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混乱画面

    看着此时的诸葛明空,容毓的眼眸之中划过一丝的疑惑,他放下手中的东西,手捧住诸葛明空的脸,温柔的看着她,温声道:“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诸葛明空此时不知道为何,心中升腾起一种别样的感觉。

    她静静的看着近于咫尺的少年,随后出声道:“嗯,梦到了一些很奇怪的画面。”

    “是什么?”

    “很奇怪,我也说不出来。”诸葛明空的手从容毓的脸上移开,随后抱着他,将头靠在他的肩头:“只是一个梦而已,有些奇怪,所以我才会有些在意,没什么的。”

    “那就好。”容毓一手放在她的发上,一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诸葛明空听着这极有规律的声音,眼眸一沉,脑中又似乎看到了朝阳之中站立的白衣少年,心中顿然一疼。

    但是同时,又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疑惑。

    为什么,她会梦到这样的容毓?

    这梦中的场景,真的很怪异。

    过了许久,容毓松开她,温柔的笑了笑:“我们睡吧,明还要上朝。”

    “嗯!”

    两人躺下,诸葛明空窝在容毓怀中,而他则是紧紧的抱住她。但是因为刚才那梦中之景,此时诸葛明空反而睡不着了。

    脑中有种疑问,同时也有着不解,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梦到那样的画面。

    过了很久,她才慢慢的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第二,诸葛明空与容毓一同上朝。老皇帝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了北地动乱,夜天赐前去处理。大臣中有些人颇有微言,但是老皇帝心中偏向夜天赐,大臣们说什么似乎也都是多余的。

    下朝之后,诸葛明空与容毓在众臣之后行走。

    此时,她的脑中突然闪过一个片段。

    白雪之中,一片纯净,旁边红梅绽放,清幽动人。而在一片白雪之中,有着两行很小的脚印。与此同时,她的脑中冒出了一句话。

    待十年后,红梅绽放,我们便成亲。

    “呃……”诸葛明空捂住头,刚才那一瞬间,一股无法诉说的疼痛在她的头上蔓延开来。

    这种感觉很奇怪,是她从未体验过的。

    旁边的容毓见她有些异样,立刻扶住她,温声询问:“诸葛明空,你怎么了?”

    “我可能是没有睡好,头有些疼。”诸葛明空轻轻的揉着太阳的位置,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很是不好。

    容毓有些心疼的看着她,随后温声道:“我背你,你眯一会吧!”

    “嗯!”

    容毓走到她的面前,微微的弯腰,诸葛明空正准备上去之时,眼前竟然看到一个瘦小的背,与容毓的背影一模一样,只是要小了很多。

    “怎么会这样?”诸葛明空有些难受的抚着头,看着容毓的背,却不知道为何竟然不想上去。

    容毓很快回过头,看着脸色苍白的诸葛明空,伸手,横抱起她。

    “我送你回文侯府,让盎暖叫曙司过来一趟,你的脸色真的很不好。”

    被容毓在宫中如此抱着,周围人自然是全部注视着他们。诸葛明空此时完全看不到周围人的目光,她的脑中奇怪的画面不断浮现。

    都是一张张画面,看起来极为奇怪,而且都给了她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

    到了文侯府,进了诸葛明空的房间,容毓将她放在卧榻上,随后吩咐盎暖去叫曙司。之后,他坐到卧榻边,静静的注视她,温声道:“你到底怎么了?从昨夜开始就有些不对劲。”

    诸葛明空坐在卧榻上,静看着容毓,沉默了半天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脑子中老是浮现一些极为奇怪的画面,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

    她说话的时候,神看起来很不自在,看起来便是被那些画面困扰了。

    容毓静看着她,双手温柔扶住她的脸,随后吻上了她的唇。

    诸葛明空愣了一下,唇上少年的温暖传了过来,淡淡的莲香似乎浓郁了一些。少年漆黑的双眸近在眼前,她看到他眼眸中映入的眸子。

    那是她自己的眸子,一双仿佛被什么东西困扰了的眸子。

    垂在两边的手微微握紧,随后缓缓的松开,手慢慢的爬上容毓的背,搂住近在咫尺的少年。

    此时,容毓的唇从她的唇上移开,手环住她,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

    “不要担心,什么都不会改变的。”容毓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漾开来,诸葛明空愣了一下,随后手的力道在加重。

    的确,那画面困扰了她。

    她总觉得,若是她自己真懂了那些画面,现在的平静生活定会被打破。

    不过,听到容毓的话,她安心了许多。

    “嗯,我知道了。”诸葛明空温声回答,唇角微微的扬起,眼眸也安定了许多。

    但是下一秒,她的脑中突然晃过一张画面。一个满是血的小男孩,他的脸上上全被鲜血覆盖,完全看不出本来的面貌,但是他的眸子是一种死寂的幽深。

    她感觉自己仿佛对上了那双死寂的黑眸,看到了一种仿佛死了的目光。

    手不握紧,诸葛明空的表再次恢复到了刚才的不适。她有些失神的看着前方,但是眼眸之中有着说不出来的失神。

    停歇了很久,诸葛明空勉强挤出一个微笑,从容毓的怀中出来,随后温声道:“我想睡一会。”

    “好,我在你这里陪着你。”容毓扶着她,让诸葛明空躺下,随后轻手的帮她盖上被子。

    诸葛明空望着容毓,对着他一笑:“谢谢。”

    闭上眼睛,诸葛明空一下子看到的便是那满鲜血男孩的那双眸子,死寂无声,仿佛失去了一切。顿时,她睁开眼睛,眼眸中有着一丝说不出来的慌乱。

    “怎么了?”容毓见她比刚才更加的不对,立刻出声问道。

    诸葛明空看着他,片刻后,摇了摇头:“没事,我现在就睡。”

    闭上眼睛,那双眸子已经消失,可是她却深深记住的那双眸子。

    那样的死寂。

    那样的空洞。

    那样的无神。

    那样的令她心疼。

    渐渐的,一股睡意袭来,诸葛明空慢慢的睡了过去。

    “喂,你来我家都一个月了,你就不能吱一声吗?”女孩轻灵的声音响起

    “喂,你就不能吱一声啊!你要是不吱一声,我就烦死你。”

    “喂,你吱一声啊!”

    “吱一声啊!”

    “吱一声啊!”

    “吱一声啊!”

    “吱……”淡淡的男孩声音。

    “额……你真的只吱一声啊!那吱两声给我听听。”

    “你好烦。”

    “再说一遍。”

    “你好烦。”

    “再说一遍。”

    “你好烦。”

    诸葛明空的脑中不断响起奇怪的声音,等她睁开眼睛的前一秒,她看到两个画面。一个是男孩坐在书桌边写字,女孩围在他趴在桌上,看着他不停的说话,但是男孩瞟都不瞟他。另外一个画面,炕之上,男孩坐在上面看书,女孩围在他旁边不断的笑着说话。男孩的目光很冷漠,似乎对女孩毫不在意,但是似乎眸光却温柔了很多。

    这画面让她感觉到一丝的熟悉,但是却有很陌生。静静的躺了一会,诸葛明空看向一边,容毓正趴在她的边,安静的闭着眼睛。

    他的脸庞如玉,美如明月,犹如樱花一般的唇微微的抿着,看不到一丝的笑意。墨发随意的扑在白色的衣袍上,黑白分明,异常明显。一缕墨发从他的脸庞上划过,有些许的妖异。

    她看着容毓,目光中有些许的深沉。随后,她将上的被子,往容毓上盖去。

    这一动作惊醒了容毓,他睁开眼睛,眸子中有着一丝从未有过的冷漠,犹如冰霜一般。在他看到诸葛明空的时候,眸子瞬间温柔了下来,伸手握住她的手,温和的道:“你好些了吗?”

    诸葛明空静看着他,目光淡然。脑中回想到刚才容毓的冷漠目光,心中有一丝疑惑升起。随后她微微一笑,道:“嗯,感觉好了很多。”

    说完,她往卧榻里面移了移,道:“上来吧!”

    “嗯,好。”

    容毓脱了鞋,坐在卧榻之上,诸葛明空也坐了起来,整个人靠在容毓上。

    淡淡的莲香包围着诸葛明空,脑中千头万绪,犹如错综复杂的线一般,交缠到了一起,混乱的异常。

    沉默了很长时间,诸葛明空微微抬头,看着容毓,出声道:“容毓,你骗我没有?”

    问这个问题时,诸葛明空清楚的看到容毓的目光滞了一下,这种表现绝对不是正常的。

    两人的目光交汇到了一切,第一次,诸葛明空感觉到,眼前的容毓与她之间虽然近在咫尺,但是中间却隔了一层薄纱。两个人之间,有着什么东西隔离着彼此。

    但是两个人之间,却又被很多东西牵连在一起,根本无法分开。

    比如说,不舍。

    比如说,思念。

    比如说,

    停歇了很久,容毓轻轻的笑了笑,眼眸中亦是有着无法诉说的温柔。

    “我骗过你,很多事。”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