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爱在最初1

    “听雨,快走!”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但是此时已经太迟了。炸弹犹如生命最后绽放的花火,将生命毫不留的夺去。

    之后,是漫长的黑暗,直到一丝突如其来的光芒在她的前方出现,她才感觉到有着一丝光明。

    “小樱,是双胞胎。”抱着她的男人大概二十多岁,生的极美,面如冠玉,眉目如画,风姿隽洒,萧疏轩然,湛然若神,他温柔的看着她,目光中有着说不出来的慈

    “政宗,给我看看姐姐。”温柔的女声传来过来,那个名叫政宗的男人将她抱给了一个绝美的女人。绝色倾城,双颊胜花,绝艳绝伦,不可方物,不过此时看起来脸色有些许的苍白,但是却依旧美的令人心惊。

    女人的手轻轻的触着她的脸,很温柔,很温暖,她静静看着这个绝美女人,突然的,就想到了死去很久的她的母亲,眼眸之中有水流了下来。

    此时男人手中抱着另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哇哇大哭,而她只是无声的流泪。

    女人小心的擦干她的眼泪,目光很是温柔,随后她望向那人,道:“政宗,我们留下这个孩子,你手中的孩子送往那里。”

    一听到这话,男人叹了口气,很是无奈的说道:“小樱,你生了三个孩子,我们却只能亲手抚养一个,真的不是称职的父母啊!”

    “那也没有办法,我们能在一起,说到底还是靠孩子换来的。”女人的眼眸中划过一丝的悲伤,随后她看向怀中的女婴道:“政宗,这个女儿好特别,竟然无声流泪。”

    “我们生的孩子能正常到哪里去?”男人打趣的说道。

    “好了,给她起个名字吧!”女人温柔的看着男人,说道。

    “呃……”男人沉默了片刻,随后绝美的脸上划过一丝说不出来的笑容:“月当空,就叫明空好了。”

    “诸葛明空……”女人轻喃了一声,随后点了点头,笑道:“她哥哥叫穹天,她叫明空,当着是兄妹。”

    她,听雨,上辈子因为任务失败而死,而这辈子竟然重生到了另一个世界,有了另一个份。

    她如今叫诸葛明空,她的父亲叫诸葛政宗,是北周的文侯,母亲叫雪樱,是个极美的女子。她有个同胞妹妹,但是出生之时便被送走了,她还有一个哥哥,不知道在哪儿,只知道叫做穹天。

    孩子的生活过的很快,转眼,诸葛明空便到了这个世界两年。

    她住的地方叫水月阁,她父母对她很好,几乎满足她所有的要求,在这里她生活的很好。

    有一天,她的父母突然有事出去,一去便是一个月,等到他们回来的时候,带着一个满满脸都是血的男孩。诸葛政宗拍着男孩的背,看着诸葛明空,道:“明儿,他叫容毓,你要好好的和他相处。”

    诸葛明空点了点头,目光看向那个名叫容毓的孩子,他的目光中已经看不到一丝的光芒,仿佛只留下黑暗,眼神死寂,就像是死人一般。

    他似乎在看着诸葛明空,但是他的眼眸中却什么都看不到了。

    诸葛明空很明白这种眼神,那是绝望了的眼神,是生死都无所谓了的眼神。

    这么小的孩子,到底是经历什么样的痛苦才会有这样的眼神?

    第一次,诸葛明空的心微微的刺痛着,因为这个已经绝望的孩子。

    “容毓,我叫诸葛明空。”她主动牵起容毓的手,随后向水月阁中走去。而容毓,此时仿佛就像是傀儡一样,任她带引。

    站在他们后的诸葛政宗有些担心的看着容毓,道:“他没事吧,娉婷活生生的在他眼前被人那样,可是他却连一滴泪都没有流。”

    “因为太痛了,所以忘记了还能流泪吧!”雪樱轻轻的叹了口气,目光望向容毓和诸葛明空的背影,道:“让明儿陪他一段时间吧,这孩子聪慧的很,一定能让容毓开心起来,而且,孩子与孩子之间要好相处些。”

    “嗯,我们两照顾容敏,让明儿陪着容毓。”

    此时,水月阁她的房间中,诸葛明空让人准备了一桶水。随后,她看向站在一边的容毓,温声道:“容毓,我们洗洗好不好?”

    容毓没有做声,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目光绝望死寂。

    望着这样的容毓,诸葛明空叹了口气,随后端了个板凳放在浴桶旁边,随后将布浸湿拧干,接着走到容毓面前,轻手轻脚的帮他擦拭着脸上的血。

    她真的很温柔,很温柔,诸葛明空觉得自己若是稍微重一些,眼前的容毓似乎就要崩溃,就要死掉一样。

    这样来往几遍,诸葛明空终于将容毓脸上的血擦干净。她看到容毓的脸上,愣在那里。

    那一瞬间,仿佛月亮掉进了她的房间,满屋子流淌着水一样的光芒。

    容毓的五官清雅绝尘,优雅的双眸之间透着与生俱来的尊贵。长长的睫毛,仿佛胡蝶覆在了上面。

    鼻梁直,鼻尖看起来却温润如玉。

    苍白的唇犹如白色的樱花一般,美的无暇。

    她本以为诸葛政宗和雪樱已经是绝代风华,但是在容毓面前却要稍稍逊色一些,她真的难以想象,容毓长大后,会是怎么样的风华绝代,瑰丽无双。

    惊讶完之后,诸葛明空望着满是血的容毓,随后毫不犹豫的将他上的衣服全部脱了下去。犹如雪一样纯白的肌肤,但却不是那种死寂的惨白,是一种微微的散发着温润光芒的白。

    诸葛明空伸手将容毓拉到浴桶旁边,随后从里面拿出瓢,往他上冲着水。容毓仿佛活死人一样,就这样随着诸葛明空,完全不在意她对自己做什么。

    一番努力之后,诸葛明空终于将容毓冲洗干净。

    因为家里没有男孩的衣服,她就拿了自己的衣服给容毓穿,有些小,但是看起来倒是意外的合,因为容毓比她长得漂亮。

    吃饭的时候,容毓依旧不动。诸葛明空快速的吃完,随后去喂容毓,但是他却不张嘴,只是死寂的看着眼前。

    放下碗筷,盯着犹如玉雕一般的容毓,诸葛明空捧住他的脸,将他的脸转了过来,对着自己。

    “容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知道你肯定经历了无法言语的痛苦。可你既然活着,就要好好的活下去,如果你有仇要报,那么你更要活下去,而不是这样犹如死人一般。如果没有仇要报,那么你就为自己活下去。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一直活着的。”

    此时,容毓的目光似乎有了一丝的波动。诸葛明空见状,立刻将饭菜喂到他嘴边,容毓停顿了半天,张开了嘴,咽了下去,连嚼都没有嚼。

    见此,诸葛明空有些崩溃,这样不会噎死吗?

    她扒了一口饭到嘴里,嚼了几口,掰过容毓的脸,唇印上他的唇,将饭送到他嘴里。容毓依旧是直接咽下,丝毫没有反应。

    诸葛明空看他这样,只能嚼好饭菜,以口喂食,就这样容毓吃了一碗饭,而诸葛明空累的快死了。

    吃完饭后,诸葛明空将容毓送到旁边的房间,帮他脱了衣服,脱了鞋子,盖上被子,随后才回自己的房间睡觉。

    半夜的时候,诸葛明空惊醒,她快速的去了容毓的房间,只见他坐在上,伸手抓着自己的双臂,毫不留抓破自己的手臂,一道道血痕在他洁白的肌肤上印了出来。

    诸葛明空赶紧冲过去,抓住他的手,道:“你干嘛?”

    “脏……”容毓的声音无神到了极点。

    听到他的话,诸葛明空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容毓上的血慢慢的流到他白色的里衣之上,鲜艳刺目。

    “我们一起睡吧,你一个刚到这儿肯定会害怕的。”

    诸葛明空拉起着他,两个人光着脚走到了她的房间。

    帮容毓包扎好胳膊上的伤口时,她又将他的衣服给脱了下来,然后找了一件自己的衣服给他换上。

    随后,两个孩子躺在上,安静至极。

    自从来了这个世界,她的子开朗了不少,所以和容毓这么沉默让她有些难受。

    “容毓,我给你讲故事吧!”

    沉默。

    诸葛明空将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的故事说了一遍,容毓没有反应。之后,她又说了白雪公主,说了灰姑娘,说了睡美人,说了海的女儿,说了丑小鸭,说了美人鱼,正当她准备再说的时候,天亮了。

    而容毓,在天亮的时候终于睡着了。

    这时,诸葛明空才安下心,她抱着容毓的双手,生怕他再做出伤害自己的事

    她很清楚,自己在第一眼看到这个男孩的时候,就决定要好好照顾他了。

    下午的时候,容毓才睁开了眼睛,第一眼他便看到靠在自己口的小脑袋,红艳的唇微微张合着,头发有些凌乱的搭在脸上,手紧紧的抱着他的双臂。

    他的眼睛无神的看着诸葛明空,静静的躺在上动都不动。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诸葛明空醒了过来。她看到容毓的目光时,叹了口气,随后她突然想到一件事,立刻从上起来。

    容毓现在这样子,肯定不会自己去上厕所,从昨晚到现在,他一定憋坏了。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