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她被绑去

    诸葛明空如此明显的拒绝,月霞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她看着诸葛明空,盈盈水眸之中尽是愤怒与恨意。

    “诸葛明空,你当真如此狠心?”月霞从齿间挤出这句话,话语中满是愤怒。“我真的不知道,王爷那般好的男子,你怎么忍心这样对他?你的心到底是不是石头做的?这么的狠!”

    对于月霞的控诉,诸葛明空依旧是淡淡的笑着,她闲着的左手轻轻的撩起长发,她望着自己的发尾,满不在乎的说道:“我的心就是石头做的,不会疼,不会软,狠硬毒辣。”

    “你……”月霞对于诸葛明空,此时已经完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真的不知道,这世界上竟然有像她这样的女人,真的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拂袖,月霞快速的从她的房间里开。

    “你是我见过最毒的女人。”

    “我好像真的毒辣的。”诸葛明空不笑了笑,正襟危坐,手拿起毛笔,蘸了蘸墨水,准备继续写字。

    而此时,房间的门被推开,盎暖端了饭菜走了进来。

    “小姐,吃饭了。”

    “哦!”

    诸葛明空快速的走到桌边,拿起筷子开始吃饭,盎暖也坐了下来,与她同吃,房间中寂静无比,唯一听到的吃饭声音,此时显得孤寂异常。

    突然,盎暖夹了口菜,放在碗里,随后极为平常的望着诸葛明空,笑道:“小姐,你为什么要让他们这么误解你?”

    她跟了诸葛明空四年,对于诸葛明空的为人十分清楚。

    对于外人,她狠,因为不在乎。

    但是对于边的人,她都是极好的。

    如今这般对待容毓,看起来是狠,但是其中又饱含了多少的苦痛与心酸啊!

    “盎暖,我是个狠毒女人。”诸葛明空轻轻笑了笑,继续吃菜,但是依旧的食之无味。不过,她却像是很饿一般,吃的异常的多。

    听到她的话,盎暖不叹了口气:“小姐,莫装,装……”

    “你说下去试试?”诸葛明空一听到她的话,立刻瞪向盎暖,淡淡的出声威胁。

    盎暖停了下来,吐了吐舌头,温声道:“小姐,威胁别人不好。”

    “那也总比威胁不了别人好吧!”诸葛明空淡淡的回了一句,随后便是一阵沉默,之后她随意挑了个话题,开口:“柔泽在那里训练的怎么样?”

    “很好,夜柔泽和欧阳漩比那些士兵要厉害很多,若是这样下去,这两人未来必然会成为你的好帮手。”盎暖温声回答。

    “最早一批训练的影子特工们,他们如今能不能很好的融入人群?”

    “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他们现在已经能够隐藏起杀气,应该很快便能随意的融入人群。”盎暖笑了笑,目光看向诸葛明空,眼底有着钦佩。

    影子特工,若只是作为黑夜中的影子,那么真的是太浪费人才了。

    如今诸葛明空这样安排,让这些影子特工融于人群,适合各种各样的生活,这以后必然会成为一道不小的力量。

    “这群人总归资质太差,若是像你这样的,那我未来真的是什么都用怕了。”诸葛明空笑了笑,目光望向盎暖。

    能够随时的隐藏杀气,随时的隐藏自己,把自己当做另外一个人。

    这样忍耐力,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不过盎暖,她便轻易的可以做到。

    血杀时候的她,冷漠至极,杀人无数,铁血无

    盎暖时候的她,尽职侍候,锋芒尽敛,温然安静。

    她能够有这样一个手下,真的是很好。

    “小姐,血杀这世界上只有一个,若是人人都像我,那么不是人人都是血杀了吗?”盎暖笑了笑,温然依旧,但是眼眸之中却有着一丝无法诉说的狂傲与霸气。

    或许,她在诸葛明空的边,光芒尽收,不过那手刃天下的本质确是不变的。

    “是啊,四大公子都是唯一的,天下第一庄群才积聚,或许他们在各自擅长的事上胜过你们,但是从全方来看,却没有一人可以比你们三人相较。”诸葛明空继续夹菜,继续吃饭,目光偶尔的深幽,但是很快便又淡了下去。

    盎暖微微一笑,随后用筷子轻轻的敲了敲面前的碗,温声道:“小姐,安陵王毒发,要不要曙司过去看看?”

    “不用,反正他死不了。”诸葛明空淡淡的回答,语气坚决。

    “可是,若有万一呢!”盎暖望着诸葛明空,目光不知道何时变得认真至极。她轻轻的叹了口气,眼眸之中划过浓重的悲伤:“小姐,人的生命有时候真的很脆弱,或许一瞬间放松,便是生死相隔。”

    盎暖的话诸葛明空的体滞住,心脏的地方突然疼了一下。

    生生的疼痛。

    仿佛心脏的地方撕裂了一个小小的口子一样。

    疼。

    真的很疼。

    眼帘微垂,诸葛明空的唇角之上扬起一丝说不出来的笑容,听起来似乎极为开心,但是却又夹杂着生生的疼痛。让人看了不有些悲伤,有些难过。

    “盎暖你去寻医皇白染,让他去看看容毓,然后告诉云景这事,就说是云景让白染去的。”诸葛明空淡淡的出声,声音温然。

    盎暖微微一笑,随后点头:“好,饭后,我便去。”

    接下来,诸葛明空吃的更是食之无味,她有些机械的吃着饭菜,直到盎暖准备收拾碗筷。

    随后她坐到了炕之上,目光随意的望向上面紫留下的棋局。极为精妙的一局棋,但是比之容毓与她的对弈,却显得要稚嫩了很多。

    慢慢的分开棋盘之上的黑白双子,诸葛明空将棋子装在棋盘上后,随后趴在棋盘上,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脑中此时被容毓完全的占满,从最初见到时那死寂绝望的男孩,到才华横溢的男孩,白雪红梅之中对她轻吟凤求凰的男孩,荣登官场才冠天下的男孩,出征之时的男孩,曾经被称为军神的男孩,以及四年前不停的对她说着对不起的男孩。

    重新遇见的少年,腹黑的少年,温柔的少年,深的少年,惊才绝艳的少年。

    一切的他,犹如一部放映的电影,在她的脑中从头至尾的放映着。

    容毓,她生命之中的十五年,有十三年被他完全的占领,即使是那忘记的四年,容毓,依旧深深的占据着她的心。

    一点一滴,她觉得自己仿佛要被容毓蚕食殆尽了。

    “诸葛明空,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曾经的画面再次的浮上她的脑海,修罗战场中,尸体堆积的地狱之中,少年白衣染雪,目光绝望之中,又带着深深的温柔。

    “是不是因为我魅力特别大?”

    “请别自恋,我恶心。”少年话语似乎有些厌恶,但是眸子依旧是温柔的。

    “那你自己说,别让我猜。”少女的声音中有着撒的意味。

    “曾经失去过一切的我,一度放弃了自己,想着就如此死了便好。可是那时候,你牵住了我的手,站在当时只能看到地狱和死亡的眼前,像是一点突来的光芒一般,耀眼的刺目。之后,你那么温柔的照顾我,那一心守护的姿态让我感觉自己还是被人在乎,被人眷恋的。你知道,如今的你对我来说代表着什么吗?”

    “是这一次一定要好好保护的强烈感。”

    “黑暗的夜晚,你一直陪在我的旁边,总是抱住我,陪着度过所有的黑暗。那对我来说是唯一的温暖,唯一的光芒。当知道你的秘密时,我很高兴,我知道你一定从未对别人说过,而我在你心中必然是特别的存在。经过一段时间认真考虑,我决定要和你共度一生。”

    “容毓,原来你早就暗恋我。”

    “没有,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容毓,你……”

    诸葛明空被体上传来的微微疼痛惊醒,睁开眼睛,她看到云景站在一边,星辰与樱宵风在她旁边不停动作着,她愣了一下,低下头,顿时无语了。

    这两人竟然在拿绳子绑她。

    “你们干什么?”诸葛明空冷冷的出声问道。

    星辰与樱宵风不说话,云景笑容狡黠的看着她,随后很是风姿潇洒的开口:“能干什么?绑你去见容毓喽!”

    听到这话,诸葛明空愣了一下,随后有些生气的看着云景,道:“你到底是谁哥哥啊?这么帮容毓!”

    “本太子自然是你哥哥,不过吧,容毓也算是本台的妹夫。”云景依旧笑得狡黠,见星辰和樱宵风绑好了诸葛明空,立刻悠闲的道:“抗走。”

    话刚落音,星辰便扛起了诸葛明空,向房间外面走去。

    到了外面,诸葛明空望到水月阁的人,立刻道:“快拦住他们,他们要把我带出去卖了。”

    “噗……”云景听到这话立刻笑了出来,他望着准备拦着他的水月阁下人,温声道:“大家都放心,本太子不会对明儿怎么样的?只是带她去见心上人,你们也知道你们的主子犟的很。”

    “那就麻烦云太子了。”盎暖很是淡定的开口。

    见盎暖这样说了,水月阁的人便不拦着他们,毕竟盎暖是诸葛明空的心腹,他们也都盎暖的话。

    于是,诸葛明空,就这样被光明正大的绑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