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访聚油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3-12-05

    零落有些不耐烦,看着那伙计的眼神,直接了然,零落在市井好歹也混了三年,对于市井小民的嘴脸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的,于是直接拿出一锭银子,放在柜台上,那伙计一见银子立马两眼放光,伸出手摸了摸那银子,拿起来看了看色泽,还点了点分量,当下心花怒放的,就要往兜里收,零落一个快手夺回银子,将银子放在那伙计的眼睛两公分处,却就是不让那伙计拿到。

    “伙计,我再问你一次,你们这儿有没有桐油卖?”零落的眼神犀利,仿佛他已回答的不合她的心意,就要吃了他一样,双目紧盯那个伙计,伙计有些心颤……这个公子……好可怕……

    那伙计愣了一会儿,又看看零落手里的银子,说道:“有!不过比较少,而且那点子桐油都是老板保管者的,从不卖人。”

    从不卖人?为什么,有这油还不卖,这家店的老板可真是奇怪啊。“那最近有没有人想我一样来询问过买桐油?”

    “有啊,那风家的大管家前儿个刚来过一趟,问我老板要了些桐油呢。”

    风管家?怎么会是他?他与嫣儿怎么会扯上关系?零落心里更是添了一份不解,追问道:“风家的大管家?可是风安?”

    “这叫什么名儿我就不清楚了,我只记得他有一口大胡子。”

    大胡子,零落脑海中浮现那个穿堂而过的风管家,的确,有一口让人过目不忘的大胡子,长满了腮边。

    “原来这样,多谢伙计告知了。”

    “那……这……”那伙计的眼睛不停的瞟着雪白的花银子,眼神里泛着占为己有的**。

    “拿去吧。”零落没好气的说道。突然想起什么,又转来,那伙计以为零落要反悔了,急忙将手里的银子往怀里揣,生怕零落再要回去,谁知零落只是对那伙计对说:“再给我拿一两的桂花油,要上好的。”

    “好嘞。”那伙计放了心,乐呵呵的称了一两桂花油,用一小壶油瓶装好,交给零落,零落便转走了,留下店小二摩挲着那雪白的银子傻笑着。

    零落走进布庄看见玥儿和风夫人正在看布料,微微的笑着便喊了一声:“娘。”

    三人同时回过头,只见一个翩翩俊俏公子徐徐走来,眉目淡雅清秀。那布庄店的老板简直看呆了。

    风夫人看见女儿进来,嗔怪道:“哎呀,你这孩子去哪了,我正要给你看看布料呢,这锦缎当真是好极了的。”

    零落撒的笑了笑,说:“岚儿只是去给娘亲买了些桂花油,娘亲多年不出门都懒得搭理自己了,刚才看娘亲的发丝都已经有些许的花白了,买些桂花油来滋润滋润那必然是很好的。”

    “你呀……”风夫人也不再责怪零落,对着零落招手道,“来,你来看看这锦缎如何。”

    零落应声过去,随意摸了摸锦缎,说道:“这碧水斜纹织锦,乃是南方陵城的特有的锦缎,如这碧水一般的柔软,斜纹织法更是陵城特有的记忆,而且这布料闻上去有着淡淡的方向,想必是用香熏过的吧,这么细心也只有当今大珩国的首富华府门下的‘绫罗阁’才有这般细腻的心思吧,当真是很不错呢。”

    “啊呀,公子真是慧眼呢,博学多才,确实如此啊。不瞒公子说,我们这是华家的锦缎的专门售处,方才华家的花公子还来这店里视察呢,华渊公子呀可真是难得来一次呢。”

    废话,就这些,零落以前在宫里,在慕容府的时候,不知道穿过多少呢。零落顺手摸了摸那绸料,确实不错,是陵城出产的。

    风夫人打断了老板的侃侃而谈,说道:“老板,我们就要这些了,帮我们包裹起来吧。”“哎,好的。”那布庄老板赶紧将锦缎包装好了,这老板眼尖,从风夫人一进门就知道了她们必定非富即贵,这不果然,才开门不过拉几个小时,就卖出去这么大一笔的生意。那布庄老板满脸笑容的递过包好的锦缎,玥儿接过锦缎,三人便一起离开了布庄店。

    零落一边走一边开口说道:“娘,我肚子饿了,我们去吃点饭吧。”

    “哦,好呀,不过这儿离家里不远了不如我们回去再吃吧。”

    零落却变了脸色,努了努嘴,说:“娘,那个女人准备的饭菜我可吃不下。”

    一说到王姨娘,风家夫人的脸色立马就变得沉了,“她倒也是有好手段,这些年,府里上上下下谁不着她那口饭吃啊。”

    “娘亲,那还不是因为你嘛,这些年我与嫣儿都是自己让厨房弄吃的,她送的饭菜我们一口都不尝的。”这个倒是真的,零落都是从风岚的口中得知的。

    “岚儿……这些年,苦了你们了。”风夫人的目光流连在零落的脸上,眼神带着深深的疼惜和悔恨。

    “倒也是不苦,只是我们都很想念娘亲。”

    风夫人听了零落的话,放慢了脚步,低着头,不知道是对零落说,还是在自言自语:“都是我不好……”

    零落看着风夫人的反应,想来这个风家夫人知道自己的女儿过的并不好之后,悔恨和疼惜是必然的,于是趁打铁:“娘……有些话我一直想对您说,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口。”

    “岚儿,你是我的女儿,有什么话就跟娘说好了。”

    “娘,岚儿希望您重新成为风家的女主人!”没错,就是要你成为风家的女主人,否则自己入宫的事只怕有些麻烦,就算那个女人不会干扰自己入宫,但是在风府的这段子也只怕会不好过,况且,零落一旦入了宫,若是这王姨娘一时看不惯,在背后捅自己一刀,那可真是不得了的,要想在后宫步步高升,娘家的老窝必须给整理好,一些不干不净,碍手碍脚的东西要么控制住,要么清除掉,不过,这些事,她不方便出面,然而换个人就不一样了。风夫人是自己如今份的娘亲,又是正室,处理起这些事来必然是名正言顺的。

    “什么?”一点都没有预料到自己的女儿会说出这样的话,更想不到的是竟然是一向与世无争的岚儿与自己说的,风夫人再次仔细的审视着自己的女儿,她有些不确定,眼前的女子是不是自己的岚儿,那个文静贤淑的岚儿……她却不知道她眼前的这个女儿的心眼里早已经转了不知道多少个了。

    为了不让风夫人怀疑,零落说道:“娘,我总也以为向您一样与世无争的,就可以安稳的过了这一生,只是,娘直到今天这件事发生,我再也不能隐忍,为了嫣儿,我一定要出这口气。”用来牵动风夫人,这是最好不过的了。

    风夫人听得一头雾水,“岚儿,你在说什么啊?我完全听不明白。”

    “娘,我刚刚在嫣儿落水的地方,发现了桐油。”

    “桐油?”

    零落向风夫人解释道:“是的,这是一种产自西南羌国的油品,状似食用油,但是实际上十分的润滑,西南夷民通常用它来润滑轮胎的。在嫣儿落水的那一刻,我就在想,那花园离池塘边还有几米的距离,嫣儿的眼睛又没有问题,还有若水和若雨两人看护着,怎么就能掉到水里去呢。唯一的解释只有那还未来得及清理的桐油。而我在嫣儿的鞋底也发现了桐油所以我想……嫣儿是踩到了桐油才会滑到池塘里的。”

    风夫人几乎失声惊叫,“什么!你是说……有人故意的!”

    “没错!”

    风夫人转念一想,说道:“可是……也有可能是府里的佣人不小心撒在地上的啊。”

    “娘,咱们府里唯一用到油的地方就是厨房,厨房与华渊根本不在一个方向啊。再说了,这桐油乃是西南羌国的油品,在京城很少有人有的,也很少有人知道。”

    “羌国……你是说,这件事……是那个女人干的?”

    “我想跟她脱不了关系。”

    风夫人皱着眉头,说:“可是,她这样做不是太明目张胆了么?”

    零落轻嗤了一声,“哼……她当然不会这么笨了,这件事,是风安做的。”

    “风安?!”风家夫人听到跟随自己多年的风安的名字的时候,子一震,停止了步伐,转过脸来不可置信的看着零落,随即想了一想,又摇摇头说,“不……不可能是风安,风安是我从方府带过来的,对我一直很衷心,怎么回事他呢。”

    “没有错的,娘,我去问过聚油堂,只有风总管去买过桐油!”

    “风安……风安……”风家夫人的口齿里不停的琢磨着这两个字眼,“风安个畜生,枉我对他这么信任!哼……别以为我吃斋念佛了这么些年,就以为都可以趴到我的头上,不把我当回事了!”

    很好,现在风夫人已经被自己激怒了,想来处理掉风家的绊脚石王姨娘母女也更多了一份把握,零落的嘴角弯出一个满意的弧度。

    三人在街上又随意的逛了逛,便就回家了。

    哪知才刚刚到家门口,就碰上了风安,他想风夫人和零落行过礼之后,便就要往后院去了,风夫人却叫住了他。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