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两本日记

    棋子之间的较量,杀机从未断过,两人此番对决,才是他们拿出真正实力对决的第一次。黑白子交错横生,战场杀机四伏,战局之中,一子的落地都显得无比谨慎。

    直到最后,满盘的黑白双子中,诸葛明空以半目输给了容毓。

    “呼……”她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望着已经结束的战局,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现在终于明白了这是真理。”

    “我要是输给自己女人,会不会太没用了点?”容毓轻笑着看她,随后伸手轻弹了弹她的眉心,语气温柔:“好了,一局胜负而已,无需太过在意。”

    “嗯!”诸葛明空伸手去分棋盘上的黑白双子,此时,容毓拿起下午从黄土中取出来的紫木雕花盒子,拿着钥匙,将其一个一个的打开。

    收好棋子,诸葛明空注视着那盒子,好奇的问道:“这到底是什么?”

    “你自己看看便知。”容毓将盒子放在棋盘上。

    诸葛明空望了望容毓,随后又望了望那盒子,伸手附在上面,随后慢慢的掀起盒盖,两个里面都是用白色绢布包裹着什么东西。

    伸手,将那两块白色绢布拿起,在看到里面东西的瞬间,诸葛明空愣住。

    这是……

    这是……

    这是她曾经要求自己还有容毓写的记。

    “我的记怎么在你这儿?”诸葛明空立刻看向容毓,出声问道。

    他们两人写的记,一直都是互不相看,彼此收着的,而她的记十一岁的时候,一不小心丢了,当时她懊恼了很久,之后便没有再写了。

    “其实,你的记是丢在我那儿,本来准备还给你的,不过没有多久,我就中了庄生梦的毒,接着我便将我们的记埋在了那两颗紫竹下面。”容毓温柔的笑着,随后他从里面拿出一本记,道:“我还未看过你写过什么,如今刚好换着看。”

    一听他这话,诸葛明空立刻抓住他的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没什么的,你不要看好不好?”

    “你难道在里面一直写我的坏话?”容毓挑起好看的眉,出声问道。

    “没有。”诸葛明空摇头。

    “那为什么不许我看?”容毓问道。

    “呃……”诸葛明空沉默了片刻,松手:“你可以看,不过不许笑我。”

    “我不会的。”容毓温柔的看着她,低低的沉吟。

    诸葛明空望着他,片刻的失神,随后将盒子中容毓的记拿了出来。

    记的第一页便是容毓画的小画,画中是两个躺在榻上,温声说话的场景。见此,她不笑了笑,随后翻到下一页。

    风帝七年,五月七

    这,已经无所谓生死的我,被诸葛文侯夫妇带到了文侯府。在那里我见到他们的女儿,一个生的极为好看的女孩。当她看到我的时候,对于满鲜血的我不怕不哭不叫,只是温柔的牵住了我的手。那双手,很温暖。之后,她帮我洗澡,喂我吃饭,因为怕我伤害自己与我同榻而眠,第二,她竟然还要帮我如厕,这丫头,会不会胆子太大了点?此时虽然过了三个多月,但是想起当时,突然觉得心中很温暖。

    风帝七年,六月八

    那夜,我决定重新活下去。在那丫头问我的时候,我便说出了自己的世,想到母后的时候,我仍然忘不了当时的场景。无意中将她推到了地上,等我发现的时候,她正两眼发昏的看着上方,样子像个兔子一样,很可。她明明很烦的,当时为什么我会这么觉得?

    风帝七年,九月八

    前些子,文侯给我请来的夫子,所教的内容太过平凡,而且只要看过我便全会,这让我有些许无聊。不过这几天她和我说了很多事,还我记所谓的记,她说的事新奇有趣,让我产生了一些兴趣。不过当我从她的话中我听到借尸还魂四字,当时我便知道她应该就是这样的人,不然两岁的孩子怎么会会懂那么多。昨夜,我开口问她,她也承认了,当时我有些高兴,我知道这样的事她不会随意告诉别人,所以我一定是第一个知晓的。在她心中,或许她不知道我的地位很特别。

    风帝七年,十月五

    我在文侯府呆了快半年的时间,文侯夫妇对我很好,她对我也很好。看着每夜她睡在我边,我突然想到以后她会睡在她相公边,这样想来,突然觉得心中有些发闷,我是不是像她说的那样最近有些贫血?

    风帝七年,十一月二十

    她一直在教我东西,从未间断过。时间越长,越发现她像一颗明珠一般,光芒越发的璀璨,我想以后她一定会成为让所有注目的明珠。而到那时,我又会在哪儿?

    风帝七年,十二月十二

    今是她的生,白雪之中,她拉着我的手在雪地上落下的两排脚印,那样的景色看起来,我们仿佛会一直这样,一直到天长地久。

    风帝八年,三月七

    今,我们去桃花林中,桃花飞舞,微雨双飞。桃花树下,她静静的呆在那儿,干净至极,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暖的异常,我看着她第一次笑了。我知道她很惊讶,其实我也惊讶,因为我早就以已经忘记该怎么笑了?如今再次笑了,或许是因为有她吧!我用她教我的唇语,告诉她,幸好我还有她。

    风帝八年,九月二十

    从桃花林回来的半年,我们开始练习武功,那丫头和我对手之时,当真是拼了命的。我们的上经常满是伤痕,看起来仿佛恨极了对方。不过到了晚上,却又睡在一起,聊天南地北,万里层云。

    风帝八年,十二月五

    再来梅园之前的几天,她给我说了很多故事,而那时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喜欢她的。梅园之中,我将她扑在白雪之上,向她念了一首凤求凰。她当时很惊讶,样子格外可,我忍不住便吻上了她的唇,和之前她用唇喂我的感觉不一样,此时的唇,冰凉但是却美好至极。我问她可喜欢我时?她的沉默让我有些失望,不过之后她突然拉住我告诉我:待十年后,红梅绽放,我们便成亲,那是我真的很高兴。

    从母后死后,我失去的生存意义,失去的笑容,失去的感,失去的温暖。如今,全都找回来了,因为她。

    风帝十年,四月七

    我当上了北周的文武状元,有了自己的府邸。不过,我却还是到她的房中与她一起入眠。那个没有她的地方,我呆着总觉很寂寞。

    风帝十一年,三月八

    我领兵出征,她陪伴在我左右。之后岁岁年年,她从不离开,附在我上的光芒越来越重,但是她依旧如初。突然想起她曾经告诉我的,最美如初,我想我要与她永远如初。

    风帝十六年,五月七

    我让月华修改了她的记忆,望着已经忘记的她,突然我后悔了。蓝天依旧,绿水依旧,青竹依旧,可是人却不在了。诸葛明空,你如今的眼眸中还能看到那年踏雪红梅之中的承诺吗?还能看到修罗血狱之中不离不弃的陪伴吗?还能看到因为你重新活过来的我吗?

    是毒药。

    记中还有很多,但是诸葛明空能看到的却只有这些,容毓对她的她早就知道,这本记中所记载的除了还有无尽的四年与温暖。

    而另一边,容毓手中的记,第一页只有几个大字——容毓,傲不好。

    风帝七年,五月八

    昨,出去了一个月爹娘带回来一个满是血的男孩,当看到他的时候,我突然有些心疼,到底是怎么样的疼痛让眼前的男孩仿佛死了一般,这样的无助。我将他拉到房间中,让他洗澡,可是他却动都不动,我只能用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去干,帮他擦子的时候,我不敢用力,我总觉我若是一用力,眼前的男孩就会死掉。吃饭的时候更别扭了,还得我嚼碎了喂,可是没办法啊,总不能看着他噎死啊!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被惊醒,当看到他抓的自己血模糊时,我好难过,明明只是个孩子,却这样痛苦,所以我要对他更好,更好才行!

    风帝七年,六月八

    昨夜,他终于理我了,我才知道他竟然是大燕皇后之子,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份了。当时他有些崩溃,我想去哄他的,可是体局限让我被他推到了地上,头撞得晕晕乎乎的。不过之后他倒是对我好了些,帮我揉头的时候我都以为是幻觉,不过他愿意重新活着,这真的很好。

    风帝七年,九月八

    容毓真的很聪明,我想若是他在皇宫中,必然是千古一帝,这般的风华饶是三岁便已经让人侧目注视了。爹请来的夫子根本比不上容毓,几天便只能羞愧的辞职了。看他这样聪明,我想或许我可以将以前学的东西告诉他。于是,我开始以故事的方式说给他听,他也有了兴趣,每听我说。

    直到昨夜,他突然问我是不是借尸还魂?当时我愣住了,本来想说话唬他的。可是,面对这容毓,我发现我竟然说不了谎话。于是我变承认,而他完全没有任何的惊讶或者害怕。果然是龙子啊,这心理素质真不是一般的好!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