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美人添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3-11-24

    想到这,零落秋水般的眸子里闪现星光,抑制不住的惊喜的向前走去,说道:“哎呀,竟然是风霖大学士的前进来访呀,来来来,快请坐。(百度搜索更新更快..)”然后立马转过头,在风岚的面前对玥儿嗔了一嘴,说道:“玥儿!风霖大学士千金到访你怎么不早说呢,哎呀,这让我实在有失远迎啊,还请风小姐不要见怪呀!”说着作势朝玥儿瞪了一眼。

    大学士,指的是凤阁大学士,凤阁大学士是当朝皇帝新设的机构,原本大珩的职官制度为,设二相,三公,三省六部。二相为当朝的左右丞相,官居正一品。三公乃太尉,司徒,司空三者,官居正一品。三省为尚省,门下省,三省之下设立六部,三省尚书令,官居正一品,下设的六部尚书官居从一品。而新设立的凤阁学士,最高者为凤阁大学士,官居正二品,虽然品级不如三公高,但是因为凤阁参与皇帝的决策,所以风岚的父亲风霖算是皇帝眼前的红人。

    那风岚小姐只是看到,一个披着白色面纱的女子想自己走来,面纱之下,依稀可以看出姣好的五官,那双明凉似水的眸子滴溜溜的转着,整个人充满着灵气,笑吟吟的跟自己说这话。

    玥儿嘀咕道:“人家明明早就说了,是你自己说不能吵你睡觉的……”

    “玥儿……”寒冷的没有一丝的温度的话在玥儿的前想起,玥儿猛地一抬头,看到一张寒冰似的的脸,只听得一声:“还不快去倒茶来。”

    说完零落立马转,满脸赔笑的对风岚说道:“小姐贵驾来此,不知有什么事需要零落,只要零落能办到,零落一定在所不辞。”

    一旁的玥儿看着自家小姐快速的变换着脸面,玥儿努了努嘴巴,朝着厨房走去,心里泛着嘀咕,真不知道这个小姐是怎么做到,瞬间换脸,当时师父该不会是在益州把她捡回来的吧,变脸技法实在高超。

    风岚坐下之后,轻轻的拢拢裙裾,说道:“一直听闻零落姑娘的大名,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神之手,今前来,实不相瞒,是有事相求。”

    “风小姐但说无妨。”

    “我已过及笄之礼,且即将要入宫参加皇宴,此宴会实则为官家小姐选秀的宴会,宴会上,三品以上的合龄贵女都需要进献才艺,我也不例外。”

    “所以小姐今前来,可是要零落拙手为小姐化妆?”

    “零落姑娘冰雪聪明,风岚蒲柳之姿恐难入皇帝之眼,所以希望借零落姑娘为我妆颜,素闻零落姑娘喜奇花异草,今特意带来这金婴花作为谢礼。”

    零落正想着,风岚旁的侍女捧出一盆拿着云母玻璃罩住的盛开着的金婴花。花朵盛开如落地晚霞般嫣红,纯正的色泽,映的玻璃竟也有些发红,苍翠滴的叶子显示着它旺盛的生命力,绿叶之间还能隐隐看见交错而生的短刺,这样的月之国野生金婴花,零落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这风小姐竟然懂得拿着玻璃罩住,以保证其温度和水分不曾改变。

    想想这金婴花是制作胭脂的上好材料,野生金婴花更为上品,而这金婴花原产月之国,是月之国的国花,其之所以少见正是因为金婴花的习十分贵,需要特定的水分特地的土壤和特定的气候方能养活,但是如今竟然有幸见到这传说中的月之国野生金婴花!

    风岚接着说道:“这金婴花是我托人从月之国带回,吩咐了特意以云母制成玻璃,运送回来的。请零落姑娘务必收下,也务必帮我这个忙。”

    零落咽了咽口水,连连说道:“好说好说!”零落自到了落阁之后,对画妆术便显出了极大的和天赋,她似乎天生就该是个画妆师,不但对画妆的所需物品制作工艺十分的精湛,对其更是如痴如醉,所以才会有了那条“不收财物,只愿以一技艺换心之草木”的交易规矩。

    “不知小姐宫宴献何才艺呢?”

    风岚答道:“《凤来》之舞。”

    零落则说道:“《凤来舞》以姿柔软,舞步细碎,宛转回环,让人觉如女子出闺的羞涩,扇遮半面姿态尤为美丽。”

    “零落小姐真是学识渊博,说得正是。”

    学识渊博?好吧,其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知道这些,只是随口就说出来了,可能是平里。

    “那不知小姐的宫宴服装为何?”

    “妃色云裳曳地裙。”

    零落听后,稍稍沉吟。

    风岚见状,问道:“可有何不妥?”

    零落似乎思索完毕,说道:“嗯,我想,小姐你若是换一玫瑰红蹙金双层广绫轻纱鸾舞裙,则更好。”

    风岚听言,有些疑惑道:“这玫瑰红的裙装不会太过华美艳丽了吗?”

    零落缓缓说道:“即使官家贵女选秀的宴会,各家小姐必然是以展现自嫩之态为主来吸引皇帝的眼光。然而我们当今圣上励精图治,这三年来大珩帝国疆土大扩,可见我们这位圣上襟广大,喜之物必然以华丽姿态为主,你若着妃色云裳裙,固然可以提现你的儿女态,但恐怕难以入了皇帝心意啊。且玫瑰红,千媚态,显现风小姐您的肌肤胜雪,加之凤来之物,看小姐子柔若无骨,此舞定游刃有余,必能一举得皇上欢心。”

    风岚听完,面露羞色,说道:“姑娘过奖了,风岚承受不起。不过姑娘说的有理,风岚归家后及换舞装。”

    “嗯,那么小姐这边请吧。”零落退了一步,往内堂的方向说道。

    “有劳零落姑娘了。”

    说着二人便进了妆房,风岚边的侍女正想踏入妆房,只听零落止住侍女道:“零落画妆时间只能容许两人在妆房。”

    风岚回头看了一眼那侍女,朝她使了个眼色说道:“环依,你就在外面等我吧。”

    被称作环依的侍女面露难色,说道:“可是若只留小姐一人,若出了什么事,奴婢如何向风霖大学士大人交代啊。”

    “如果你坚持要进来,那便只能我出去了。”说着,零落抬腿就要走出妆房。

    风岚忙道:“侍女无此意,还请姑娘见谅。环依,你就在外等候吧。”

    环依只得看着妆房的门关上了。

    空气中弥漫着香草的味道,这是零落在为人化妆前必须要点上的香,凝神静气。

    风岚坐在妆镜前,零落取过茉莉花水,将风岚脸上的妆容卸掉,在以轻纱拭去水珠,然后为其轻轻抹上一层花露,有着淡淡的荷香。

    “这是何物?似乎涂在脸上有种十分湿润的感觉,但是容貌没有丝毫的改变。”

    “这是清荷露,与出之前将半开的荷花采下,放入屉中蒸馏,再加之荷叶碾碎后的黏液,经处理去掉荷叶的色泽,只余下这透明的液体,与蒸馏出的荷花水融在一起,便成了这清荷露,能洁面润肤,这并非画妆,但却是化妆中首要的第一步。因多数女子平时多用脂粉,脸上必然残留一定的粉妆,这清荷露能将女子原本的脸上的活力激发,这般我才能看到你最原始的面容,才能进行下一步。”

    感受这温软的指尖在脸上轻轻的匀开,风岚闭起眼睛,说:“竟是如此讲究,怪不得京中传零落姑娘是神之手的妆娘,果然不一般。而且,姑娘之手,葱白如玉,软若柔荑,我曾见过当今皇后的玉手,姑娘之手竟能与皇后之手相媲美呢。”

    “风小姐说笑了,零落不过市井贫女,如何能与皇后相提并论,莫要再笑话零落。”说罢,手上的功夫也已经完了。

    零落从妆台后方拿出一个小匣子,打开从里拿出一盒粉妆之物,这盒里的粉末,竟不是平常人所用的铅粉亦或是白粉,带着淡淡的赭色。

    “这又是何物?”

    “此乃檀粉,世人多以铅粉白粉为妝底,但是那两物施与女子脸上,则太白,且风小姐的肌肤胜雪,若以铅粉施之,只会适得其反,毫无增色之果。然这檀粉,乃是以赭石磨成粉状之物,古书曾记载‘檀晕妆,微染脂粉,如雪梅清新,芙蓉媚态犹如自生。’因而以赭石为妆,能更显柔美自然面容。”

    “原来如此,零落姑娘说与我听,难道不怕风岚偷师学艺?”

    “若你有这本事,那便学了去,零落从不惧此。”

    零落以手轻轻将檀粉匀开,仿若天神施法一般,镜中的女子竟已添三分姿色,面容如月皎洁,如雪晶莹,面容上隐隐约约可见闪光,那是因为檀粉中加入了一定的白晶云母的粉末。

    紧接着,零落将桃花胭脂的盒子放入冷水中浸泡了一刻钟,拿出,为风岚涂上,这桃花胭脂,盖起自纣,以红蓝花汁,凝做胭脂。再配以枸杞汁灌入,二者相溶而成。这枸杞养生美颜,且枸杞含糖,具有粘,画在脸上,不易掉落。然后,零落素手一挑,将风岚的眉妆一气呵成,娟娟却月眉,如蟾月半遮面。而后漆点填眶,止水盈盈。

    最后面妆部分只剩下了花钿部分。零落以洁净的指甲轻轻捻起一旁的琼靥,贴在了风岚光洁如雪的靥处。这琼靥乃是以冷玉制成的,且将玉在薄荷冰水中浸过,贴在脸上,有一丝的凉意。

    镜中女子缓缓睁开眼睛,望向妆镜。

    只见铜镜中女子眉如新月,深浅红彩,宛如脸上升起的西天晚霞,如酒醉的红晕,似青的血液之色浸透而出,似心中的羞赧柔泛起,绰约间若仙子一般美态。朱唇轻点,皓齿明眸,真真是“青黛随眉广,胭脂逐脸生。”如此自然的美貌,竟看不出一丝的痕迹,仿若天成一般,其妆娘技艺可见高超。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