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她要记忆

    见诸葛明空这般痛苦,夜天赐有些手忙脚乱,看着她重力的锤着自己的头,夜天赐快速的抓住她的双手。

    “你放开我,我的头好疼……”诸葛明空挣扎,但是夜天赐紧紧抓住她的手束缚着她。

    剧烈的疼痛让诸葛明空失去了理智,她的手快速的积聚内力,一掌朝夜天赐打了过去。

    顿时,夜天赐的嘴角有鲜血溢了出来,但是他却没有放手,紧紧的抓住诸葛明空的手腕,制止她的动作。

    诸葛明空痛苦的咬牙,头上的剧烈疼痛得不到舒缓,让她崩溃至极,随后她看到一边墓碑,毫不犹豫朝墓碑撞了过去。

    见状,夜天赐快速的挡在她的面前,诸葛明空的头撞到夜天赐的前,剧烈的疼痛饶是夜天赐也不蹙起了双眉。望着痛苦至极的诸葛明空,他伸手将她抱住,紧紧的锁在自己的怀中。

    手慢慢的放在她的背上,夜天赐点住诸葛明空的睡,她才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夜天赐紧紧的搂住她,眼眸之中划过一丝说不出来的冷漠。

    “我带你去找白染,他一定有办法让你不会疼了。”

    夜天赐背起诸葛明空,随后消失在相思竹林中。

    ————————

    软榻之上,白染的手附在诸葛明空纤白的手腕上,双眉紧紧的蹙起,夜天赐站在旁边,双眸紧紧的注视着诸葛明空,冷酷的眼眸之中有着说不出来的担心。

    过了很久,白染的手才从诸葛明空的手腕上拿开,目光注视着此时表痛苦的少女,眼眸之中划过一丝的幽深。

    “医皇,她怎么了?”夜天赐出声询问,声音依旧的冷漠,但是却满怀关怀。

    白染抬头,看了夜天赐一眼,随后叹了口气道:“她的记忆被人修改过,但是不知道何时有人用灵术将修改的记忆掀出了一角,她现在能看到自己记忆真正的画面,但是却连接不到一切,这便是她痛苦的根源。”

    听到白染这话,夜天赐的眼眸之中划过一丝的欣喜。若她真的想起那些曾经,那么他们之间的事还有未来。

    “医皇,你能否帮她恢复记忆?”夜天赐再次出声询问,对于诸葛明空的记忆,他比她自己还要执着。

    夜天赐有些期待的看着白染,但是白染只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这灵术,一般人是解不了的。”

    “那难道让她一直这么痛苦吗?”夜天赐的眼眸中划过深深的心疼,想起刚才她痛苦样子时的崩溃,他就担心不已,若是她再疼起来,旁边无人阻止的话,她一定撞向一边的东西,以求减轻一些疼痛的。

    此时,白染又叹了口气,目光看向诸葛明空,道:“若是能救,在下不可能不救,而是无能为力。在下是医者,也只是粗通灵术而已,明空小姐这不是病,我医不了。”

    听到白染这话,夜天赐确定白染帮不了诸葛明空。坐到软榻上,静静的望着昏迷中仍然痛苦诸葛明空,夜天赐再次看向白染,问道:“即使你恢复不了她的记忆,那么减轻她的痛苦,你应该可以做到的吧!医皇!”

    “我可以以金针封在她的脑中,暂缓她的疼痛,但是金针入脑,会让她暂时忘记原先想起的一切。毕竟,她的记忆是灵术造成的,医术在灵术面前太过卑微了。”白染看着夜天赐,静静的开口,他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夜天赐,似乎是在等待他的回答。

    而此时,而夜天赐陷入了矛盾之中。若是金针封脑,那么便又是彻底的忘记他,彻底远离他。可是,若不这样做,看着她这么疼痛,他无法无动于衷。

    沉默了很久,夜天赐终于做出了选择。

    “医皇,你用金针……”

    “你什么都不用做。”冷漠的女声突然响起,夜天赐和白染听到这声音立刻转头看向诸葛明空。

    此时,她正慢慢的坐起来。绝美的脸庞显得格外苍白,但是一双眸子却比之前要清醒了很多。

    “明空小姐,若是不用金针封脑,你的头还会像之前那样,疼的无法接受。”白染望着诸葛明空,温声的说道。目光凝视着眼前的少女,白染觉得,她似乎有什么不同了。

    而诸葛明空,只是静静的望着白染,目光别样的冷漠。突然,一阵极为奇怪的声音在她的脑中响起。

    “诸葛明空,你真烦,我讨厌你。”

    “诸葛明空,对不起!”

    “诸葛明空,谢谢你!”

    “诸葛明空,幸好我还有你。”

    “诸葛明空,我喜欢你,你可喜欢我?”

    “诸葛明空,我们要在一起,一生相随。”

    “诸葛明空,对不起。”

    “忘了我吧!”

    “忘了我……”

    “忘了我……”

    “忘了我……”

    “忘了我……”

    很是陌生的声音,但是同时又让她感觉到一种别样的熟悉。似乎,很久很久以前,她就是在这样的声音中生活的。而在她听到那声音的那一瞬间,心脏疼的异常,眼眸中更是暖暖的,涩涩的。

    突然,她的眼前一阵模糊,有什么东西从她的眼中落了下来,沿着她绝美的脸庞慢慢的滴了下去,落在她的手背上。

    异样的灼

    异样的疼痛。

    异样的想哭。

    夜天赐从没有见诸葛明空哭过,就算是她父母的葬礼,她也是没有流过一滴眼泪,这她突然哭了,让他完全措手不及,连忙伸手想要给她擦掉眼泪。

    但是诸葛明空,她直接避开了向自己伸来的那只手,自己抬手擦掉了脸上的眼泪。

    夜天赐手僵在那里,片刻后他收回手,目光静静的看着诸葛明空,眼神依旧的冷漠,但是此时却多了一丝的关怀。

    “你怎么了?是不是头又疼了?”

    “没什么,刚才眼睛疼。”诸葛明空淡淡的说道,表亦是淡薄至极。

    夜天赐和白染都知道她在说谎,但是谁也没有拆穿这种的蹩脚的谎言。

    “明空小姐,如我刚才所说,你若是不用金针封脑的话,你的头还会那样疼。那些记忆既然已经被修改了,你或许就该丢了那些记忆,向着前方,你一直不是生活的很好吗?”白染突然开口,劝着诸葛明空。

    夜天赐此时有些沉默,他很矛盾,刚才下定的决定在诸葛明空醒来的一瞬间,便已经崩塌了。

    诸葛明空看了看白染,平淡的脸上微微的浮现出一丝的笑意:“若是一直都是不知道,我还可以那样生活,但是看到了就是看到了。”

    她抬手轻轻的放在口之处,目光平静安然的看着白染。

    “这里,不许我在看到了那些东西后,再重新过着以前那样有着虚假记忆的生活。白染,你与锦绣的记忆若是被人改了,你难道想不想知道你们的曾经?”

    诸葛明空的话让白染立刻失去了所有的语言,的确是如此。

    人,总是对着自己执着,拼命的追逐自己认定的。但是当到别人如自己一般追逐时,却妄想要阻止。

    因为,不是自己的事。

    所以,无所谓,真的无所谓。

    “明空小姐,在下不会再说什么阻止你的话了,不过,在下希望你想清楚。难得糊涂,并不是知道了一切就能解决所有。”白染极为认真的说道,清秀的脸庞之上也有着一丝对诸葛明空的担忧。

    她为他解了困惑,这恩必然是要报的。

    “虽然痛苦,可是那是我的记忆,是我的曾经。你说这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够舍弃掉曾经?又有多少人不去执着曾经拥有但是却失去的?在听到你的话前,我对那些画面感觉很困惑,有些看到的画面甚至让我无助。但是,如今知道这是我的记忆后,一切的困惑都没有了。”诸葛明空笑了笑,看着白染的目光中有着些许感激。

    “现在,我只想知道曾经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记忆之中的容毓。

    记忆之中的那个满是血的男孩。

    还有那出现在她脑中,让她想要哭的声音。

    这一切的一切,她都想知道。

    或许这真的是执念吧,明明不是她的记忆,只是诸葛明空的曾经。但是因为她现在是诸葛明空,因为她看到了。

    所以,便放不下了。

    “明空小姐,心意已决,想必是谁也改变不了的。白染只能希望你,早恢复所有的记忆。”白染问声说道,目光温和。

    诸葛明空对他笑了笑,随后从软榻上站了起来。

    她的体还有些不稳,子猛然一歪,夜天赐赶紧来扶她。

    诸葛明空站稳之后,快速的从夜天赐的怀中出来,目光静静的看着夜天赐,道:“虽然,我看到的记忆不多,但是我知道与你有关的也不多。夜天赐,就算恢复记忆,我想我与你之间,还是有着无法跨越的距离。”

    “或许吧!”夜天赐冷峻的脸庞上难得的一丝笑意,他伸手想要碰诸葛明空的脸。

    “距离而已,跨越便是。就算我们之间隔着天涯海角,我也会到你面前,让所有的距离全部消失。”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