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宫中换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3-11-28

    “离这儿不远,你扶着我,我知道在哪里。”零落虚弱的语气渐渐低下去了,是的,琅萱阁,她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那是佘太妃以前的住处。佘太妃是先皇云澜的宠妾,先皇没有真正的坐上皇帝就已经仙逝了,作为他的宠妾,当今皇帝以仁慈之心,将其接入了后宫,封为太妃生活着,零落以前还是慕容清的时候常常会去那里玩,但是后来佘太妃却莫名其妙的死了,自她死后,再也没有人打扫那个地方,自然也不会有人再去那个冷宫一般的地方了,所以现在去那里换药是最安全的。

    玥儿在零落的指示下,扶着她走向了琅萱阁,琅萱阁果然如零落所估计的那样,早已经没有人了,死寂沉沉的,没有一个人影,原本每个宫里都会有一个内侍太监守着的,但是此时那个内侍估计不知道躲到哪里偷着玩耍去了吧。

    玥儿扶着零落推开琅萱阁的宫门,一股刺鼻的尘土扑面而来,玥儿连忙摆手想要挥开那些扬尘。宫门没有上锁,一推就开,庭院里的那棵梧桐树,落叶满地,积了厚厚的一层,踩上去柔软如棉絮。零落轻车熟路的进了琅萱阁的内,那是佘太妃曾经的卧室,她让玥儿打开窗户,借着月光上药。

    玥儿解开零落的衣服,将外衣脱下,然后是内衣,亵衣,露出那光洁的后背,只是月光下那美丽的背上有一刀可怖的伤痕,此时那结了点痂的伤口因为刚才的凤来舞已经又裂了开来。冷冷的秋月下,显得煞是恐怖。

    “哎呀,小姐,不行你已经又流出血来了,我必须要给你把伤口上的血迹洗掉,还有那可恨的五石散。”

    “嗯。”

    “小姐,这里那里有水井么?”

    “出了门,往左边走,拐过一个弯,那里就有口井。”

    “嗯,好的,我先去打盆水来,小姐你忍忍。”

    “没事,你去吧,这点痛,老娘还撑得住。”说完,零落扯出一个苍白的笑脸对着玥儿,想让她放心。

    玥儿看着极力忍着痛的零落心里犯上一股心酸,小姐虽然总是自称自己是老娘老娘的,那样的粗鄙,显得她仿佛无坚不摧,其实,这样的刀伤哪怕是七尺大汉也会疼的喊出声来的吧,可是小姐竟然一直隐忍着,小姐,玥儿多希望你能像个女孩子一样,也会喊痛啊。虽然玥儿不知道您经历过什么,但是您的痛苦玥儿始终感同受,您是玥儿唯一的亲人,无论怎样玥儿一定会陪着您的。

    黑暗中,一个女子极力的隐忍着伤痛,另一个女子则落下了怜惜心酸的泪。

    玥儿害怕被零落知道自己哭了,那样她一定又会取笑自己的,所以快步的离开了内,到水井旁打了盆水,回到内,零落此时几乎要痛的昏厥过去了,五石散的麻木作用只能维持四个时辰,现在早已经过了。

    玥儿打了一盆水进来,准备帮零落清洗伤口,没有干净的麻布,玥儿只好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了半块残布,伸进冰冷的井水中,将布浸湿,只是,一声金属刮盆的声音,让两个人不有些惊讶,玥儿伸手入盆地一抹,竟然摸出了一只金钗来。

    “咦?这是什么?”

    “拿来我看看。”

    零落从玥儿的手中拿过金钗,仔细端详,奈何没有灯,看的实在不仔细,依稀觉得样式有些旧了,零落想了想,将那金钗放进了袖带中。

    “小姐,你为什么要把那金钗拿走呢,师傅说过不知名的东西不要乱收,不然会惹来大祸的。”玥儿有些担心,这是她第一次入宫,对宫中不熟悉,而且在她的印象中,后宫都是吃人的地方,所以对于不是自己的都系,玥儿都很担心拿了会出事。

    “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这只金钗有些熟悉,既然是佘太妃宫里的东西,我留着就当是个纪念吧。”零落不是很介意的,随手将金钗放进了袖兜。

    “小姐,你以前和这个佘太妃很熟么?”

    “嗯,算是吧,我总是喜欢来找她玩。我那时才不过十一岁,就被我的父亲慕容录送进了宫里,由太后教养着,因为那个时候人人都知道我会是未来的皇后,没有什么人与我为伴,太后虽然名义上是教养我,但是她总是把我交给手下的姑姑调教,当时宫里只有皇上和我玩得来,但是那时候当今的圣上……也才刚即位不久,虽然只是个孩子,但是很多时候那些大臣们都拖着他议事,象征的征求他的意见,所以我就会经常一个人在宫里乱逛。有一天我听到非常美妙的琴声,于是我就循着琴声而去,就遇上了佘太妃,她是个很美的女子,有着像母亲那样温柔的笑容,对我也很好,经常会教我很多好玩的东西,我的古琴也是她教的呢。但是因为我总是跑去找她,被太后发现了,太后就不再让我随意跑了,然后不到一个月,我就听到别人说,佘太妃她突染恶疾,已经仙逝了。”忆起故人,零落的脸上染上一层的落寞。

    红颜本薄命,宫燕如浮萍,不知应落何处去,却惹尘埃,终没黄土……

    零落继续说着:“当时我不相信,因为那样美丽的女子,她还那样年轻,她也没有什么病,怎么会突染就死了,我想去看她一眼,但是云飒……不皇帝他拉着我,不让我去……最后,我连她埋在哪里我都不知道。”零落将头掩埋双膝之间,低低的啜泣着。

    “小姐……”玥儿想要抱着零落,但是她的手上正在给她撒着药,松懈不得。

    哭过了一阵,零落终于觉得好受了些,呼出一口气,将衣服穿上,小心翼翼的,害怕再次扯裂了伤口。

    “好了,我们回去吧,要是回去迟了,爹会疑心的。”

    “嗯,小姐,我扶着你。”

    两人走出了琅萱阁,却没有发现黑暗中,琅萱阁里还有两个的影,一黑一白。

    “将军……那枚金钗似乎被她们捡走了。”

    “没关系,那枚金钗到了她的手上,或许会更有趣。”低沉的嗓音萦绕着黑夜的踪迹,更有着一股魅惑。

    “将军,什么意思,苣青听得有些糊涂,她是谁?”

    “她是谁,我现在也还不能肯定,但是我能肯定的是,她将来会让这座后宫,翻过天来。”似乎夹着一丝的笑意,黑暗中,那白衣的将军,嘴唇上扬。

    “……”苣青没有再说话,他看着那个远去的纤瘦的影,她……将会翻过整个后宫的天地来……或许苣青从别人的嘴里听到这句话,会冷笑一声,然后置之不理,只是,这话竟然是从他,这个如同天神一样的男子的口里说出来,那么她的上一定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的吧。

    季涯抿着纤薄的嘴唇,那清瘦的女子每一步都落在了他的视线里,只是他又想起了那个朱雀街上惊鸿一瞥的女子,她的影与眼前的女子何其相似……

    零落回到玉陵园,宴会还未结束,不过太后因为体疲倦已经由皇后陪着回宫歇息去了,皇帝也去了琪贵妃的宫里探望去了,只留下一帮众臣命妇们在堂中饮酒作乐。零落往里边看了一眼,目光不自觉的落到那个距离皇帝位子最近的座位上,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就连他旁那个艳的女子也不在了。

    那个艳的女子该是他的妹妹吧,零落心里想着。

    零落一回来,蓝鸢就急急的过来,“你这小妮子哪里去了,这么久才回来。”

    “本来想去补个妆容的,但是不想今夜月色甚美,不在宫里多流连了一番。”

    鸾鸣台里出来一个人影,那是风霖,正好看到零落他们,于是走过来,略带关心的问着:“岚儿,你回来了。”

    “是的,爹。”

    “我们也差不多回去吧。”

    “嗯,是。”零落低垂着眼眸,应声答道。

    风霖也不等零落,径直的走到前面去了,零落回过头,看着蓝鸢说道:“鸢姐姐,我明再去找你。”

    “嗯,好,我等你。”蓝鸢有些不舍的拉着零落的手,毕竟两人已经两三年不曾见面了,才见了一会儿又要分开不过还好,若是以后与岚儿一统进了宫里,那便能天天见到她了。蓝鸢这样想着,便也高兴了许多。但是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对入宫竟然有着一丝的期待和……有成竹……

    零落借口为了感谢玥儿,于是让风府的车夫陪自己先将玥儿送到落阁。

    玥儿听到零落的吩咐之后,紧紧的盯着零落的眼睛看,脸上没有任何表,也没有说任何的话,她只是觉得,小姐没有留下她,或许是有她自己的想法吧。

    玥儿到了落阁的门口之后,便下了车,头也不扭,独自进了落阁。

    看着玥儿孤清的背影,零落的泪水忍不住就要落下来,却偏过脸,扬起,玥儿,我实在不想把你牵扯进来,这是我自己的仇恨,它也许会实现,也许会将我一声都埋葬,但是我终究是不忍把你本该平凡的人生搅乱,所以,对不起,不要怪我这样狠心的抛下你一个人在落阁中。

    马车载着零落驶向风府的方向,零落下了车,走进那栋她陌生的院落,她独自回了房间,没有让环依跟着。

    月,已至中天。

    如同她的选择,已在路上。

    必须,走下去,如同这天上的清月。

    独自一人,走到底。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