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偶遇墨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3-12-13

    零落在河边走走停停,河中间不远处有一块地江中石,那处的水流稍微湍急一些,还不时有调皮的鱼儿随着波浪跃起,银白的鱼鳞在光下闪闪发亮,江中石的旁边停泊着一艘船,零落看着觉得奇怪,谁会把船停在河流湍急的地方,不过仔细看了好一会儿,那船及感染纹丝不动,就好似停泊在平静的湖面上一样。

    河岸上的地面湿了一大片,或许是那个不小心搬运货物的时候溅起的吧,一双离人站在码头惜别,女子颔首低泣,男子拿上行李转离去。看到此番景象,零落突然轻启红唇,悠扬的歌儿漾起:

    蟾宫客,赴帝阙,相送临郊野。

    鸳帏暂相守,被功名使人离缺。好缘业!

    这是落阁旁边的一家红楼里常常传出来的戏曲,名唤《牡丹亭》,零落听得久了,也能哼上几句。零落的声音清冷中带着柔美,敲入气氛的将曲中之意表达的更加的别致,声音虽然微小,但却婉转动人,若人听了也不觉落泪。

    但是世界上总有那么些奇人,就算隔着千百米都能听见零落的歌声,有人用古琴就着零落的曲调和了进来,琴声悠扬,让这市井风尘之曲竟也有了脱俗之妙。零落抬眸,张目四望寻找琴声的来源,但是码头人多口杂,沸腾一片实在很难找出声音的来源。虽然很想见见这位抚琴的世外高人,但却不愿辜负了如此美妙的琴音,朱唇再启,接着唱了起来。

    空悒怏,频嗟叹,不忍轻离别。早是恁凄凄凉凉,受烦恼,那堪值暮秋时节!

    雨儿乍歇,向晚风如漂冽,那闻得衰柳蝉鸣切切!

    未知今别后,何时重见也。衫袖上盈盈,泪不绝。幽恨眉峰暗结。好难割舍,纵有千种风,何处说?

    莫道男儿心如铁,君不见满川红叶,尽是离人眼中血!(摘自《牡丹亭》)

    歌声中酸楚切切,执手凝噎,万般的不舍,牵肠百转的,难以割舍的意,。琴音里碧云天空,黄叶满地,红叶经霜,离人分别,暮秋时节,分外凄凉啊。

    琴声渐渐消失,云淡风轻,万物归尘……

    一曲和罢,零落就着码头的一块石头坐了下来,看着码头上船只的穿梭,眼神中有些黯然。

    就连这些船只静定的朝着一个方向驶去,因为他们知道下一个目的地会是哪里,失掉了那三年的记忆,那一段无法填补的空白让她始终无法释怀。她想起师父说过的“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才是最幸福快乐的。”确实如此,她醒过来之后也希望在脑海中略过的锥心的一幕一幕,她都希望不是真的,只是……那确实是真的。

    零落想得入神,突然后有人的脚步,零落回过头,只见一个清秀小生站在自己的后,见零落回头,那人对零落赶到有些惊艳,旋即消失,温和有礼的说道:“公子,我们公子想请您往舟中一聚。”

    “你们公子是?”零落蹙眉,她近来应该不认识什么公子吧。

    那清俊小生却说道:“公子说,‘一曲结知音,有缘何不相见?’”

    “莫非你们家公子就是刚才抚琴之人。”零落恍然大悟。方才想起刚才的琴声悠扬,若入云清音,这样的琴声若是得见抚琴之人,今出来倒也不算尽是晦气的事

    那清俊小生但笑不语,只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零落倒也很想见见能弹出如此高雅琴音的人,便就跟着那小生走去。只见男子走到岸边突然飞向着雀河飞去,轻轻落在那一块地江中石旁边的船上,也不管零落径自进了船舱。

    额……这是?零落有些纳闷,既然是请我过去,就这样丢下我,飞过去了?零落摇了摇头,罢了,还是自己飞过去吧一个纤瘦的蓝色影飞向江中,稳稳的落在船的甲板上,那船受了重力却依旧纹丝不动,,零落走在甲板上,有种如履平地的感觉,一点也不像在船上的感觉,而且这船只停泊的地方是在雀河河心处,水流湍急,但是即使这样,也没有一点的摇晃感觉,这是怎么做到的?零落疑惑着掀开船舱的帘子。

    船虽不大,大师船舱里却是别有洞天的。船舱的最里层有一层珠帘,珠子碧绿通透,偶有秋风拂过,珠玉碰撞,佩环清雅,煞是好听。

    船舱的正中间是摆了一个四方桃木茶几,上面安置了一青瓷茶具,细看那茶具竟是龙泉冰裂瓷,效果奇特、精美绝伦,浑然天成、妙趣横生。且冰裂的形状自然的呈现鱼子纹路,彰显了这茶具实乃稀世珍宝,原来瓷器因年久自然开片者,其釉面细腻,似拆而未拆,在若隐若现之间,釉面布满龟裂的纹片十分难得,若说世间有这样的绝世珍宝的话,那便就只有前朝的菱缘公主出嫁时,皇帝赏赐的那一龙泉冰裂鱼子瓷,那是瑶州龙泉窑唯一一次成功烧出自然的冰裂瓷器,原本是一件有缺陷的瓷器,但是却不曾想皇帝非常喜欢,视若珍宝。

    然而这龙泉冰裂瓷器还不是最夺人眼球的,在茶几的再前方摆了一张焦尾琴,琴弦纤细雪白,零落走进看,琴尾处刻了一行娟秀的簪花小楷小字:“韶华逝,寄云水,一朝风月成空,此永驻。”零落一看便心中了然,此琴名唤“桐华”,是前朝著名的琴师殷阆所制,殷阆与素玉公主的,传说二人在桐华台琴笛合奏而相遇,互相倾心且结为知音,然皇帝并不同意二人结为连理,二人相约私奔,却不料消息走露,引得追兵,二人逃走。殷阆曾偶得奇木,但木已遭稍微,故筑成焦尾琴,追兵追至桐华台,殷阆与素玉公主自知无法逃离,于是在桐华台合奏,以作分别之曲,二人琴笛和谐,却引来凤凰,载二人双双化仙而去,桐华台上只留下了那焦尾琴和素玉公主的紫玉笛,这琴尾的词便是殷阆对素玉公主的意。前朝灭亡之后,这焦尾琴和紫玉笛便消失了,杳无音讯,却不曾想今竟然能在此处见到。

    零落忍不住伸出手触摸琴弦,就好似天然的驱使,零落素白的柔荑自如的在琴弦跳动,突然一阵清脆的珠帘掀起的声音,琴声戛然而止。在珠帘之后走出来的是一个男子,零落抬头,看到那个男子的时候,才知道原来男人……也可以这么美!今天这是怎么了,总是能碰上美男帅哥。

    一袭白衣,如瀑的青丝用金圈挽起,微风过来,衣袂飘飞,恍然若仙,这个男人到底是人,是仙还是妖啊!零落不感慨。

    男子向着零落的方向走来,零落只觉得那是个仙人向她走来,一时间竟然看得呆住了。

    “在下殷墨兮,莫非墨兮长得太过惊悚,吓着姑娘了?”墨兮勾唇一笑,轻声问道,口音有些陌生,大珩语说的有些不太顺溜。

    这男人……零落暗吸了一口气,不笑还好,这一笑是要颠倒众生么。

    “啊,啊不是,不是太惊悚,而是太美了。”零落一时竟然忘了对方称呼她为姑娘,而不是如她的装扮,称她为公子。反应过来,零落抿唇一笑,“公子好眼力,怎么就知道我是个女儿呢?”

    “如此宛转柔美的声音,男子如何唱的来,就算能模仿,也不能模仿女子内心那细腻的心意。”墨兮边说着便就着茶几盘腿坐下。

    原来他真的是听到了自己哼的曲子,只是这船离岸边有几百米,自己哼的十分的轻微,只有她一个人才可以听得到,眼前的人难道又千里眼,零落疑惑的看了看墨兮的耳朵,觉得也没有什么异样啊。那便是这男子的武功十分高强,而且,功力深不可测……

    “姑娘涉水而来,墨兮理应请零落姑娘喝一杯清茶,请坐吧。”墨兮随意摆弄白色的衣摆。

    零落姑娘?等等,就算这个人认出自己是个女儿,但是自己现在的样貌可是风岚的,他却称呼自己为零落!零落不有些紧张慌乱说道,“公子说笑了,风岚纵使是女儿,闺名也只一个岚字,公子何以称呼风岚为零落,公子……怕是……认错人了吧。”

    墨兮浅浅的笑了笑,且真如画中走出来的一般,只是眼神没有任何变化,显得有些呆滞说:“你就是零落姑娘,朱雀大街的‘神之手’妆娘。”

    零落心里尽是惧怕,勉强的故作镇定说道,“公子怕是眼里不好,所有人都知道我是风岚。”

    “那是因为,他们都只看到了姑娘的容貌。”

    “你什么意思?”难道这个人看出了自己的化妆术?零落的手攥紧了藏在袖子里,若是这个人以自己的真是份作为要挟,那么自己就了结了他!

    “零落姑娘不必紧张,墨兮的世界里从来没有出现任何人的容颜,所以墨兮也不会被姑娘的容貌所欺骗。”

    “你是想卖弄你自己有一双洞察世事的眼睛么?”

    “不……不是眼睛,而是心,墨兮不过是个瞎子,怎么会看得见姑娘的容貌呢,自然也不会被姑娘的容貌所欺骗。而且,这世界上,恐怕也只有瞎子才不会被零落姑娘的收益迷惑吧。”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