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差点露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3-12-08

    “夫人,你这话就不对了,嬷嬷我严格还不是为了岚小姐好么,要是将来嫁去了别人家也这般的不识礼仪,岂不是要贻笑大方了。(百度搜索更新更快..)方老爷在你出嫁之前就一直这样的交代嘱咐我,要我一定好好的为他看着你们的。”

    “岚儿还小嘛。”风夫人为零落开脱道。

    “还小,都已经十七岁了,别人家的女儿十七岁早就已经嫁去夫家生儿育女去了,这老爷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两年前,华家来提亲,怎的就不答应了去。这华家是大珩的首富,算来与我们家也是门当户对的,岚小姐嫁去那里也不会吃亏……”蓝嬷嬷低着头喃喃的低语着。

    不知道是不是受不了嬷嬷的唠叨,风夫人突然打断了蓝嬷嬷的,说:“嬷嬷给我们盛些饭来吧。”

    “好的,夫人。”

    蓝嬷嬷往静心堂的厨房去了。

    风夫人看着正目不转睛盯着八珍齐聚的菜盘子看的零落,轻声唤:“岚儿……”

    零落收回目光,“嗯?”

    “你一定要入宫么?”风夫人问着。

    “娘,爹不是说了么,我若是不参加选秀,那么就是嫣儿也要去的,嫣儿的体那么差,怎么去得了呢。”

    “话虽如此,但是娘真的不想你入宫。”

    “娘……”

    “嬷嬷说的没有错,你爹其实两年前就该把你嫁出去的,这样就不会拖到现在,以致你要入宫了。我记得两年前华家来提亲,你爹却冷冷的拒绝了,说那是林国扬丞相的计谋,他才不会中计呢。这两年倒也不是没有人家来提亲,但是你爹都拒绝了,他以为我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么。他不过就是想用女儿攀上皇室罢了,哼!”风夫人说着轻嗤了一声,那个丈夫对她来说早已经不像三年前那般的珍贵若宝,如今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她的两个女儿。

    “娘……你不要这样说爹爹,爹爹他也只不过是想为我择个好人家罢了。”

    “哼……为你好,他现在眼里除了权势地位还有那个女人,眼里哪还有别的东西。那个如兰君子风大学士早就死了,自从他三年前突然开始争权夺势,我就对他彻底失望了。”

    三年前突然开始争权夺势?零落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三年前一个儒生文官怎么会突然开始争权夺势,虽然说男人都是有野心的,但是风霖做官已经有十多年了,如果有野心那么早就该有了,为什么会是在三年前呢?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事,催生了他的权力之心,实在奇怪。

    零落抬眼看见风夫人一脸悲戚之色,于是转移话题说道:“娘,好了,咱们不想那么多了,女儿怎么样都行,只要娘和嫣儿安然无事就好。”

    蓝嬷嬷从门外端着饭进来了,各放了一碗在零落个风夫人的面前,风夫人拿起饭碗,用饭匙安然自若的吃着。

    但是零落看到那碗饭的时候,却迟迟不动手,有些为难之色看着饭碗。

    原来大珩的王公贵族吃饭讲究“牛宜秩,羊宜黍,象宜穆,犬宜粱,雁宜麦,鱼宜菰,凡君子食恒放焉”也就是说吃什么菜就要配什么饭,而今蓝嬷嬷准备的是鲫鱼老火汤,鱼应当配以菰米进食,所以蓝嬷嬷盛上的是菰米。

    只是这菰米零落从来没有吃过,因为她几乎不吃鱼。菰米就是茭白,生于湖泊中,结的果实像米,很稀有。九月抽出茎,开的花像苇。果实长一寸多,秋霜过后采摘,皮呈黑褐色,主要功能是调理脾胃的。这两,风家夫人的肠胃不适,没怎么进食,于是蓝嬷嬷特意弄了菰米饭。

    这菰米就是茭白,生于湖泊中,结的果实像米,很稀有。九抽出茎,开花像苇。果实长一寸多,秋霜过后采摘,皮呈黑褐色,它还有一名叫雕菰。零落嫌他看起来超级没有食,所以从来不碰它。至于鱼嘛,那是因为零落自从掉落雀河,喝饱了那河中带着腥味儿的河水之后,醒来一闻到鱼的味道就会想吐,所以落阁也从来不做鱼了。

    看到零落不动筷子,风家夫人以为饭菜不合自己女儿的胃口,忙问道:“岚儿,怎么了?”

    零落赧赧的摆了摆手,“哦,没什么?”

    风夫人试探的问道:“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啊。”

    零落想,要是自己不说吧,那自己就得饿肚子,说了就是分布和礼仪但是最终还是肚子具有优先权,零落说道:“倒也不是,只是我不喜欢吃鱼,也不吃这菰米的。”

    听到零落的回答,风夫人和蓝嬷嬷都愣住了,有点面面相觑。

    风夫人惊愕道:“岚儿……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吃鱼的么,还有这菰米也是你最喜的,你总是说,这菰米有一股茭白淡雅的清香,你尤其喜,今天……怎么反而说,你不喜欢吃这两样东西了呢?”

    而蓝嬷嬷则在一旁面有愠色的说着:“岚小姐,礼仪之人岂可挑食。”

    什么!风岚最喜欢吃鱼和菰米!怎么办,自己岂不是要露馅了!不行,得赶紧想个说辞。

    零落突然灵光一转,说道:“哦~岚儿的意思是……是……这鱼儿看着这么可,岚儿不忍吃~”

    “真的么?”风夫人狐疑的看着零落。

    零落只好说道:“额……娘,岚儿前段时间读书,有一佛偈说道——‘慈心不杀,素食有益’。岚儿觉着说的十分有礼,故而不愿再食。”

    “原来如此,蓝嬷嬷把这些类的事务撤了下去吧。岚儿说的没有错,我也是个礼佛之人,不该再食这众生之。”风夫人向来拜佛,有慈之心,现下听见零落这么说话,赶到十分的开心,想不到自己的女儿竟然也如自己般有敬佛之心,微笑着朝着零落的方向颔首。

    零落本来有些担心的看了风夫人一眼,还好,风夫人只是不解的皱了皱眉,继而舒心的展开了皱着的眉毛,并没有怀疑自己。只是……这样一来,就没有吃了!千不该万不该啊,多说什么呀,呜呜……零落心里一万个责骂着自己,此时的她只想给自己的几个嘴巴子。

    蓝嬷嬷果然把类的都撤了下去,端上来的是香菇西兰花,爆炒杏鲍菇,清蒸莴笋,还有……葱花豆腐汤!所以说啊,多嘴多受罪!

    零落苦着一张脸吃完了饭,告别了风家夫人后回了自己的房间。

    已经下午申时了,零落闲着无事,打开风岚的橱柜想找点书消遣一下,只是她一打开书柜,放眼望去,便都是些《诗经》,《尔雅》,《女训》,《尚零落从小就读过了,而且背的滚瓜乱熟,睡觉慕容录根本就是把自己当做皇后培养的呢。而风岚果然是个才女呀,所读之书涉略甚广,无怪乎才不过十岁就名动京城了,这风霖倒也还真是用心。

    零落随手的翻动着橱里的书有好些沾上了灰尘,看来是许久没有动过了的,只是最后一排的确实一点灰尘都没有的,应该是风岚生前经常翻看的书本。

    零落顺手拿了一本《红记》,翻开来看,原来这书讲的是王娘和书生申纯的因不被准许而双双殉的悲剧,零落看得起劲,竟也忘了坐下,就站着一只将整本书看完。这样的通俗戏文,她是慕容清的时候是从来没有看过的,做为零落的时候也甚少接触这样类型的书,看罢,零落感慨颇深,叹了一口气,正合上书本,却瞥见了书的下角有一行小小的簪花小楷字,仔细一看,原来写的是——“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黄昏之约,子宁不来?”

    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蓦地,想起了朱雀街头对季涯的匆匆一眼,就是那样的感觉么?

    不!自己早就没有那样的感觉了!自从云飒违背了他的誓言那一刻开始!

    咦?这字体看着不像是书本印刷所有的,因为大珩采用的书本都是雕版印刷的,字体以礼数为准,这行小字是以楷体写就,而且,看着十分娟秀,出自女子之手,这难道是风岚写上去的么?

    “哎呦!”零落脚下一麻,方才反应过来,刚才站的太久了,双腿都没有了知觉了,零落放下书本,赶紧坐下,小心的揉捏着小腿肚的地方。

    “小姐,你怎么了。”环山闻声进来。

    “哦,没事,就是腿站的久了有些麻。”零落看到环山进来,继续揉捏着自己的腿,突然抬头问,“玥儿去哪里了?”

    “玥儿她去给小姐您制作衣裳去了。”环山边说着,便向零落走来。

    零落低着头“哦”了一声。

    环山低下子,伸出手给零落揉捏着,力道刚刚好,低着头一边说着:“小姐,您倒和新来的玥儿十分的亲近,从前您去哪里都喜欢环依陪着的。”

    零落干笑了两声:“呵呵呵……因为她是新来的嘛,世有十分可怜,要是我不多亲近她一些,只怕她会不习惯这里。”这个环山当真是十分细心的人,零落不感叹道。

    “还是小姐想得周到。”环山低着头说着,看不见她的表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