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谁是他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3-12-07

    风安听到风家夫人的指责,先是一愣,继而眼神里有了然的思绪闪过,虽然很快,但是却被零落看见了,那风安一脸迷惑的样子看着风家夫人,说道:“夫人,风安实在不知夫人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哼!池塘边上的桐油是不是你放的?”

    “桐油?什么桐油?”风安仍旧是一脸无知,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你还要再装么!你从聚油堂买回来的桐油呢?”

    听到聚油堂三字的时候,风安终于神色变得慌张起来,支支吾吾的说道:“桐油……额一直放在……放在后院的仓……仓库里。”

    “哦,是么,仓库里,蓝嬷嬷,你去帮我到仓库里看看,有没有这桐油。”

    “是,夫人。”蓝嬷嬷就要动前往仓库。

    那风安眼神焦急,立马改口:“不是!”

    “什么不是?”

    风安的脸色纠结着,眉头皱得陷了进去,晃了半天才说:“桐油在……在……在……二夫人的房间里。”说完了之后,风安竟像踏实了一样,松了一口气,额头上有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流下。零落瞧着有些奇怪,只不过回答个问题,怎么像做艰难的选择一样。

    风夫人道:“你刚才不是说在仓库里收着呢么?”

    “奴才……奴才记错……记错了……”风安冷汗直流,跪在地上吃吃的说着。

    “她让你买那桐油来干什么?”

    “奴才也不知道,只是二夫人吩咐买的就去买了。”

    零落蹙着眉开口问道:“桐油是西南羌国的产物,京中很少有,你怎么会知道聚油堂有呢,我问过了,聚油堂虽然有着桐油,却是不用来卖的,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是二夫人吩咐奴才去聚油堂买的,奴才就去了。”

    原来如此,零落大概是明白了整件事的经过了,那王姨娘本来就是风霖从西南带回来的女人,桐油她是肯定知道的,而且想必她应该认得聚油堂的那个老板,否则,那个老板怎么会将不在售卖的东西卖给她呢。不过这老板……和王姨娘是什么关系?等有空的时候,该去见见这个人……

    风夫人听得这话,脸色变得十分的沉,她思索着望向零落,零落此时则已轻轻起,扶起风安,温柔的说道:“风管家,娘只是问一问而已,您何必跪在地上呢,这渐入深秋了,地上凉,我扶您起来吧。”

    风安战战兢兢地在零落的搀扶下起,双腿已经有些站不住了。

    “夫人,还……还有什么吩咐么?”

    风夫人嫌恶的看了他一眼,说:“滚吧。”白养了这么多年的人,到头来竟然是给敌人养了个好帮手!

    “是,风安告退了。”风安有些颤栗的走了出去,背部畏缩着,连上的一块玉佩掉了下来竟也浑然不知发出一声微弱的响声,旁人没有发现,零落练过武功,耳尖着听到了,往风安的方向看了看,发现地上有东西。

    待风安走后,零落走过去,悄悄将玉佩捡了起来,只见那玉佩并不似平常的样式,绘着一个奇怪的图案,零落捡起收进了怀里,然后扶着风家夫人回房间里坐下,屏退了旁人,只剩下两个人在房间里说着话。

    “娘,你怎么看这件事。”

    “这不是很明显的么,那个女人想要害死我的嫣儿。”

    “可是她为什么要害嫣儿呢?”

    “她想要除去嫣儿,然后下一步就会除去你,这样一来我就孤家寡人一个人,她就好吧我赶出家门去,她也就当上正室,她的女儿也就成了嫡女。”风家夫人恨恨的说着。

    “这样说的话,也不是不可能。”零落说完,兀自的想着,这风安是方府的老奴了,方府于他有救命之恩,看着他也不像个忘恩负义之人,怎么会帮王姨娘做事?若说是利益的惑,这王姨娘虽然掌着风府的大小事务,但是她自己的穿着却不算出挑的,若要以钱财给风安,她也给不了多少,毕竟她不过是个姨娘,而且方才的账本,零落粗粗的浏览了一下,没有什么出入的地方,王姨娘也没有在风府的钱财里动了手脚,她自己本来就是个羌国乡下来的人,自是没有什么钱财的。

    那么钱财惑是不会有的,权力地位么,在风家夫人闭门不出之前,风安已经是风府的大总管了,现在也仍然是。既然不是利益的惑,那就只剩下一个,就是风安有什么把柄在王姨娘的手里!

    零落突然想起自己方才在地上捡到的那枚玉佩,玉佩上的图案十分的奇怪,零落实在没有见过,拿着玉佩傻傻的发着冷,风夫人见零落不答话,回过头来却看见自己的女儿拿着一枚玉佩在发呆,“岚儿,你拿着什么?”

    “哦,娘,这是风安走的时候掉在地上的。”

    风家夫人从零落的手里拿过玉佩,仔细的端详着,看了一会儿说道:“这玉佩的玉质很不错,触手生温,只是这图案,很是奇怪,像鸟却又不像,底下还有一团雕得像莲花一般的东西。”

    “娘没有见过么?”零落疑惑道。

    风家夫人思忖了一会儿才说道:“这我还真没有见过。”

    零落抬眸看着风夫人,说道:“我还以为是娘您赏给他的呢。”

    “没有,我赏给下人的东西一般都是经过我挑选的,如果是我赏的,那我是肯定记得的。”

    零落脸色突然变得轻快的笑了笑,说道:“可能是风管家自己买的吧,呵呵。”

    “他自己买的?哼……就他那个格我还不知道么?他向来不这些金玉,以前我爹送给他的他一应全部都悄悄兑换了银子去了。你瞧瞧他上穿的衣服,都是简朴至极的东西,他这样省吃俭用的人怎么会去花钱买这些东西。”

    “那他这玉是从哪里来的?”

    “谁知道呢?不过先留着,说不定会有用的。”

    “嗯。”零落从风夫人的手里接过玉佩,放进自己的袖兜里,突然听闻一阵“咕噜”的声响,风夫人看向声音的来源——零落的肚子。零落羞红了脸,出糗了……

    风夫人会意的笑了笑,说道:“岚儿,折腾了这么好一会儿,你也该饿了,我让蓝嬷嬷去给你弄点吃的,咱们一块吃点饭菜,蓝嬷嬷的手艺呀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的呢。”说着,往门外唤了一声,“蓝嬷嬷。”

    蓝嬷嬷推门进来,脚步有些蹒跚,零落才注意到,蓝嬷嬷是个已经年过六旬的人了,上只穿这普通的布衣,脚底是一双新纳的鞋子,纯黑的。眼角的皱纹如老树的根蔓延在两鬓,半浑浊的眼眸慈祥的看着零落二人。

    这蓝嬷嬷是风夫人从小的母,跟着风家夫人已经有三十七年了,从出生到现在,寸步不离,对风家夫人照顾的无微不至,对于风夫人的两个孩子,风岚和风嫣,也是十分的疼惜的,风岚死之前跟自己说过的,这风夫人闭门不出之后,一直是蓝嬷嬷给她和风嫣照顾着生活起居,虽然已经年老了,但是做事还是很利索的,不过风岚最烦的蓝嬷嬷的一点的就是——太罗嗦!

    而且这啰嗦还是个遗传病,风岚的侍女环山是这蓝嬷嬷的孙女,跟蓝嬷嬷一样的啰嗦,风岚的吃穿用度都是按着规矩来的,就连用水的温度都被她规定好了,什么时候用几分的水,全部交代给环山,风岚也只有默默的接受了,这个零落今已经领教过了。

    “蓝嬷嬷,你给我们弄些吃的来吧。”

    “是,夫人,已经备下了,这就叫她们送进来。”

    蓝嬷嬷又走了出去,往门外招了招手,不一会两个侍女端着一些菜式就上前来了,摆上桌面,分别是一碟小青菜,八珍齐聚,鲫鱼老火汤,蓬连豆腐,菜式不算多,但是看起来都十分的可口的样子,零落忍不住拿起筷子夹了一点鸭胗,还没入口却被蓝嬷嬷一手打掉了,筷子掉落在地上,还有鲜嫩可口的鸭胗也掉在了地上,零落正要生气,突然想到自己现在是风岚的份,于是隐忍着不说话。

    “岚小姐,嬷嬷我说了多少次了,夫人还没动筷子,你怎的就先动了,些许子不见你,你倒越发的没有礼仪了。”蓝嬷嬷一边捡起掉落的筷子,一边指使这其他两个侍女收拾,一边还对着零落的行为碎碎念。

    零落方才想起,这在大珩有份的人家进食,都是地位高的人先动筷子,别人才有资格动筷子,地位高者没有夹过的菜,旁人也一样不许动,这些利益,零落自然是知道的,她以前在慕容府和皇宫里,都是十分遵循规矩来的,只不过在市井生活了三年,习惯早就改了,方才肚子又饿,一下子没有注意礼仪,这下子被蓝嬷嬷数落了一番,乖乖的拿过新的筷子,等风家夫人先动。

    风家夫人溺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说道:“没事儿,来岚儿,吃饭,在娘这里不用这么些规矩,蓝嬷嬷你也太严格了些。”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