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凤来之舞(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3-11-27

    放眼望去,鸾凤台真不愧是皇家戏台,巍峨大气,高楼矗立在斜阳间,廊腰缦回,檐牙高啄,高翅飞檐,彩漫盈盈,红烛高挂,琉璃彩华。(百度搜索更新更快..)红色的四根顶梁大柱支撑着整栋阁楼,“鸾凤和鸣”的牌匾锃亮的挂在阁楼的正中央,那是玉陵园的最高建筑——“鸾鸣台”。周围九曲回环桥绕过卿叶河,流水潺潺,菊香四溢。宫女缤纷的衣色穿行其间,手上捧着琼浆玉液,山珍海味;蓝色衣色的内侍低着头忙忙碌碌。

    走进了阁楼的内堂,才发现,楼里的气氛更为闹,高官贵族,闺阁少女,正在愉快的交谈。

    不少的大臣们都上前来与风霖寒暄着,蓝夫人也早就不知道了哪里去和那些富人们聊天去了,只有蓝鸢和自己静静的站在鸾鸣台外的卿叶河聊着天,两人实在不在那嘈杂的氛围里长呆着,恭维逢迎,虚以委蛇。两个女子伫立在九曲桥头,看夕阳落下最后一抹余晖,几只乌鹊掠过天际,如迟暮的美人不甘自己的美颜随岁月流逝一般的不舍。

    “送飞鸟以极目,怨夕阳之西斜。”蓝鸢朱唇轻启,淡淡的惆怅里目送夕阳西归。

    “鸢姐姐果然好才气呢,按着岚儿是断断想不出这样的好诗来的。”

    “你又来取笑我,这诗明明就是你自己的佳作,何苦来挖苦我呢。”

    “啊?”蓝鸢衣服很惊讶的样子盯着零落的眼睛看,岚儿这是怎么了,今天感觉怪怪的。

    “啊什么?你莫不是不记得了?五年前你便是以这首《寄》而才名一动天下的呢,那时你呀,才不过十一岁呢。真是没有想到,那时才不过十一岁的你怎会有这样的忧愁呢。”

    “哦,是嘛,我……我可能是忘了啦,那时候还小嘛……呵呵。”零落干干的笑着,害怕自己漏了陷,连忙说着:“不过,我现在倒是不这样觉得了,我倒觉着‘夕阳芳草本无恨,才子佳人空自悲’

    “好诗!”零落两人聊得开心,不曾注意到后的人。突然的一声赞赏惊得蓝鸢脚下一滑,她们所在的地方就在卿叶河旁,桥头的地方刚好没有护栏,蓝鸢眼看着就要滑落河中,零落就要伸出手去拉住蓝鸢,此时一双有力的手臂比她更快的托住了蓝鸢柔软的腰肢儿,一用力,将她拦腰扶回桥上。

    蓝鸢惊魂未定,呼吸有些急促,脚下站定了的时候,她方才想起,刚才似乎有个男人抱住了自己……眼眸抬起,碰上一双幽深的瞳孔,如同看不见底的深渊紧紧的锁住了蓝鸢的心跳,蓝鸢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一样没有回过神来的,还有……零落。

    那是……云飒!也就是如今的大珩的皇帝!她曾经的夫君!

    那样完美的侧脸,那双深不见底的凤眸,还有那略带磁的声音……那是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男人,那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最深的男人,却也是……伤她最深的那人。

    是的,站在零落眼前的那个拥有者倾世绝美的容貌的黄衣男子正是当今皇上,云飒。在三十年前,还处在灵国的统治之下,当时的皇帝十分的昏庸,百姓民不聊生,而云家那时不过是朝中的一个小小的工部侍郎,但是云迦却只想远大,心系百姓,发誓要改变这天下,云家的祖先云迦在慕容录的帮助下,打下了江山,登上帝位,统一了中原,成立大珩帝国。而这云迦也是生的十分的俊美,云家的后代长相是出了名的貌美,当年云迦的小妹云凰便是有着“天下第一美人”之称。而当今的圣上是云迦的孙子,他的父亲云澜在十多年前意外亡,所以云迦在临死之前将帝位传给了当时才不过五岁的云飒,这也造成了后来的慕容录和林国扬把持朝政的局面。虽然云飒不经常露面人前,但是曾经有一件事广为流传,可以知晓云飒的容貌究竟美到什么程度。

    当时大珩国东北方向的鲜于国想要和大珩联姻,派来鲜于国的姣姣公主前来和亲,这姣姣公主也是个美人胚子,但是当她朝圣的时候,看见了皇帝的尊容,竟然当场羞愧的退了婚,说道:“圣上之貌,胜于女子何止万般,姣姣貌若无盐,不敢高攀。”虽然后来还是娶了姣姣公主,但是这一段传奇版的故事流传到民间,让大珩的子民无不骄傲。姣姣公主也成了如今的琪贵妃。

    “小姐,你没事吧。”云飒将蓝鸢的子扶正,便放开了手,没有任何无礼的行为。

    “哦,没事。”风岚眼眸低垂,有些羞涩,只是当她看到她的鞋子对面的那双绣金龙纹金靴的时候,她的脑子一下子像被轰炸了一般,急忙跪下,“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民女蓝鸢不知皇上驾到,冒犯皇上,请皇上恕罪。”说着还扯了扯旁站着发呆的零落。

    被蓝鸢这一扯,零落也回过神来,明白自己现在是风岚的份,急忙跪下行礼。

    风岚跪下,低下头,快速的调整自己的形态,不行,自己现在是风岚,云飒他不会认得自己的,一定要镇静!

    云飒着金地缂丝孔雀羽龙服,上绣龙纹,十二章纹,栩栩如生,令人望而生畏。他的目光在零落与风岚二人上扫了一圈,最后目光停留在零落的上,“平吧。”

    “皇上,皇后娘娘已经到了。”一个内侍太监上前线皇帝汇报着。

    “嗯。”云飒低声,微微点了点头。

    正说着,一个着百鸟朝凤的鸾金凤服的美艳女子缓缓走来,端庄且窈窕,“臣妾参加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女子眼眸低垂,一副十分温顺的模样,即使看不到全脸,也能从她的侧脸看出那倾城的容貌。这边是如今大珩的皇后,慕容清,只是她却是慕容玉,顶了慕容清的名义坐着皇后的宝座……零落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曾经最亲近的人,此时却让她恨意丛生。

    “皇后平吧。”皇帝伸出手去将皇后扶起,然后便拉过皇后的手走向鸾鸣台,临行前,朝零落的方向望了一眼,眼神似有疑惑。而皇后也没有与她们说话,跟着皇上就走了。她只觉得,这些大臣的女儿还没选秀就开始勾搭皇帝了,她们最好是选上了,若是选不上,那就别怪她随便给她们指了门亲事了,毕竟若是入宫选秀的若是落选了,则由太后皇后择定宗室里或者其他官宦家里的子弟赐婚了的。到时候再来算账也不迟。皇后假装随意的瞟了她们一眼,却牢牢记住了她们的模样。

    零落看着皇帝云飒对皇后的贴心与呵护,呵呵……他只怕早已经把顶替自己的慕容玉当做自己了吧,他曾说的“傻瓜,就算你有一千个同胞妹妹,朕依旧能分得清你是谁,朕只要听到你的声音便能分辨出来了。”只怕也是唬自己开心的吧,都怪自己太当真了,才会让慕容玉有了可趁之机。

    “恭送皇上皇后。”零落与蓝鸢二人急忙再此行礼。

    待他们走远了,两人方才起,跟在后面也进了鸾鸣台。

    皇帝与皇后一同出现,众人纷纷下跪,一顿的行礼磕头之后,皇帝与皇后端坐在高台之上。

    “琪贵妃还没到么?”

    “回皇上,琪贵妃方才遣人来说,子不适,不能来了。”

    “哦,那便教她好好歇着,等宴会完了我去看看。”

    “琪妹妹一向不太闹,宫宴也是时常不参加的,勉强了她毕竟也是不好。”

    “姣姣是鲜于国的公主,鲜于国本就是大草原上的国都,奔放,不喜繁文缛节,姣姣自然也不会喜欢宴会,好了,不说这个了,今淮清还好么?”皇帝口中的淮清便是谢嫔生下的淮清公主,皇帝没有其他的子嗣,只有谢嫔育有一女,所以皇帝也格外的关心些,每都要询问过公主的况方才安心。

    “淮清公主近饮食也比从前好了许多,半夜也不再啼哭,前些子染上的风寒,也好得差不多了,我已经吩咐母和姑姑们好好照顾公主,皇上不必忧心。”

    慕容玉将淮清公主的况报给皇帝听,一边说着,一边有些心酸,因为,自从那一次自己将皇帝灌醉,顶了姐姐慕容清与皇帝上了之后,自己当上了皇后,但是那之后皇帝每次来凤栖宫,虽然也如同对姐姐那样贴心的对自己,但是始终不再宠幸自己,即使他留宿凤栖宫,她也曾经怀疑皇帝是不是知道了自己并不是慕容清,但是皇帝对自己的护却是与姐姐的分毫不差的。

    此时,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在众奴才奴婢的簇拥下走进堂中,虽然年纪约摸已经过了三十,但是依旧肤如凝脂,双手如嫩,只见她柳梢眉轻轻上扬,小而高的鼻梁近似白玉,梳着华贵百合髻,头上一只双凤纹鎏金银钗熠熠生辉,一镂金丝钮牡丹花纹蜀锦衣惹人不注目。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