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何其幸运

    诸葛明空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当她睁开眼睛的瞬间,便看到容毓坐在一边,卧榻上放着漆木雕花的矮桌,他静静的看着桌上的公文。

    左手写字,右手紧紧的牵着她的手,仿佛此生不放。

    “容毓。”诸葛明空微笑的唤了他一声。

    “嗯!”容毓优雅轻缓的侧头,目光静柔的看着她,声音清雅动人:“醒了,还想睡吗?”

    “不想了。”诸葛明空慢慢的坐起来。“我睡了多长时间?”

    “一天一夜。”

    “怪不得头这么晕。”诸葛明空轻笑了一下,随后她靠着容毓的体,目光随意的望向他桌上的公文,有些不满的开口:“你的伤还未好,这些公文怎么送过来给你了?”

    “左相年纪大了,又是夜天乾的岳父,皇上对他并不信任。”容毓继续翻着矮桌之上的公文,手却搂住她的腰,唇角的笑容微微的浮现出来。“右相虽然有才,不过皇上不能让他一人独大,几个皇子不能太多的涉入朝政,而我为万民敬仰,这万民的信任压着我,我不会轻易的夺权,所以皇上比较放心将这些事交给我处理。”

    “他还真是会使唤人,你的伤要好好休息啊!”诸葛明空有些不悦的说道。

    随后,她的目光看向那些公文,笑了笑道:“我帮你处理吧,你在一边看着,有什么不妥可以直接告诉我?”

    “嗯!”容毓将矮桌往诸葛明空面前移了移,她的目光落在那公文之上,仔细的阅读,随后拿起笔便写了起来。

    容毓静坐在一边,细细的看着她,突然想到一事,轻轻的笑了起来,笑容清然高洁,犹如蓝天白云一般。

    诸葛明空立刻瞟向他,有些疑惑的问道:“笑什么?”

    “你小时候说过,洗碗的男人最好看。如今看你处理公文,倒觉着这样的你更好看。”

    “呃……其实那句话着实是因为女人懒,不想洗碗。”

    “呵……”容毓又轻笑出了声,随后他伸手附在她的发上,用力让她靠近自己。唇轻轻的落在诸葛明空的额头之上,容毓的笑容美的犹如阳三月,百花胜放时的姿态,绝滟一时,动人心魂。

    诸葛明空眨着眼睛,唇角不自觉的勾了起来,随后她伸手轻轻的推开容毓,道:“别闹,我还要处理公文呢!”

    随后,诸葛明空继续处理公文,容毓则是坐在她的旁边,静静的看着她,目光不曾离开一刻。

    两个时辰后,诸葛明空将矮桌之上放置的几叠公文全部处理完毕,她停笔,伸了个懒腰,看起来似乎有些许的疲惫。

    “你这公文数量估计和皇帝姨父有的一拼了。”诸葛明空锤着自己的肩膀,微微的埋怨的说道。

    “哪有那么夸张?”容毓轻笑了一声,随后温声道:“你过来,我给揉揉。”

    诸葛明空立刻乖顺的靠近容毓,他伸手,轻轻的给她按摩着肩膀。力道很好,似乎已经做过了千万遍。过一会儿,诸葛明空感觉舒服多了便转,和容毓坐到差不多平行的地方,头靠在他的肩膀之上。

    “容毓,你的伤口还疼吗?”她出声问道,手不附到他手上的腹部,心脏的地方划过微微的疼痛。

    若不是她的执着,容毓不必受这种苦的。

    都怪她!

    “你知道的,我对疼痛没有什么感觉。”容毓微微的笑了笑,随后手附在诸葛明空放在他腹部的手上,扣住她的手。

    “不过我觉得这四个伤口是我该受的,我骗了你四年,让你忘了我四年。”

    也让彼此错过了四年。

    所以,这伤,这痛,都是他应得的。

    “容毓,能遇到你,何其有幸?”诸葛明空将头埋在他的颈窝,话语中千般滋味并存。重生这个世界,枯燥的活着,直到遇到容毓,心疼他,想保护他,这时,她的生活才有了目标。

    容毓说她救了他。

    他又何尝不是救赎了她?

    “我才是。”容毓抱紧她,温柔的附在她的耳边,低低沉吟:“能遇见你,上天待我何其恩惠。”

    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诸葛明空一直伴着容毓在安陵王府,他的伤口已经愈合,已经能够出去行走。两人如今再一起看安陵王府时,目光中早已沧海桑田。

    这是她当年亲自督造的王府,有她的心血,她的感,以及她的

    不过当时不知道一切的她,将这王府毁了。

    但是能够恢复原样,真是太好了。

    青竹林中,诸葛明空轻轻的抚上那青竹笑了笑道:“真高兴,当初它们没有被烧掉。”

    这是当年,她与容毓两人亲自栽种的。

    上天见怜,没有让它们随着那大火消失。

    如今,它们倒是越发的清脆拔,越发的清雅动人。

    “当时我让人拼命护着的。”容毓站在诸葛明空的后,温柔的望着他,也望着她周围青竹。他依旧一白衣,清贵无暇,绝美的姿态犹如天空之中的白云一般,高端优雅。

    诸葛明空穿着淡紫色的烟云罗,素衣纤纤,风华绝代,雪白的肌肤此时看起来越发润泽美丽起来。

    “容毓,你能回来找我真是太好了。”诸葛明空回头,望着白衣飘渺的少年,温和的笑了起来。

    白衣少年也随着她,微笑起来。

    岁月静好,岁月而安。

    流年缓缓,不离不弃。

    “啊……”诸葛明空突然惊呼出声,右手捂住唇,像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一样。

    容毓走近她,温柔的握住她的手,温声询问:“怎么了?”

    “我好久没有见到小七小八了,它们去哪儿了?”诸葛明空一直想问容毓的,可是却一直忘了这事,刚才见两人穿的衣服和小七小八毛色相近,才猛然想起来的。

    此时,容毓轻笑了一声,道:“前些子,我让它们跟着月华与凤非天玩去了,他们明也就该回来了,小七小八也就随着回来了。”

    “那就好,当年为了逮这两个家伙,我可是三天不吃不喝啊!”诸葛明空的话语中有着一丝的好笑。

    她想自己的子就是太犟了,当年随容毓出征时路过知渭林,见到紫白双狐貂在林间行走,她看着喜欢,便追上去想要抓。

    接着,她在知渭林中和这两个小家伙捉迷藏,整整三天三夜,终于将它们给累的跑不动了。

    不过这三天时间浪费的够值,小七小八乃是灵物,能听人语,灵气十足,带在边,倒是好玩的。

    “这四年,你不在的时候,它们一直都陪着我。”容毓温声的笑了笑,随后他牵着她,向青竹林的伸出走去。

    诸葛明空有些不解,她望着周围随风轻扬的青竹,又看了看边白衣无尘的容毓,出声问道:“你带我进这里面做什么?”

    “有样东西,在你失去记忆后,我便埋在这儿,如今你都想起来了,那么它也该重见天了。”

    容毓拉着她,走到大概青竹林中央的位置才停了下来。此时,他们的面前,出现的一对紫竹。

    深紫的色彩看起来有些幽深,但是伫立在这一片青竹园中,倒显得格外突出,惹人注目。

    此时,容毓松开她的手,慢慢的蹲下,随后用手扒着紫竹下的黄土,诸葛明空有些不解他的动作,便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大概过了一刻,黄土之中,出现了一个紫木花雕的盒子,容毓将那个盒子拿了出来,放在一边。

    随后,他又到了另外一颗紫竹之下,扒着黄土,纤白的手指被染上点点的泥尘,白衣之上白附上了点点黄土,但是容毓毫不在乎,直到他将两一个紫木花雕的盒子从黄土中去了出来。

    望着那两个盒子,诸葛明空有些不解,此时容毓捧着那两个盒子,望着诸葛明空笑了笑道:“你知道这里面装的是吗?”

    “不知道。”诸葛明空摇头。

    “那今晚就让你看看,如今我们先回去吧!”容毓轻轻的笑着,目光格外的温柔,拿着盒子,他先行向前移动。

    听到这话,诸葛明空有些不高兴了。

    “你怎么能吊着人家胃口啊?”她快速的朝容毓追了过去,容毓快速的避开她,两个人在青竹林中打闹了起来。

    少年与少女的笑声,温和宁雅,带着一种失而复得幸福。

    也有着一种要决意守护的坚定。

    这世界上,有多少错过便不能回头?

    这世界上,有多少插而过的瞬间便已经注定失去?

    这世界上,有多少人傻傻的等候一辈子只为那心中唯一的人?

    他们何其有幸,错过了四年,重新相遇,重新上,重新相守。

    晚上,诸葛明空与容毓沐浴完之后,坐在了炕之上捻起棋子,久别重逢的对决。

    此时,诸葛明空才知道,之前的容毓都在让她,她与容毓一起度过的九年,两人一直都在一起切磋棋艺,彼此的棋艺早就到了世人无法涉及的地步。

    不过,她忘了一切之后,棋艺都忘了。

    而如今再次记起,真正的惊世对决,再次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