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记忆复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3-11-25

    她努力的甩了甩头,那是自己,但是,那又不是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想要从水里逃脱,不一会儿,场景又切换到一座金碧辉煌的宫室里,明黄色的帏在轻轻的震动着,不时的传出女子的喘声音以及……男子的喘息声,媚的呻吟声充斥着整个宫室。她看到黄色的帏里面的是两个**的躯,那男子迷醉的眼神,双手在女子的上不停的游离着,那女子扬起头颅,她看到了,就是刚才那张脸,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那个女子停下动作,男子也惊愕的转过头,看到零落的时候,慌张的起,有些惊讶,而自己只是木然的站在边,什么也不做。而男子的那张脸,俊美非凡,就是自己在梦中时常会梦到的那张脸!

    场景不停的变换着,慕容府,太子东宫,鸣鸾宫……就好像做了一场好长好长的梦,只是那些梦是那样的真实。

    零落的头,痛的好像要爆炸了一样,她终于想起来了,她记起了那些自己最不愿意记起的,深埋在深处的记忆。她的心像被撕裂了一般,灼伤的感觉就要把自己吞噬。

    “小姐……小姐……小姐……”

    “小姐,你醒醒啊,呜呜呜~”

    “小姐……”

    谁?谁在喊自己?谁在哭?

    零落努力的撑开眼皮,一张鹅蛋脸映入眼帘,原来是玥儿……泪眼婆娑,不停的摇晃自己,零落的手指动了一下,玥儿慌忙的看向零落的脸,只见零落那张绝世倾城的容颜此刻十分的苍白,眼眸微微的张开,仿佛十分的费力。

    零落努力睁开眼睛,对上玥儿焦急的脸,想要告诉她自己没事,勉强的拉出一个笑容,“没事的,不要哭。”

    看到零落醒转,玥儿一时间慌忙的不知所措,想要扶起零落,但是一慌,把自己也摔在了地上,玥儿也就干脆坐在地上,半抱着零落,看着零落还在出血的伤口,心疼的说道:“还说没事,都流着这么多的血了,呜呜呜……”

    还好玥儿没事……

    玥儿将零落扶起,让她靠着自己的肩膀,只是再看到零落背后那一大片的嫣红的时候,实在忍不住,又落下泪来,“小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一回来就变成了这样。你为什么伤的这样重,还有……风岚小姐,为什么已经死了。”

    什么!风岚……死了?!零落就像被雷击中一般,震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呆呆的望着玥儿不说话,眼角缓缓流下一股流。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那些人,那些说着奇怪话语的人究竟是什么人,他们的目的难道就是要杀了风岚?什么样的人竟然会恨得要杀了她。不行……风岚死在自己的落阁,这件事恐怕官府查起来,自己一定会被怀疑的,只怕洗不清关系,她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

    零落挣扎着想要起来,玥儿急忙拦住她:“小姐你不要乱动,你再动,会死的,呜呜……”

    风岚死了……那样一个明媚青的女子,她下午还跟她开玩笑聊天,她怎么就死了……但是这却不是零落现在要思考的问题,她这场昏迷让她的整个人生都发生了颠覆。

    零落看着玥儿梨花带雨的脸,无奈的说:“你要是在不帮我处理伤口,我就真的要死了。”

    “哦,哦……我去拿药箱。”

    零落和玥儿经常跟着他们的师父游历寻找配制胭脂水粉的原料,难免会受伤,所以两人都会处理一些伤口。

    玥儿拿来药箱,打开,从里面先拿出一瓶烈酒,将零落背后伤口上的衣裳褪下,由于已经过了些时间,模糊的血已经黏住了衣服,褪下时拉住了上的,一阵刺痛,零落忍住不出声,玥儿看到那触目惊心的伤口,手不停的哆嗦,撒酒的位置也频频出错。

    “没关系的,我忍得住动手吧。”

    “小姐,你撑住,我很快的。”

    “嗯!”

    烈酒撒好之后,玥儿拿出金创药,给零落撒上,在拿出纱布就要给零落缠上的时候,零落却喊住了她,“再撒上点五石散吧。”

    “什么!小姐,你要那东西做什么,就算很痛,你也要忍住啊。五石散撒在伤口上,虽然能暂时消除痛感,但是用了它,伤口会腐烂的很快的!”

    “我要入宫参加宫宴!”

    玥儿不敢相信的看着零落,滚圆的眼珠子疑惑的看着虚弱的零落,“什么!小姐,你开什么玩笑!”

    她知道玥儿会想不通的,她只好解释说道:“玥儿,我记起来了,我都记起来了。”

    “你记起什么来了?”玥儿实在不明白零落在想什么。

    零落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一直都想不起来我自己是谁,但是刚才……我梦到了那些事,,不……不是梦,那是真实存在我记忆里的事,一件一件的上演,我终于知道了我自己是谁。”

    “什么,那……那……小姐你记起来你的份是谁了么?”

    仿若沉寂了多年的声音,零落缓缓的说出这个她刚才才知道的天下最大的秘密——“我是慕容家的嫡长女,慕容清。”

    玥儿小心的想帮零落整理好衣服,随口说道:“哦,原来是慕容家的小姐……什么!慕容清!那不就当今的皇后!”玥儿觉得她的小姐一定处于神志不清的时候,当今圣上的原配老婆,慕容清,大珩的帝后!开什么玩笑!

    不可置信……是的,这一切都不可置信。但是往往你不愿意相信的事实,总是残酷的摆在你面前,零落将梦中的形一一的说了出来与玥儿听,玥儿是她最信任的人,她对她没有丝毫的怀疑。“我三年前被你和师父在雀河救起,那是因为我的亲妹妹慕容玉和皇帝,我的人在一起了,她为了代替我成为皇后将我从宫里的卿叶河边推下,我不识水,挣扎着却依旧沉入河里,但是卿叶河与雀河想通的,你和师父在雀河边上救起了我。我那是无法忍受自己亲妹妹和人的背叛,所以我哀求师父,封住我的经脉,让我失忆,让我不再记起那段痛苦的记忆。”

    “那么你是说,现在在宫里的是个假皇后!”玥儿惊讶的连嘴巴都成了“o”型,与她圆圆的大眼睛一样。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那为什么现在大珩的皇后依旧是慕容清呢?”

    “三年前,我已经是皇后了,慕容玉想光明正大的取代我谈何容易。但是她采取的是更为简单但是永远不会被人发觉的方法,就是她以慕容清的份活着。”

    “可是,她不会被发现么?”

    零落摇了摇头,才说:“呵呵呵……或许是上天的安排吧,她与我是一胎所生的,有着与我一模一样的脸……”

    “什么!哦……对了,我曾经听人说过慕容双姝的事,说慕容家的两个女儿长得倾国倾城,且样貌品行几乎如出一辙,不过三年前,皇后的妹妹慕容玉重病,一直养在家里,不再见人了。”是的,倾国倾城,她和师父把零落从河里就起来的时候,她看到那张脸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美人,妖而不俗,清而不素。所以零落说自己是慕容清,她也是会相信的,虽然很不可置信,但是那样的脸,这世界上还会有别的人么。也正是因为那张脸,,师父每次都要嘱咐小姐带上面纱,因为那张脸,别人画再好的妆,都会被比下去的。

    “小姐,我相信你!”

    “额……”零落对玥儿突如其来的信任有些愕然。

    “不过,这跟你要入宫参加宫宴有什么关系呢。”

    “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我不夺回来岂不太对不起我自己,还有那些伤害过我的人,我要他们也尝尝心被撕裂的痛楚。”幽黑的眸子里的憎恨让玥儿看了之后觉得有些悚然,但是想到零落的遭遇,却觉得更加的怜惜眼前的绝色女子。

    “我看到我最亲密的亲人和最的夫君躺在上的那一刻,我的心就像被五马分尸了一样的痛。他说过,纵使他是天下的君主,但是他只我一个人,但是我却没有想到……我依然记得他们在上缠绵的时候,他看着我妹妹那迷醉的眼神,那样的沉入……”

    玥儿抱紧了零落,小姐是她最重要的人。玥儿是个孤儿,从小就跟着她的师父,虽然师父一直也很关心她,但是毕竟是个孩子,也是有玩心的,所以她一直以来是孤独的,而且师父的脾气也比较古板,玥儿便也十分的沉郁不多话。直到三年前,师父从雀河救回来一个女子,那个女子失忆了,但是却十分的活泼可,沉寂已久的玩心瞬间被那女子激活了,就连她那古板的师父也变得常常露出笑容了。那女子便是零落。

    天真烂漫的零落陪着她度过了她的人生中最为快乐的三年的时光,快乐对于一个长期苦闷的人来说是多么的奢侈,然而零落带给她的不仅仅是快乐那么简单,还有更多的是护,零落天生有着习武的能力,骨骼精奇,所以她们的师父便教了零落武功,玥儿总是被人欺负,零落二话不说便是给别人一顿的教训,虽然粗鲁野莽,但是在玥儿的心中,零落早已经是他的亲人了。此时她感受到怀里颤栗痛苦的人儿的心在滴血,只要是让她小姐心痛的人,她也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的!

    “可是我们现在都是平民,怎么入宫呢?”

    “风岚。”

    “风岚小姐?”

    “对,风岚如今已经死了,但是她却是一个即将要入宫的人,我要用她的份进入风家,再通过选秀入宫,一步一步夺回那属于我的东西,我要让那个人,失去她从我手里夺取的一切。”

    “可是,风家的人会认出来的。”

    “我的妆术,会让他们无所怀疑的。”

    “小姐,你是说……”玥儿暗自担心,她知道零落想要干什么,但是她这样子做,一旦被发现,那就会有生命危险的。

    “来吧,从今天起,我就是风岚,‘神之手’妆娘从此隐居。我们先把风岚的尸体处理一下,她这样一个自由的女子,我希望她死后能在一个自由的地方安详,我们把她火化了吧,在火里浴火重生,希望她来世能投在一个普通的家庭,有一个幸福美满而有平凡的。”零落站了起来,五石散的妖力已经让她此时感觉不到背后伤口的痛楚了。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