人的心里都会撩起一层不小的涟漪吧。

    “季涯本是粗人,不懂什么礼节,冒犯了就只能抱歉了,只是坏了小姐的名声,就不好了。”

    这个季涯……真是够厉害,零落原本以为只是随便糊弄几句就可以混过去了,但是她没有想到季涯区区一个武将,竟然能这样善辩,而且完全把利害关系摆在零落的面前,让她不得不做最好的选择,毕竟他若是闯进去了,坏的是零落的名声,别说进攻了,以后怕是嫁人都难了。但是他一个堂堂的将军,手握重兵,皇帝然不会为了区区一个小姐的名声而对他怎么样。

    看来……只好使出杀手锏了。

    零落沉默了一会儿,站起来,将一块绸布披在自己的上。

    “季涯将军,我穿戴好了,请您进来吧,不过风岚只能许您一个人进来。”

    “季涯冒犯了。”季涯掀起帘子走了进去,只见帘子里的房间,正中间摆着一个大木桶,木桶里装上了慢慢的水,漂浮着鲜艳的花瓣,地上有些湿漉漉的,看起来应该是一个人的脚印,但是却并没有看到一个人,不说萧冢,连方才女子也不见了。

    地上湿漉漉的脚印是通向萧冢藏的地方的,季涯看到房间里并没有人,却眼角撇到房间的左侧还有一扇屏风,屏风后面……季涯慢慢的靠近……

    却蓦然看见了一双纤纤玉足,往上看,是两条**,再往上……季涯迅速将脸转开,从旁边的上“嗖”的一声卷过一张棉被,大手一挥,准确无误的他后**的女子包裹了起来,因为他看到的是**的零落!

    季涯转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这是他生平第一次看到女人的**……此时他的脸上红的跟一个熟透的柿子没有什么分别!

    零落在后,忍俊不,一声笑了出来,这个人,还蛮有趣的嘛……只是这个“零落”的声音实在很想方才那个秃头大叔萧冢的声音。

    季涯带着一群衙差迅速的离开了风府,替玥儿包扎的苣青赶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是季涯匆忙离开的背影,他赶紧的追了上去,看到季涯沉着一张脸,不过那张冰山脸上此时却升起了太阳,红彤彤的,看起来还的,他问道:“将军怎么了?”后的衙差都不知的摇了摇头。

    苣青只好鼓起勇气问季涯,“将军,您怎么了,萧冢抓到了么?”

    季涯并不答话,只是脚下的步伐越走越快,好像要甩掉什么东西一样。只是,他刚才竟然一瞬间想起了那个在朱雀街遇上的带着面纱的女子,那个有着绝世清凉的眸子的女子。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