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落阁妆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金鱼酥 书名:弃后休夫
    更新时间:2013-11-23

    大珩真朗十年,西胡犯边,恭帝遣护国大将军季涯,领兵十万,大破二十万西胡,至此,边境安稳,国中繁盛。

    她是住在朱雀大街末端“落阁”的妆娘,为所有人化妆,老人,女,贵女,乞丐……以及死人,她不收任何的钱财,因为那对她无用,师父给了一大票的钱给她,所以只要一些奇花异草,只要能给她感兴趣的花草便会为你化妆。在她的手下能看到自己心中所想的自己,最美的,最高贵的,最清纯的……有人说她的手就像仙人之手,挥袖而过,便能让你梦想成真。只是她的顾客没有一个人见过她的面目,因为,每次化妆她都会披上面纱,这是她师父交代的。

    但是她却不知道自己是谁,前半生的记忆是一片空白。从她醒来的第一眼,边只有师父和玥儿。她问过师父她是谁,师父告诉她,你若想知道,你必然会想起的。于是她也不去强求,反正,顺其自然,管他呢。安心的在朱雀街当了一名妆娘,她师父将毕生所学传授与她,她也渐渐名声大噪,而师父却归隐山林,不问世事,整个落阁只剩下她和玥儿。

    已是入夜时分,秋夜来得总比人预料的要早些,就像人的一生会何时遇到何事一样的未知。万家灯火,依稀可以听到皇宫苑里歌舞升平,笙歌靡靡。

    “听说今季涯将军被急召回京了呢。”

    “是嘛,好想再见到季涯将军啊,我们大珩的‘战神’。”

    “是呀是呀,不过季涯将军至今未娶,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呢,嘻嘻^……”几个少女走在零落的旁边,小声的议论着。

    季涯将军?她有听说过,那是个战功赫赫的青年将军,其他的……就不知道了,反正那些与自己无关。

    大珩的兵制以十二大将军领二十四军府,上统於“八护国”。勋官之号有护国大将军,上大将军,大将军,上开府仪同大将军,开府仪同大将军,上仪同大将军,仪同大将军。戎号有二大将军(骠骑大将军、车骑大将军)、四十三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征东将军……等等称号。季涯大将军指的就是大珩的护国大将军,这个少年仅凭四年从一名普通的士兵,成为了大珩国兵权的最高掌握者,护国大将军。

    大珩建国后采取了重文轻武的政策,所以护国大将军即使手中所握兵权甚重,官职品级也不过是正三品。大珩国一共有两位护国大将军,以为是开国元勋慕容录,如今已经位至三公,官居正一品,另一位就是如今的大珩战神,季涯。

    ……

    零落提着一罐酱油走在朱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的来往着,这片繁华让人眼花缭乱。

    突然前方一骑清尘,冲破人群,在朱雀大街上飞奔,其后还跟着几个着戎装的军人。人群散乱开来,连忙让开了道路,毕竟马蹄子那是很要人命的,谁都不会这么活腻歪的不躲开。

    零落迅速的侧过子,随着人群退开两丈之外。为首的马匹毛色十分的鲜亮,通体暗红色,是匹十分罕见的赤血马。马蹄的交错迅捷,没有丝毫的犹豫在人群里横穿,朱雀街的青石板上却不知何时,留下了一个扎着双髻的小女孩,约摸垂髫之纪,呆呆的看着向着自己奔驰而来的马匹,,两腿不停的哆嗦迈不开步子,眼泪哗啦啦的往下直流,喊着:“娘亲娘亲……”却无人应答,估计在刚才的混乱之际已被人群冲散了吧。

    那马匹上的人带着盔甲,银光闪烁,墨色的披风飞扬在京邑的繁尘里。他看见不远处的弱小人影之后,急忙拉住缰绳勒马,然而方才的速度实在太过迅猛,马匹停下时,健壮两蹄受到拉力瞬间扬起半空,马蹄落下,却正好是那孩子的站立之处,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意料之中的血模糊的惨象即将发生,此时一个纤弱的影子一闪而过,想要将那女孩从生死的边缘拉了回来。

    但是,那马匹似乎受到拉力十分的不爽,发了子,就要踩踏下去的时候,马上的人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将马头硬生生的偏向一旁,与此同时,那影丢出一个东西砸向马首,一阵酱油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那影利用这个时间,将小女孩救到了路旁。

    在众目睽睽之下,方才发现生死关头救下女孩的竟是一个十分纤瘦的女子。零落将女孩拉到路边,将其交给她的母亲,转正要对那骑马之人破口大骂时,只闪过一张刀刻般俊美的脸,零落张开的口像被定住了一样,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那个男子,恍若天神。

    零落的心瞬间被电石击中一般,心跳重重的漏了一拍。

    马上的人似乎急冲冲的赶着什么事,对着零落的方向望了一眼,疾风撩起零落的面纱,瞬间又落下,只匆匆的惊鸿一瞥,那双澄澈的眸子印在了男子的心中,丢下一句:“姑娘府上何处?季涯来再报。”

    零落还未来得及说出口,那男子说完便往皇宫的方向飞奔扬长而去,只剩下一声飘飞的马鞭。但是看着那远去的背影,零落的心里竟突然有些不安起来,似乎有什么事将要发生。季涯驱马奔着皇宫而去,却往方才经过的方向再看了一眼,似乎对方才救人的女子念念不忘,流年经转,有些缘分和感的生来就没有缘由,只因一眼,而成一生执念。

    季涯挥了挥心头的思绪,女子的倩影一闪而过,而一股浓稠的愁绪涌上心头,皇帝急召自己入宫,是为何?

    零落便也就走回了落阁,一进门,玥儿便问道:“小姐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啊,我这菜都要凉了才回来。”

    “还不是刚才有个眼睛长到天上去的怪人,在朱雀街上横冲直撞的,差点就撞到了一个女孩子,我不就随手先将那女孩子救下来嘛,老娘我还想教训教训那不长眼的家伙,可是他骑了匹马扬长而去了,我才放过了他。”

    不过,那个人经过的那种感觉……仿佛有了一种尘世间难以剪断的牵绊。

    玥儿走近零落,近她的脸,沉的声音问道:“小姐,你是不是又用了武功?”

    零落的眼神四下游离,吞吞吐吐的说着:“额……我只是……那个什么酱油打酱油而已……”

    “师父隐居前千叮咛万嘱咐让你不要在外人面前展示你会武功的嘛,你怎么又……”

    “好玥儿,乖玥儿,我这不是一时急嘛。”零落一脸的谄媚,那声音,能腻死个人。

    无奈,对于这招玥儿早就习惯了,一口回绝道:“少来,没用。师父任命我监视你,所以我必须要做好这项使命,吃好饭之后你就自己去做三百个生蹲吧。”玥儿一脸得瑟的样子从零落边经过,自从师父隐居,她便只有这个事让她不致于事事被零落欺负,谁叫零落有了武功之后,就特别管闲事呢。

    皓月当空,落阁围墙上一个影子抱头一上一下,一,二,三,四,五……二百九十八,二百九十九,三百!

    “呼……感觉还不错。”做完最后一个生蹲,零落站起来大口的呼气,感觉顺畅之后便坐在院子的太师椅上,仰头看着明月。

    这月色,在自己的记忆里存了三年,仅仅三年。自己二十年的光景里有十七年竟然是空白的,零落摇头笑了笑,罢了,既然已经忘了,那便随意好了,如今的生活如此惬意何须要自寻烦恼呢。

    “哈……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啊!”零落叹了口气,从椅子上弹也似的跳起来走向门口,想要关上门便入睡了,毕竟也不早了,明天还要做事呢。明天皇宫有个宴会,看来又要有贵女前来了,这些女子要么为了家族的荣耀,要么为了自己的地位尊荣,要么是因为无奈改变不了命运,争得头破血流也要挤进那万劫不复的九重宫阙。

    明来的该又是一位可能入宫的贵女吧,零落的心里感叹道。这些年,在她手下的贵女要么都已经成为了后宫呼风唤雨之人,要么已经成为后宫的一缕冰冷的幽魂。自己也曾经想过,为她们实现的梦想是否真的就是为她们好,或许当时只要稍稍改一下她们的妆容,她们就会有不一样的人生,罢了,既然是她们自己选的路,那也怨不了旁的人。

    今无事,零落斟了个小酒,躺在院里那棵梧桐树荫下,小腿翘起,闭目暇神,那张清丽的容颜,玉色透霞的脸上是一片古井般的静谧,透过梧桐叶的阳光稀稀落落的撒在女子的面容上。碧桐疏影,点点倩丽。梦境里,一个俊美的男子在原野上奔跑着不停的呼喊自己的名字,那张脸,剑眉星目,世间少有的魅惑。但是,他走过自己的边却怎么也看不到自己,也听不到自己的回答。

    “小姐!”玥儿从外边大喊着跑进来,惊飞了树上那只黄鹂鸟,也惊醒了酣梦中的零落。

    轻颦微蹙,睁开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提溜的在眼眶转了一圈,慢慢起,莲步轻移走到玥儿的边,轻柔的声音问道:“玥儿,什么事啊?”

    玥儿喘着气,手不停的拍着脯顺气,好一会儿才道:“风霖大学士的……的千金来了!”

    听完玥儿的话,零落冷不丁的收回所有的笑容,朝玥儿吼道:“我睡觉的时候不要打扰你不知道吗!知不知道我刚刚梦到一个超级大帅哥啊!啊!是超级的啊!”言行举止与前两秒完全不同的一个人。

    “小……小姐……对不起,可……可是……”看着突然暴跳如雷的小姐,玥儿有些战战兢兢的说着,但是还没说完又被零落打断了。

    “可是什么可是?老娘睡觉呢知不知道。”

    “可是……风小姐……”玥儿极力的想要说出话,却无奈气喘断续,加之这零落的粗暴脾气,于是……

    “什么风小姐,雨小姐的,老娘睡觉谁不许打扰,给老娘轰出去!”

    “请问零落小姐在吗?”

    一声柔婉的女音在后响起,两人回过头,只看见一个妙龄少女站在眼前,后跟了一个双髻丫鬟。那少女姿绝妙,有着行动处弱柳扶风,娴静时秋花照水之美。彬彬有礼,螓首低颔,从后走来,步步生莲。上所着的水蓝长裙上缀满芙蓉,大片大片的芙蓉盛开于下,真正是步步生莲之态,那头上的是精致云髻,右边是一根玳瑁花簪,这玳瑁乃是深海宝物,寻常人家不易得,表明了来者份十分的高贵。零落心里暗叹:好一个绝色淑女。

    那女子朱唇轻启到:“风岚冒昧携月之国野生金婴花前来拜访零落姑娘,还请姑娘收下。”

    风岚,当朝风霖大学士的嫡女,掌上明珠。而这风霖大学士嘛,就是凤阁大学士之一,学识渊博,皇帝对其十分重用。但是对于零落她从来不管这些,她关心的只有她的研制事业。

    野生金婴?还是月之国产的?

重要声明:小说《弃后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